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那可是拜入圣族老祖门下之人,听闻修为早已突破天道第二步,真的计较起来,他才是阿鼻世界第一剑宗,什么玄云老祖、剑无道甚至那第七长老,都不堪一提。

    “不劳神教之主远迎,冷家冷元明,奉家主之命拜见教主,冒然之处还请教主见谅。”平淡声音自殿外传来,说的客气有礼,语气中却无太多恭谨。

    冷元明迈步走入,一袭华丽剑袍,神色冷酷不言苟笑,倒颇有几分剑修大师的风范。只不过此刻,在神教之主面前这般作态,以他帝阶巅峰修为,未免太过狂妄。

    神教之主“哈哈”一笑,伸手向前虚扶,“冷道友不必多礼,快快请起。”

    冷元明点点头,竟真的顺势起身,而且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

    神教之主脸皮一僵,哪怕他城府极深,心中也忍不住怒骂一声猖狂!早就听闻,冷家修士因为冷千秋缘故,一向狂妄自大目中无人,今日一见才发现,这么说还真是轻了。

    换做其他帝阶,胆敢如此放肆,神教之主绝不会容忍,但此刻却只能深吸口气,强挤出几分笑容,“不知冷道友此番,来我神教所为何事?”

    莫语已经让他心中万分闹腾,实在没有精力再去忍耐冷家之人,早点问清楚早点打发他离开才好。

    冷元明像是没有察觉,冷淡道:“冷某此来,是替家主一问,当日道统战台上,剑宗第七长老手中长剑,究竟是何等阶?”

    神教之主一怔,眼眸微微闪烁,“冷家主为何询问此事?”

    看着冷元明眉头一皱,一副冷脸模样,他心中气的发抖!暗道你要不是冷家人,本教主一掌就毙了你,区区一个帝阶而已,狗仗人势!

    冷元明停顿几息,见神教之主依然没有收回问题的意思,低哼一声,道:“不瞒教主。那剑宗第七长老不过帝阶修为,却能压制教主,显然是借助了手中之剑,我冷家反复查阅图影之后,怀疑他手中所持,乃君王级神剑!”

    说到此处,冷元明眼眸大亮,露出一抹炙热。

    “教主应该知道,我冷家千秋大人,拜入圣族老祖门下,乃不世剑修,如今手中正缺少一把神剑。所以,我特来向教主询问,如能确定,冷家便往剑宗一行,讨要神剑。”

    他一副平静模样,说到向剑宗讨剑,就像是回家取东西一样自然。

    你哪来的这份理所应当啊混蛋……

    虽然神教之主恨不得剑宗倒霉,但对冷元明表现出的态度,还是心生不满。但很快,他就将这份不满压下,生出激动欢喜,不过表面上,却是一副迟疑模样。

    “如冷家主观察,再加上本教主亲身体验,此剑有八成以上可能,是君王级神剑。能够将神剑进献给冷千秋大人,当然是剑宗之荣幸,但那第七长老行事乖张蛮横,怕是不会轻易就范啊。”

    果然,冷元明神色一冷,露出骄横之色,“这些,就不劳教主担心了。我冷家出面,他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

    神教之主点头,眼中涌出喜意,这一次,剑宗绝对要吃不了兜着走!被夺了君王级神剑,谁还能是他的对手,到时想要怎么拿捏剑宗,还不全凭他的心意!

    冷元明拱手,淡淡道:“既然确认了神剑品阶,冷某这便告辞了。”

    “等等!”神教之主一笑,“为了避免剑宗推脱,本教主就跟冷家一起走一遭,也好当堂对质。”

    冷元明一想也是这个道理,神色稍缓,“也好,那就劳烦教主同行。”

    说罢,转身就走。

    神教之主一怔,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咬紧牙关。

    不这么嚣张会死啊混蛋……

    不过他越是嚣张,等到了剑宗,事情就会越有趣。

    想到莫语悲愤却无能为力,最终屈辱妥协的模样,他心头就是一阵畅快。

    再忍忍!

    神教之主深吸一口气,确定自己不会一时激怒,出手打死冷元明后,这才迈步跟上。

    ……

    一路跟随着冷元明,借助超远距离传送法阵,两人很快就来到剑宗附近一座大城。

    “大哥,我已向神教之主求证,剑宗第七长老手中长剑,八成以上可能是君王级神剑!”冷元明低声开口。

    “好!”冷元禾露出一丝兴奋,“千秋得到此剑,必然能实力大涨,我冷家地位也会更高。”他一挥手,“即刻出发,前往剑宗!”

