0

    天色略显昏暗,风吹动窗外的树叶,“哗啦啦”的作响。

    剑无道靠在矮榻上,身上盖着一件黑色毛毯,头发花白了大半,脸上满是遮掩不住的倦意。看着他如今的模样,实在很难让人,将他与日前那个意气风发,剑慑八方的剑宗之主联系到一起。

    此刻,他眼露歉意,“突然就这样决定了,实在是抱歉,但剑宗现在,离不开你的支撑。总之,我要向你说声对不起。”

    莫语坐在矮榻之前,闻言摇了摇头,“我若想拒绝,其实是有机会的。”

    他抬头,缓缓开口,“但我之前与师兄说过,剑宗与我牵扯太深,或许会有大劫。”

    剑无道神色平静,“我只知道,没有你出手,剑宗已经消亡,只要你不怪我就好。不论剑宗日后如何,至少我对老师做到了问心无愧。”

    他笑了笑,道:“为兄知道,师弟你无心于剑宗事务,所以你若想要离去,自可离开就是。剑宗度过此劫,又有你威名在外,足可无恙。”

    莫语沉吟下,点了点头,他终归,不可能一直留在剑宗。

    ……

    “师妹,宗主接手剑宗不久,又要处置无极剑宗诸多利益纠葛,一定极为繁忙,我们还是先离开这吧。”紫烟有些不安的开口。

    内心深处,她无比渴望能够见到那挺拔身影,但彼此间巨大的身份差距,却让她不敢越过雷池,心头惶惶难安。

    鱼玄机摇了摇头,神色坚定,“我要亲口向宗主道谢。”

    同时,也弄清楚,心头那份困惑。

    虽然自己,也感到难以置信,但那份熟悉,又要怎么解释……

    “师妹!”紫烟加重了口气,就在这时,一片云朵飘开,几缕阳光洒落。

    她突然发现,地面多了一道影子,猛地转身,一张冷冰冰的黑色面具,直接映入眼中。

    紫烟身体一僵,小嘴微微张大,几息后才反应过来,急忙敛衽行礼,“弟……弟子参见宗主!”

    话一出口,她就暗暗自恼,自己的表现怎么这样差劲。

    想来,宗主对她,一定看低了几分。

    一念及此,紫烟心中就是一阵苦笑。

    鱼玄机俏脸微红,浮现一丝激动,深吸一口气行礼,“参见宗主。”

    莫语看着面前两人,眉头微皱,淡淡道:“起来吧。”

    察觉到话中几分冷意,紫烟心头更是苦恼,却不敢表露出半点,小心起身站到一旁。

    鱼玄机面露犹豫,但很快就咬了咬牙,道:“弟子今日来,是想亲口向宗主道谢,让我报了家中大仇。”

    说着,她跪倒在地,恭恭敬敬叩首。

    莫语没有阻拦,任凭她叩首后,转身便要离开,“已经谢过,你们走吧。”

    “等等!”鱼玄机抬头,“宗主,您跟弟子一个朋友很像,无论身影还是声音。”

    不等回答,她继续道:“他与您地位相差悬殊,只是我宗一名小小剑仆,但他却是我这些年,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甚至于现在想来,我对于他,是有一些喜欢的,可我却没有机会再告诉他。老师告诉我,他死在了葬剑池,但我却不相信,宗主修为无上,足迹定可遍布天涯,日后如有机会遇到我这个朋友,还请您代为告诉他,我对当初的事万分抱歉。”

    紫烟微微瞪大眼眸,像是第一次认识鱼玄机,此时此刻在宗主面前,她竟还能侃侃而言,比她的表现不知要好多少。

    可关键是,你这是说的什么啊!一些胡话,私下里给她提一提也就算了,居然敢捅到宗主大人面前!那雨墨,不过区区一个剑仆,怎能与宗主大人相提并论。哪怕只是放到一起说说,也是莫大的羞辱与不敬。

    “宗主大人,师妹一时胡言乱语,请您万勿与她一般见识!”紫烟使劲拉了拉鱼玄机,生怕她再说出什么惊世骇俗之言。

    鱼玄机微微一笑,敛衽行礼,“谢谢宗主愿意听我说完这些,鱼玄机告退。”

    她转身离去。

    紫烟张了张嘴,看着面前山岳般挺拔的身影,犹豫一下终归没敢多言,匆匆跟了过去。

    “师妹!你做什么!好不容易见到了宗主,你居然说些这种事情!那个雨墨已经死了,你清醒点好不好,幸亏宗主大人大量没有与你一般见识,否则今日你少不得要吃一些苦头!”紫烟碎碎念着,心里无比遗憾。

