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中州冷家……

    莫语眉头轻皱,眼前浮现一道身影,难道事情这样巧合?

    沉吟几息,他摇摇头将心绪压下,起身向外行去。

    不管怎样,先看看他们是何来意。

    ……

    “怎么还没有来?让我冷家众人在此等待,剑宗之主未免太大的架子了吧!”冷元禾一脸阴沉开口。

    “就是!以我冷家地位,即便剑宗位列四十九道统之一,又能怎样!”

    “上次,那符宝宗宗主,可是亲自恭迎到山门之外。”

    “还有那次,寒疆宗之人,知道我冷家拜会,宗主、长老等人早早就在大殿等候。”

    “剑宗实在是太嚣张了!”

    大殿中,充斥着冷家修士的声音。

    剑无涯、剑无生等人脸色难看,就在这时,一道身影自殿外走来。

    几人神色一松,急忙迎上,如果再耽搁下去,他们怕是就要忍受不住了。

    “参见宗主!”

    莫语点点头,目光一扫,见冷家众人仍旧大咧咧坐在原处,根本没有起身的意思,心中微动,挥手示意几人起身,径直走到大殿深处转身落座,这才淡淡开口,“求见本宗之人在何处?”

    剑无涯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拱手道:“宗主,这几位就是冷家修士。”

    莫语“哦”了一声,却仍旧没有看向他们的意思。

    冷元禾嘴角抽了抽,忍不住重重哼了一声,“没想到,剑宗之主眼神居然这么不好。”

    嘲讽之意十足。

    莫语神色平静,“冷家之人,原来都这么不通礼数。”

    “你!”冷元禾眼中怒火翻涌,感觉冷元明拉了拉他的衣角,这才深吸一口气,冷声道:“今日我等奉家主之命,前来剑宗求取一把长剑,还请剑宗之主应允。当然,我冷家也会对剑宗,做出适当的补偿。”

    求剑?

    剑无涯等人眼中露出不解。

    冷家自诩阿鼻剑道传承嫡系,向来眼高于顶……今日这太阳,莫非打西边出来了……

    神教之主露出一丝笑容,要进入了正题了。

    莫语神色平静,却锁定着冷家一行,对神教之主更是额外关注,这一丝笑容自然没能,逃过他的眼睛。

    事情果然不对头。

    但他表面,却没有任何变化,淡淡道:“原来如此。冷家不远而来,诚意十足,我剑宗自然不会不近人情。”

    莫语略作停顿,“无涯长老,请你去取来十把长剑,送给冷家。”

    冷元禾脸上一丝得逞的笑容,蓦地僵住,脸色像是吃了苍蝇般难看。

    他深吸一口气,冷声道:“不必了!冷家求取的,是剑宗之主佩剑。”

    莫语眼眸一眯,几息后点了点头,“可以。”

    “啊!”冷元禾脸上一喜,“太好了!剑宗之主如此深明大义,实在出乎我等预料。”

    “无妨,不过小事一桩。”莫语摆了摆手,“无涯长老,去把我昨日放在殿内的佩剑取来,送给冷家。”

    剑无涯一怔,宗主何时在殿内放了佩剑,但很快他就回过神来,眼中闪过一丝古怪,称是一声向殿内走去。

    冷家众人一脸期盼,神色兴奋。

    很快,剑无涯去而复返,看清他手中长剑,冷家修士像是当头挨了一棒。

    这……这就是剑宗之主佩剑……明明就是一把最寻常不过的铁剑,这坑爹呢!

    冷元禾眼角不受控制的抽搐起来,哪里还不明白,是被彻底的耍了。

    他口中,顿时粗重的喘息起来,死死盯住莫语,一字一顿道:“我冷家,是要剑宗之主,当日道统战台上与神教之主一战时的佩剑,还请宗主取来。”

    剑无生脸色蓦地阴沉下去,眉宇间煞气翻涌,他早已对冷家忍无可忍,此刻闻言彻底爆发出来。

    “放肆!你们冷家有何资格,来我剑宗猖狂!要我剑宗之主佩剑,凭你们也配!”

    “嘿嘿!好一个剑宗,居然敢如此蔑视我冷家!”冷元明森然一笑,“本来,冷家还要给剑宗一些补偿,但现在一丁点好处都不会给你们。这把君王级神剑,你们最好乖乖的交出来,否则等到冷千秋大人亲至取剑,事情就不是这样简单了。”

    剑无生眼眸蓦地收缩。

    冷千秋!

