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圣魔通天塔,巨大祭坛上,金色独眼猛地闭合,竟有血水从中流出。

    但很快,它就再度睁开,空中骤然响起一声愤怒咆哮。

    一股令人心悸的气息,轰然爆发!

    嗡——

    空间微颤,一道虚影出现,目光一扫露出震动之色,“道兄,发生了何事?”

    “是我一个故友……没想到,它也复苏了。”金色独眼声线森然,“目标仍旧活着,但我既然收下报酬,便一定会完成承诺,不过现在,我要暂时离开。”

    “这……”虚影略微犹豫,还是点头,“道友一切小心。”

    金色独眼没有再言,略微一颤,周边空间刹那扭曲,随即遁入虚空不见。

    虚影眼眸微微眯起,看向空无一物的祭坛,露出凝重,“果然恢复了许多,已经可以不经允许便直接离开……这是对老夫的警告吗?”

    他摇摇头,模糊的面庞,露出一抹森然,“还没有死,这玄皇余孽,倒真是命大啊。”

    ……

    空间乱流深处,莫语盘膝而坐,不知过去了多久,眼眸缓缓睁开。

    他轻轻吐出口气,脸上露出轻松之色。

    直到现在,金色独眼都没有追杀而来,暂时应该是安全了。虽然没有证据,但莫语隐隐觉得,此事必然与青色古砖有关。

    一念及此,他脑海中,不由浮现出一些,得自于部分兽神本源的画面。

    久远岁月前,那一场围绕兽神展开的激战,金色独眼与青色古砖,应该都是参与者。

    而且,从金色独眼被击碎前惊呼可以判断出来,它们之间显然认识。

    如果说,今日兽神的沉睡,或者说是沉寂,是由于这一场大战引起,那么原因是什么?金色独眼和青色古砖,有怎么样的来历?这场大战中,又是否有着其他的参与者?

    而且,莫语心中最大的一个谜团是,兽神究竟来自于哪里?

    从他看到的画面中,似乎从一开始,兽神的存在就是一颗蛋。

    虽然混沌,可以衍生万物……这显然不对!

    无数念头闪过,却总是寻找不到关键,莫语忍不住伸手揉了揉眉心,嘴角露出一抹苦笑。似乎实力越强,发现的越多,便越看不清这个世界。

    迷雾一层又一层,每当你觉得已经有所了解的时候,才发现这只是另外一个谜团的起点。

    片刻后,莫语吸一口气,压下所有念头,神色渐渐归于平静。

    实力不足,思虑太多无用,等到日后,也许自然就会知晓。

    眼下,暂时摆脱了危机,提升修为便是首要。

    只有自身的强大,才是仪仗!

    莫语目光微微闪动,心头已有决定,不过在这之前,还是要先确定一件事情。

    毕竟,多留一条后路,终归是无错。

    ……

    数日后,紫宵城。

    一名年轻剑修停下脚步,抬头在前扫过,露出一张平常无奇的面孔。他脸色微微发白,一袭黑袍下,身躯略显削瘦。

    但如果细细看去,就会发现此人一双眼眸黑白分明,温润内敛,隐隐给人深不可测之感。

    “终于到了么……”喃喃低语罢,他抬步向前走去。

    这名修士,正是易容换貌之后的莫语。

    虽然知道他容貌之人不多,但行走阿鼻世界,小心谨慎些总是好的。

    半个时辰后,莫语出现在这座大城最繁华的街道上,面前是一栋木制的高楼,共七层,每层都有八角,表面闪烁着淡淡灵光,在日光照耀下,显得格外精美。

    但这美丽之下,隐藏着的,却是威能堪称恐怖的大阵。以莫语如今眼界,一眼看去就能揣摩出七七八八,哪怕帝阶修士,在这大阵之下,也未必能够讨好。

    不愧是通百事的总部!

    莫语收回目光,举步进入其中,一名莲裙女修婀娜迎来,敛衽为礼,“欢迎客人光临通百事,请问您是否有预约?”

