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半个时辰后,莫语已经飞离峡谷许远,但不知为何,他仍有一种如芒在背之感。

    一股不安,在他心底生出,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越来越强烈……不对,这样下去,一定会出事。

    莫语身影突然停下,看向身后方向,眼眸紧紧眯在一起,脸上露出凝重之色。

    思索几息,他一步迈出,直奔另外一个方向疾驰而去。

    ……

    片刻后,莫语再度停下,脸色已变得极其难看。

    改变了方向,但他心中那股不安,却并没有消失。

    此刻,反而变得更加强烈,令他身体下意识的,微微绷紧。

    虽然没有证据,但莫语心中明白,这一切绝对与那头紫红干尸有关……他似乎,已经被锁定了。

    究竟怎么回事,这只恐怖凶物,为何对他苦苦追杀?

    就在这时,莫语脸色蓦地大变,豁然转身,就见远方天际,一只黑点出现。

    它速度快得难以想象,一个呼吸之后,就已经能够,看清楚它的身影。干瘪的暗红色血肉,紧紧贴在骨头上,缺少水分的黄色眼珠,正直勾勾的看来。

    “给……给我……”

    喉咙艰难的滚动着,发出嘶哑尖锐的声音,它抬手,向前一抓。

    明明尚在天边,两者间距离极远,但此刻莫语心脏却猛地一缩,生出极大的警兆。

    嗡——

    暗红之芒闪过,玄皇剑随之出现,他抬手,向前狠狠一斩!

    轰——

    一声巨响,玄皇剑斩在一只干瘪手掌上,足以裂天碎地的锋利坚韧,此刻竟只是破开了一层紫红色的血肉,传递来的强大力量,反而让莫语半边身体一阵麻木。

    一声痛苦低吼,干瘪手掌猛地收回,紫红干尸身影有了瞬间的停滞,似乎没有料到,莫语竟能对它造成伤害。但很快,那股本能中的渴望就压倒了一切,它身影呼啸扑出。

    “给……给我……”

    莫语头皮一阵发麻,猛地咬牙“御剑术!”

    嗡——

    玄皇剑震鸣中,分化出万道剑影。

    “万剑归一!”

    抬手一点,万道剑影重新归于一体,重新出现的玄皇剑,顿时爆发出滔天剑意。

    咻——

    就像是一道暗红闪电,瞬间贯穿长空,与扑来的紫红干尸,重重碰撞到一起。

    一声巨响,紫红干尸被生生打飞,“嘭”的一声重重砸入大地,形成一只深不见底的大坑。

    莫语闷哼,身影暴退时,口鼻之间,齐齐涌出鲜血。

    他没有任何停顿,扬手一招,玄皇剑呼啸飞回,随即转身疾驰离去。

    很快,“轰”的一声巨响,被砸入地底的紫红干尸跳到地面,看向莫语逃走方向,枯黄的眼眸竟露出一丝怒意,“你……逃……不掉……”

    它脚下一踏,地面直接炸裂,极速向前追去。

    ……

    平缓长坡上,十几名修士彼此配合,联手围攻一只,形如狗熊的霸主级黄泉兽。

    不知他们已激战了多久,这头霸主级黄泉兽浑身伤痕累累,在痛苦的刺激下彻底狂暴,随手一拍都有着碾碎一切的恐怖力量,大地在它足下颤抖呻吟。

    不过这群修士显然极有经验,团团围绕防止它逃走,却又不与之正面厮杀,一点点消磨这头霸主级黄泉兽的力量。

    片刻后,随着一声不甘咆哮,这头黄泉兽轰然倒地。

    一群修士,顿时发出齐齐欢呼。

    很快,霸主级黄泉兽身躯消散,一块结晶落到地面。

    “各位,还是老规矩,结晶我先收着,离开这里咱们再做分配。”一名首领模样修士开口。

    其他人纷纷点头,表示没有异议。

    首领修士满意点头,正要取走结晶,余光中突然闪过一道紫红之色,地面结晶随之不见。

    他身体一僵,猛地抬头,就见一只血肉干瘪呈紫红之色的干尸,正将结晶拿在手中打量,眼中不时闪过一丝迷茫之色。

    周边修士,也纷纷吓了一跳,以他们的修为,竟然根本没有看出,它是怎么出现的。

    “这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从来没有见过……不过看着,很像是一具干尸。”

    “不是像,单从外观来看,这就是一头干尸!不过这里是地狱,它很有可能是一头变异的黄泉兽!”

