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莫语眼眸一寒,掠过一丝杀机。

    他抬手,在前一划。

    嗡——

    虚空中,陡然响起剑鸣,可怕剑道气息,轰然爆发。

    噗……噗……噗……

    一阵密集血肉切割声,所有冲来身影尽皆倒飞出去,鲜血抛洒。

    落到地面,已变成了一具具的尸体。

    莫语抬头,目光森然落下。

    华服青年身体猛地僵直,随即露出深深的恐惧,他根本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莫语只是随手一划,就斩杀了他身边,十几名修士!

    “啊!”尖叫一声,他狼狈向后逃窜,“我是城主府二少,你敢动我,就死定了!”

    说话时,袍袖中手掌略微用力,将一块虎型令符捏碎。

    下一瞬,紫宵城城池禁制大阵,突然爆发出赤红光芒,凄厉警报声响彻天地。

    莫语眉头一皱,眼中杀机更重,缓缓抬头看向天空。

    咻——

    咻——

    咻——

    无数道破空声由远及近,密密麻麻的身影铺天盖地而来,转眼便将此处团团围住,而且数量越来越多。

    “城卫军!”

    “这修士有难了。”

    “一己之力哪怕再强,面对悍不畏死的城卫军,也注定要饮恨于此!”

    华服青年精神一振,眼中露出劫后余生的狂喜,随即化为狰狞,“来人,给我杀了此人!”

    “是,少爷!”无数城卫军轰然应是,恐怖杀气,顿时疯狂爆发。

    无数道交融到一起,瞬间冲入天空,将头顶几片云层撕成粉碎,惨白日光洒落,顿时生出一股惨烈之势。

    这些人,显然历经杀伐而成,每一个都沾染无数鲜血,绝非寻常之辈。

    莫语眉头一皱,不待城卫军出手,脚下突然重重一踏!

    轰——

    一声巨响,他足下空气爆裂成一团惨白,身体已如闪电般,窜入城卫军之中。

    抬手向前一点,惨叫之中,一条直线上十几名城卫军身体被同时洞穿,眼眸瞬间暗淡下去。

    莫语大步前行,口中低喝,“胆敢阻我者,死!”抬手拂袖一挥,大片剑光凭空涌出,将几名冲来城卫军卷入,顿时有无数血肉上下纷飞!

    万千城卫军中,莫语呼啸而行,前行方向无一合之敌!

    血雨腥风。

    地面,很快便被覆盖,一片猩红!

    即便城卫军悍不畏死,但面对这种近乎屠戮的遭遇,还是感到无比的恐惧。

    疯狂冲来的人影,顿时减缓了许多,莫语前行速度暴涨。

    眼看,就能突破重围。

    就在这时,他眉头突然一皱,豁然抬首,就见苍穹之上,一只巨大手掌突兀出现,向他轰然拍落。

    尚未降临,可怕的气势,已笼罩他的心神,如同山岳般,不容抵挡!

    嘭——

    嘭——

    嘭——

    周边一片被手掌气势笼罩进去的城卫军,来不及发出半点声音,身体便轰然炸开,直接粉身碎骨!

    莫语身影微顿,抬手向上一斩。

    嗡——

    一道剑影逆天而起,迎风见长,转眼便与这手掌不相上下。电光火石间,两者对碰到一起,一声惊天巨响,恐怖的力量将空间彻底碾碎。

    一道壮硕身影,出现在前方,此刻低头看向掌心,那一条浅浅的伤口,眉头渐渐皱紧。几息后,他抬头看向莫语,声线森然,“心剑一道强者……阁下究竟是谁,为何来我紫宵城撒野?”

    所谓心剑,是指手中无剑心中有剑,一思一念,就可爆发超强攻击的剑道修行之法。

    莫语神色平静,淡淡道:“我无意与紫宵城为敌,是你们动手在先。”

    壮硕身影皱了皱眉,目光一扫,锁定在华服青年身上,顿时露出一抹凌厉。

    华服青年身体一颤,“噗通”跪下,颤声道:“父亲!此人是空空门绝世强者,我本想将他擒下,手下修士却被他尽数杀死,还请父亲明察!”

    紫宵城城主神色稍缓,他自己的儿子,自然了解甚深,对这一套说辞,根本不信半点。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有了一个合理的借口。

    “空空门?没想到这一盗窃为根基的宵小宗派,居然也有阁下这种剑修效命。”他摇摇头,似是为莫语感到惋惜,但眼眸却渐渐变得凌厉,“但今日,遇到了本城主,岂能容你猖狂!”

    紫宵城城主一步迈出,一股不动如山的气势,顿时轰然爆发,给人以极大的压迫。就好似,一旦爆发,便可将面前的一切,全部碾碎!