    “是!”

    冷家一行修士轰然应是。

    神教之主脸色僵硬,看着一群完全将他无视的冷家修士,心头万马奔腾。

    但为了亲眼目睹剑宗和莫语倒霉,还是忍了!

    ……

    “冷家拜会?”剑宗大殿,实际主持剑宗事务的剑无涯放下玉简,眉头微皱露出不解。

    剑宗与冷家,虽然是阿鼻世界剑修实力最强的两方,但完全没有联系。

    现在突然来访,必然会有缘由,这对剑宗而言未必是好事。

    略一思索,他起身,就要去与剑无道商议。

    但在这时,一名剑宗弟子快步进入大殿,“长老,中州冷家求见宗主!”

    剑无涯一怔,这么快!

    他刚收到知会,冷家修士就已到来,这表明他们发出知会时,已经就快要抵达剑宗。

    这种行径……怕是来者不善啊!

    脸上浮现一丝忧虑,但很快剑无涯就恢复平静,沉声道:“快快有请!”

    不管冷家此来有何目的,剑宗如今都招惹不起,不能失了礼数。

    “不必,我等已经到了!”淡淡声音伴随着一阵混乱噪杂,冷元禾、冷元明为首,竟带着冷家一行直接闯入,试图阻拦的剑宗弟子,尽皆被毫不犹豫打翻在地。

    剑无涯脸色一沉,眼中露出冷意,“冷家诸位道友,不知今日来我剑宗,所为何事?”

    就在这时,他眼眸突然收缩,看向最后进入的身影,失声道:“神教之主!”

    “嘿嘿,不必管本教主,今日我只是来做一个见证。”神教之主低笑一声,神色诡异。

    剑无涯心中发沉,越发觉得事情不妥,但不等他多想,冷元禾已霸道的挥了挥手,冷冷道:“速去唤出剑宗第七长老……不,听闻他已成了剑宗之主,反正马上叫他出来,与我们对话。”

    果然是嚣张啊……

    不过此刻,看着剑无涯彻底黑下去的面孔,神教之主却觉得无比舒服。

    对冷家人那副老子天下无敌的模样,也觉得顺眼了许多。

    ……

第九百一十三章 拿走就是你们的    中州冷家……

    莫语眉头轻皱,眼前浮现一道身影,难道事情这样巧合?

    沉吟几息,他摇摇头将心绪压下,起身向外行去。

    不管怎样,先看看他们是何来意。

    ……

    “怎么还没有来?让我冷家众人在此等待,剑宗之主未免太大的架子了吧!”冷元禾一脸阴沉开口。

    “就是!以我冷家地位,即便剑宗位列四十九道统之一,又能怎样!”

    “上次,那符宝宗宗主,可是亲自恭迎到山门之外。”

    “还有那次,寒疆宗之人,知道我冷家拜会,宗主、长老等人早早就在大殿等候。”

    “剑宗实在是太嚣张了!”

    大殿中,充斥着冷家修士的声音。

    剑无涯、剑无生等人脸色难看,就在这时,一道身影自殿外走来。

    几人神色一松,急忙迎上,如果再耽搁下去,他们怕是就要忍受不住了。

    “参见宗主!”

    莫语点点头,目光一扫,见冷家众人仍旧大咧咧坐在原处,根本没有起身的意思,心中微动,挥手示意几人起身,径直走到大殿深处转身落座,这才淡淡开口,“求见本宗之人在何处?”

    剑无涯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拱手道:“宗主,这几位就是冷家修士。”

    莫语“哦”了一声,却仍旧没有看向他们的意思。

    冷元禾嘴角抽了抽,忍不住重重哼了一声,“没想到,剑宗之主眼神居然这么不好。”

    嘲讽之意十足。

    莫语神色平静,“冷家之人,原来都这么不通礼数。”

    “你!”冷元禾眼中怒火翻涌,感觉冷元明拉了拉他的衣角,这才深吸一口气,冷声道:“今日我等奉家主之命,前来剑宗求取一把长剑,还请剑宗之主应允。当然,我冷家也会对剑宗,做出适当的补偿。”

    求剑?

