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老孙,咱们苦苦寻找近百年未果,你确定此人能拿出混沌雾气?”两排宽大座椅上,十几名老者相对而坐,开口之人正是其中之一,一头火红的乱发,语气不信中又有几分急躁。

    “这……”孙老露出犹豫,他如今冷静下来,也觉得不太可能,摇了摇头,道:“我觉得他不应该会胡言乱语,毕竟得罪了我通百事,对他没有好处。”

    火红头发老者抓了抓脑袋,“不行,我要窥视一下,看这小子是不是在耍我们!”

    “不可!之前房间中布置监听阵法,虽是为了考核晶晶的待客水准,却已经引得他不满,如果再行窥视,此人必然会翻脸终止交易。”孙老面露无奈,“就算只有百分之一乃至于千分之一的可能,我们也要把握住啊。”

    “这……”火红头发老者面露郁闷,却也不再说话。

    就在这时,另外一名老者笑着摇头,“老火头,就算你有心窥视,也绝对不会有任何发现,这位客人的修为,或许比老孙看到的要高的多。”

    孙老一怔,“你的意思?”

    “他在静室中布置了隔绝禁制,手段极其高明,即便我也无法悄无声息破解。”老者微微一笑,眼眸却多了几分明亮,“不过这样来,倒是让老夫对他增加几分信心,或许他真的拥有混沌雾气。”

    “况且,左右不过是几日时间,你我都这般年纪了,难道还没有这点耐性。”

    众人闻言略微沉吟,纷纷点头。

    ……

    “怎么还没有出来?难道说,那小子暗中溜走了!”华服青年神色阴沉欲滴,眼中满是暴躁。

    身边一群修士,也是面面相觑,却根本没人敢在这个时候接口。

    呼——

    华服青年猛地转身,“虎高,都是你这个没用的东西,如果早点告诉本少,岂会让他逃掉!”

    被华服青年阴狠目光锁定,虎高身体一颤,额头生出一层细密汗珠,急忙道:“少爷息怒,都是小人的过错!不过咱们一直守在这里,通百事又只有这一个出口,那人肯定还没有离开。”

    “你能确定?”

    虎高心头一凛,但很快就咬了咬牙,“能!小人一直注意着每一个进出修士,如果那人出来了,绝对瞒不过小人的感应。”

    “哼!最好这样。”华服青年神色稍缓,犹豫一下,道:“去,想想办法,确定那小子究竟还在不在?”

    “这……”虎高犹豫一下,还是硬着头皮称是,点了两人转身离去。

    不久后,三人去而复返,带来一名美艳妇人。

    “参见二少。”妇人勉强挤出笑脸,却难掩那份局促不安。

    华服青年眉头一皱。

    虎高急忙道:“回禀少爷,当日带那位道友登楼的,就是这位。”

    华服青年眼眸一亮,他终归不是十成的草包,脸上露出笑容,道:“你不要害怕。本少只是想与你今日带领登楼之人做一个交易,只要告诉我,他如今还在不在通百事就可以了。”

    美艳妇人一怔,随即露出难色。

    “怎么,这点小事,你都不愿意帮忙?”华服青年神色一变,一脸阴冷,“我又没有让你泄露他的信息,这跟通百事的规矩,应该不冲突吧!”

    “哼!本少虽然不敢对通百事出手,但要对付区区一个侍从,想来他们还是会给我一个脸面的!”

    美艳妇人眼中露出惊惧,俏脸煞白,犹豫了许久,才颤声道:“那位……那位客人……仍在楼中。”

    “哈哈,这不就对了,多简单的事情。”华服青年恢复笑容,亲切的拍了拍她的肩头,“快去忙吧,记得今天咱们可没有见过。”

    美艳妇人惶急点头,转身匆匆离去。

    华服青年抬头,看向通百事大门,脸上露出狠厉,“小子,你身上的宝剑,本少爷要定了,我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

