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遍地干尸中,一名年轻女子皎然而立,她眉目如画似烟似幻,略有几分虚无缥缈,就像是画中走出的人儿。一头柔顺的秀发,被风儿卷起,飘飘扬扬,露出那一双黑白分明,充满着迷茫的眼眸。

    她低头,看着自己青葱般的玉指,不知想到了什么,好看的眉头轻轻皱起,让人不觉的,便生出无尽怜惜。

    就在这时,女子小巧的鼻子微微一动,喃喃道:“混沌的味道……”声音轻柔,语落她身影一动,就要离去。

    不过此刻,她却又突然停下,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破破烂烂,露出多出雪白肌肤的长袍,眉头顿时皱起。

    几息后,她突然抬手,竟直接没入虚无,收回来时,手中已多了一件精美长袍。

    不过此刻,女子眉头皱的更紧,眼眸露出深深的迷茫……似乎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取来的这件长袍,似乎心思一动,便做到了……

    摇摇头,磅礴气息一闪即逝,女子身上破烂长坡直接粉碎,那赤裸娇躯只出现了不到一息,便穿上了新的长袍,虽然宽大,剪裁却颇具匠心,极好的展现出了她傲人的身材。

    唰——

    人影一闪,女子身影瞬间不见。

    ……

    一道惊虹自远方而来,落下后,露出莫语身影。

    因为力量过度损耗,他脸色苍白,明亮的眼眸,此刻也暗淡下去。

    连续数日逃亡,莫语甚至冒着暴露行踪的奉献,施展鲲鹏变令自身速度达到极致状态,却根本无法摆脱掉,那份如芒在背的感觉。

    他知道,紫红干尸就在后面,一旦停下脚步,很快就会被它追上。

    虽然,他还有许多底牌没有暴露,例如黄泉之力,例如兽神本源……但哪怕全力以赴,正面厮杀中,莫语也没有半点全身而退的把握。

    逃,逃不掉。

    打,打不过。

    莫语已经许久,没有遇到过这种进退两难的情形,心头自然阴云密布。不能再这样下去,一定要想办法,改变这种局面,否则继续下去,他支撑不了太久?

    念头正快速转动,就在这时,莫语眉头微微一皱,抬头向前方看去。

    一只通体荡漾着层层紫色光晕的华美銮驾,正从远方呼啸而来,拉车的是两头上古异兽,眼眸开阖间神光闪耀,显然实力极强。三明老者为首,带领十几名修士,围绕在銮驾四周,虽然气息不显,却在无形之中,给人极大的心理压迫。

    要知道,这里可是地狱,黄泉兽横行无忌,每年都有无数修士葬身其中的凶险绝境。

    在这里,还敢如此招摇,不是找死,就是有足够强大的实力。

    面前这一只修士队伍,显然是后者。

    若是之前,发现銮驾时,莫语早已远远避开,不过现在他目光微微闪动,停留在了原地。

    不等他想好,如何开口时,一道惊喜低呼,猛地在耳边响起,“你……你还活着!”

    莫语一怔,露出错愕之色,之前视线受到阻隔,他却是没有发现,另外几人的存在。

    看着面前女子泛红的眼眸,他心头微微一暖,随即生出几分歉意,笑道:“庆元,咱们又见面了,你似乎不太高兴啊。”

    “没……没有,我只是……只是风大眯了眼。”庆元急忙擦了擦眼睛,又仔细上下打量了他一下,确定他真的没有事,脸上顿时露出欢快笑容。

    “参见道友,多谢道友救命之恩!”魏成和另外一名女修飞来行礼,前者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莫语心中一动,摇头道:“我到的时候,她已经不在了。”

    魏成身体一僵,眼中露出痛苦,“这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庆元虽然对他的懦弱感到过愤怒,但此刻还是心头一软,轻声安慰道:“魏成师兄,那种情况下你已经尽力了,不要太难过。”