    剑无涯等人眼中露出不解。

    冷家自诩阿鼻剑道传承嫡系,向来眼高于顶……今日这太阳,莫非打西边出来了……

    神教之主露出一丝笑容,要进入了正题了。

    莫语神色平静,却锁定着冷家一行,对神教之主更是额外关注,这一丝笑容自然没能,逃过他的眼睛。

    事情果然不对头。

    但他表面,却没有任何变化,淡淡道:“原来如此。冷家不远而来,诚意十足,我剑宗自然不会不近人情。”

    莫语略作停顿,“无涯长老,请你去取来十把长剑,送给冷家。”

    冷元禾脸上一丝得逞的笑容,蓦地僵住,脸色像是吃了苍蝇般难看。

    他深吸一口气,冷声道:“不必了!冷家求取的,是剑宗之主佩剑。”

    莫语眼眸一眯,几息后点了点头,“可以。”

    “啊!”冷元禾脸上一喜,“太好了!剑宗之主如此深明大义,实在出乎我等预料。”

    “无妨,不过小事一桩。”莫语摆了摆手,“无涯长老,去把我昨日放在殿内的佩剑取来,送给冷家。”

    剑无涯一怔,宗主何时在殿内放了佩剑,但很快他就回过神来,眼中闪过一丝古怪,称是一声向殿内走去。

    冷家众人一脸期盼,神色兴奋。

    很快,剑无涯去而复返,看清他手中长剑,冷家修士像是当头挨了一棒。

    这……这就是剑宗之主佩剑……明明就是一把最寻常不过的铁剑,这坑爹呢!

    冷元禾眼角不受控制的抽搐起来,哪里还不明白,是被彻底的耍了。

    他口中,顿时粗重的喘息起来,死死盯住莫语,一字一顿道:“我冷家,是要剑宗之主,当日道统战台上与神教之主一战时的佩剑,还请宗主取来。”

    剑无生脸色蓦地阴沉下去,眉宇间煞气翻涌,他早已对冷家忍无可忍,此刻闻言彻底爆发出来。

    “放肆!你们冷家有何资格,来我剑宗猖狂!要我剑宗之主佩剑,凭你们也配!”

    “嘿嘿!好一个剑宗,居然敢如此蔑视我冷家!”冷元明森然一笑,“本来,冷家还要给剑宗一些补偿,但现在一丁点好处都不会给你们。这把君王级神剑,你们最好乖乖的交出来,否则等到冷千秋大人亲至取剑,事情就不是这样简单了。”

    剑无生眼眸蓦地收缩。

    冷千秋!

    身为剑宗高层,他自然知道对方的存在。

    嘴角动了动,剑无生勉强开口,“就算是冷千秋,也不能巧取豪夺!”

    “放肆!我家冷千秋大人,乃圣族老祖座下弟子,身份何等的尊贵!能够将君王级神剑奉献给冷千秋大人,是你们剑宗的荣耀,你竟敢如此肆意妄言,就不怕给剑宗招惹来灭顶之灾吗?”冷元禾爆喝一声,一脸高高在上,看着剑宗众人敢怒不敢言的模样,心中一阵畅快。

    让你们嚣张!冷千秋大人面前,还不是一群渣渣!

    目光转向莫语,本以为会看到,他惊恐不安的模样,没想到仍是那副平静面孔,这让满心期待的冷元禾,心中忍不住的一阵失望,但很快就冷笑一声。

    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剑宗之主,取剑吧。”

    莫语沉默几息,突然微微一笑,“也罢,念在故人份上,就给你们一个机会。”

    他拂袖一挥,一抹赤红之色闪过,众人尚未看清,它便已插在大殿中。剑身如火晶,无形之中剑势展开,便令人心头凛然,生出一抹敬畏。

    便似,直面一方君王……

    冷元明眼眸骤然大亮,果然是君王级神剑无疑!

    心神激动下,他无意间忽略了,莫语口中所言那句故人。

    莫语扫过神色贪婪的冷家众人,淡淡开口,“只要你们能将此剑取走,它就归冷家所有。否则,马上离开剑宗,再也不要出现在本宗面前。”

    “好!”冷元明低喝一声,怕他反悔一样,“就这么说定了!”前来收取君王级神剑,他们岂会没有准备,只要有这句话,一切就都好办。

    冷元禾微微一笑,一副信心满满模样,挥了挥手,“冷哲,去取剑。”

    “是,长老。”冷哲身体瘦小,修为只是君阶,在冷家一行中毫不起眼。但他脸上那副狂傲,却比帝阶修士还高,一副老子无敌的模样。

    走到殿中,冷哲向剑宗众人嗤笑一声,露出鄙夷。

    随即看向地面玄皇剑,神色变得凝重,一股奇异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