    莫语眼眸虚眯,丝丝厉芒,如潮水般翻涌不休。

    锋锐的气息,似乎自身就是一把指天神剑,略微一动,就可斩破长空!

    大战,一触即发。

    便在这时,一声低喝陡然响起,“住手!”

    孙老为首,十几名通百事高层鱼贯而出,脸上尽皆凝重。

    紫宵城城主眉头一皱,眼中露出阴沉,沉声道:“本城主缉拿空空门修士,通百事莫非想要插手?”

    “老夫等人可以保证,这位客人绝非是空空门修士,相反是我通百事的贵宾,还请城主详细调查。”孙老缓缓开口,声音平静。

    紫宵城城主眉头皱的更紧,没有料到,孙老等人居然会给莫语作证,将他逼入困境,一时间,有些进退两难。

    “哼!怎么?难道城主大人,不相信我通百事的信誉!”红发老头冷哼一声,脸色阴沉下去。

    其余等人,也是神色不善看来。

    紫宵城城主,顿时感到一股压力,通百事传承悠久,表面看来只是一方普通势力,暗中关系网络却是密密麻麻,实力绝对不可小觑。哪怕他是紫宵城城主,背后更有极大背-景,也不敢轻易挑起两者间的冲突。

    孙老淡淡开口,“城主,请让我通百事的贵宾,安然离去吧。”

    而此刻,一道恐怖气息,陡然间降临!狂霸无忌的声音,随之响起,“不管是谁,杀我城卫军无数,都休想离去。”

    声音未落,空间微微波动,一名神色阴沉老者迈步走出。

    紫宵城城主脸色一喜,急忙行礼,“父亲,您出关了!”

    孙老等人脸色一变,眼中露出深深的忌惮。前者犹豫一下,还是上前一步,“参见老城主!今日之事,或许只是一个误会,还请老城主看在我通百事的脸面上,放这位客人离开。”

第九百二十七章 再斩天道    “小孙,念在你我当年也有几分交情,老夫给你一个机会,马上带人离开。”老者淡淡开口,声音漠然。

    “老城主……”

    老者转身,目光变得极其可怕,“难道你们已经忘了,我胡家镇守紫宵城的真正目的?马上滚,不要给老夫出手,将通百事夷为平地的机会!”

    孙老沉默,随即转身离去。

    老者转身,嘴角露出一抹森然,“小子,老夫知道你很强,帝阶巅峰心剑强者,也确实有狂傲的资格,但来我紫宵城放肆,是你最大的错误!”

    “放弃抵抗,任由老夫布下灵魂禁制,成为我座下剑仆,可免一死。否则今日,老夫便让你横死当场,辛苦修行一日间变成飞灰!”

    他神色睥睨,大有俯视地面蝼蚁之感,但作为天道第一步,他确实有这个资格。

    莫语摇头,神色一片平静,“天道第一步初期,你应刚刚闭关稳固了修为,但想要杀我,却还不够。”

    老者眼眸微微收缩,随即狂笑,“够嚣张!但老夫偏偏不喜欢,别人在我面前放肆!今日,老夫便让你明白,帝阶巅峰与天道之修间的巨大差距。哪怕你是攻击至强的剑修,在我面前也如土鸡瓦狗般,不堪一击!”

    他抬手,向前一点。

    轰——

    恐怖气息,骤然出现,就像是一座高山,轰然砸落。其势浩浩汤汤,排山倒海一般,碾碎一切,镇压八方。

    整个紫宵城,所有修士尽皆被无形气势笼罩,心神之间涌出深深的敬畏,不由低头弯腰,不敢触犯这份威严。

    此刻,天地之间,唯有莫语一人,仍旧昂然而立。

    他眼眸明亮如星辰,平淡之中,有的是绝对自信。

    帝阶与天道,或许真如鸿沟般,不可跨越。

    但这与他,却并不适用……

    嗡——

    清越剑鸣,一抹夺目暗红之光在莫语手中出现,随手一斩,便似匹练划过长空。

    自地面看去,苍穹出现一道淡淡红线,就似这天,也被从中斩断。

    莫语收手,没有再做半点停顿,转身飘然远去。

    半空中,老者瞪大眼珠,缓缓抬手摸了摸额头,一滴嫣红血珠正缓缓渗出。

    “啊!”随着一声低沉惨嚎,他身体突然裂开,自眉心向下一分为二。

    鲜血淋湿了大地,同时开启了某种可怕的连锁反应。

    包括紫宵城城主在内,大半城卫军修士身体同时爆裂,浓郁血腥气味冲天而起,一时之间,竟似将天空染红,一片血云缓缓出现,经久不散……

    通百事门内,孙老艰难的转动了一下眼珠,扫过一眼身边诸人,心底突然生出一股庆幸。

    还好,他们之前没有动其他念头,否则现在,通百事怕是已被夷为平地。

    这一剑,斩落天道之修,余威亦能轻易抹杀紫宵城城主等人……阿鼻世界,何时又多了这样一名实力恐怖到难以想象的绝世剑修!