    “没有。”莫语摇了摇头。

    莲裙女修眼底闪过一丝失望,没有预约,显然不是大单。但她脸上,仍旧保持着恭谨的笑容,伸手虚引,“那请客人随我去做登记,根据您的需要,再做安排。”

    莫语点点头,两人迈步走向柜台。

    “这位客人要登记一下。”莲裙女修说罢,转身道:“客人,您登记完毕,会有人前来接待,我先下去了。”

    说着行礼离去。

    柜台后同样是一名女修,容貌算不上美丽,但也是清秀,尤其一脸亲和笑容,看着颇为顺眼,“请问客人来我通百事,所为何事?”

    莫语在剑宗中翻阅典籍,对通百事的规矩有所了解,直接道:“我要求购一条消息。”

    柜台后女修略微一怔,犹豫了一下,才道:“求购消息在第七楼,但我通百事的消息,最低价是一万块神晶,希望客人能提前有所准备。”

    “我知道。”

    看他一脸平静,柜台女修点了点头,明白自己小瞧了面前不起眼的剑修,不好意思一笑,随即拉动了面前一排铃铛中的一个,低声道:“马上就有人来带您上楼……啊,对了,近来有空空门高手进入紫宵城,已有不少人吃了大亏,还请客人多注意一下自身财物。”

    莫语一怔,修士物品大都放入储物戒中,有神念屏蔽,莫非也能盗窃?

    但此刻不等他多想,一名中年美妇已走到面前,“客人请随妾身前往七楼。”

    看着面前风情无限的美妇,莫语暗暗摇头,莫非这通百事中,所有侍者都是女子?这样对男子而言自然养眼,可来的万一是女修呢?莫非是俊俏小生引路。

    他正想着,突然有两人从楼上走下,正是一个唇红齿白的俊美男子,在前虚引着一名冷面女修。

    莫语一怔,随即摇头苦笑。

    中年美妇似乎有所察觉,回头妩媚一笑,柔声道:“客人不要觉得无趣,我通百事的特殊安排,可是很受客人欢迎。”

    莫语点了点头,却未说话。

    察觉到他的冷淡,中年美妇笑了笑,回过头去专心带路。

    一路上楼,就在四楼拐角处,几名修士拥簇着一名华服年轻男子走来。

    美妇急忙行礼,微微侧身站到一旁。

    莫语神色平静停下,但就在这时,他却突然察觉到,玄皇剑传来一丝异常波动,但不等他查看,便已恢复平静。

    表面不动声色,莫语目光,却在一行修士中扫过。

    一名中年修士,也正向他看来,脸上有着一丝惊疑。

    两者目光一接触,此人便低下头去,错开了他的注视。

    莫语微微皱眉,但想到此行目的,还是免生事端为好,当下按住念头。

    中年美妇目送一行离去,似乎松了一口气,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继续在前引路。

    很快,两人就来到第七层。

    这一层八角,正好被分成了八个房间,美妇走到一名标注着“玄”字的房间前,轻轻敲了敲门。

    “客人到了。”语落,她顺手推开房门,恭谨道:“客人请。”

    莫语迈步走入,身后房门被无声无息关上。

    这也是通百事的规矩,客人询问的消息,要做到严格保密,绝不泄露。

    房间内部极为简单,一张长桌,两把木椅,桌上摆放着一壶沏好的茶水,幽香扑鼻显然绝非凡品。

    不过最让莫语惊讶的是,长桌对面,竟然是一名看着不到二十岁的少女。

    虽然修炼之人驻颜有术,若早年修为提升较快,甚至能够一阵保持年轻时的容貌,但这少女眉眼间的那份稚嫩之气,却做不得假,真实年纪必然不大。

    虽然对通百事让一名少女接待有些惊讶,但以莫语的城府,自然不会表露半点,目光一扫便自然落座。

    少女神色冷漠,见莫语目光没有在她身上多做停留,才稍稍缓和一些。这些日子来,她出师接待客人,没少感受到那种炙热、龌龊的眼神,心中自然极其厌恶。

    抬手为莫语倒上一杯茶水,茶香弥漫中,她淡淡开口,“请问客人想要打探什么消息?”声音冷冽,便似山泉流淌叮当作响,清脆悦耳。

    莫语闻着茶香,却没有享用的意思,思索一下,缓缓道:“在下想要知道,如何能够离开阿鼻世界?”

