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空中,黄泉圣树散发出的气息波动越来越强,给人的感觉,如同置身于一片惊涛骇浪之中。

    山谷周边彻底安静下去,所有人脸上,都是一片凝重!

    突然间,黄泉圣树的气息波动达到巅峰,随即快速消散。

    它表面笼罩的枯黄光晕,也随之消失不见。

    成熟了!

    呼——

    无数修士忍不住上前一步,眼中流露炙热,呼吸随之加重。

    战天神帝豁然起身,口中重重一声冷哼,如同惊雷般,在众人耳边炸响。

    他一步迈出,进入山谷中,目光扫过,露出一抹激动之色。眼底不由闪过几分犹豫,不过感受着背后几道死死锁定的气机,战天神帝终是放弃了心中的念头。

    他拂袖一挥,取走三颗黄泉圣果,随即大手向前一抓,“轰”的一声,整棵黄泉圣树被连根拔起。

    “战天神帝,你要做什么!”

    “放下果树!”

    “马上罢手,否则不死不休!”

    几名修士暴喝,狂暴气势轰然爆发。

    “哈哈!”战天神帝狂笑,“本帝只是对黄泉圣树感兴趣,剩余的果子,就归你们了!”说话时他猛地振臂,十颗黄泉圣果顿时射向四面八方,随即转身呼啸远去。

    黄泉圣树结果之后,很快就会枯死消散,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战天神帝为何要收取此物?

    不少修士眼底闪过惊疑之色,但看着射向各方的黄泉圣果,还是压下念头,飞身加入抢夺。

    轰隆隆——

    恐怖的力量波动,顿时疯狂爆发。

    “这颗黄泉圣果是我的,谁敢争夺,谁就死!”

    “我的!是我的!”

    “统统给我去死!”

    混乱之中根本没人留意,一道身影悄然退出,朝向战天神帝离开方向疾驰而去。

    ……

    一道惊虹自远方而来,降落到地面,露出战天神帝身影,略一感应周边没有不妥,他脸上顿时露出笑容。

    “一群无知的东西,只知道盯住黄泉圣果,却根本没发现真正的宝物,造化,真是大造化!”

    畅快一笑,战天神帝拂袖一挥,黄泉圣树顿时出现在面前,只是一会时间,它本就干枯的枝桠,变得更加没有光泽,透着浓浓的腐朽之气。

    战天神帝神色一肃,“这么快就要枯死,看来蕴含的黄泉之力,比我预想中的更多,不过这样来,收获就会越大。”

    眼底闪过一抹炙热,他小心自储物戒中,取出一瓶略显粘稠的油脂,倾倒在黄泉圣树上。

    呼——

    一团火焰猛地生出,将黄泉圣树完全包裹,呈现出乌黑之色,非但没有半点灼烧炙热之感,反而散发出刺骨的寒意。

    不过很快,火焰颜色就慢慢淡去,渐渐呈现出乳白之色,那份刺骨寒意,也变成为了一片温润。

    当火焰熄灭,黄泉圣树已成一片灰烬,一块拳头大小的乳白色结晶,出现在它的根部位置。

    战天神帝面露狂喜,探手将此物取入手中,可不等他细细查看,脸色便蓦地一变,“谁!给本帝滚出来!”

    不远处一块黑石后,莫语身影闪出,淡淡开口,“体修帝阶,居然有如此敏锐的感应力,战天神帝果然非比寻常。”

    “是你。”战天神帝脸色微变,“刚才在山谷时,本帝察觉到的那缕神念波动,应该就是你发出吧。以阁下的修为,居然藏头露尾,未免让人耻笑。”

    莫语神色平静,“在下只是不喜张扬。”

    “哼!”战天神帝眼眸阴沉,“废话少说,阁下跟随而来,究竟所为何事?”

    “我想要你手中这块结晶。”

    空气瞬间一滞,那份沉重,竟似要凝结一般。

    战天神帝眼眸眯紧,怒极反笑,“依本帝看,你是想要找死!”

    没有任何征兆,他脚下重重一踏,身体像是脱弦的利箭,爆射而出。

    先下手为强!