    “啊!这可是从未出现过的东西,或许它体内,存在着什么东西,才导致形体变化。”

    一名名修士,短暂震动之后,眼眸纷纷流露炙热。

    感受着同伴的迫切目光,首领修士略一犹豫,还是点了点头。他也认为,这头“变异黄泉兽”身上,或许有极大的造化。而且,他们辛辛苦苦击杀得到的结晶,也不可能就要放弃。

    目光一扫,趁它仍在观察着手中的结晶,首领修士猛地低吼,“动手!”

    轰——

    无数强大攻击,铺天盖地自四面八方而来,有的正面攻击,有的捆缚压制,有的辅助削弱……熟悉的配合,将紫红干尸身影彻底淹没。

    一群修士,脸上纷纷露出笑容,这是对己方实力的自信,他们联手,哪怕面对帝阶强者,都能够一战,击杀一只“变异黄泉兽”,自然是手到擒来。

    不过下一刻,他们脸上笑容,便猛地僵住。

    噗——

    一只紫红干瘪手掌,将覆盖它周身的璀璨神光直接洞穿,随即用力狠狠一撕,露出那双枯黄眼眸,冰冷漠然扫来。

    唰——

    紫红干尸身影瞬间冲出,一闪下就来到一名修士身前,没有给他任何反抗的机会,手掌便入刀锋般,深深刺入到他腹中。

    此人眼珠猛地瞪大,露出无尽惊恐,一股恐怖的吞噬力量,正从他腹中那条手臂中传来,让他肉身快速干瘪下去,转眼间,竟变成了一具彻底失去水分的干尸。

    紫红干尸收手,可以清楚的看到,它干瘪血肉呈现的紫红之色,变得暗淡了许多,有了一丝丝鲜活的气息。

    周边修士,脸色顿时煞白,没有任何犹豫,转身疯狂逃窜。

    “啊!快逃!”

    “这是一只怪物!”

    “逃命啊!”

    紫红干尸没有阻拦,它身影一动,瞬间追上一名修士,手掌从他后背刺入,透胸而出。

    吸力再次出现,当它手臂上的修士变成一具干尸时,它紫红色的血肉,已变成了鲜红,隐隐丰满了一些。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变化,紫红干尸眼中再度掠过迷茫,不过它身影却没有停顿,一闪下,追向第三名修士……

    片刻后,最后一名修士在绝望中死去,他尸体快速干枯下去,就像在地底掩埋了无尽岁月。

    随即,一只白净细腻的手掌,从他腹中缓缓拔出……

第九百四十三章 赐给你追随我的资格    遍地干尸中,一名年轻女子皎然而立,她眉目如画似烟似幻,略有几分虚无缥缈,就像是画中走出的人儿。一头柔顺的秀发,被风儿卷起,飘飘扬扬,露出那一双黑白分明,充满着迷茫的眼眸。

    她低头,看着自己青葱般的玉指,不知想到了什么,好看的眉头轻轻皱起,让人不觉的,便生出无尽怜惜。

    就在这时,女子小巧的鼻子微微一动,喃喃道:“混沌的味道……”声音轻柔,语落她身影一动,就要离去。

    不过此刻,她却又突然停下,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破破烂烂,露出多出雪白肌肤的长袍,眉头顿时皱起。

    几息后,她突然抬手,竟直接没入虚无,收回来时,手中已多了一件精美长袍。

    不过此刻,女子眉头皱的更紧,眼眸露出深深的迷茫……似乎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取来的这件长袍,似乎心思一动,便做到了……

    摇摇头,磅礴气息一闪即逝,女子身上破烂长坡直接粉碎,那赤裸娇躯只出现了不到一息,便穿上了新的长袍,虽然宽大,剪裁却颇具匠心,极好的展现出了她傲人的身材。

    唰——

    人影一闪,女子身影瞬间不见。

    ……

    一道惊虹自远方而来,落下后,露出莫语身影。

    因为力量过度损耗,他脸色苍白,明亮的眼眸,此刻也暗淡下去。

    连续数日逃亡,莫语甚至冒着暴露行踪的奉献,施展鲲鹏变令自身速度达到极致状态,却根本无法摆脱掉,那份如芒在背的感觉。

    他知道,紫红干尸就在后面,一旦停下脚步,很快就会被它追上。

    虽然,他还有许多底牌没有暴露,例如黄泉之力,例如兽神本源……但哪怕全力以赴,正面厮杀中,莫语也没有半点全身而退的把握。

    逃,逃不掉。

    打,打不过。

    莫语已经许久,没有遇到过这种进退两难的情形,心头自然阴云密布。不能再这样下去,一定要想办法,改变这种局面,否则继续下去,他支撑不了太久?