    这,就是他不远前来紫宵城的目的!

    自混沌进入阿鼻世界极其简单,但想要出去,却是极其困难。

    剑宗传承数万年,就这一方面,也只是有着一些模糊的记载。

    但对界之屏障的坚固,却描述的极为清楚,哪怕莫语全力爆发,也根本无法打开。

    通百事赚取暴利,招待客人同样大方,面前茶水是极品雪龙茶,一斤价值几十万神晶,堪称茶中圣品!哪怕是她,也不能随意的享用。

    作为一名爱茶之人,冷晶晶看着面前渐渐冷去的茶水,眉头不由一皱,多了几分冷意。而且这种谨慎,同样是对通百事声誉的一种质疑!

    所以此刻,听到莫语的话后,她略微一怔,眉头不由皱的更紧了一些,“离开阿鼻世界,自然是要打破界之屏障。但要提醒客人一声,传闻之中,唯有天道第四步修士,才能够做到这点。”

    话中更深一层的意思,就是你不要白费心思了。

第九百二十三章 暗中觊觎    莫语察觉到这点,有些不解这女修表现出的冷意,却也没有深究,皱眉道:“也就是说,通百事没有这方面的消息?”

    “没有。”冷晶晶冷淡开口。

    虽然已经做好无功而返的准备,但此刻得到结果,莫语还是忍不住的有些失望。

    点点头,他起身就要离去。

    就在这时,房间内突然响起一道声音,“客人稍等!”

    莫语脸色一变,随即阴沉下去,他自然察觉到了,刚才一闪而逝的阵法波动。这房间中,竟布置了监听阵法,他一时不慎,竟是没有察觉。

    冷晶晶心头一凛,不知为何,看到莫语此刻的脸色,居然感到一丝恐惧。

    好在此刻,房门被人推开,一名须发皆白老者走入,一脸歉然开口,“客人放心,我通百事布置监听阵法,只为考核新加入的成员,绝不会对客人的信息,有丝毫的泄露。这点,是我通百事向来的传统,很多客人都知道这点,客人若是不信,可以向任何人询问求证。”

    莫语神色稍缓,却仍旧有几分冷漠,淡淡道:“叫在下停步,莫非就为了说这些。”

    “你……”冷晶晶见他态度,顿时露出怒意。

    “住口!对客人不敬,扣十分,再有下次直接不及格,取消出师资格。”老者怒斥了一声,又对莫语道歉,一脸诚挚之色。

    莫语摆了摆手,没有多言。

    老者也不在意,吩咐道:“晶晶,你先下去,这位客人老夫亲自接待。”

    “是,老师。”冷晶晶又是委屈又是不甘,恨恨的瞪了莫语一眼,气呼呼转身离去。

    “小徒顽劣,让客人见笑了,还请包涵。”老者落座长桌之后,伸手虚引,“客人请坐。”

    莫语落座,目光微微闪动,“通百事有在下需要的消息?”

    “有,但未必正确。”老者神色平静,“但我可以告诉客人的是,为得到这一消息,通百事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所以这消息价格极其昂贵。而且,得到消息后,客人也需要立下灵魂契约,保证绝不向其他人透露半点。”

    “老夫知道,这规定有些苛刻,所以还请客人思虑清楚再做决定。”

    莫语眉头皱紧,少顷缓缓开口,“不知取得这消息,需要多少报酬?”

