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峡谷中,四名修士艰难前行,他们周身包裹着一层守护力量,本应该是透明无形,但此刻在无数黄泉兽的冲击下,不断泛起一层层的波澜。

    “没用的东西,眼看我们就能脱险,都被你这一脚彻底破坏了!早知道就该丢下你自生自灭,也免得连累我们!”一名青年气急败坏开口。

    被指责之人一脸愧疚,“我……我也不知道,那块石头居然松动了……”

    “魏成,你还敢狡辩!”

    “好了,什么时候了,都少说两句!”紫袍修士脸色也不好看,却知道眼下绝不是内讧的时候,沉声道:“这里距离出口已经不远了,咱们全力一搏,未必不能成功!”

    就在这时,一阵声响突然自峡谷入口处传来,原本疯狂围攻的黄泉兽,也多了一丝混乱,顿时让几人压力大减。

    魏成抬头看去,很快便露出喜意,“是庆元,还有另外一个人,她找来帮手救我们了!”

    紫袍青年眉头轻轻一皱,眼底闪过几分阴沉,但很快便掩盖下去,振声道:“快,趁这个机会,我们冲出去跟他们会合!”

    庆元神色激动,恨不得马上回到同伴身边,奈何峡谷中黄泉兽众多,又不乏实力强悍的高阶存在,她虽身法灵活,但腾挪之间也是险象环生,稍有不慎不死也得重伤。

    莫语暗暗摇头,拂袖将一头扑向她背后的黄泉兽击退,一把将她拉到身后,淡淡道:“跟在我后面。”

    语落,他大步向前走去,双手接连拍出,一头头黄泉兽相继被轰飞。

    庆元短暂错愕后,急忙跟随在后,看着面前挺拔背影,眼中感激之外,多了一丝她自己也未察觉的柔和。

    “快看,庆元找的帮手好厉害,黄泉兽根本拦不住他们,咱们有救了!”四人中唯一一名女子惊喜欢呼,满是劫后余生的庆幸。

    魏成脸上,也忍不住露出喜意,“啊,不对,这人有些熟悉,咱们一定是见过。”

    “我想起来了,这是那一日庆元开口提醒之人,难怪他愿意出手帮咱们,肯定是庆元的原因。”

    数落魏成之人及紫袍青年,脸上顿时多了几分尴尬,显然是想起了,他们当日所言。不过此刻,面临死亡的威胁,两人只能假装成失忆,不然哪有脸与人家见面。

    有莫语出手,即便压制了绝大部分的修为,双方还是很快会合到一起。

    “林远师兄!”庆元一脸欣喜,“你们没事,真是太好了!”

    紫袍青年努力让自己表现的平静,点头道:“庆元师妹,没想到你真能找来救援,实在是及时!”他转身拱手,“这位道友,多谢出手相救!”

    以莫语的眼力,自然能看出他伪装出来的素未蒙面,却也没有点破的意思,扫了他一眼,淡淡道:“庆元,这里不是说话的时候,还是先离开吧。”

    庆元急忙点头,“对,我们快走!”

    “等等!”魏成一脸痛苦之色,“庆元师妹,求你救救付琳师妹,她还在里面。”

    林远及身旁青年脸色微微一变。

    “什么!”庆元惊呼一声,刚才只顾着惊喜,如今才发现,他们竟然只剩下了四人,“还有王师兄、张师兄他们呢?”

    “咳!两位师弟都不甘心坐以待毙,在你离开之后先后决定突围,但最终都失败了。”林远一脸自责模样,“都是我不好,没能劝住他们。”

    “这事不能怪林远师兄,是他们两人自己一时冲动,你们说是不是?”旁边青年微微侧身,目光冰冷在魏成及那女子身上扫过。

    两人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犹豫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庆元神色悲伤没有察觉到不对,但这一切却都瞒不过莫语的眼睛,忍不住暗暗皱了皱眉头。

    林远叹息一声,“付琳师妹受了伤,我们没有办法带着她脱身,只好将她留在里面,如今只怕……所以,我们不要再耽搁时间了,快离开这吧。”

    庆元猛地瞪大眼眸,一脸难以置信,看来目光变得无比陌生。

    林远暗道不好,自己虽然有足够的理由,但这样说还是有些急了。但事已至此,他也无力改变,只好微微侧开身体,装作没有察觉到她的注视。

    “不!我觉得付琳师妹还活着!她刚才确实还活着!”魏成突然咆哮起来,“都是我没用,不能保护好她,庆元师妹求求你,求求你救救她!”

