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黄泉镇,踏入地狱唯一之入口。此刻,十三只巨大銮驾静静停在镇中,或金碧辉煌,或青光晕晕,或紫气冲霄……每一个都爆发出滔天神光,强大的气息冲天而起,让苍穹上的黑云,如沸水般剧烈翻涌。

    可怕的气息,横扫八方六合,将所有一切纳入震慑,令整片天地,此刻一片静寂。

    就在这时,一名老者身影突兀出现,他手持一卷帛书,竟有掩盖不住的神光,从中喷涌而出。一股莫名的气息随之散发,虽然稀薄,却给人一种,压制一切的感觉。

    十三方銮驾散发出的神光,此刻同时收敛干净,似是表示敬畏。

    呼吸之间,老者身影,就已出现在銮驾之前,目光一扫,随手将帛书展开。

    轰——

    神光顿时冲天而起,将整片苍穹染成金色,无尽的威严,让人欲要跪伏膜拜。

    “宣,圣族老祖令。十三道统甄选之人进入地狱,斩杀目标者,即可拜入老祖门下,为老祖第九弟子。”

    每一字出口,都蕴含着一股不容抵抗的强大意志,令那金光剧烈扭动,形成一个个对应的文字,漂浮在半空之中,如水面般轻轻律动,像是天神的法旨,蕴含无匹威严。

    “谢老祖恩赐!”应喝之中自十三銮驾中传出,尽皆充斥着一股舍我其谁的强大自信。

    老者宣读完毕,展开手掌,帛书似有灵性般自行飞起卷好,那漫天金光及所成文字,随之飞回其中。

    当有人完成任务,自然就能够将它取走,作为拜入老祖门下的信物。

    唰——

    金光璀璨銮驾中,一名金袍青年出现,他眼有双瞳,周身充斥着炽烈而浩荡的气息,就像是一轮大日,照耀八方。他抬头看了一眼恢复如初的帛书,缓缓开口,“此人,必为我手中猎物。”

    话声刚落,青光晕晕銮驾中,一名气质儒雅男子迈步而出,他一袭宽大儒袍,脸上笑容如沐春风,眉宇之间,是一切尽在掌握的强大自信。

    “金兄好气魄!但此番之事,孔某也会全力以赴。”说话之时,他周身竟有一名名大儒虚影出现,似是诵念着什么,让人心生折服。

    “两位哥哥志在必得,小妹自然不甘落后。”紫光冲霄銮驾中,一袭奢华紫裙女修走出,她容颜绝世脸上挂着温暖笑容,但那份自骨子里发出的尊贵气息,却足以让所有人自惭形愧,根本不敢直视。

    三人对话时,其余十只銮驾中,也先后各有一名修士走出。

    这十三人共同的特征是年轻,而后就是强大!

    每一个的气息,都如同刚刚自东方升起的太阳,普照天地。虽然尚未达到如日中天的地步,却也已经能够,成为整个阿鼻世界的天之骄子。

    “废话少说,鹿死谁手,比过自然知晓!”纯黑莽龙袍青年冷笑一声,一步迈出,身体如同一条黑色闪电,消失在地狱入口。

    另外一人接口,“说的不错!诸位,我也先走一步。”

    唰——

    灵光微闪,他身体已化为一条虚影,一个闪烁间,消失不见。

    金袍青年神色肃穆威严,就如天帝般,自然而然就有统御八方的无上气势,此刻淡淡开口,“我既已到来,你们所有人,都注定无功而返。”

    狂妄无比的话语,从他口中说出,却让人生不出任何反感……似乎本来就应该是这样!

    轰——

    金色神光,自他体内爆发,迈步之间,就像是一颗移动的烈日,似缓实急没入地狱。

    儒袍青年摇头,脸上露出几分无奈,“金兄的性格,一如当年啊。”不过他脸上,却没有半点不安,仍是一片温和平淡,此刻略一拱手,微笑道:“庆云妹妹,我先走一步。”脚下微动,尚未看清他的动作,此人身影就已出现在地狱入口,再次移动,便消失在众人眼前。

    身穿紫色奢华长裙,庆云温柔一笑,“几位哥哥不要心急,等一等小妹。”

    嗡——

    一圈紫光扩散开来,将她身影淹没,待到消散时,此女已然失去踪影。

    与此同时,其余銮驾中走出修士,也纷纷各展神通,踏入地狱之中。

    这既是一种展现实力的方法,也是在对同行之人的威慑……他们之间的争斗,从现在就已经开始。

    ……

    咻——

    咻——

    一前一后两道惊虹,在天际呼啸飞驰。

    莫语眉头渐渐皱起,露出一丝异色,“以你们的修为,怎么来到了这里?”一路深入,到了这儿,已经抵达中部区域最深处,对寻常神王而言,也有着莫大的威胁。

    按照他当日所见,这一行之人,根本没有闯入此处的实力。

    庆元似是没有察觉他的戒备,嘴角露出一抹苦笑,“我们无意间闯入一座残阵之中,本以为能有所收获,不想竟被直接传送到了峡谷中。”