    突然间,孙老眼珠猛地瞪大,看向莫语离去的方向,失声道:“剑宗之主!”

    二楼一处窗台,冷晶晶与美艳妇人看着如修罗地狱一般的长街,脸色尽皆惨白。

    谁又能想到,这样一名看似不起眼的小小剑修,竟会是一名隐藏起来的绝世强者!

    可以预见,紫宵城之事,必然会在整个阿鼻,掀起一片惊涛骇浪。

    ……

    数日后,通百事楼前。一只暗金銮驾安静停靠,几头拉车异兽低头静立,偶尔抬头露出深紫色的眼眸,冷的让人心悸。

    往来修士,往往尚未靠近,便感到一阵惊惧,急忙匆匆避开。是以,向来热闹人来人往的通百事,今日格外的冷清。

    七楼。

    当日莫语和孙老达成交易的房间,一名老者安静伫立,他眼露奇光,在周边缓缓扫过。

    无数画面,在他脑海中快速闪过,很快便锁定莫语的身影。不过就在这瞬间,被锁定的莫语身影,突然抬头向他看来,一声剑鸣陡然响起。

    “嗯……”闷哼一声,老者猛地闭上双目,眼角处竟有丝丝血迹涌出。

    “该死,居然设下了埋伏!”气急败坏低吼中,老者急忙检查一番,确定双目受伤不重,才稍稍松了口气。

    许久后,此人睁开眼,若是细细看去就会发现,他眼球上多了两只血点,就像是被剑尖戳出来的一样。

    脸色阴沉无比,老者拂袖转身,低吼道:“都给我进来!”

    脚步声中,孙老等通百事高层,鱼贯进入房间,脸上都是一片紧张。毕竟,来人无论身份还是修为,都远非他们所能抗衡,此事一个不慎,怕是就要招惹来灭顶之灾!

    行礼中,众人恭谨开口,“参见神目天王!”

    老者目光森冷,在众人身上扫过,“我问,你们答,敢有半点隐瞒,协议作废通百事将被彻底抹去!”

    察觉到他话中杀机,孙老等人身体一僵,忙称不敢。

    “数日前,杀死胡祖之人,与通百事做了何种交易?”

    “这……”孙老面露犹豫,察觉到神目天王眼中杀意,心头一叹,道:“回禀天王,那人来我通百事,是为寻找离开阿鼻世界之法。”

    “离开!”神目天王脸色微变,“你们达成交易了?”

    孙老点头,“是。不过天王放心,这消息即便他得到,也无法马上离开。”说着,他向身边两人打过眼色,取出玉盒依照之前的方法打开。

    “天王请过目。”

    老者一脸森然,接过玉简探入神念,片刻后抬头,脸色略微缓和,但很快就又是一声冷笑,“居然连这种消息都能掌握,看来圣族还是小觑了通百事的实力。”

    孙老苦笑,涩然道:“这都是大人尚未沉睡前,通百事打探到的消息,如今哪有资格去做这种涉及之事。”他拱手,深深行礼,“之前,不知此人是圣族通缉要犯,否则通百事绝不会出售消息给他,此事还请大人恕罪。”

    “嘿嘿,犯下此等大错,一句不知就想推脱责任吗?”老者冷笑几声,脸色一阵阴晴不定后,突然转身大步离去,“此事,日后会有人前来收取代价!”

    很快,随着一阵咆哮,通百事楼前暗金銮驾冲天而起,转眼消失无踪。

    孙老起身,一脸愁容,“唉,这一次被圣族得到借口,不知又要怎样刁难。”

    “刁难又如何?一日没有找到主人,他们便一日不敢对我们下杀手!”红发老头沉声开口。

    “话虽如此,但此事我通百事不仅坏了规矩,更得罪一名可怕的敌人。”孙老苦笑一声,“圣族忌惮于主人没有动手,却未必不能借人之手啊!”

    “这……我们也是被逼无奈,剑宗之主……他应该能理解吧。”红发老头下意识的摸了摸眉心,当日斩杀胡祖那一剑,留给他极大的阴影。

    另外一名老者突然道:“管不了那么多了!这几日时间,阵法已经悄然开启,是时候将混沌之气传送过去了,只要主人能够醒来,我们也就不必再有畏惧!”

    孙老点点头,“走吧,此事要你我联手才能完成。”一行通百事高层,飞快向地下秘宫而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