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莫语眉头一皱,拂袖将袭来力量击碎,转身分出一只手臂将她揽住,触手温软。不过此刻,看着她苍白的俏脸,他心中没有半点他念。

    只是略一感应,就能发现她伤势极重,再加上拖延恶化,已有了危及性命的苗头。

    这样来,动作却是要加快一些了。

    转过这心思,莫语脚下蓦地重重一踏,“轰”的一声巨响,地面顿时翻滚起来,就像是一道大浪,冲向四面八方。

    嘭——

    嘭——

    一名名修士被直接撞飞,惊呼、痛嚎之中,露出震骇之色。有意无意间,那对庆元出手修士,胸口凹陷下去一片,口鼻七窍鲜血狂喷,顿时自那狂热杀戮中醒来,一脸的绝望惊惧。

    范围内所有修士被击退,莫语探手一抓,一颗黄泉圣果轻松落入他手中。

    在山谷中众人陷入震动之时,莫语身影不停,已如闪电般冲出,轻易逼退争夺修士,转眼间又是一颗黄泉圣果入手。

    不等众人回过神来,脚下一踏,他身影呼啸远去。

    周身气血鼓荡如渊如海,强大的威慑气息,令人心头凛然。

    几名目光闪动修士,顿时掐灭了心中念头,转身继续争夺黄泉圣果,不过出手之时,变得更加凌厉狠辣。

    夜长梦多,再耽搁下去,怕是会有越来越多的强大修士被吸引而来……一定要尽快夺到黄泉圣果!

    ……

    莫语并不清楚,因为他的出手,让黄泉圣果的争夺,变得更为激烈。

    此刻,他正坐在一块石头上,低头看着掌心乳白色的结晶,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这结晶,正是夺自战天神帝之手,焚化黄泉圣树后所得之物。

    只是略一感应,就能够察觉到,它所蕴含的精纯且磅礴的生机。

    极阳阴起,极阴阳生,是为物极必反,大道准则!

    黄泉之力,属性为死亡、枯寂,但被黄泉圣树大量吸收聚集之后,却伴生出了一股磅礴生机。

    当黄泉圣果成熟,所有黄泉之力灌注其中,两股力量间的平衡就被打破,本质上仍是吸收黄泉之力而生的黄泉圣树,自然承受不了这股生机,短时间内就会彻底死去。

    而这股生机,也会随之悄然消散。

    或许这未必完全正确,但也应该相差无几。

    只是不知道,此物对兽神本源,又有什么作用?

    心思一动,莫语灵魂空间,巨兽虚影浮现,能够清楚的察觉到,它传递来的一丝激动与渴求。随即,便有一股吸引力量,自兽影之中爆发。

    嗡——

    掌心乳白色结晶一颤,其中蕴含的磅礴生机,顿时像是决堤的江河,澎湃而出,随即出现在莫语灵魂空间,被巨兽虚影吸入。

    很快,当结晶碎成一片时,巨兽虚幻的身影,竟多了几分凝实。

    莫语面露喜意,确实没有想到,这生机竟能够,壮大兽神的本源。

    虽然只是极其微弱的一点儿,但这已足够惊人!

    如果,生机足够多的话,或许这一份被他夺舍来的兽神本源,能够壮大到足够与本体相媲美的程度!到时,他自己,就拥有完整的兽神之力!

    一时间,莫语心绪沸腾,激动无比。

    但很快,他就苦笑了一声,摇摇头将这心思压下。

    兽神本源,是何等强大的存在,岂是轻易就能恢复的?所需要的生机,怕也是有着极其严格的要求,例如黄泉圣树于极死状态衍生的生气。

    这种难得的宝物,遇到一件就是运气,两件、三件也有几分机会,但想要借此恢复兽神本源,根本没有可能!

    就在这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惊呼。

    莫语神色顿时恢复平静,抬头看去,恰好与一对惊慌无措的眼眸对视到一起。

    短暂沉寂后,庆元惊喜道:“是你!”

    莫语点点头,“现在感觉好些没有?”

    “啊……已经好多了。”庆元脸上露出几分红晕,“是你救了我吧,谢谢!”

    莫语微微一笑,“当日你也出言提醒了我,就算是我还你一份人情。”

    庆元心中感激,她那日只是说了一句而已,哪有救命之恩重要。她张了张嘴,正想说些什么,却突然惊呼一声,脸色变得煞白,急忙道:“我昏迷了多久?”

