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小孙,念在你我当年也有几分交情,老夫给你一个机会,马上带人离开。”老者淡淡开口,声音漠然。

    “老城主……”

    老者转身,目光变得极其可怕,“难道你们已经忘了,我胡家镇守紫宵城的真正目的?马上滚,不要给老夫出手,将通百事夷为平地的机会!”

    孙老沉默,随即转身离去。

    老者转身,嘴角露出一抹森然,“小子,老夫知道你很强,帝阶巅峰心剑强者,也确实有狂傲的资格,但来我紫宵城放肆,是你最大的错误!”

    “放弃抵抗,任由老夫布下灵魂禁制,成为我座下剑仆,可免一死。否则今日,老夫便让你横死当场,辛苦修行一日间变成飞灰!”

    他神色睥睨,大有俯视地面蝼蚁之感,但作为天道第一步,他确实有这个资格。

    莫语摇头,神色一片平静,“天道第一步初期,你应刚刚闭关稳固了修为,但想要杀我,却还不够。”

    老者眼眸微微收缩,随即狂笑,“够嚣张!但老夫偏偏不喜欢,别人在我面前放肆!今日,老夫便让你明白,帝阶巅峰与天道之修间的巨大差距。哪怕你是攻击至强的剑修,在我面前也如土鸡瓦狗般,不堪一击!”

    他抬手,向前一点。

    轰——

    恐怖气息,骤然出现,就像是一座高山,轰然砸落。其势浩浩汤汤,排山倒海一般,碾碎一切,镇压八方。

    整个紫宵城,所有修士尽皆被无形气势笼罩,心神之间涌出深深的敬畏,不由低头弯腰,不敢触犯这份威严。

    此刻,天地之间,唯有莫语一人,仍旧昂然而立。

    他眼眸明亮如星辰,平淡之中,有的是绝对自信。

    帝阶与天道,或许真如鸿沟般,不可跨越。

    但这与他,却并不适用……

    嗡——

    清越剑鸣,一抹夺目暗红之光在莫语手中出现,随手一斩,便似匹练划过长空。

    自地面看去,苍穹出现一道淡淡红线,就似这天,也被从中斩断。

    莫语收手,没有再做半点停顿,转身飘然远去。

    半空中,老者瞪大眼珠,缓缓抬手摸了摸额头,一滴嫣红血珠正缓缓渗出。

    “啊!”随着一声低沉惨嚎,他身体突然裂开,自眉心向下一分为二。

    鲜血淋湿了大地,同时开启了某种可怕的连锁反应。

    包括紫宵城城主在内,大半城卫军修士身体同时爆裂,浓郁血腥气味冲天而起,一时之间,竟似将天空染红,一片血云缓缓出现,经久不散……

    通百事门内,孙老艰难的转动了一下眼珠,扫过一眼身边诸人,心底突然生出一股庆幸。

    还好,他们之前没有动其他念头,否则现在,通百事怕是已被夷为平地。

    这一剑,斩落天道之修,余威亦能轻易抹杀紫宵城城主等人……阿鼻世界,何时又多了这样一名实力恐怖到难以想象的绝世剑修!

    突然间,孙老眼珠猛地瞪大,看向莫语离去的方向,失声道:“剑宗之主!”

    二楼一处窗台,冷晶晶与美艳妇人看着如修罗地狱一般的长街,脸色尽皆惨白。

    谁又能想到,这样一名看似不起眼的小小剑修,竟会是一名隐藏起来的绝世强者!