    这是关键,如果付不起价格,思索再多也没有意义。

    老者眼中露出一丝欣赏,神色却越发严肃,“第一个选择,一千万神晶。”

    即便以莫语的心境,闻言也是一呆,随即毫不犹豫摇头,“说其他选择吧。”

    老者点点头,显然对此早有预料,“第二个选择,加入我通百事。只要道友实力足够强大,就能换取任何想要换取的消息。”

    莫语沉默,“还有没有第三个选择?”

    “有!”老者脸上露出惋惜,“不过这第三个条件,比较前两个,要更难完成。”

    “只要道友能出交付十缕混沌雾气,就能交换这个消息。好让道友知晓,是天地初成最为精纯的混沌之气凝聚而成,而不是通过秘术后天凝练的驳杂混沌之气。”

    莫语一怔。

    混沌雾气……

    这东西,对任何三界生灵而言,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至宝。

    但对拥有混沌莲台的莫语而言,却根本不是问题。

    只是,交付混沌雾气,会不会招惹来麻烦……

    见莫语没有马上回绝,反而露出思索之色,老者一怔,随即瞪大了眼珠。想到莫语询问的消息,他虽然不敢相信,心头还是忍不住生出一股激动,犹豫一下,小心道:“客人拥有混沌雾气?

    莫语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开口。

    老者很快反应过来,急忙道:”请客人放心,通百事传承至今,能够被阿鼻各方修士相信,靠的就是始终如一的信誉。任何有关客人的信息,都会被泄露半点,客人不必多虑!”

    莫语沉默一下,缓缓点头,“好,交易在下答应了,但我需要几日时间。”

    老者大喜,“没有问题,通百事提供最好的静室给客人,请放心使用。”说着,生怕他反悔一样,急忙起身,“客人请随我来。”

    莫语点点头,起身向外行去。

    ……

    通百事大门外,几名修士聚在一起,若莫语在此,定能认出这就是他上楼时,遇到的华服青年一行。

    此刻,华服青年正一脸惊喜之色,“虎高,你感应的清楚,那人身上,真的有一把绝世好剑?”但很快,他又露出怒容,“既然已经察觉,为何不早点告诉本少!”

    虎高正是那与莫语对视之人,闻言苦笑一声,道:“二少爷,小的之前也是略有所觉,根本不敢确定,后来细细思索了一番,才有了判断。”

    “嘿嘿,少爷息怒。”另外一人笑着开口,“老高这事办的没错,咱们刚才可是在通百事里面,就算知道了那人身上有宝剑,也没办法强夺。万一打草惊蛇,让他有了戒备暗中溜走,事情反而不妙。现在,咱们就守在通百事门口,只要那人一出来,在紫宵城内,还不是任由咱们拿捏。”

    华服青年转怒为喜,“不错!不错!”他转向通百事正门,眼中闪过一丝贪婪,“这把剑,是我准备送给父亲的寿礼,你们都给我盯好了!”

    ……

    莫语迈入静室,拂袖一挥,石门缓缓关闭。静静站了几息,他心思一动,强大神念破体而出,细细扫过每一寸空间,确定没有不妥,这才微微放松。

    脚下一步迈出,同时抬手向前一指点落,虚空中,顿时出现一枚符文。

    莫语脚步不停,走遍静室各个角落,空间中也多了密密麻麻无数漂浮符文。

    “禁!”

    随着一声低喝,无数符文同时大亮,随即隐入虚空。一股禁锢之力,顿时笼罩整片空间,隔断了与外界的联系。

    这样做,虽然未必能彻底断绝探测,但只有人尝试,就绝对瞒不过莫语的感应,至少能留给他反应的时间。

    完成此事,莫语盘膝而坐,拂袖一挥,混沌莲台顿时出现在身下。

    修养这些天,它的损耗显然还未恢复,却已经有一丝丝混沌之力生出,再有几日,应该就能凑够十缕混沌雾气。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