    ……

    静室,莫语缓缓睁开眼眸,拂袖一挥,一片混沌之力升腾而起,在他面前凝聚成一缕混沌雾气,轻缓飘动,散发出淡淡青色光晕。

    反手取出一只玉瓶,抬手向前一点,这一缕混沌雾气,顿时飞入其中。

    而此刻,瓶中恰好有了十缕混沌雾气,彼此并不交融,在其中缓缓转动着。

    “终于凑齐了。”莫语吐出口气,低头看了一眼再度暗淡下去的混沌莲台,露出一丝无奈之色。

    好在抽取混沌之力并不会伤及它的本源,过一段时间后,混沌莲台就能恢复过来。

    摇摇头压下心思,他长身而起,身体一阵“噼啪”作响,随即大步向外走去。

    不久后,莫语在通百事修士引导下,来到一间极为奢华的房间中。

    刚刚落座,就有十几名老者鱼贯而入,为首者正是数日前与他达成交易的孙老。

    此刻,十几道炙热目光落到莫语身上,让他眉头忍不住轻轻一皱。

    “咳咳!”孙老最先反应过来,干笑一声,道:“让客人见笑了。”

    他转身,“这些都是通百事的元老,他们听闻客人愿意以混沌雾气交换消息,都想来做一个见证。”

    红发老者最先按捺不住,“这位客人,我们已经到了,不知你是否准备妥当?”

    其余人闻言,忍不住的拉长了脖子。

    莫语点点头,“混沌雾气就在我手中……”

    “啊!真的,快拿出来!”红发老者一脸激动。

    莫语皱眉,“我可以交给你们,但在这之前,希望诸位能给我一个确切的回复,我想要换取的消息,究竟有几分可信度。”

    孙老一把拉住红发老头,深吸一口气平复激动,道:“客人的要求很合理。”他沉吟一下,“为这个消息,我通百事付出极重代价,其实可以说绝对可信,只是因为从未有人验证过,所以我等才不敢做出保证。具体的,客人看过以后,自然就会明白,想来不会让你失望。”

    莫语思索一下,“好。就暂且信你们。”

    他取出一只玉瓶,摆放到面前桌上。

    前一刻还保持冷静的孙老,几乎第一个冲上前来,一把将瓶子抓到手中,目光紧紧盯着其中飘动的十缕混沌雾气,他凝神观察了几息,脸上激动之色越来越重。

第九百二十五章 地狱深处    “别光顾着看,打开感受一下,才能确定真假。”红发老头不耐烦的催促道。

    “对对,打开,打开!”孙老小心感应了一下,瓶口只是最简单非封印法决,当下手指微动将其破开,一股混沌气息顿时散发出来。

    只是吸了一口,他就急忙将瓶口盖上,一脸欢喜,“没错,是真正的混沌雾气!”

    其余十几名老者,脸上也露出惊喜笑容。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淡淡响起,“诸位,现在你们已经验证过了,该履行承诺了吧。”

    孙老看向一脸平静之色的莫语,心思一动,正准备开口,就被他挥手打断。

    “混沌雾气就只有这么多,如果你想要更多,只能去其他地方寻找了。”

    孙老吃了一个闭门羹,苦笑一下,摇了摇头。

    红发老头却没有放弃,一脸怀疑之色,沉声道:“客人如果还有混度雾气,我通百事愿意重金收购,只要你能开价,我们绝对能够满足。”

    几名老者,也是一脸审视期待。

    莫语脸色一沉,露出几分冷意,“怎么,难道通百事准备强迫在下不成?还是想要出尔反尔,不愿意继续这笔交易。好,混沌雾气还来,在下即刻离开。”

    哪怕猜到他极有可能只是借题发挥,孙老还是急忙瞪了几人一眼,歉声道:“混沌雾气对我通百事极为重要,几个老伙计只是一时着急,还请客人息怒。”

    “我通百事信誉第一,客人既然已经交出十缕混沌雾气为代价,消息自然会给你。”

    说着,他将玉瓶小心收起,手上灵光闪过,便多了一只古朴玉盒。

    玉盒看似平常无奇,表面却又三只锁孔,便增添了几分神秘气息。

    孙老及另外两人,各自取出一把钥匙,插入玉盒中,此物“咔嚓”

    一声,出现了一条缝隙。

    “客人需要的消息,就在其中,请过目。”

    感应没有不妥,莫语这才探手接过,打开玉盒后,一只灰白玉简安静躺在其中。拿在手中,心思一动,一道神念缓缓探入玉简。

    片刻后,莫语放回玉简,脸上露出沉吟之色,反复校对着其中的信息,最终确定有七成以上可信。

    “地狱深处……没想到与我的目标,竟然是一致。”低语一声,莫语抬头,淡淡道:“交易完成,如果没有其他事情,在下就告辞了。”