    可以预见,紫宵城之事,必然会在整个阿鼻,掀起一片惊涛骇浪。

    ……

    数日后,通百事楼前。一只暗金銮驾安静停靠,几头拉车异兽低头静立,偶尔抬头露出深紫色的眼眸,冷的让人心悸。

    往来修士,往往尚未靠近,便感到一阵惊惧,急忙匆匆避开。是以,向来热闹人来人往的通百事,今日格外的冷清。

    七楼。

    当日莫语和孙老达成交易的房间,一名老者安静伫立,他眼露奇光,在周边缓缓扫过。

    无数画面,在他脑海中快速闪过,很快便锁定莫语的身影。不过就在这瞬间,被锁定的莫语身影,突然抬头向他看来,一声剑鸣陡然响起。

    “嗯……”闷哼一声,老者猛地闭上双目,眼角处竟有丝丝血迹涌出。

    “该死,居然设下了埋伏!”气急败坏低吼中,老者急忙检查一番,确定双目受伤不重,才稍稍松了口气。

    许久后,此人睁开眼,若是细细看去就会发现,他眼球上多了两只血点,就像是被剑尖戳出来的一样。

    脸色阴沉无比,老者拂袖转身,低吼道:“都给我进来!”

    脚步声中,孙老等通百事高层,鱼贯进入房间,脸上都是一片紧张。毕竟,来人无论身份还是修为,都远非他们所能抗衡,此事一个不慎,怕是就要招惹来灭顶之灾!

    行礼中,众人恭谨开口,“参见神目天王!”

    老者目光森冷,在众人身上扫过,“我问,你们答,敢有半点隐瞒,协议作废通百事将被彻底抹去!”

    察觉到他话中杀机,孙老等人身体一僵,忙称不敢。

    “数日前,杀死胡祖之人,与通百事做了何种交易?”

    “这……”孙老面露犹豫,察觉到神目天王眼中杀意,心头一叹,道:“回禀天王,那人来我通百事,是为寻找离开阿鼻世界之法。”

    “离开!”神目天王脸色微变,“你们达成交易了?”

    孙老点头,“是。不过天王放心,这消息即便他得到,也无法马上离开。”说着,他向身边两人打过眼色,取出玉盒依照之前的方法打开。

    “天王请过目。”

    老者一脸森然,接过玉简探入神念,片刻后抬头,脸色略微缓和,但很快就又是一声冷笑,“居然连这种消息都能掌握,看来圣族还是小觑了通百事的实力。”

    孙老苦笑,涩然道:“这都是大人尚未沉睡前,通百事打探到的消息,如今哪有资格去做这种涉及之事。”他拱手,深深行礼,“之前,不知此人是圣族通缉要犯,否则通百事绝不会出售消息给他,此事还请大人恕罪。”

    “嘿嘿,犯下此等大错,一句不知就想推脱责任吗?”老者冷笑几声,脸色一阵阴晴不定后,突然转身大步离去,“此事,日后会有人前来收取代价!”

    很快,随着一阵咆哮,通百事楼前暗金銮驾冲天而起,转眼消失无踪。

    孙老起身,一脸愁容,“唉,这一次被圣族得到借口,不知又要怎样刁难。”

    “刁难又如何?一日没有找到主人,他们便一日不敢对我们下杀手!”红发老头沉声开口。

    “话虽如此,但此事我通百事不仅坏了规矩,更得罪一名可怕的敌人。”孙老苦笑一声,“圣族忌惮于主人没有动手,却未必不能借人之手啊!”

    “这……我们也是被逼无奈,剑宗之主……他应该能理解吧。”红发老头下意识的摸了摸眉心,当日斩杀胡祖那一剑,留给他极大的阴影。

    另外一名老者突然道:“管不了那么多了!这几日时间,阵法已经悄然开启,是时候将混沌之气传送过去了,只要主人能够醒来,我们也就不必再有畏惧!”

    孙老点点头,“走吧,此事要你我联手才能完成。”一行通百事高层,飞快向地下秘宫而去。

第九百二十八章 进入地狱    疾行中,莫语身影微顿,转首向后方望去,“已经被触发了吗?这次,应该能给你一点教训。”

    言罢,他微微一笑继续前行,不过此刻的样貌,已变成了一名稍显憨厚的青年,周身荡漾着强大气血,赫然是一副肉身强大修士。

    有了这样一层伪装,赶路的过程中,便能减少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

    半月后。

    日头西斜,天色昏黄,依山而建的小镇……却没有半点静谧祥和!

