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莫语抬手,取下脸上面具,刀削斧凿般棱角分明的面庞,一片平静。

    “世间何其之大,时隔十数年你我还能相见,也可算是缘分,冷兄何必如此。”

    冷千秋面沉如水,“缘分,果然是天大的缘分!断臂之仇,冷某一刻不曾忘却,今日能够再见,实在是极好。”

    莫语摇头,“琥珀长河中,你斩我一剑,临别之际,莫某斩你一剑,你我两清而已。”

    听得两人对话,大殿中众人,神色一片呆滞。

    他们之前……竟是认识的……而且,从所言可以得知,还有极大的仇怨,冷千秋的一臂,就是被莫语斩去……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尤其剑无涯、剑无生等人,更是心头茫然。

    七师弟身上,似乎隐藏着许多的秘密。

    “两清?冷某不与你浪费时间!”冷千秋怒极反笑,“莫语,你竟敢进入我阿鼻世界,那么今日,就永远留下吧!”

    他脚下,一步上前,周身恐怖剑意,顿时如惊天大潮般,轰然爆发。

    横扫八方!

    莫语神色平静,眼中却露出凝重,冷千秋本就是天道第二步修为,断臂之后非但没受影响,修为反而更进一步。

    好在玄皇剑复苏,否则今日,他未必可以抵挡。

    思绪一转,他脚下,也是一步上前。

    轰——

    两人剑意,虚空中对碰,顿时爆发出惊天巨响。

    空间急剧扭曲起来,无数漆黑裂纹浮现,向外肆意蔓延。

    狂暴的冲击力量,令剑宗众人身影向后爆退,脸上尽皆浮现苍白,满眼震撼。冷家中,几名修为稍弱之人,更是口鼻之间鲜血狂喷,受了极重的伤势。

    剑宗大殿主体阵法自行启动,但此刻却显得苍白无力,被摧枯拉朽直接推倒,无数乱石洞穿长空。

    突入起来的变故,瞬间吸引来,剑宗所有修士的目光。

    尘埃纷飞,激荡长空,当一切渐渐沉寂,两道身影出现在众人视线中。

    ……

    紫烟瞪大眼睛,她目光死死盯住莫语的身影,记忆中无数画面闪过,渐渐露出难以置信。

    葬剑池旁,那名弱小不堪的剑修……封剑阁外,飘然而来的挺拔身影……道统战台,力挽狂澜拯救剑宗的七长老……这些本应该全无关联的身影,却在此刻渐渐融合到一起,成为眼前清晰的人影。

    一抹苦涩,在她口中化开,何曾想到,自己暗暗崇拜、寄予芳心之人,竟会是之前,那不屑一顾的小小剑仆,这是何等的嘲弄!

    紫烟转身,看向旁边的鱼玄机,她脸上有的,只是满满的担忧。

    原来师妹……早已经知道了吗?她心头,不觉间,更多了几分失落,看着莫语的目光,也变得更加复杂。

    ……

    莫语、冷千秋凌空而立,两人同时释放着自身的恐怖气息,在虚空对碰,那恐怖的剑之威压,充斥着整片天地。

    亿万剑影,在两人身后各自浮现,呼啸而出,与间隔虚空中厮杀。

    咻——

    咻——

    咻——

    剑影破空声,如疾风骤雨,只是目光落下,便令人心头涌出深深的惊惧。

    冷千秋眉头微皱,语气森然,“没想到这些年,你修为竟大有提升,想必那君王级神剑,也已被你掌握。”

    莫语缓缓开口,“你如今的实力,比较荒古之地中,更强。”

    “那是当然!我入荒古之地,修为受到封印,难以爆发全部。今日,就让你知道,天道第二步剑修之恐怖。这君王级神剑,自此之后,便归我所有。”冷千秋神色已恢复平静,他虽然信心十足,但对莫语,却不敢大意。

    只有冷静状态下,一名剑修,才能爆发出最强的力量。

    莫语摇头,“或许今日,败的仍旧是你。”

    冷千秋沉默,周身气息,却是越来越强。

    渐渐,他将要达到巅峰,目光扫过,莫语神色却如之前一般,没有半点变动。

    心头暗暗皱眉,冷千秋心中明白,气势压迫无效,他已不能再做耽搁。

    “杀!”

    一声低喝,他抬手长剑自动飞入,向前蓦地一斩。

    轰——

    难以想象的可怕气息,瞬间爆发,直接搅动他所在空间,变成一片混沌。无数剑影在其中上下翻飞,让人毫不怀疑,任何一切落入其中,都会在瞬间,被绞碎成齑粉。

    浩浩汤汤,便似奔流的长河,席卷而来!