    莫语目光微闪,“半天。”

    “还好。”庆元脸上多了一丝血色,但仍是忧心忡忡,她看了莫语一眼,几经犹豫还是咬咬牙道:“你……你能不能帮帮我……”

    通过她的叙述,莫语大概弄清楚了事情的缘由,听到大量黄泉兽聚集到一起,他眼眸微微一亮。

    “你是说,在哪一个山谷中,聚集了大量高阶黄泉兽。”

    庆元咬了咬嘴唇,却还是点了点头,虽然她很想莫语能出手救人,却不能在此事上欺瞒。

    否则,很有可能害他也陷入危险之中,这种事情她万万做不出来。

    莫语低头,像是在思考,心中却涌出几分期待。

    一片区域内,高阶黄泉兽聚集,这似乎与当初发现黄泉之眼的情形颇为相似……如果真是如此,能够催生出这么多的高阶黄泉兽,那里的黄泉之眼,必然会很大。

    退一步而言,就算他推测错误,但如此多的黄泉兽,必然能得到为数不少的黄泉之力结晶。

    庆元见他久久不语,眸子渐渐暗淡下去,勉强一笑,道:“是我太过分了,你救了我,已经是我欠你人情,怎么还能让你陪我去冒险。”她敛衽行礼,“我叫庆元,如果这次能活下去,日后一定想办法回报救命之恩。”

    说罢,她转身就要离去。

    “等等。”莫语突然开口,“我对你说的峡谷很感兴趣,带路吧。”

    他说的是实情,如果真的是单纯的救人,他未必会愿意出手。

    但落入庆元耳中,却成了高风亮节,不愿让她再欠更大的人情。

    一时间,她眼中,露出浓浓的感激。

    不过此刻,莫语真的答应下来,庆元惊喜之后,却又有些犹豫起来,“那里高阶黄泉兽很多,你……你真的过去,或许会有危险……不如,我们再去找找其他人,一起过去救人。”

    莫语淡淡开口,“除了我,你还有把握说服其他人?”

    “这……好吧,不过你一定要小心!”

    “我自有分寸。”

    庆元看着莫语平静的面庞,突然道:“你是一个好人!”说完俏脸通红快步向外走去。

    莫语一怔,随即微微摇头,他自认不是作恶多端之辈,但双手之上,却也沾满血腥。不管从哪个角度而言,都绝对算不上是一个好人!

    真是一个单纯的小女孩啊!

    ……

第九百三十六章 圣族老祖令    黄泉镇,踏入地狱唯一之入口。此刻,十三只巨大銮驾静静停在镇中,或金碧辉煌,或青光晕晕,或紫气冲霄……每一个都爆发出滔天神光,强大的气息冲天而起,让苍穹上的黑云,如沸水般剧烈翻涌。

    可怕的气息,横扫八方六合,将所有一切纳入震慑,令整片天地,此刻一片静寂。

    就在这时,一名老者身影突兀出现,他手持一卷帛书,竟有掩盖不住的神光,从中喷涌而出。一股莫名的气息随之散发,虽然稀薄,却给人一种,压制一切的感觉。

    十三方銮驾散发出的神光,此刻同时收敛干净,似是表示敬畏。

    呼吸之间,老者身影,就已出现在銮驾之前,目光一扫,随手将帛书展开。

    轰——

    神光顿时冲天而起,将整片苍穹染成金色,无尽的威严,让人欲要跪伏膜拜。

    “宣,圣族老祖令。十三道统甄选之人进入地狱,斩杀目标者,即可拜入老祖门下,为老祖第九弟子。”

    每一字出口,都蕴含着一股不容抵抗的强大意志,令那金光剧烈扭动,形成一个个对应的文字,漂浮在半空之中,如水面般轻轻律动,像是天神的法旨,蕴含无匹威严。

    “谢老祖恩赐!”应喝之中自十三銮驾中传出,尽皆充斥着一股舍我其谁的强大自信。

    老者宣读完毕,展开手掌,帛书似有灵性般自行飞起卷好,那漫天金光及所成文字,随之飞回其中。

    当有人完成任务,自然就能够将它取走,作为拜入老祖门下的信物。

    唰——

    金光璀璨銮驾中,一名金袍青年出现,他眼有双瞳,周身充斥着炽烈而浩荡的气息,就像是一轮大日,照耀八方。他抬头看了一眼恢复如初的帛书,缓缓开口,“此人,必为我手中猎物。”

    话声刚落,青光晕晕銮驾中,一名气质儒雅男子迈步而出,他一袭宽大儒袍,脸上笑容如沐春风,眉宇之间,是一切尽在掌握的强大自信。

    “金兄好气魄!但此番之事,孔某也会全力以赴。”说话之时,他周身竟有一名名大儒虚影出现,似是诵念着什么,让人心生折服。

    “两位哥哥志在必得,小妹自然不甘落后。”紫光冲霄銮驾中,一袭奢华紫裙女修走出,她容颜绝世脸上挂着温暖笑容,但那份自骨子里发出的尊贵气息,却足以让所有人自惭形愧,根本不敢直视。

    三人对话时,其余十只銮驾中,也先后各有一名修士走出。

    这十三人共同的特征是年轻,而后就是强大!