    天空中,黑云遍布,煞气翻涌,进出修士尽皆步履匆匆神色漠然,周身气息冰冷阴森。

    这里,便是黄泉镇,最为靠近地狱的地方,也是它唯一的入口。

    一名憨厚青年停下脚步,目光在前方一扫,嘴角露出淡淡笑容。

    终于到了!

    此人,正是一路疾驰而来的莫语。

    他举步,正要迈入小镇,心头却突然一缩,生出极为不妙的预感。

    身影顿时停下,眼眸虚眯,向看似一切正常的小镇看去,几息后转身离开。

    ……

    一名神色冷厉修士飞出黄泉镇,略微辨识方向,很快离去。

    他眼中,隐隐翻滚着激动之色。

    “没想到,这次居然能活着出来,并且修为更进一步!现在,我也是神君修士了!”

    “嘿嘿,等我回到家族,一定要那些狗眼看人低的东西,统统付出代价!”

    正幻想着日后的威风,他却没有察觉到,一道身影,悄无声息出现在他身后。

    随手一拍,此人眼前一黑,顿时向地面坠去。

    莫语看着昏过去的修士,伸手按在他额头,运转修为,一股吸力顿时爆发。可以清楚的看到,一丝丝阴黑之色,不断通过手掌,融入到他身体之中。

    这是修士长时间滞留在地狱之中,自身不可避免沾惹的黄泉气息,数量不多的情况下,离开后数月时间就会完全消散,不会对修士本身造成伤害。

    片刻后,待到黄泉气息全部融入体内,莫语脸上露出一丝满意之色,想了想,他又低头将此人的储物戒取走,这才转身离去。

    少顷,莫语身影便又出现在黄泉镇外,这次他没有任何顾虑,直接进入其中,憨厚面庞上一副冷漠表情,与其他修士没有半点不同。

    很快,他就察觉到,几道晦涩的神念,同时在他身上扫过,略微盘桓似是有些迟疑,但很快便退去。

    莫语不动声色,似无察觉般,消失在小镇之中。

    ……

    地狱,修罗一族领地,可非但没有封锁,反而向所有修士开放。只要修为在神将阶以上,都可进入其中,磨砺自身提升修为,或是葬身其中……

    无数年来,进入地狱之中,向来有十入四归的说法,但这非但没有吓退众人,每年进入的修士,数量反而更多。

    因为这已成为,阿鼻修士的一个传统,没有经历过地狱的洗礼,便算不上一名真正的强者!

    “记住,进入地狱之后,你们一定要小心谨慎,绝不可有半点大意!”地狱边缘,一名中年修士肃然开口,为了给小辈们一个深刻的记忆,他一把撕开胸前衣衫,露出三道深紫色的爪痕,自左胸开始,一直延伸到小腹以下。

    “这就是当年,我一个恍惚的代价,如果不是同行之人相救,我早已横死当场。但不要认为,他们救我就是好意,只是不愿黄泉兽吞吃我的灵魂提升实力而已,最终能够活下来,是我自己的运气。所以,记住第二点,进入地狱后,不要轻易相信别人,来自背后的黑手,往往才是最致命的!”

    七八名年轻修士肃然称是,看向地狱方向,神色间既有紧张也有激动。

    中年修士一挥手,“去吧!”

