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瞬间,哪怕是之前,对他横眉冷对的剑无涯等人,也不由自主的,对他生出了几分亲近。

    “天生剑体!”

    剑无生惊呼一声,脸上露出惊怒。

    其余几人,也是纷纷色变。

    剑体,乃先天所成奇异体质,剑道不世出的绝世天才,不仅修行速度惊人,更能轻易收获世间任何有灵宝剑的主动亲近。

    这是一种,任何剑修都渴求的天赋!

    谁能想到,冷家之中,竟隐藏了一名天生剑体之人。

    这下,麻烦了!

    莫语眼中,也闪过一丝惊讶,但很快便恢复平静,变成淡淡嘲弄。

    如果换做其他修士,哪怕已得到君王级神剑的认可,面对一名天生剑体,也不会有任何优势。但他手中所持,却是玄皇剑,唯有玄皇血脉才能获得任何的君王级神剑。

    想要收复它,根本不可能!

    只见此刻,冷哲静静站在玄皇剑旁,小心翼翼释放着自己的气息。

    几息后,玄皇剑微微一颤。

    冷哲一怔,没想到这么轻易,就得到了它的认可,脸上却露出灿烂笑容。越是这样,不越能表明,他的重要作用,帮冷千秋大人取回君王级神剑,他在冷家中的地位,必然变得更高,得到更大力度的培养。

    “好了。”

    他转身点头,冷家一行修士,同时笑了起来,目光看向剑宗众人,露出毫不遮掩的嘲弄。以为这样就能难到咱们冷家,这次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吧!

    活该!

    冷哲轻咳一声,察觉大几名剑宗高层紧张的目光,心头越发得意起来。

    伸手,抓住玄皇剑剑柄,略一用力……没动!

    他脸色微不可查的一僵,随即又一用力……再一用力……倾尽全力……

    还是没动。

    冷哲额头,不觉布满冷汗。

    “怎么了?”冷元禾察觉到不对,阴沉着脸开口。

    冷哲急忙摇头,“没事,它对我还有些抵制,很快就会好了。”

    深吸了一口气,他勉强平复心中惊慌,一点点向玄皇剑中,注入自己的力量。

    没事,马上就会好,老子是天生剑体,没有剑能够抵制我的引诱。

    老子是最牛逼的……

    或许是心理暗示的原因,冷哲感觉自己又恢复了自信。

    突然间,手中玄皇剑微微一颤。

    冷哲大喜,但下一瞬,就变成了惊恐。

    嗡——

    一声剑鸣,他身体向后抛飞,口鼻中鲜血狂喷,远远落在地面没了声息。

    冷家众人,彻底僵直在原地。

    死了……

    冷元禾激灵灵打了一个寒颤,冷哲虽然只是冷家一个旁支子弟,但他天生剑体被发现之后,就已成为冷家绝对的嫡系,被小心隐藏至今,耗费无数宝物大力栽培。

    如今,他竟然在自己面前死了……而且那君王级长剑,还没有收入手中……

    冷元禾突然预料到了,自己归返家族后,所要面临的可怕局面。

    不行,一定要找一个替罪羊,事情决不能涉及到他!

    余光与冷元明交错一下,两人默契的达成了共识。

    “剑宗之主,你竟敢做下手脚,杀我冷家天生剑体天才!此事,我冷家绝不罢休!”冷元禾爆喝一声,气势勃发。

    冷元明声线阴森,“剑宗之主,冷某劝你最好跟随我等,亲自将君王级神剑送至冷家,再向我冷家家主磕头求饶,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否则,此事之后果,非你剑宗可以承受!”

    两人一前一后,将所有责任,推得干净。

    “敢杀我冷家修士,剑宗真是不想存在了啊!”

    “此事必须要严惩,否则我冷家威名何在!”

    “剑宗之主,要为冷哲陪葬!”

    冷家修士低吼连连,一脸愤怒。

    莫语突然笑了,他看着上蹿下跳的冷家修士,眼眸渐渐变得冰寒。无形剑道气息,如冬日冷冽寒风,将所有冷家之人笼罩。

    就在他们一脸难以置信身体僵直时,莫语冰冷声音流淌而出,“你们凭什么认为,本宗不敢杀了你们?”

    声音在大殿回响,冷家众人心头刚刚涌出的怒火,被兜头一盆冷水浇灭。

    自灵魂深处涌出的寒意,让他们如坠冰窖,血液似乎都要凝结。

    浓郁的死亡气息,似乎就在眼前……触手可及……

    冷元明很害怕,他已经许久都没有,再这般的贴近于死亡。好像,自从冷千秋大人,拜入圣族老祖之后,就从未又过了吧。

    他行走各方,最初还有一些放不开,但渐渐发现了冷千秋大人的强大威慑,心中便不由自主的生出骄傲。就算是天道之修又如何,面对着他,也要给与足够的尊重,甚至是忍让。

    但今日,居然有人威胁要杀他……

    冷元明突然愤怒了!