    自己第一次与宗主相处,居然是这么糟糕的情况,再想想自己的表现,她心里头一阵的失落,语气不觉间便多了几分埋怨。

    鱼玄机面带笑容,对她的表现似乎并不在意,微微低下螓首,弯弯的眸子中一片清澈。

    虽然,她仍旧不能确定自己的困惑,但此刻她却已经想通。

    何必一定要弄清楚呢,结果未必就是自己希望的那样。

    保留一个美好的希望,或许是更好的选择。

    ……

    莫语看着远去的身影,皱起的眉头,渐渐恢复平静。

    她应该已经,猜到了一些吧,却用了这种方法,没有将事情挑明。

    真是一个聪慧的女子。

    想到她说的话,莫语微微一笑,转身离开。

    就做陌生人吧,这对鱼玄机说,更加安全。

    ……

    神教。

    黑色大殿,空气沉重的几乎凝结,神教之主高坐上位,瘦小的身躯喷涌着无尽怨气。

    “剑宗第七长老!该死的东西,究竟是从哪里钻出来,让本教主威名扫地!”

    “不要给我机会,否则我一定要你死无葬身之地,还有整个剑宗,都要万劫不复!”

    心头在咆哮,神教之主眼中怨毒越来越重,但他却根本不敢宣诸于口。

    现在的剑宗,不是他能够招惹得起……

    “教主。”殿外,传来略带惊惧的声音。

    神教之主猛地抬头,“本教主说过,任何人不得打搅!”

    森然气息如潮。

    殿外之人瞬间一头冷汗,颤声道:“回禀……教主,冷……冷家来人……求见。”

    神教之主脸色一变,“哪个冷家?”

    “中州。”

    呼——

    神教之主猛地起身,眼中一阵阴晴不定,“冷家……来我神教何事?”

    “让来人进来,不,本教主亲自去迎接。”

    说着,他整理一下长袍,大步向外行去。

    中州冷家,阿鼻世界第一剑修家族,实力深不可测。

    但真正让神教之主忌惮、看重的,却是冷家冷千秋!

第九百一十二章 骄横    那可是拜入圣族老祖门下之人,听闻修为早已突破天道第二步,真的计较起来,他才是阿鼻世界第一剑宗,什么玄云老祖、剑无道甚至那第七长老,都不堪一提。

    “不劳神教之主远迎,冷家冷元明,奉家主之命拜见教主,冒然之处还请教主见谅。”平淡声音自殿外传来,说的客气有礼,语气中却无太多恭谨。

    冷元明迈步走入,一袭华丽剑袍,神色冷酷不言苟笑,倒颇有几分剑修大师的风范。只不过此刻,在神教之主面前这般作态,以他帝阶巅峰修为,未免太过狂妄。

    神教之主“哈哈”一笑,伸手向前虚扶,“冷道友不必多礼,快快请起。”

    冷元明点点头,竟真的顺势起身,而且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

    神教之主脸皮一僵,哪怕他城府极深,心中也忍不住怒骂一声猖狂!早就听闻,冷家修士因为冷千秋缘故,一向狂妄自大目中无人,今日一见才发现,这么说还真是轻了。

    换做其他帝阶,胆敢如此放肆,神教之主绝不会容忍,但此刻却只能深吸口气,强挤出几分笑容,“不知冷道友此番,来我神教所为何事?”

    莫语已经让他心中万分闹腾,实在没有精力再去忍耐冷家之人,早点问清楚早点打发他离开才好。

    冷元明像是没有察觉,冷淡道:“冷某此来,是替家主一问,当日道统战台上,剑宗第七长老手中长剑,究竟是何等阶?”

    神教之主一怔,眼眸微微闪烁,“冷家主为何询问此事?”

    看着冷元明眉头一皱,一副冷脸模样,他心中气的发抖!暗道你要不是冷家人,本教主一掌就毙了你,区区一个帝阶而已,狗仗人势!

    冷元明停顿几息,见神教之主依然没有收回问题的意思,低哼一声,道:“不瞒教主。那剑宗第七长老不过帝阶修为,却能压制教主,显然是借助了手中之剑,我冷家反复查阅图影之后,怀疑他手中所持,乃君王级神剑!”