    庆元咬紧了嘴唇,一脸为难之色,如果她能够救人,绝不会有半点犹豫。但此事……她脸上露出愧疚,转身道:“虽然我知道这样很过分,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尝试救一下付琳师姐,师姐平时对我很好……求你……”

    莫语皱了皱眉,他很想说眼下情形又受了伤,这个付琳活着的可能几乎为零。但看着庆元一脸坚持、哀求的模样,他心中一阵莫名的触动。

    暗暗一叹,他点点头,“好,不过我先送你们出去。”见她想要拒绝,莫语神色一冷,“知道时间宝贵,就不要再耽搁了,我可不想救不了她,也把你再置入险境。”

    这样说,摆明了讲,他就是看在庆元的份上,才会出手救人。

    魏成及那女修,看向她的目光,顿时露出感激。

    “好,那我们快点!”庆元却未察觉到莫语的好意,急忙向外冲去。

    有莫语开路,一行有惊无险退出峡谷,里面的黄泉兽却像是受到某种束缚一样,虽然嘶吼连连,却没有追杀出来。

    看到这一幕,莫语念头微微一动,目光更多了几分凝重,但他动作却没有任何停顿,转身大步走回峡谷,就在他即将进入之时,却突然转身看向林远,淡淡道:“其实我很好奇,你们方才是用什么方法,遮掩掉了自己的气息。”

    林远神色一僵,眼中露出一丝惊慌。

    庆元心头一跳,几息后,眼中闪过几分哀伤。

    她虽然很单纯,但并不代表着愚蠢,有些事情就在眼前,轻轻一点她也能看出许多。

    见她已有察觉,莫语不再停留,一拳轰出将堆积在入口处的黄泉兽轰飞,大步迈入其中。很快,他身影便被黄泉兽淹没,消失在众人视线之中。

    嘭——

    嘭——

    一头头黄泉兽向后飞去,尚未落地,身体便快速消散。

    离开他们的视线,莫语不再有保留,速度顿时快了许多。

    抵挡在前的一切,都全部碾碎!

    一路上,倒也收获了不少结晶。

    很快,莫语便进入峡谷深处,在一处角落,发现了地面一滩鲜红血迹,及大片破碎的长裙。

    显然,这就是付琳的下场。

    毕竟绝处逢生福大命大的造化,不是每个人都能有的。

    摇摇头,莫语向峡谷入口方向看去一眼,却没有掉头,而是继续想峡谷深处前进。

    这才是他来此处一踏的主要目的,既然进来了,自然没有出去的道理。至于外面那些人,莫语能够确定,见他久不出来,他们很快就会离去。

    不过庆元那丫头,说不得会伤心、愧疚一段时间。但这也是不错的结局,萍水相逢之后,本应就是后会无期。

    莫语微微一笑,大步前行。

第九百三十八章 猎取结晶的乐园    时间一点点过去,转眼已是小半个时辰,如果救人,时间完全够了。

    可如今,莫语身影仍未出现……

    峡谷外,庆元嘴唇用力的抿在一起,脸色渐渐苍白。

    魏成眼中的希望,也一点点的暗淡下去,最终一片灰暗。

    出事了吗?

    林远目光微微闪动,与身边青年对视一眼,尽皆看到彼此心底一丝喜意。只要此人一死,庆元失去了靠山,一切就又都回到了他们掌握之中。

    这样也就不怕,峡谷中发生的事情,被人翻旧账了。

    又过了片刻,林远轻咳一声,打来一个眼色,他身边青年微微点头,上前一步道:“已经快一个时辰,这位道友还没有出来,只怕凶多吉少。”

    庆元娇躯蓦地僵直。

    “许福你闭嘴!付琳师妹一定还活着,他们会出来的!”魏成扭头低吼。

    许福被他凶恶目光吓了一跳,下意识退后一步,但很快就反应过来,露出羞恼之色,“大胆!魏成,你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如果不是你多事,事情也不会到这般地步,你还有脸开口!再说一句,信不信我对你不客气!”

    魏成身体缩了缩,凶狠的气势顿时散了大半,嘴唇动了动没敢再说话。

    另外一名女修急忙开口,“好了,现在大家都少说两句,别再生事了。”她看了一眼仪表堂堂的魏成,心中暗暗摇头,付琳师妹怎么看中了一个这么懦弱的男人。

    许福冷哼一声,“算你识相,以后说话给我小心点!”一语双关警告之后,他沉声道:“事已至此,我们不能再等下去了,我建议马上离开。”

    “不行!”庆元秀眉紧皱,“……他刚刚救了我们,我们不能就这么走了。”

    想到自己,居然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却因为一时恻隐之心让他陷入生死未知的地步,庆元心头便是一阵酸涩、愧疚。

    她咬了咬牙,“或许他是遇到了麻烦,我们应该进去峡谷,去试一试救他们回来。”

    许福眼珠瞪大,失声道:“你疯了!我们好不容易才出来,现在回去是送死!”