    有冷千秋大人坐镇,谁敢动冷家一根毫毛,哪怕对面是杀机腾腾的剑宗之主!

    他一定是在虚张声势!

    对,就这这样。

    难道还真的敢杀他们,就不怕把剑宗,拉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想到这些,冷元明感觉自己已经把握住了关键,他抬起僵硬的面庞上,努力露出冷笑,“剑宗之主,你这样做很不好,冷家很生气,后果会很严重。”

    “给你最后一个机会,自缚修为,跟我们去冷家负荆请罪,否则阿鼻世界,再无剑宗生存之地。”

    说到最后,他心态已经完全恢复,那微微上挑的眼眸,冷酷绷紧的面庞,无一不展示着冷家人的骄傲。

    而且冷元明自信,他有骄傲的资格。

    莫语沉默,几息后就在冷家众人心思渐渐活泛,认为他被拆穿凶恶面孔吓住,而向冷元明投去敬佩的目光时,他突然摇了摇头,“哪怕冷千秋在本宗面前,也不敢这样肆无忌惮,你哪里来的底气?既然你努力想要证明冷家的骄傲,那本宗就告诉你,这东西在我面前一分钱都不值。”

    他挥了挥手,冷元明眼珠突然瞪大,但不等他开口,就感觉眼前视线一阵的翻滚。

    咦……

    怎么又一具无头的尸体,那鲜血狂喷的景象,可真是美丽啊……不过,看着怎么有些眼熟……这……这好像是他的身体……

    “啪嗒”一声,头颅坠地,冷元明的嘴巴微微蠕动着,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最终一动不动。

第九百一十五章 再见冷千秋    大殿一片死寂,连喘息声,都消失不见。

    冷元禾浑身颤抖,看着尸首分家的冷元明,内心一片冰寒。

    他敢杀人……他居然敢杀人……他竟然真的敢杀人……

    疯子!

    难道他便不怕,冷家的报复,让整个剑宗鸡犬不留?

    但随即,冷元禾就打了一个寒颤,心底涌出深深的恐惧。

    一个是杀,一群也是杀,既然已经动手,难保剑宗之主不会一条道走到黑。

    就在这时,上方一道冰冷目光落下,冷元禾身体猛地僵直,汗如雨下。

    ……

    中州,冷家。

    冷家家主冷明成看着面前碎成一地的玉牒,嘴角忍不住的一阵抽搐。

    冷元明,死了。

    已经多少年,没有人胆敢动冷家修士,更何况是冷元明这般,帝阶巅峰存在。

    这是对冷家,赤裸裸的挑衅!

    “剑宗,你们竟敢如此狂妄,本家主保证,你们一定会后悔!”冷明成一脸狰狞,取出一块玉简,用力捏碎。

    ……

    地狱最深处,一方密室之中。

    冷千秋盘膝而坐,身上落了厚厚一层灰尘,他气息全无,像是一截枯木。

    突然间,冷千秋双眼睁开,精光一闪,虚空剑鸣陡然炸响!

    呼——

    所有灰尘,被直接震飞。

    他仅剩手臂略微一动,一枚玉简出现。

    “家族急信!也罢,闭关至今,剑道修为更进一步,是时候出关了。”

    冷千秋长身而起,拂袖打开石门,快步向外走去。

    很快,他身影来到一座大殿之中,殿内修建着一座恢弘祭坛,其上巨大阵法明灭闪动,一丝丝气息扩散,令大片空间剧烈扭曲。

    “参见千秋大人!”几名守卫看清他身影,头皮就是一阵发麻,急忙躬身行礼,眼中已尽是骇然。刚才那一眼,给他们的感觉,像是在看一把出鞘的利箭,稍慢一点,都要被刺瞎双目。

    冷千秋神色冷漠,“开启传送阵,我要回冷家。”

    他身影一动,飞到祭坛之上。

    “是,大人!”几名守卫快速行动起来,很快随着一阵剧烈波动,祭坛上空间猛地扭曲,冷千秋身影已经不见。

    ……

    冷家,冷明成在殿中不断踱步,消息已经传出,应该很快就有结果。

    就在这时,大殿中某处空间,猛地扭曲起来,一道身影从中迈出。

    冷明成猛地转身,一脸惊喜,“千秋,你回来了!”

    但很快,他脸上就露出震动,看着一条空荡荡的袖子,“你的手……”

    冷千秋眼中厉芒一闪即逝,摇了摇头,“父亲,我没有事,断了一臂对我而言,反倒是好事,我剑道修为,如今更加强大了。对了,你急信让我回来,发生了何事?”

    冷明成心中一安,见他无意就断臂之事多言,点头道:“今日叫你回来,是因为家族,发现了一把君王级神剑。”

    “君王级!”冷千秋眼眸一亮,“能够确定?”

    “持剑之人帝阶修为,却能轻易击败天道境神教之主,能够做到这点的,必是君王级神剑。而且此事,也已得到神教之主的确认。”

    “好!”冷千秋面露笑容,“我剑道修为做出突破,再有君王级神剑在手,实力可以更强。”

    冷明成点头,脸色却蓦地阴沉下去,“我已派人前去取剑,但他们非但没有交出,反而杀了冷元明!”

