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冷明成神色阴冷,嘴角尽是冷笑,这个时间,剑宗已经收到教训了吧!

    敢动他冷家人,即便是四十九道统之一又如何,一样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想来经过此事,冷家威名必然更强几分,日后看哪方势力敢来招惹。

    转而想到、冷千秋已经得到那把君王级神剑,实力大涨,冷明成心头更是畅快。

    幻想着冷家日后的威风,不知过了多久,一阵风吹来,冷明成突然打了一个寒颤,随即才注意到天色,已经暗淡了许多。

    “这个时候,千秋应该快回来了吧。”

    冷明成一整长袍,走到大殿门口,一脸期待之色。

    家族传承几万年,终于要有一把君王级的神剑了!

    而且此事,是他的儿子完成,注定日后冷家记载中,要有他笔墨浓重的一笔。

    时间一点点过去,直到天色尽黑,冷千秋仍未出现。

    冷明成皱了皱眉,“难道千秋,在剑宗大动干戈了,这……还是谨慎一些好,虽然不怕什么,但被有心人利用,也是不大不小的麻烦。”

    摇摇头,他转身向后院走去,脑中不由浮现出,最新纳的一名小妾那白花花的美丽身子,脚步不由加快了几分。

    直到此刻,冷明成仍旧没有意识到,冷千秋已经出事。又或者,在他潜意识中,区区剑宗又不是疆东或中州的可怕势力,根本不可能对他造成威胁。

    第二日。

    一夜策马狂奔的冷明成丝毫不见疲态,精神抖擞向前宅走去,随口向一名老仆问道:“千秋少爷回来没有?”

    “小人昨日等了一晚,少爷还未回来。”老仆恭谨开口。

    冷明成脚下一顿,“还没回来?”不由得,他心头生出一丝沉闷,但很快就被压下,转而笑道:“看来这次,千秋在剑宗,搞出的动静不小啊!果然还是年少轻狂,哪怕修为已到了天道第二步,这份心性还是不行。”

    他走了两步,摇摇头,转身道:“传信给少爷,做事小心些,不要太过了。”

    “是,老爷。”老仆转身匆匆离去。

    很快,不等冷明成享用面前,各式用奇珍异果精心准备的丰盛早餐,老仆已匆匆而来,一脸焦急之色,“老爷,给千秋少爷的信息,传送不过去。”

    “什么?”冷明成眉头一皱,终于意识到了不妙,但心中仍有侥幸。他犹豫一下,道:“传信圣地,措辞谦卑一些,询问千秋的下落。或许,他是有事停留在了圣地,还未动身前往剑宗。”

    老仆点点头,“小人也觉得如此,千秋少爷要是出手,区区剑宗,还不是手到擒来,任凭那捏。”

    说着他行了一礼,快速离去。

    ……

    地狱圣地。

    一座座微型传送阵,密集分布在大殿各个角落,几名修士不断穿梭其中,进行收取或传送。

    这种缩减版的传送阵,无法对修士进行传送,却能用以传递信息,帮助圣地监听天下各方动静。

    嗡——

    一座微型传送阵突然亮起,一块玉简出现,负责这片区域修士快步走来,神念一扫眉头就忍不住一皱,“冷家来信,询问冷千秋大人在哪里?谁不知道,冷千秋大人一直闭关未出,这冷家未免有些莫名其妙。”

    说着,他随手将玉简丢在一旁,继续忙碌起来。

    清晨时候,各方夜间消息汇总,正是一日中最为繁忙的时候,此人很快就忘了这个玉简的事情。

    两个时辰后,等到闲了下来,这名修士才又注意到冷家玉简,拍了拍眉头道:“差点忘了,还没给冷家回信,冷千秋大人好好的闭关呢,冷家跟着添什么乱啊!”

    “嘿嘿,别牢骚了,马上确定一下回信吧,万一传到了冷千秋大人耳中,小心你吃不了兜着走。”旁边一人笑道。

    这修士缩了缩脑袋,不敢再多嘴,快速送出一枚询问玉简。

    很快消息传回,此人摸了摸脑袋,一脸愕然,“冷千秋大人日前出关了……最后的去向,是剑宗……”

    他旁边之人,也是一脸惊讶,毕竟昨日冷千秋没怎么走动,出关之事知情者甚少。但很快,他脸色就是一变,“快传信回冷家,可能有些不对。”

    此人心头一凛,也回过神来,急忙将结果传送过去。

    ……

    冷明成一脸恼怒,“两个时辰了,怎么还没有回复,这些人竟敢不将我冷家看在眼中,实在是放肆!”