    所有阻挡在前的一切,都将被彻底绝灭。

    莫语眼眸虚眯,蓦地扬手,玄皇剑一声震鸣,清越高昂,自然散发出尊贵、傲然之势。

    唯我独尊,剑中君王!

    反手,玄皇剑斩落。

    一道剑影飞出,没有任何强大压迫,有的只是压缩到极致,恐怖到极致的锐利。

    便似万重群山,也可一剑尽透!

    轰隆隆——

    巨响绵延不绝,如冬日惊雷滚滚,响彻九霄,震荡大地!

    莫语脚下一退,将所有冲击力道,悉数化解。

    神色从容自若。

    冷千秋脚下不动,眼眸蓦地亮起,落在他手中长剑之上。

    “不愧是君王级神剑,果然强大,竟能让你拥有抵御我一剑之力。”

    “不过刚才,只是小小的试探,莫语,你准备好迎接死亡降临了吗?”

    声线平缓,但其中,却蕴含着强大自信。

    下一瞬,冷千秋气息蓦地一变,就像是一把锋利宝剑归入鞘中,收敛了所有锋芒。但这一刻,他给人的危险气息,非但没有降低,反而变得更加恐怖。

    他独臂扬起,手中长剑震鸣,突兀间自行飞出,没入云霄尽头。

    就在众人不解他此番行径时,一股恐怖的压迫,突然间自天穹降临!

    巨大的剑影,自天而来,强大无匹的气息,将莫语锁定。

    无法躲避。

    冷千秋神色平静,眼中却是傲然,“这一剑,我命名为天之剑,能够成为死在这一剑下的第一人,也算是你的荣耀。莫语,去死吧!”

    轰——

    剑影速度陡然加快,那可怕气息,令人心神悸动。

    莫语眼眸蓦地收缩,剧烈的危机,让他灵魂尖叫。

    好可怕的一剑!

    轰——

    他一头黑发瞬间变成赤红,快速生长一直垂落到腰部,黑白分明的眼珠,变成纯粹的黑色,深邃无尽像是吞噬灵魂的深渊,棱角分明的面庞上,暗金花纹浮现,快速蔓延,最终遍布了整张面庞。

    魔化第六层,开启!

    莫语整个人释放出的气息,在这一刻疯狂暴涨。

    嗡——

    玄皇剑猛地震颤,似是感受到了玄皇的气息,剑身陡然喷吐出炽烈的红光。受此牵引,莫语灵魂空间内,青草剑道符文,爆发出璀璨神光。

    莫语突然抬头,神色漠然,纯粹黑色的眼眸,冰冷没有半点情绪波动。

    他一扬手,玄皇剑呼啸飞出,猛地震颤,虚空突然浮现无数剑影。每一把,都凝实无比,逆天而起,直指苍穹!

    剑宗,御剑术。

第九百一十七章 万剑归一    如果天之剑是一头巨鲸,那么御剑术就是一群嗜血鲨鱼,双方瞬间碰撞到一起,迸发出激烈搏杀。

    无数剑影,围绕在巨大天之剑周边,就像是一层层大浪疯狂冲击,不断削弱它的力量,使之落下速度骤然降缓。

    “万剑齐发!”远方,剑无涯面露震动,随即苦笑摇头,“宗……宗主加入我剑宗短短时间,居然能够将我宗镇宗神通御剑术,修炼到这种地步,实在让人难以想象。”

    周边几人闻言点头,目光看向苍穹万剑飞舞的情景,多有激动之意。

    剑无意喃喃低语,“自从老师殒落,我便再也没有看到,御剑术万剑齐发的景象。”

    “是我等资质鲁钝啊!否则剑宗,何至于落魄到这般地步。”剑无霄一脸愧疚。

    剑无痕面露犹豫,“几位师兄、师妹,宗主与冷千秋有大恨,今日之后,我剑宗如何自处。毕竟,冷千秋另一个身份,是圣族老祖之徒。”

    几人一阵沉默。

    这是他们都不愿面对的问题。

    剑无涯眉头一皱,沉声道:“此事,大师兄曾对我提及。在邀请宗主加入剑宗之时,宗主就已向大师兄表明,与他有了牵扯,或许会给剑宗带来大劫难。虽然未曾料到,这与冷千秋有关,但他如今是我剑宗之主,你我便只能与他共进退。”

    他目光一扫,露出严厉,“你们不要忘记,如果没有宗主,剑宗在道统之争那日,便已经烟消云散。”

    “二师兄……是我错了。”剑无痕面露尴尬,低下头去不再多言。

    就在这时,剑无生突然沉声开口,“不好!宗主御剑术虽达到万剑齐发的境界,却还不足以抵挡下天之剑。”

    其余几人抬头看去,果然见厮杀之中,御剑术处于下风,脸上不由浮现忧色。

    “放心,我相信宗主,一定不会有事。”不知何时,剑无道身影出现,他一头长发尽数雪白,脸上多了层层皱纹。爆发最强一战后,他本应即刻死去,但莫语交付的青木之火,让他勉强支撑到了现在。

    “大师兄!”剑无涯眼中涌出一抹酸楚,但很快便压了下去,“你是说,宗主他达到了那个境界?”