    说到此处,冷元明眼眸大亮,露出一抹炙热。

    “教主应该知道,我冷家千秋大人,拜入圣族老祖门下,乃不世剑修,如今手中正缺少一把神剑。所以,我特来向教主询问,如能确定,冷家便往剑宗一行,讨要神剑。”

    他一副平静模样,说到向剑宗讨剑,就像是回家取东西一样自然。

    你哪来的这份理所应当啊混蛋……

    虽然神教之主恨不得剑宗倒霉,但对冷元明表现出的态度,还是心生不满。但很快,他就将这份不满压下,生出激动欢喜,不过表面上,却是一副迟疑模样。

    “如冷家主观察,再加上本教主亲身体验,此剑有八成以上可能,是君王级神剑。能够将神剑进献给冷千秋大人,当然是剑宗之荣幸,但那第七长老行事乖张蛮横,怕是不会轻易就范啊。”

    果然,冷元明神色一冷,露出骄横之色,“这些,就不劳教主担心了。我冷家出面,他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

    神教之主点头,眼中涌出喜意,这一次,剑宗绝对要吃不了兜着走!被夺了君王级神剑,谁还能是他的对手,到时想要怎么拿捏剑宗,还不全凭他的心意!

    冷元明拱手,淡淡道:“既然确认了神剑品阶,冷某这便告辞了。”

    “等等!”神教之主一笑,“为了避免剑宗推脱,本教主就跟冷家一起走一遭,也好当堂对质。”

    冷元明一想也是这个道理,神色稍缓,“也好,那就劳烦教主同行。”

    说罢,转身就走。

    神教之主一怔,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咬紧牙关。

    不这么嚣张会死啊混蛋……

    不过他越是嚣张,等到了剑宗,事情就会越有趣。

    想到莫语悲愤却无能为力,最终屈辱妥协的模样,他心头就是一阵畅快。

    再忍忍!

    神教之主深吸一口气,确定自己不会一时激怒,出手打死冷元明后,这才迈步跟上。

    ……

    一路跟随着冷元明,借助超远距离传送法阵,两人很快就来到剑宗附近一座大城。

    “大哥,我已向神教之主求证,剑宗第七长老手中长剑,八成以上可能是君王级神剑!”冷元明低声开口。

    “好!”冷元禾露出一丝兴奋,“千秋得到此剑,必然能实力大涨,我冷家地位也会更高。”他一挥手,“即刻出发,前往剑宗!”

    “是!”

    冷家一行修士轰然应是。

    神教之主脸色僵硬,看着一群完全将他无视的冷家修士,心头万马奔腾。

    但为了亲眼目睹剑宗和莫语倒霉,还是忍了!

    ……

    “冷家拜会?”剑宗大殿,实际主持剑宗事务的剑无涯放下玉简,眉头微皱露出不解。

    剑宗与冷家,虽然是阿鼻世界剑修实力最强的两方,但完全没有联系。

    现在突然来访,必然会有缘由,这对剑宗而言未必是好事。

    略一思索,他起身,就要去与剑无道商议。

    但在这时,一名剑宗弟子快步进入大殿,“长老,中州冷家求见宗主!”

    剑无涯一怔,这么快!

    他刚收到知会,冷家修士就已到来,这表明他们发出知会时,已经就快要抵达剑宗。

    这种行径……怕是来者不善啊!

    脸上浮现一丝忧虑,但很快剑无涯就恢复平静,沉声道:“快快有请!”

    不管冷家此来有何目的,剑宗如今都招惹不起,不能失了礼数。

    “不必,我等已经到了!”淡淡声音伴随着一阵混乱噪杂,冷元禾、冷元明为首,竟带着冷家一行直接闯入,试图阻拦的剑宗弟子,尽皆被毫不犹豫打翻在地。

    剑无涯脸色一沉,眼中露出冷意,“冷家诸位道友,不知今日来我剑宗,所为何事?”

    就在这时,他眼眸突然收缩,看向最后进入的身影,失声道:“神教之主!”

    “嘿嘿,不必管本教主,今日我只是来做一个见证。”神教之主低笑一声,神色诡异。

    剑无涯心中发沉,越发觉得事情不妥,但不等他多想,冷元禾已霸道的挥了挥手,冷冷道:“速去唤出剑宗第七长老……不,听闻他已成了剑宗之主,反正马上叫他出来,与我们对话。”

    果然是嚣张啊……

    不过此刻,看着剑无涯彻底黑下去的面孔,神教之主却觉得无比舒服。

    对冷家人那副老子天下无敌的模样,也觉得顺眼了许多。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