    “老爷息怒,应该就快有回信了。”老仆小心劝道,心中却有些不以为然。

    人家可是圣地修士,你就算再生气,站在你面前,你也不敢动手啊。

    突然间,传送阵爆发出一阵光芒。

    “回信了!”老仆急忙取出,双手奉上。

    冷明成顾不得生气,取过神念探入,脸色蓦地大变,“少爷昨日,就去了剑宗!”他脸上,突然涌出一层汗珠……出问题了,一定出问题了!

    来不及思考,以冷千秋的修为,怎么可能出现不妥,冷明成猛地低吼,“快,传信圣地,去剑宗救援千秋!”

    ……

    当冷家传信,被送到圣地长老案桌上时,剑宗信使历经无数次传送,一脸疲倦来到圣地,送上剑宗十万火急信息。

    新任宗主叛逃,擒拿冷千秋后下落不明,剑宗上任宗主剑无道自裁,以向圣地谢罪……

    巨大的信息量,让接见圣地修士瞪大了眼珠,但很快他就火烧屁股般跳了起来,急匆匆向外冲去。

    很快,整个圣地,一片沸腾。

    ……

    而此刻,莫语身影,已经远离剑宗几千万里之遥。

    他神色平静,脚下每步迈出,空间微微扭曲,像是拉近了无形中的两个点,每一步都能跨越无尽的距离。

    很快,一道狼狈逃窜的身影,出现在视线中。

    此人,赫然是神教之主。

    莫语与冷千秋一战,此人见势不妙早早逃脱,却哪里想到,行踪早已被莫语锁定。

    此刻,神教之主身上华丽长袍多了无数裂口,披头散发气喘吁吁,一脸惨白之色。

    如非神教中,有诸多保命神通,他早已被斩于剑下。

    可到了如今,他也已是强弩之末,再无逃脱的力量。

    感受着身后逼近的凌厉杀机,神教之主猛地转身,绝望道:“剑宗之主,本教主已经知道错了,求你给我一次机会,放我一条生路吧。”

    莫语脸色冷漠,声线森然而出,“道统战台,本座已饶你一次。”

    他抬手,玄皇剑向前一斩。

    噗——

    血花绽放,神教之主身首异!拂袖一挥,取来他的储物戒,莫语神色微动,转身看向剑宗方向,心神生出一丝莫名感应。

    “被发现了吗?”

    他摇摇头,挥手撕裂空间,借助空间之力,在其中撑开一个虚无空间,心思一动三十六叶混沌莲台出现在莫语身下,层层混沌之气升腾而起,将他的气机与外界彻底隔绝。

第九百一十九章 再次抹杀    剑宗。

    一名老者凌空而立,雪白长发下,深邃无垠的眼眸,在周边缓缓扫过。就像是追溯了流逝的时光,曾发生在这片天地的所有事情,都在他眼前重放。

    很快,他就寻找到了,莫语与冷千秋激战的一幕。

    几息后,老者转身,目光锁定莫语离去的方向。

    “找到你了。”

    低吟中,他一步迈出,面前骤然一片模糊,就像是横穿于水层中。

    当老者这一步落下时,其身影,赫然出现在,莫语斩杀神教之主所在。

    一步迈出,横跨几千万里,此人修为之恐怖,难以想象!

    但此刻,老者眉头,却突然皱起,眼底生出一丝阴沉。

    消失了?

    锁定的气机,只残留到这儿,然后彻底没有了痕迹。

    老者目光在周边扫过,突然出手向前一拍。

    咔嚓——

    咔嚓——

    无数碎裂声同时响起,面前空间,竟像是一张被打碎的镜面,生出无数裂纹。

    随即,轰然爆裂!

    可怕的力量,肆虐方圆数万里,绞碎一切。

    远远看去,就像是完整无缺的苍穹,突然多出了一块缺口。

    “没有。”老者眉头皱的更紧,脸色越发难看。

    但很快,他便深吸口气,转身离去。

    一步几千万里,片刻之后,老者身影出现在圣地之中。

    他地位似是极高,几名圣地修士看到他身影后,同时跪倒在地行礼。

    老者没有半点停顿,直向圣地内部走去,最终出现在一座大殿之中。

    殿内光线昏暗,只能隐约看到大殿深处,一道削瘦身影背对殿门而坐。

    老者弯腰行礼,“主子,老奴无能,寻不到此人踪影。”

    大殿深处背影略微一动,似乎有些惊讶,“连你,都找不到他的气机?”