    莫语眉头皱的更紧,地狱之中罕有人迹,从未听闻有修士遗迹存在,哪里来的残阵?但如果是编织借口,必然会想方设法尽量完善,岂会扯出这样一个大破绽。

    看了一眼庆元,见她神色没有异常,莫语略微犹豫,暂时按下了心头怀疑,抬头向前看去,神色间露出凝重。

    如果庆元所言为真,那么这一座峡谷,或许不如他想象中的简单啊。

    片刻后,庆元低呼一声,“我们到了!”

    视线中,两座黑色山峰靠在一起,只留下一个小小的豁口。

    莫语停下脚步,目光微微闪动,面前这座峡谷未免太安静了一些,根本没有半点动静。

    难道说,事情真的有诈?

    庆元没有注意他的神色变化,看着安静无息的峡谷,俏脸渐渐苍白,“难……难道……大家都……都已经……”

    她尚未说完,眸子就红了起来,包裹着大颗的泪珠。

    莫语暗暗一叹,再度按下心头怀疑,或许真的是自己有小人之心了吧。但他对此,却没有太多愧疚之心,毕竟世间如庆元这样的修士,少之又少。如果不谨慎一些,或许他早已死去。

    微微摇头,莫语声线平缓而出,“你已经尽力了,不要想太多。”

    话声未落,峡谷之中,突然传来剧烈气息波动,隐约可以听到修士爆喝。

    庆元猛地抬头,一脸惊喜,“是他们!”

    唰——

    灵光闪过,她身影已然冲出。

    莫语眉头微不可查一皱,按照庆元的描述,已这些人的修为,就算有宝物在手,也很难支撑到现在,再加上之前那份诡异的平静,莫非……看着前方庆元的身影,莫语心中轻轻一叹,希望是他想多了吧。

    脚下一步迈出,他身影瞬间跟上。

第九百三十七章 点醒    峡谷中,四名修士艰难前行,他们周身包裹着一层守护力量,本应该是透明无形,但此刻在无数黄泉兽的冲击下,不断泛起一层层的波澜。

    “没用的东西,眼看我们就能脱险,都被你这一脚彻底破坏了!早知道就该丢下你自生自灭,也免得连累我们!”一名青年气急败坏开口。

    被指责之人一脸愧疚,“我……我也不知道,那块石头居然松动了……”

    “魏成,你还敢狡辩!”

    “好了,什么时候了,都少说两句!”紫袍修士脸色也不好看,却知道眼下绝不是内讧的时候,沉声道:“这里距离出口已经不远了,咱们全力一搏,未必不能成功!”

    就在这时,一阵声响突然自峡谷入口处传来,原本疯狂围攻的黄泉兽,也多了一丝混乱,顿时让几人压力大减。

    魏成抬头看去,很快便露出喜意,“是庆元,还有另外一个人,她找来帮手救我们了!”

    紫袍青年眉头轻轻一皱,眼底闪过几分阴沉,但很快便掩盖下去,振声道:“快,趁这个机会,我们冲出去跟他们会合!”

    庆元神色激动,恨不得马上回到同伴身边,奈何峡谷中黄泉兽众多,又不乏实力强悍的高阶存在,她虽身法灵活,但腾挪之间也是险象环生,稍有不慎不死也得重伤。

    莫语暗暗摇头,拂袖将一头扑向她背后的黄泉兽击退,一把将她拉到身后,淡淡道:“跟在我后面。”

    语落,他大步向前走去,双手接连拍出,一头头黄泉兽相继被轰飞。

    庆元短暂错愕后,急忙跟随在后,看着面前挺拔背影,眼中感激之外,多了一丝她自己也未察觉的柔和。

    “快看,庆元找的帮手好厉害,黄泉兽根本拦不住他们,咱们有救了!”四人中唯一一名女子惊喜欢呼,满是劫后余生的庆幸。

    魏成脸上,也忍不住露出喜意,“啊,不对,这人有些熟悉,咱们一定是见过。”

    “我想起来了,这是那一日庆元开口提醒之人,难怪他愿意出手帮咱们,肯定是庆元的原因。”

    数落魏成之人及紫袍青年,脸上顿时多了几分尴尬,显然是想起了,他们当日所言。不过此刻,面临死亡的威胁,两人只能假装成失忆,不然哪有脸与人家见面。

    有莫语出手,即便压制了绝大部分的修为,双方还是很快会合到一起。

    “林远师兄!”庆元一脸欣喜,“你们没事,真是太好了!”