    “那我们就这样走了算什么?忘恩负义还是狼心狗肺!”庆元目光灼灼。

    “你……”许福语塞,微微扭头,不敢与她对视。

    林远暗暗皱眉,想了想,温和开口,“庆元师妹,许福师弟说的有理,我们进去救人根本没用,只会把自己置入险境,这样来也是白费了这位道友的之前的努力啊。再者说,这位道友实力强横,或许是在峡谷中另有机缘也说不准,未必就是遇到凶险,咱们在这枯等下去,也不是办法。”

    庆元沉默,就在林远面露欣慰时,她突然抬头,淡淡道:“林师兄好口才。”

    林远脸色略显难看,“庆元师妹何意?”

    “我只是好奇,王师兄、张师兄究竟是自愿突围,还是被师兄舌灿莲花给劝动了呢。”

    林远神色一僵,很快就彻底阴沉下去,“师妹,有些话可不能乱说,以免伤了你我之间的情分。”

    “多谢林师兄的提醒,此番地狱之行,庆元的确收获良多,至少眼睛会比之前明亮许多,不会再轻易被蒙蔽。”庆元声音冷淡,脚下不着痕迹退后一步。

    “哼!”林远眼底厉色一闪,但不知想到什么,又压制了下去,寒声道:“打开天窗说亮话!这峡谷,我不会再回去,而且马上就要离开,愿意走的跟我一起走,否则就自己留下来吧!”

    他转身大步离去。

    许福目光一扫,“这里可很危险,没有林远师兄,你们觉得能活着走出去吗?”

    语落,他直接跟上。

    另外一名女修面露歉然,看了庆元一眼,低头匆匆向两人追去。

    “庆元师妹……”魏成面庞微微涨红,一副尴尬模样,“离开他们,咱们很难活下去的。”

    他显然有心跟着走,但一时间又拉不下脸面,想要从这里得到一个台阶。

    当然,看情形如果庆元选择拒绝,他也会咬牙低头跟着林远等人离去。

    庆元暗暗一叹,“我明白,魏成师兄……”

    她扭头,看向峡谷入口,似乎在等着奇迹出现,几息后闭上眼眸。

    两行晶莹的泪珠,顺着眼角滴落。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口中喃喃低语,庆元抬手摸了摸眼角,“咱们走吧。”

    她轻盈的脚步,此刻变得无比沉重。

    ……

    轰——

    巨响中,一头高阶黄泉兽被轰飞,头颅扭曲向后扬起,尚在半空时,身体便快速消散。

    啪嗒——

    一块结晶落在地面,竟有两根指节长短,那枯黄死寂的颜色,也变得更加纯粹。

    霸主级黄泉兽!

    这一更高等阶黄泉兽最明显的特征,眼眸中两颗血点,变成了两只血环,闪动着赤红的光晕,隐隐给人一股心悸之感。

    莫语拂袖一挥,在周边黄泉兽来不及争夺时,便将这块结晶收走,反手放入储物戒中,同时脚下重重一踏。

    轰——

    狂暴的力量灌注今日大地深处,令地面剧烈翻涌起来,像是掀起了一片惊涛骇浪,方圆百丈内所有黄泉兽被直接震飞。

    没有任何停顿,莫语身影猛地蹿出,如虎入羊群,所经处一头头黄泉兽如草芥般轰然倒地。

    失去了霸主级黄泉兽的统御,这些黄泉兽带来的威胁顿时大大降低。

    一块块黄泉之力结晶不断掉落,莫语眼眸变得越来越明亮。

    这峡谷,对其他修士而言是死无葬身之地的绝境,但对他,却是猎取结晶的乐园,短短时间的收获,便超乎想象!

    所以此刻,他不是一味突进闯入峡谷最深处,而是一路横推过去,将遇到的所有黄泉兽统统碾杀。

    虽然这会浪费许多时间,但与收获的结晶相比,却完全值得。

    而且,这种缓慢的推进,能够让他细致的观察峡谷中的情形,即便出现意外,也能从容应对。

    突然间,一只形如土狼的统领级黄泉兽猛地从身后扑来,速度快的像是一道闪电,张开大口中露出森白的獠牙,直奔莫语后颈咬去。

    不过这时,莫语却像是早就知道,头也不回随手向后一拍,恰好落在土狼的侧脸上,它整个头颅瞬间变形,一颗统领级结晶随之掉落。

    正要伸手接住,莫语脸色却蓦地一变,脚下一踏身体瞬间横移开数丈。

    下一瞬,一根粗大的石矛,带着击碎一切的恐怖力量,重重刺入地面,大地顿时如同地震般,剧烈摇动起来。

    当一切停止,地面已多出一只深不见底的大坑,无数裂纹向外蔓延,像是一只只展开的狰狞触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