    每一个的气息,都如同刚刚自东方升起的太阳,普照天地。虽然尚未达到如日中天的地步,却也已经能够,成为整个阿鼻世界的天之骄子。

    “废话少说,鹿死谁手,比过自然知晓!”纯黑莽龙袍青年冷笑一声,一步迈出,身体如同一条黑色闪电,消失在地狱入口。

    另外一人接口,“说的不错!诸位,我也先走一步。”

    唰——

    灵光微闪,他身体已化为一条虚影,一个闪烁间,消失不见。

    金袍青年神色肃穆威严,就如天帝般,自然而然就有统御八方的无上气势,此刻淡淡开口,“我既已到来,你们所有人,都注定无功而返。”

    狂妄无比的话语,从他口中说出,却让人生不出任何反感……似乎本来就应该是这样!

    轰——

    金色神光,自他体内爆发,迈步之间,就像是一颗移动的烈日,似缓实急没入地狱。

    儒袍青年摇头,脸上露出几分无奈,“金兄的性格,一如当年啊。”不过他脸上,却没有半点不安,仍是一片温和平淡,此刻略一拱手,微笑道:“庆云妹妹,我先走一步。”脚下微动,尚未看清他的动作,此人身影就已出现在地狱入口,再次移动,便消失在众人眼前。

    身穿紫色奢华长裙,庆云温柔一笑,“几位哥哥不要心急,等一等小妹。”

    嗡——

    一圈紫光扩散开来,将她身影淹没,待到消散时,此女已然失去踪影。

    与此同时,其余銮驾中走出修士,也纷纷各展神通,踏入地狱之中。

    这既是一种展现实力的方法,也是在对同行之人的威慑……他们之间的争斗,从现在就已经开始。

    ……

    咻——

    咻——

    一前一后两道惊虹,在天际呼啸飞驰。

    莫语眉头渐渐皱起,露出一丝异色,“以你们的修为,怎么来到了这里?”一路深入,到了这儿,已经抵达中部区域最深处,对寻常神王而言,也有着莫大的威胁。

    按照他当日所见,这一行之人,根本没有闯入此处的实力。

    庆元似是没有察觉他的戒备,嘴角露出一抹苦笑,“我们无意间闯入一座残阵之中,本以为能有所收获,不想竟被直接传送到了峡谷中。”

    莫语眉头皱的更紧,地狱之中罕有人迹,从未听闻有修士遗迹存在,哪里来的残阵?但如果是编织借口,必然会想方设法尽量完善,岂会扯出这样一个大破绽。

    看了一眼庆元,见她神色没有异常,莫语略微犹豫,暂时按下了心头怀疑,抬头向前看去,神色间露出凝重。

    如果庆元所言为真,那么这一座峡谷,或许不如他想象中的简单啊。

    片刻后,庆元低呼一声,“我们到了!”

    视线中,两座黑色山峰靠在一起,只留下一个小小的豁口。

    莫语停下脚步,目光微微闪动,面前这座峡谷未免太安静了一些,根本没有半点动静。

    难道说,事情真的有诈?

    庆元没有注意他的神色变化,看着安静无息的峡谷,俏脸渐渐苍白,“难……难道……大家都……都已经……”

    她尚未说完,眸子就红了起来,包裹着大颗的泪珠。

    莫语暗暗一叹,再度按下心头怀疑,或许真的是自己有小人之心了吧。但他对此,却没有太多愧疚之心,毕竟世间如庆元这样的修士,少之又少。如果不谨慎一些,或许他早已死去。

    微微摇头,莫语声线平缓而出,“你已经尽力了,不要想太多。”

    话声未落,峡谷之中,突然传来剧烈气息波动,隐约可以听到修士爆喝。

    庆元猛地抬头,一脸惊喜,“是他们!”

    唰——

    灵光闪过,她身影已然冲出。

    莫语眉头微不可查一皱,按照庆元的描述,已这些人的修为,就算有宝物在手,也很难支撑到现在,再加上之前那份诡异的平静,莫非……看着前方庆元的身影,莫语心中轻轻一叹,希望是他想多了吧。

    脚下一步迈出,他身影瞬间跟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