    紫袍青年努力让自己表现的平静,点头道:“庆元师妹,没想到你真能找来救援,实在是及时!”他转身拱手,“这位道友,多谢出手相救!”

    以莫语的眼力,自然能看出他伪装出来的素未蒙面,却也没有点破的意思,扫了他一眼,淡淡道:“庆元,这里不是说话的时候,还是先离开吧。”

    庆元急忙点头,“对,我们快走!”

    “等等!”魏成一脸痛苦之色,“庆元师妹,求你救救付琳师妹,她还在里面。”

    林远及身旁青年脸色微微一变。

    “什么!”庆元惊呼一声,刚才只顾着惊喜,如今才发现,他们竟然只剩下了四人,“还有王师兄、张师兄他们呢?”

    “咳!两位师弟都不甘心坐以待毙,在你离开之后先后决定突围,但最终都失败了。”林远一脸自责模样,“都是我不好,没能劝住他们。”

    “这事不能怪林远师兄,是他们两人自己一时冲动,你们说是不是?”旁边青年微微侧身,目光冰冷在魏成及那女子身上扫过。

    两人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犹豫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庆元神色悲伤没有察觉到不对,但这一切却都瞒不过莫语的眼睛,忍不住暗暗皱了皱眉头。

    林远叹息一声,“付琳师妹受了伤,我们没有办法带着她脱身,只好将她留在里面,如今只怕……所以,我们不要再耽搁时间了,快离开这吧。”

    庆元猛地瞪大眼眸,一脸难以置信,看来目光变得无比陌生。

    林远暗道不好,自己虽然有足够的理由,但这样说还是有些急了。但事已至此,他也无力改变,只好微微侧开身体,装作没有察觉到她的注视。

    “不!我觉得付琳师妹还活着!她刚才确实还活着!”魏成突然咆哮起来,“都是我没用,不能保护好她,庆元师妹求求你,求求你救救她!”

    庆元咬紧了嘴唇,一脸为难之色,如果她能够救人,绝不会有半点犹豫。但此事……她脸上露出愧疚,转身道:“虽然我知道这样很过分,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尝试救一下付琳师姐,师姐平时对我很好……求你……”

    莫语皱了皱眉,他很想说眼下情形又受了伤,这个付琳活着的可能几乎为零。但看着庆元一脸坚持、哀求的模样,他心中一阵莫名的触动。

    暗暗一叹,他点点头,“好,不过我先送你们出去。”见她想要拒绝,莫语神色一冷,“知道时间宝贵,就不要再耽搁了,我可不想救不了她,也把你再置入险境。”

    这样说,摆明了讲,他就是看在庆元的份上,才会出手救人。

    魏成及那女修,看向她的目光,顿时露出感激。

    “好,那我们快点!”庆元却未察觉到莫语的好意,急忙向外冲去。

    有莫语开路,一行有惊无险退出峡谷,里面的黄泉兽却像是受到某种束缚一样,虽然嘶吼连连,却没有追杀出来。

    看到这一幕,莫语念头微微一动,目光更多了几分凝重,但他动作却没有任何停顿,转身大步走回峡谷,就在他即将进入之时,却突然转身看向林远,淡淡道:“其实我很好奇,你们方才是用什么方法,遮掩掉了自己的气息。”

    林远神色一僵,眼中露出一丝惊慌。

    庆元心头一跳,几息后,眼中闪过几分哀伤。

    她虽然很单纯,但并不代表着愚蠢,有些事情就在眼前,轻轻一点她也能看出许多。

    见她已有察觉,莫语不再停留,一拳轰出将堆积在入口处的黄泉兽轰飞,大步迈入其中。很快,他身影便被黄泉兽淹没,消失在众人视线之中。

    嘭——

    嘭——

    一头头黄泉兽向后飞去,尚未落地,身体便快速消散。

    离开他们的视线,莫语不再有保留,速度顿时快了许多。

    抵挡在前的一切,都全部碾碎!

    一路上,倒也收获了不少结晶。

    很快,莫语便进入峡谷深处,在一处角落,发现了地面一滩鲜红血迹,及大片破碎的长裙。

    显然,这就是付琳的下场。

    毕竟绝处逢生福大命大的造化,不是每个人都能有的。

    摇摇头,莫语向峡谷入口方向看去一眼,却没有掉头,而是继续想峡谷深处前进。

    这才是他来此处一踏的主要目的,既然进来了,自然没有出去的道理。至于外面那些人,莫语能够确定,见他久不出来,他们很快就会离去。

    不过庆元那丫头,说不得会伤心、愧疚一段时间。但这也是不错的结局,萍水相逢之后,本应就是后会无期。

    莫语微微一笑,大步前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