    几人行礼,转身向前走去,身影很快就变得模糊,短短几个呼吸,便消失不见。

    中年修士一叹,“不知道这次,又能回来几个呢。”

    他转身离去。

    几息后,莫语身影自不远处走出,自语道:“看来地狱,果然如记载中一样危险,不过越是这样,便越有可能有大造化。”

    他身影一动,向面前这一片荒凉之地走去,聊聊十数步后,转身向后看去,茫茫一片已看不到来处。

    果然,地狱虽在阿鼻之中,却更像是一个,与之相接的独立空间。而且进入之时,凭借参悟的空间法则,莫语隐约感应到了一丝微弱的空间波动。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已经进行了传送。

    难怪之前,中年要小心叮嘱,或许传送之后,那七八个年轻修士,已经不在一起了。

    念头转动快速想清楚这些,莫语脚下一踏,身影呼啸前行。

    ……

    鄂小豆感觉很迷惑,很惶恐,很不安……

    侥幸活着走出地狱,修为更突破到神君阶,他正幻想着回到家族之后的风光,没想到居然被人轻易放倒在地,洗劫了个一干二净。醒来之后,他第一个念头不是愤怒,而是庆幸于自己仍旧活着。第二个念头,就是此事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自我安慰了一番,鄂小豆匆匆赶回家族,接下来的事情就和他想象中的一样了。

    当年欺负他的二狗蛋等人,那一个个的惶恐模样啊,看着就让人舒坦!还有向来对他冷冰冰的家主,说话时都带着几分小意,晚上更是直接把自己一个貌美如花的侄女亲自送到了自己房中……

    那一夜的翻滚啊,想想都让人腿软……可恨好景不长,在一个风花雪夜的夜晚后,他醒来时就被关到了这里,一身修为被全部禁锢,根本逃不出去。

    究竟是什么人抓了他?他们想干什么?

    鄂小豆很迷惑,很惶恐,很不安……

    ……

    “回禀大人,已经查清了,此人身上没有半点黄泉之力。”开口之人一脸阴沉之色。

    上首,老者摇了摇头,一脸无奈,“看来,我们空撑着口袋,却还不知早已被人穿了过去。”

    他沉声吩咐,“传信圣族,目标已进入地狱。”

    “是,大人。”此人略微犹豫,“那接下来,是不是先收起口袋?”

    “不”老者摆了摆手,“新的命令下达之前,一切如旧。”

    虽然知道希望渺茫,但终归还有一丝可能……老者摇头微微苦笑,不仅实力强横,心思也是这般缜密,这次圣族锁定的目标,可不太容易对付啊!

    ……

    形如猎豹,黑色的毛发,枯黄色的眼眸,这就是黄泉兽,由地狱中奇异的力量凝聚而成。

    当然,外形只是一个表象,黄泉兽千变万化,唯有那双如秋日枯叶般的死寂眼眸,才是永恒不变。

    莫语摇了摇头,地狱边缘,遭遇黄泉兽的概率果然很低,两日时间,这不过是他遇到了第五只。

    “希望,能有一点收获吧。”

    似是察觉到了莫语的轻视,形如猎豹的黄泉兽一声低吼,突然向前窜出。

    它速度极快,就像是一条黑色闪电,大口直奔他脖子咬下。

    对神将阶而言,这速度有着致命的威胁,神君阶也要小心应对……但对莫语而言,这更像是送死。

    他抬手向前一抓,就恰好捏住了这头黄泉兽的脖子,略微用力,只听“咔嚓”一声,黄泉兽的眸子快速暗淡下去,身体就像是一阵烟雾般,消失不见。

    啪嗒——

    一颗米粒大小的枯黄色结晶,掉落在地面。

    莫语脸上露出笑容。

    这结晶,是黄泉兽吸收黄泉之力凝聚而成,修士吸收其中力量,就有一定几率参悟黄泉之力,进而掌握威能恐怖的大神通!

    莫语有预感,黄泉之力,或许就是他此行目标的关键。

    不过只凭手中两颗米粒大小的黄泉之力结晶,想要参悟黄泉之力,根本是痴人说梦……还好,地狱之中,只有有实力有时间,最不缺少的,就是黄泉兽。

    只是,留给他的时间,未必会很充足啊!

    收好结晶,莫语转身,继续走向地狱深处。

    风吹来,卷动长袍,将他的背影勾勒的无比挺拔,就像是那不可压弯的巍峨山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