    身为剑宗高层,他自然知道对方的存在。

    嘴角动了动,剑无生勉强开口,“就算是冷千秋,也不能巧取豪夺!”

    “放肆!我家冷千秋大人,乃圣族老祖座下弟子,身份何等的尊贵!能够将君王级神剑奉献给冷千秋大人,是你们剑宗的荣耀,你竟敢如此肆意妄言,就不怕给剑宗招惹来灭顶之灾吗?”冷元禾爆喝一声,一脸高高在上,看着剑宗众人敢怒不敢言的模样,心中一阵畅快。

    让你们嚣张!冷千秋大人面前,还不是一群渣渣!

    目光转向莫语,本以为会看到,他惊恐不安的模样,没想到仍是那副平静面孔,这让满心期待的冷元禾,心中忍不住的一阵失望,但很快就冷笑一声。

    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剑宗之主,取剑吧。”

    莫语沉默几息,突然微微一笑,“也罢,念在故人份上,就给你们一个机会。”

    他拂袖一挥,一抹赤红之色闪过,众人尚未看清,它便已插在大殿中。剑身如火晶,无形之中剑势展开,便令人心头凛然,生出一抹敬畏。

    便似,直面一方君王……

    冷元明眼眸骤然大亮,果然是君王级神剑无疑!

    心神激动下,他无意间忽略了,莫语口中所言那句故人。

    莫语扫过神色贪婪的冷家众人,淡淡开口,“只要你们能将此剑取走,它就归冷家所有。否则,马上离开剑宗,再也不要出现在本宗面前。”

    “好!”冷元明低喝一声,怕他反悔一样,“就这么说定了!”前来收取君王级神剑,他们岂会没有准备,只要有这句话,一切就都好办。

    冷元禾微微一笑,一副信心满满模样,挥了挥手,“冷哲,去取剑。”

    “是,长老。”冷哲身体瘦小,修为只是君阶,在冷家一行中毫不起眼。但他脸上那副狂傲,却比帝阶修士还高,一副老子无敌的模样。

    走到殿中,冷哲向剑宗众人嗤笑一声,露出鄙夷。

    随即看向地面玄皇剑,神色变得凝重,一股奇异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发。

第九百一十四章 这东西在我面前一分钱都不值    一瞬间,哪怕是之前,对他横眉冷对的剑无涯等人,也不由自主的,对他生出了几分亲近。

    “天生剑体!”

    剑无生惊呼一声,脸上露出惊怒。

    其余几人,也是纷纷色变。

    剑体,乃先天所成奇异体质,剑道不世出的绝世天才,不仅修行速度惊人,更能轻易收获世间任何有灵宝剑的主动亲近。

    这是一种,任何剑修都渴求的天赋!

    谁能想到,冷家之中,竟隐藏了一名天生剑体之人。

    这下,麻烦了!

    莫语眼中,也闪过一丝惊讶,但很快便恢复平静,变成淡淡嘲弄。

    如果换做其他修士,哪怕已得到君王级神剑的认可,面对一名天生剑体,也不会有任何优势。但他手中所持,却是玄皇剑,唯有玄皇血脉才能获得任何的君王级神剑。

    想要收复它,根本不可能!

    只见此刻,冷哲静静站在玄皇剑旁,小心翼翼释放着自己的气息。

    几息后,玄皇剑微微一颤。

    冷哲一怔,没想到这么轻易,就得到了它的认可,脸上却露出灿烂笑容。越是这样,不越能表明,他的重要作用,帮冷千秋大人取回君王级神剑,他在冷家中的地位,必然变得更高,得到更大力度的培养。

    “好了。”

    他转身点头,冷家一行修士,同时笑了起来,目光看向剑宗众人,露出毫不遮掩的嘲弄。以为这样就能难到咱们冷家,这次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吧!

    活该!

    冷哲轻咳一声,察觉大几名剑宗高层紧张的目光,心头越发得意起来。

    伸手,抓住玄皇剑剑柄,略一用力……没动!