    一拳轰出,可怕力量爆发,浩浩汤汤如同一条长河,瞬间占据了整片空间。

    不容闪避!

    莫语眼眸一亮,这战天神帝,是他所见肉身最强之人,一拳一脚怕是就能撼动天地。

    但此刻,他非但没有退后,身影反而一动,挥拳直接迎上。

    电光火石间,两道身影以惊人的速度,重重碰撞到了一起。

    轰——

    巨响如雷,似是开天辟地一般,狂暴的力量冲击自两人足下爆发,灌注大地之中,地面顿时如大浪般,剧烈翻滚起来,每一寸都被彻底绞碎。

    战天神帝魁梧如山的身躯蓦地一震,随即接连向后退去,每一步都是地动山摇,令地面裂纹如蛛网般四下蔓延。

    他眼眸下意识瞪大,一脸难以置信,但此刻莫语周身迸发出的强大气血波动,却让他不得不承认,这是一名丝毫不弱于他的体修超级强者!

    深吸一口气,战天神帝勉强压下心头波动,寒声道:“阁下与斗战宫是何关系?”

    莫语目光微闪,隐约猜到他似是误会了什么,当下也不解释,淡淡道:“交出结晶,在下即刻离开。”

    战天神帝脸色阴晴不定,显然念头正快速转动,几息后冷笑一声,流露森冷杀机,“即便是斗战宫修士又如何?只要神不知鬼不觉将你斩杀在这里,又有谁知道是我出手。”

    他蓦地抬头,眼眸浮现一抹诡异的乌光,声音也多了几分飘渺之感,似乎是从极其遥远之外而来,“这一拳,你挡不住,只有必死结局。”

    莫语身体微僵,眼中露出挣扎之色,这声音像是在他耳边响起,于心神中不断回响,让他本能中觉得,这就是事实。

    挡不住这一拳……一定会死……

    一股绝望,自心神中涌出,渐渐笼罩灵魂。

    几缕灰败之气,顿时自莫语体内散发,似是行将就木的苍苍老朽,再无半点睥睨气势。

    战天神帝嘴角,不由浮现一丝冷笑,他这一招对付天道以下修士,还从未有过失手……今日,又将有一名帝阶强者,横死在他面前!

    “死!”

    低喝中,他一步跨出,抬手向莫语眉心轰去。

    狂暴的力量,令空气发出刺耳尖叫!

    眼看拳头就要轰中目标,战天神帝嘴角冷笑更重,但下一瞬,这笑容便猛地僵住。

    啪——

    一只修长的手掌,将这一拳抓住,竟轻易抵挡下了那排山倒海般的狂暴力量,再难寸进。

    莫语神色冷漠,全无之前的挣扎之态,黑白分明的眼眸,深邃如同深渊,冰冷幽暗,似要让人的灵魂永远沉沦。

    “想杀我,凭你还不够。”

    他手掌猛地用力,战天神帝眼珠剧烈收缩,勉强抬起手臂挡在身前。

    下一瞬,势大力沉的膝顶,已重重落下,令他身体瞬间脱离地面,手臂一阵“噼啪”作响,胸口发闷舌根一甜,张口喷出一股鲜血。尚未落下,就被血液中蕴含的可怕力量,震碎成一片血雾。

    不等战天神帝身体落地,莫语趁势发力,将他被震起的身体,直接甩起,重重砸向地面。

    轰——

    一声巨响,像是陨石坠落大地,一只巨坑出现在面前,无数巨大的裂纹四下蔓延。

    战天神帝躺在坑底,眼珠因为承受巨力而向外凸起,细小的血管爆裂开来,形成一条条可怕的暗红线纹,密密麻麻遍布整个眼珠。

    魁梧如山的身躯,如今像是一滩烂泥一般,血水将身下大地染红。

    此刻,他胸口轻轻起伏着,却还没有死去。

    莫语略一沉默,俯身在他耳边,轻声道:“莫某手中,天道修士之血,也已不止一人。”