    “什么?冷元明死了!”冷千秋眉头一皱,“难道持有君王级神剑的,是中州大型势力?”

    如果这样,事情就有些难办了。

    “哼!千秋不必担心,持有君王级神剑的,是疆南区域剑宗。”

    当下,冷明成将情况简单道明。

    冷千秋目光微微闪动,“四十九道统之一?如果他们没有杀冷元明,我倒不好直接出手,但现在就无需顾忌。父亲,我即刻动身,往剑宗一行!”

    “千秋,你一定要给剑宗一个深刻的教训,让他们知道,我冷家不容冒犯!”

    “我明白,父亲。”冷千秋取出一座小型祭坛,注入力量后,身边空间猛地扭曲。

    几息后,他身影出现在地狱深处,大殿内祭坛阵法中,森然道:“传送,疆南区剑宗!”

    “是!”

    守卫不敢多问,急忙调整阵法,很快随着再一次空间波动,冷千秋被传送出去。

    “呼!千秋大人好强的煞气,怕是剑宗这一次,要有难了!”一名守卫小声开口。

    一名首领模样守卫狠狠瞪来一眼,“住嘴!大人们行事,哪有我们议论的资格,不要自找麻烦!”

    “是。”说话守卫急忙躬身。

    首领眼眸虚眯,看着祭坛,心中一阵感叹。上次冷千秋无功而回,更被斩去一臂,不少人预言他就要殒落,难现之前的光彩。但今日一见,他修为变得更加可怕的,如果与他交手,怕是一剑,就能取走自己的性命吧。

    这些变态,果然一个比一个恐怖啊!

    ……

    剑宗大殿。

    莫语沉吟着没有开口,下方冷家修士,再没有之前的嚣张狂妄,瑟瑟颤抖着挤在一起,脸上尽皆一片苍白。

    想必今日,这种生死不在掌握的感觉,会让他们终生铭记。

    就在这时,莫语皱了皱眉,抬头看向大殿之外,眼底闪过一丝无奈。

    来的好快,他还没有想出对策……但如此,也就无需再想了。

    轰——

    空间破碎,冷千秋迈步而出,浩荡剑威铺天盖地爆发,横扫、镇压一切!

    整个剑宗,刹那之间,尽皆处于其气息之下,无数剑宗之修抬头,一脸惊恐。

    冷元禾一怔,灰暗的眼眸,突然爆发出一阵神采,“千秋大人!是千秋大人,他来救我们了!”

    冷家众人,看清那走来身影,面庞纷纷涨红。之前的软弱无助惊惧不安,潮水般从他们体内退去,转眼间恢复自信,看向剑宗修士的目光,重新变得高高在上。

    冷千秋大人亲至,剑宗必然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参见千秋大人!”冷元禾为首,冷家众人躬身行礼。

    剑无涯、剑无生等剑宗之人,脸上一片僵硬。

    居然是冷千秋……

    他们虽然知道,在莫语斩杀冷元明后,事情就不可能善了。

    却没有想到,他竟来的这样快。

    剑宗,有难了!

    不过此时,他们对于莫语,却没有半点埋怨。

    剑修视剑如命,更何况是君王级神剑,冷家这般行径,任何剑修都会拼死抵抗。

    剑无涯咬咬牙,突然低喝,“冷千秋大人!剑宗好歹是圣族四十九道统之一,处事之间请您三思!再者今日之事,是冷家强取神剑在前,还请大人明察再做处置,以免被世人非议!”

    冷千秋神色漠然,举手投足,便有沛然威严弥漫,此刻闻言摇了摇头,淡淡道:“本座不问其他,但杀我冷家之人,必须付出代价。”

    他目光一扫,虚空蓦地一声剑鸣,“你们,是谁出手?”

    剑无涯等人闷哼一声,眼中同时露出骇然,他们的剑道意志,此刻竟遭到绝对压制。

    也就是说,在冷千秋面前,他们根本没有拔剑的机会……此人的修为,究竟恐怖到何种程度!

    冷元禾突然跳出了出来,伸手一指,怨毒道:“大人,杀冷元明的,是这剑宗之主!”

    冷千秋抬头,看到黑色面具下,那一双平静的漆黑眼眸,突然皱了皱眉……为何,他感觉有些熟悉……而且隐隐的,感受到了一丝威胁。

    目光变得凝重,冷千秋眉头越皱越紧,突然道:“我似乎见过你……”

    莫语摇了摇头,缓缓开口,“冷千秋,荒古之地一别,莫非已忘了故人。”

    冷千秋猛地瞪大双眼,目光死死落下,荒古之地……还有这个声音……

    他眼中突然露出无尽怨恨,低吼道:“莫语!你是莫语!”

    轰——

    狂暴剑意夹杂着暴虐杀机,冲天而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