    “自剑宗开始,老奴行事一切顺利,但此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不知借助何种手段,彻底抹去了自身气机,不在天地间留下半点痕迹。”老者如实回禀。

    大殿深处背影沉默一下,“能够躲避你……将图影调出给我一观。”

    “是,主子。”老者起身,双目突然爆发丝丝幽光,莫语与冷千秋厮杀的影响,顿时在虚空浮现,虽然略有一些模糊,但足以让人辨识出他们的面貌。

    “不可能!”一声低呼,大殿深处背影猛地一动,似是要转过身来,却最终压制了这股冲动。

    “明明已经死了,怎么会再出现,莫非是在骗我……”

    老者面露震动,难道出手之人,主子认识不成?那不过是区区一帝阶。

    但他很聪明的,并没有多问。

    “你下去吧,这件事情老夫会亲自处理。”大殿深处的背影吩咐一句,待老者离去,思索几息取出一枚玉简烙印信息,随即撕开空间将之抛入其中。

    ……

    圣魔通天塔!

    嗡——

    空间震颤,一道虚影出现,直视祭坛之上,那一只微微闭合的金色独眼,露出冷意,“玄皇余孽根本未死,你为何欺骗老夫,说已经将他击杀。”

    唰——

    金色独眼裂开一条缝隙,“他确实已经死去。”

    冰冷淡漠的声音,突兀在空中响起。

    虚影沉默,突然冷笑一声,拂袖在前一挥。

    莫语、冷千秋大战景象清楚展现。

    “这是日前,发生在修罗一族麾下,四十九道统之一剑宗中的事情。如非被质问,只怕老夫还没有察觉到,这玄皇余孽竟还活着!此事,你要给老夫一个交代!”

    金色独眼沉默,似是在消化这个消息,许久之后,声音才继续响起。

    “当初,我确实已经将此人抹杀,这点绝不会错。如今他既然活着……应该是有某种替死之物,保住了他的性命。你放心,我答应的事情,从来不会反悔,既然允诺要杀死此人,便绝不会中途而废。”

    金色独眼猛地睁开,炽烈的金色神光,如火焰般跳跃,“我会寻找到他,再次抹杀。”

    虚影脸色稍霁,这与他心中所想,也是比较贴近。

    更何况,已经得到了金色独眼的保证。

    “如此,就劳烦道兄了。”

    金色独眼没有再开口,喷涌出的金色神光越来越多,渐渐覆盖了整座祭坛。

    ……

    一片虚空,在空间乱流中随波逐流,莫语盘膝坐在其中,神色凝重。

    片刻之前,他明显感受到了一股强大力量,沿着冥冥之中的气机,向他席卷而来。

    因为混沌莲台的隔绝与守护,才没有被发现。

    好早几经试探之后,这份探测的力量,已经消失不见。

    放弃了吗?

    这念头在心头一转,就被莫语压入心底。

    要知道,阿鼻世界辽阔无尽,修罗圣族掌握的力量,恐怖到难以想象。

    任何细微的线索,都被能追查出真相。

    所以剑宗一战,他不敢奢望,自己的身份仍未曝光。

    只要知道了他的身份,修罗一族,便绝不会善罢甘休。

    作为玄皇一族最后的血脉,也是未来的一大变数,只有及早扼杀,才能永绝后患。

    莫语能够想到的事情,修罗圣族必然更加清楚。

    所以,深吸一口气后,他便将蠢蠢欲动的心思压下。

    唯有借助混沌莲台,或许他才能够,在眼下处境中,得到一线生机。

    突然间,莫语心脏猛地收缩,一股极为不妙的预感,自心底涌出。

    下一瞬,一抹耀眼的金色,突兀出现在视线之中。

    莫语豁然转身,只见一颗颗金色光点,自上方洒落,喷涌出耀眼光华。

    虽然看去美丽无比,但莫语从这些金色光点中,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

    而且,这金色的光点,隐隐给他几分熟悉之感……似乎曾在哪里见过……

    就在这时,所有金色光点如同受到吸引,向一点快速凝聚。

    很快,一只金色的独眼,缓缓浮现。

    略微颤动,几息后,金色的独眼,缓缓睁开。

    冰冷、漠然,没有半分情绪波动。但更为引人注意的,是其中的一份高高在上,就像是苍穹之上的神袛,低头俯瞰烂泥中的蝼蚁。

    突然间,淡漠的声音,在空间乱流中响起,“我知道,你就在这里。”

    莫语身体蓦地僵直!

    没有证据,但他本能中明白,金色独眼,是针对他而来。

    不过此刻,他仍旧一动不动。

    如果真的锁定了他,绝对不会废话……现在逃跑,只能自己暴露出来。

    “躲藏没有意义。”金色独眼似是能够猜到他的心思,声音继续响起,“今日,你终将腐朽。”

    轰——

    无数金光,似是亿万利箭,席卷每寸空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