    语落,他起身向外行去。

    红发老者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孙老制止,十几人目送他离开。

    “老孙!你为什么阻拦我,这小子能够取出十缕混沌雾气,老夫有八成把握,这绝对不是全部,如果能再榨出来几缕,事情就更有保障了!”红发老者一脸不满,随即又提议道:“此人现在还没有离开通百事,你们想改变注意还来得及,我们又不是逼迫他,最多给他更高的价格买过来也就是了。”

    “好了,你这么大把年纪了,怎么还玩这种自欺欺人的把戏。”孙老神色冷漠,“以这种方法得到混沌雾气,还不算是逼迫?不要忘记我们通百事的行事规则,你难道想带头破坏。”

    “这……”红发老者脸色一僵,露出尴尬。

    “老火,不是我说你,性子这么急躁,有些事还是看不透啊。”另外一名老者开口,神色凝重,“你就没有发现,之前这位客人交出混沌雾气时,根本没有任何防备,摆明了不怕咱们吃下东西却不履行诺言。”

    “要么他是对咱们通百事的信誉很有信心,要么就是根本不怕。你看他之前,连晶晶丫头倒的茶水都不沾半点,还想不通究竟是怎么回事吗?”

    老者抬头,看向莫语离去方向,“这位客人,修为怕是深不可测啊!”

    如非是这样,这些人老成精的家伙,怎么会有意识的忘记,让莫语签订保密用的灵魂契约。

    ……

    走出通百事大门,预想中的事情没有发生,莫语心头戒备稍稍放松。

    倒不是害怕,只是不愿事情横生枝节罢了。

    不过现在彻底放心,还是有些早了,先离开紫宵城再说。

    确定了离开阿鼻世界的契机,在地狱深处,莫语的目标就变得无比明确。

    毕竟,他计划中的下一站,就是那里。

    黄泉魔道献祭寿元的神通,剑无道手中的恐怖秘术,源头似乎都与地狱有关。如果可以弄清楚这之间的联系,或许能够大有收获、

    心思一转,莫语正要快步离去,眉头却突然一皱。

    凭借强大的神念,他隐约感应到,一股若有若无的神念,在他储物戒中扫过。

    体内玄皇剑,随之传出一丝异常波动

    莫语脸色瞬间变得极其难看,豁然抬头,恰好与一名修士目光对碰。

    此人,正是那虎高,现今脸上,一副欣喜模样。

    见被莫语发现,他也没有任何惧意,反而转身,在一华服青年耳边小声说了些什么。

    华服青年一喜,伸手一挥,带领身边修士大步走来。

    莫语眉头,顿时皱的更紧。

    此刻,通百事门口,美艳妇人一脸焦急之色,犹豫一下,咬咬牙转身匆匆向楼上走去。

    双方靠近,华服青年一笑,拱手道:“这位道友,本少爷知道你手中,有一把绝世好剑,特意在此等待数日,还请道友能成人之美,将它交易给我。当然,本少爷会给道友,一个合适的价码。”

    毕竟是在通百事的门口,他也不愿表现的太过,如果能委婉得到自然最好。

    莫语看了一眼虎高,再想到玄皇剑的奇异波动,心中就明白了几分,脸上却不动声色,摇了摇头,道:“什么宝剑,在下并不清楚。我要离开了,请让一让。”

    华服青年微微一笑,眼眸却变得无比阴寒,低声道:“小子,本少爷看上你的剑,那是你的福气,不要给脸不要脸!交出来,万事好说,否则便休怪本少不客气了!”

    莫语眼眸一眯,“让开!”

    “好,有种!”华服青年突然退开一步,抬手一指,暴喝道:“来人,拿下这名空空门修士!”

    他身边修士,显然早已得到授意,闻言齐齐应喝一声,暴起出手。

    ####

    好友结束与女友长达九年的爱情长跑终于修成正果,十一大婚,邀我今日晚上便过去,明日再喝喜酒。男女双方我都认识,真诚的祝福他们!所以,明天只要不是醉的不省人事,肯定会有更新,但估计会晚一些……ps:大家国庆长假快乐!再ps:闲话不在收费范围内……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