    战天神帝凸起眼珠微微瞪大,闪过一丝震动,下一瞬,缓缓暗淡下去。

    莫语心头一叹,这便是修士的命运,在前行的路上,或是踏着无数尸骨步步攀登,或是就此烟消云散。

    对战天神帝如此,对他亦是如此。

    想要一直存活下去,就要变强、变强,不断变强。

    莫语微微摇头,神色露出坚定,拂袖取走储物戒及白色结晶,转身离去。

    ……

    山谷所在,黄泉圣果的争夺越发激烈,已彻底进入白热化。不时可听到一声惨嚎,随即便是瞬间绽放的璀璨血花。

    浓重的血腥气,刺激着每一个修士的神经,让他们出手之际,变得更加狠辣。

    庆元觉得很累,但她知道自己不能昏过去,因为同伴们还在等着她的求援。

    坚持一下。

    再坚持一下。

    不知过了多久,庆元的意识已渐渐开始模糊,只是出于本能的坚持,仍在不断向前飞行。

    “嗯……好像有很多修士的气息……太好了……终于找到人了……”

    庆元勉强抬起头,面前影影绰绰,她已看不清人脸,只能勉强向人群中飞去,口中声音断断续续,“救……救命……救命……”

    呼——

    一股可怕劲气扑面而来,那份狠辣凌厉,让庆元心神出现短暂的清明。

    她想要闪避,却已经无能为力,只能瞪大着眼睛,等待死亡的降临。

    但就在这时,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她面前,挺拔的背影,像是一座山峦,可以遮挡一切风雨。

    庆元感到莫名的心安,向前一趴靠在他背上,呢喃了一句救命,便昏迷过去。

第九百三十五章 一个好人    莫语眉头一皱,拂袖将袭来力量击碎,转身分出一只手臂将她揽住,触手温软。不过此刻,看着她苍白的俏脸,他心中没有半点他念。

    只是略一感应,就能发现她伤势极重,再加上拖延恶化,已有了危及性命的苗头。

    这样来,动作却是要加快一些了。

    转过这心思,莫语脚下蓦地重重一踏,“轰”的一声巨响,地面顿时翻滚起来,就像是一道大浪,冲向四面八方。

    嘭——

    嘭——

    一名名修士被直接撞飞,惊呼、痛嚎之中,露出震骇之色。有意无意间,那对庆元出手修士,胸口凹陷下去一片,口鼻七窍鲜血狂喷,顿时自那狂热杀戮中醒来,一脸的绝望惊惧。

    范围内所有修士被击退,莫语探手一抓,一颗黄泉圣果轻松落入他手中。

    在山谷中众人陷入震动之时,莫语身影不停,已如闪电般冲出,轻易逼退争夺修士,转眼间又是一颗黄泉圣果入手。

    不等众人回过神来,脚下一踏,他身影呼啸远去。

    周身气血鼓荡如渊如海,强大的威慑气息,令人心头凛然。

    几名目光闪动修士,顿时掐灭了心中念头,转身继续争夺黄泉圣果,不过出手之时,变得更加凌厉狠辣。

    夜长梦多,再耽搁下去,怕是会有越来越多的强大修士被吸引而来……一定要尽快夺到黄泉圣果!

    ……

    莫语并不清楚,因为他的出手,让黄泉圣果的争夺,变得更为激烈。

    此刻,他正坐在一块石头上,低头看着掌心乳白色的结晶,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这结晶,正是夺自战天神帝之手,焚化黄泉圣树后所得之物。

    只是略一感应,就能够察觉到,它所蕴含的精纯且磅礴的生机。

    极阳阴起,极阴阳生,是为物极必反,大道准则!

    黄泉之力,属性为死亡、枯寂,但被黄泉圣树大量吸收聚集之后,却伴生出了一股磅礴生机。

    当黄泉圣果成熟,所有黄泉之力灌注其中,两股力量间的平衡就被打破,本质上仍是吸收黄泉之力而生的黄泉圣树,自然承受不了这股生机,短时间内就会彻底死去。

    而这股生机,也会随之悄然消散。

    或许这未必完全正确,但也应该相差无几。

    只是不知道,此物对兽神本源,又有什么作用?