    他脸色微不可查的一僵,随即又一用力……再一用力……倾尽全力……

    还是没动。

    冷哲额头,不觉布满冷汗。

    “怎么了?”冷元禾察觉到不对,阴沉着脸开口。

    冷哲急忙摇头,“没事,它对我还有些抵制,很快就会好了。”

    深吸了一口气,他勉强平复心中惊慌,一点点向玄皇剑中,注入自己的力量。

    没事,马上就会好,老子是天生剑体,没有剑能够抵制我的引诱。

    老子是最牛逼的……

    或许是心理暗示的原因,冷哲感觉自己又恢复了自信。

    突然间,手中玄皇剑微微一颤。

    冷哲大喜,但下一瞬,就变成了惊恐。

    嗡——

    一声剑鸣,他身体向后抛飞,口鼻中鲜血狂喷,远远落在地面没了声息。

    冷家众人,彻底僵直在原地。

    死了……

    冷元禾激灵灵打了一个寒颤,冷哲虽然只是冷家一个旁支子弟,但他天生剑体被发现之后,就已成为冷家绝对的嫡系,被小心隐藏至今,耗费无数宝物大力栽培。

    如今,他竟然在自己面前死了……而且那君王级长剑,还没有收入手中……

    冷元禾突然预料到了,自己归返家族后,所要面临的可怕局面。

    不行,一定要找一个替罪羊,事情决不能涉及到他!

    余光与冷元明交错一下,两人默契的达成了共识。

    “剑宗之主,你竟敢做下手脚,杀我冷家天生剑体天才!此事,我冷家绝不罢休!”冷元禾爆喝一声,气势勃发。

    冷元明声线阴森,“剑宗之主,冷某劝你最好跟随我等,亲自将君王级神剑送至冷家,再向我冷家家主磕头求饶,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否则,此事之后果,非你剑宗可以承受!”

    两人一前一后,将所有责任,推得干净。

    “敢杀我冷家修士,剑宗真是不想存在了啊!”

    “此事必须要严惩,否则我冷家威名何在!”

    “剑宗之主,要为冷哲陪葬!”

    冷家修士低吼连连,一脸愤怒。

    莫语突然笑了,他看着上蹿下跳的冷家修士,眼眸渐渐变得冰寒。无形剑道气息,如冬日冷冽寒风,将所有冷家之人笼罩。

    就在他们一脸难以置信身体僵直时,莫语冰冷声音流淌而出,“你们凭什么认为,本宗不敢杀了你们?”

    声音在大殿回响,冷家众人心头刚刚涌出的怒火,被兜头一盆冷水浇灭。

    自灵魂深处涌出的寒意,让他们如坠冰窖,血液似乎都要凝结。

    浓郁的死亡气息,似乎就在眼前……触手可及……

    冷元明很害怕,他已经许久都没有,再这般的贴近于死亡。好像,自从冷千秋大人,拜入圣族老祖之后,就从未又过了吧。

    他行走各方,最初还有一些放不开,但渐渐发现了冷千秋大人的强大威慑,心中便不由自主的生出骄傲。就算是天道之修又如何,面对着他,也要给与足够的尊重,甚至是忍让。

    但今日,居然有人威胁要杀他……

    冷元明突然愤怒了!

    有冷千秋大人坐镇,谁敢动冷家一根毫毛,哪怕对面是杀机腾腾的剑宗之主!

    他一定是在虚张声势!

    对,就这这样。

    难道还真的敢杀他们,就不怕把剑宗,拉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想到这些,冷元明感觉自己已经把握住了关键,他抬起僵硬的面庞上,努力露出冷笑,“剑宗之主,你这样做很不好,冷家很生气,后果会很严重。”

    “给你最后一个机会,自缚修为,跟我们去冷家负荆请罪,否则阿鼻世界,再无剑宗生存之地。”

    说到最后,他心态已经完全恢复,那微微上挑的眼眸,冷酷绷紧的面庞,无一不展示着冷家人的骄傲。

    而且冷元明自信,他有骄傲的资格。

    莫语沉默,几息后就在冷家众人心思渐渐活泛,认为他被拆穿凶恶面孔吓住,而向冷元明投去敬佩的目光时,他突然摇了摇头,“哪怕冷千秋在本宗面前,也不敢这样肆无忌惮,你哪里来的底气?既然你努力想要证明冷家的骄傲,那本宗就告诉你,这东西在我面前一分钱都不值。”

    他挥了挥手,冷元明眼珠突然瞪大,但不等他开口,就感觉眼前视线一阵的翻滚。

    咦……

    怎么又一具无头的尸体,那鲜血狂喷的景象,可真是美丽啊……不过,看着怎么有些眼熟……这……这好像是他的身体……

    “啪嗒”一声,头颅坠地,冷元明的嘴巴微微蠕动着,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最终一动不动。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