    剑无道微微一笑,“看下去,就知道了。”

    就在这时,苍穹中局势陡然变化,只见那无数剑影,突然间向一处汇聚,最终出现玄皇剑,但此刻它散发出的气息,却恐怖到难以想象的地步。

    “万剑归一!”剑无道大笑,眼中满是欣慰,临死之前能够见到剑宗最强剑道神通,可死而无憾。

    唰——

    玄皇剑斩落。

    整片天地突然一静,似是瞬息,又似过去了无尽岁月,随后,才是那惊天动地的巨响!

    无数激荡开的剑道之力,将苍穹来回犁了数遍,撕裂开无数条巨大的沟壑。

    莫语闷哼一声,身躯微微下弯,似是承受不住头顶洒落的恐怖力量。

    但很快,他足下便猛地用力,“嘭”的一声巨响,空间爆裂成一团惨白时,莫语身影已闪电般扑出,扬手玄皇剑自动飞回,落入到他手中。

    向前,一斩!

    唰——

    一道剑芒射出,隐隐之间,苍穹中浮现一副图卷。一望无际草原上,古树般的巨大青草,摇曳间洒落璀璨神光。

    突然间,一只草叶爆射而出,带着毁灭一切的力量,打碎天际一颗星辰。

    青草碎星!

    “啊——”一声惨叫,冷千秋身影爆退,他腰腹之间出现一条深深的伤口,鲜血泉涌而出,瞪大的眼眸中,满是痛苦与难以置信。

    离开荒古之地,没有了修为压制,再加上这些年闭关苦苦修行,居然仍旧不是莫语的对手。

    为什么!

    这是为什么!

    冷千秋眼底涌出一丝血色,巨大的愤恨不甘,几乎将他整个心神淹没。但很快,他便清醒过来,脸上露出一丝后怕,好在反应的快一些,没有被仇恨蒙蔽了的心智。

    抬头向莫语看去一眼,冷千秋目光无比怨毒,露出无尽杀机。

    只要离开此处,将莫语出现消息带回,师尊自然会出手,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一念及此,冷千秋没有任何犹豫,反手取出小型祭坛,向其中注入力量。

    嗡——

    他周边,空间猛地扭曲!

    冷千秋死死盯住莫语,连续两次,败在同一个人手中,这对他而言,是莫大的耻辱!

    等着吧莫语,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跪倒在我面前,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想逃?

    莫语眼中厉芒闪过,反手取出一面青铜古镜,扬手向前一抛。

    在冷千秋眼中,古镜越来越大,其上山河之影,清晰如同实物。

    厚重如山的气息,也表明这是一件,极其强大的宝物。

    但此刻,他眼中非但没有恐惧,反而露出淡淡的嘲弄。

    要留下他,做梦!

    下一瞬,传送展开,冷千秋身影瞬间不见。

    可很快,他眼前视线,就再度恢复。

    这才过了多久,传送怎么变得这么快……

    冷千秋目光在周边一扫,脸陡然间变得极其难看。

    下方,一条山脉绵延一直到视线的尽头,古木葱葱,不远之处,滚滚长河肆意奔流……

    这是什么地方!

    冷千秋抬手向前一斩,空间泛起层层波纹,但在向外传递过程中,很快就消失不见。

    他脸色,顿时大变。

    ……

    莫语摇头,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在山河镜面前展开挪移,还想要往哪里去。

    困住冷千秋,比直接将他杀死,结果要好很多。

    虽然今日之事迟早会曝光,但至少能够为自己,争取来不少的时间。

    这对莫语来说很重要。

    扬手取回山河镜,将它收入储物戒,莫语转身,目光在剑宗几人身上扫过。

    他略一犹豫,终归没有多言,扬手向剑宗大殿废墟所在,轻轻一划。

    轰隆隆——

    大地破碎,转眼之间,一条贯穿整个剑宗的巨大的裂缝出现在众人面前,深不见底剑意森然。

    完成此事,莫语没有再做停顿,转身一步迈出,直接挪移离去。

    “师兄,这……”剑无涯一脸困惑。

    剑无道感叹,“这一剑,便给了我剑宗一线生机,不过这还不够。”他转身,微微一笑,“师弟,回禀圣族,剑宗前任宗主识人不明,以死谢罪。”

    语落,他纵身一跃,身影如石坠入裂缝。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