    心思一动,莫语灵魂空间,巨兽虚影浮现,能够清楚的察觉到,它传递来的一丝激动与渴求。随即,便有一股吸引力量,自兽影之中爆发。

    嗡——

    掌心乳白色结晶一颤,其中蕴含的磅礴生机,顿时像是决堤的江河,澎湃而出,随即出现在莫语灵魂空间,被巨兽虚影吸入。

    很快,当结晶碎成一片时,巨兽虚幻的身影,竟多了几分凝实。

    莫语面露喜意,确实没有想到,这生机竟能够,壮大兽神的本源。

    虽然只是极其微弱的一点儿,但这已足够惊人!

    如果,生机足够多的话,或许这一份被他夺舍来的兽神本源,能够壮大到足够与本体相媲美的程度!到时,他自己,就拥有完整的兽神之力!

    一时间,莫语心绪沸腾,激动无比。

    但很快,他就苦笑了一声,摇摇头将这心思压下。

    兽神本源,是何等强大的存在,岂是轻易就能恢复的?所需要的生机,怕也是有着极其严格的要求,例如黄泉圣树于极死状态衍生的生气。

    这种难得的宝物,遇到一件就是运气,两件、三件也有几分机会,但想要借此恢复兽神本源,根本没有可能!

    就在这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惊呼。

    莫语神色顿时恢复平静,抬头看去,恰好与一对惊慌无措的眼眸对视到一起。

    短暂沉寂后,庆元惊喜道:“是你!”

    莫语点点头,“现在感觉好些没有?”

    “啊……已经好多了。”庆元脸上露出几分红晕,“是你救了我吧,谢谢!”

    莫语微微一笑,“当日你也出言提醒了我,就算是我还你一份人情。”

    庆元心中感激,她那日只是说了一句而已,哪有救命之恩重要。她张了张嘴,正想说些什么,却突然惊呼一声,脸色变得煞白,急忙道:“我昏迷了多久?”

    莫语目光微闪,“半天。”

    “还好。”庆元脸上多了一丝血色,但仍是忧心忡忡,她看了莫语一眼,几经犹豫还是咬咬牙道:“你……你能不能帮帮我……”

    通过她的叙述,莫语大概弄清楚了事情的缘由,听到大量黄泉兽聚集到一起,他眼眸微微一亮。

    “你是说,在哪一个山谷中,聚集了大量高阶黄泉兽。”

    庆元咬了咬嘴唇,却还是点了点头,虽然她很想莫语能出手救人,却不能在此事上欺瞒。

    否则,很有可能害他也陷入危险之中,这种事情她万万做不出来。

    莫语低头,像是在思考,心中却涌出几分期待。

    一片区域内,高阶黄泉兽聚集,这似乎与当初发现黄泉之眼的情形颇为相似……如果真是如此,能够催生出这么多的高阶黄泉兽,那里的黄泉之眼,必然会很大。

    退一步而言,就算他推测错误,但如此多的黄泉兽,必然能得到为数不少的黄泉之力结晶。

    庆元见他久久不语,眸子渐渐暗淡下去,勉强一笑,道:“是我太过分了,你救了我,已经是我欠你人情,怎么还能让你陪我去冒险。”她敛衽行礼,“我叫庆元,如果这次能活下去,日后一定想办法回报救命之恩。”

    说罢,她转身就要离去。

    “等等。”莫语突然开口,“我对你说的峡谷很感兴趣,带路吧。”

    他说的是实情,如果真的是单纯的救人,他未必会愿意出手。

    但落入庆元耳中,却成了高风亮节,不愿让她再欠更大的人情。

    一时间,她眼中,露出浓浓的感激。

    不过此刻,莫语真的答应下来,庆元惊喜之后,却又有些犹豫起来,“那里高阶黄泉兽很多,你……你真的过去,或许会有危险……不如,我们再去找找其他人,一起过去救人。”

    莫语淡淡开口,“除了我,你还有把握说服其他人?”

    “这……好吧,不过你一定要小心!”

    “我自有分寸。”

    庆元看着莫语平静的面庞,突然道:“你是一个好人!”说完俏脸通红快步向外走去。

    莫语一怔,随即微微摇头,他自认不是作恶多端之辈,但双手之上,却也沾满血腥。不管从哪个角度而言,都绝对算不上是一个好人!

    真是一个单纯的小女孩啊!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