    念头正快速转动,就在这时,莫语眉头微微一皱,抬头向前方看去。

    一只通体荡漾着层层紫色光晕的华美銮驾,正从远方呼啸而来,拉车的是两头上古异兽,眼眸开阖间神光闪耀,显然实力极强。三明老者为首,带领十几名修士,围绕在銮驾四周,虽然气息不显,却在无形之中,给人极大的心理压迫。

    要知道,这里可是地狱,黄泉兽横行无忌,每年都有无数修士葬身其中的凶险绝境。

    在这里,还敢如此招摇,不是找死,就是有足够强大的实力。

    面前这一只修士队伍,显然是后者。

    若是之前,发现銮驾时,莫语早已远远避开,不过现在他目光微微闪动,停留在了原地。

    不等他想好,如何开口时,一道惊喜低呼,猛地在耳边响起,“你……你还活着!”

    莫语一怔,露出错愕之色,之前视线受到阻隔,他却是没有发现,另外几人的存在。

    看着面前女子泛红的眼眸,他心头微微一暖,随即生出几分歉意,笑道:“庆元,咱们又见面了,你似乎不太高兴啊。”

    “没……没有,我只是……只是风大眯了眼。”庆元急忙擦了擦眼睛,又仔细上下打量了他一下,确定他真的没有事,脸上顿时露出欢快笑容。

    “参见道友,多谢道友救命之恩!”魏成和另外一名女修飞来行礼,前者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莫语心中一动,摇头道:“我到的时候,她已经不在了。”

    魏成身体一僵,眼中露出痛苦,“这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庆元虽然对他的懦弱感到过愤怒,但此刻还是心头一软,轻声安慰道:“魏成师兄,那种情况下你已经尽力了,不要太难过。”

    魏成勉强一笑,低下头去,不再多言。

    莫语暗暗皱眉,对此人本就不高的评价,再度降低了许多。不管有没有救人出来,他进入峡谷,表面上是庆元的请求,他才去冒险,魏成总该道一声谢的。

    当然,他也有着自己真正的目的,救人只是附带,所以念头微微一转,便放下了。

    此刻,銮驾已经停下,三名老者目光落在莫语身上,略微打量便收了回去。

    身后十几人,更是一脸高傲,连看一眼的兴趣都表示欠缺。

    “发生了何事?”銮驾中,好听的女声传来,带着淡淡高贵淡漠,给人无尽疏离之感。

    “回禀庆小姐,就是这一位道友,在几日前救了我们。”林远恭谨开口,言罢拱手一礼,“这位道友,当日之后我等都非常挂念你的安危,如今见你安然无事,也就能心安了。”

    他语态诚恳,但不知为何,莫语总能在他身上,察觉到一丝虚伪的痕迹,所以只是点点头,没有多言。

    銮驾中沉默了一下,那女声继续响起,“原来,是你救了庆元他们,很好。不管怎么说,庆元都是我庆家的血脉,你救了她,本小姐便赐给你追随我的资格。”

    林远一怔,有些难以置信又有些羡慕,不过很快他就回过神来,看了一眼脸色微变的庆元,再落到莫语身上,就多了几分玩味。

    莫语目光微闪,没有开口。

    林远一笑,“这位道友,跟随庆小姐可是莫大的殊荣,很多人求都求不来,你可不要辜负了庆小姐的一片好意。”这话包藏祸心,本是感谢的举动,在他说来如果拒绝,就成了不敬、冒犯。

    莫语看来一眼,平淡的目光,似是将他整个人看透。林远脸上笑容顿时一僵,微微撇开头去,不敢与他对视。

    “庆小姐招揽,在下深感荣幸,不过我身后有一个对头,正在追杀与我。”莫语缓缓开口,面露迟疑,“这或许,会给庆小姐带来一些麻烦。”

    许福撇了撇嘴,露出几分不屑,“这你就放心好了,天大的困难,对庆小姐来说,都是举手之劳。”

    “嗯。”銮驾中,虽然只是淡淡一个字,许福就像是得到了莫大的肯定,面庞因为兴奋微微涨红,“听到了吧,还不快谢过庆小姐,能够跟随在小姐身边,是你几辈子修来的造化!”

    莫语面露笑容,“如此,日后就请庆小姐多多关照。”

    庆元低头,神色有些黯然,但想到这样他能安全,心头便又觉得欣慰。

    不过日后,还是要离他远一些才好,否则怕是会给他带来麻烦呢。

    想到这里,庆元微微咬住嘴唇,脚下不着痕迹,向后退出一步。

    銮驾中,那斜靠在软榻的娇美身影,恰好看到这一幕,嘴角不由微翘露出一抹嘲弄,随即淡淡吩咐,“启程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