    魏成勉强一笑,低下头去,不再多言。

    莫语暗暗皱眉,对此人本就不高的评价,再度降低了许多。不管有没有救人出来,他进入峡谷,表面上是庆元的请求,他才去冒险,魏成总该道一声谢的。

    当然,他也有着自己真正的目的,救人只是附带,所以念头微微一转,便放下了。

    此刻,銮驾已经停下,三名老者目光落在莫语身上,略微打量便收了回去。

    身后十几人,更是一脸高傲,连看一眼的兴趣都表示欠缺。

    “发生了何事?”銮驾中,好听的女声传来,带着淡淡高贵淡漠,给人无尽疏离之感。

    “回禀庆小姐,就是这一位道友,在几日前救了我们。”林远恭谨开口,言罢拱手一礼,“这位道友,当日之后我等都非常挂念你的安危,如今见你安然无事,也就能心安了。”

    他语态诚恳,但不知为何,莫语总能在他身上,察觉到一丝虚伪的痕迹,所以只是点点头,没有多言。

    銮驾中沉默了一下,那女声继续响起,“原来,是你救了庆元他们,很好。不管怎么说,庆元都是我庆家的血脉,你救了她,本小姐便赐给你追随我的资格。”

    林远一怔,有些难以置信又有些羡慕,不过很快他就回过神来,看了一眼脸色微变的庆元,再落到莫语身上,就多了几分玩味。

    莫语目光微闪,没有开口。

    林远一笑,“这位道友,跟随庆小姐可是莫大的殊荣,很多人求都求不来,你可不要辜负了庆小姐的一片好意。”这话包藏祸心,本是感谢的举动,在他说来如果拒绝,就成了不敬、冒犯。

    莫语看来一眼,平淡的目光,似是将他整个人看透。林远脸上笑容顿时一僵,微微撇开头去,不敢与他对视。

    “庆小姐招揽,在下深感荣幸,不过我身后有一个对头,正在追杀与我。”莫语缓缓开口,面露迟疑,“这或许,会给庆小姐带来一些麻烦。”

    许福撇了撇嘴,露出几分不屑,“这你就放心好了,天大的困难,对庆小姐来说,都是举手之劳。”

    “嗯。”銮驾中,虽然只是淡淡一个字,许福就像是得到了莫大的肯定,面庞因为兴奋微微涨红,“听到了吧,还不快谢过庆小姐,能够跟随在小姐身边,是你几辈子修来的造化!”

    莫语面露笑容,“如此,日后就请庆小姐多多关照。”

    庆元低头,神色有些黯然,但想到这样他能安全,心头便又觉得欣慰。

    不过日后,还是要离他远一些才好,否则怕是会给他带来麻烦呢。

    想到这里,庆元微微咬住嘴唇,脚下不着痕迹,向后退出一步。

    銮驾中,那斜靠在软榻的娇美身影,恰好看到这一幕,嘴角不由微翘露出一抹嘲弄,随即淡淡吩咐,“启程吧。”

第九百四十五章 石殿    紫光晕晕銮驾呼啸前行,行经之处,任何阻碍都被横推过去!对寻常修士而言危险无比的黄泉兽,竟根本不能靠近半点,跟随在銮驾之后,自然是安全无比。

    莫语默默恢复着损耗,目光偶尔落到銮驾上,露出几分若有所思。这一行,似乎只为赶路,而无意猎杀黄泉兽……很显然,他们进入地狱,是有着其他的目的。

    扫过銮驾四周实力强横的十几名修士,以及銮驾内那低沉晦涩的气息波动,莫语暗暗皱眉,莫非这一行,是冲他来的?

    不等他多想,耳边传来一声轻咳,莫语随即收敛念头,一脸平静看来。

    林远面带笑容,道:“黄轩道友,当日你进入那峡谷后,我们等待你许久都未出来,不知究竟发生了何事?”

    “没什么,只是出了一点意外,费了一些时间才脱身离去。”莫语随口敷衍过去。

    林远眼中闪过一丝怀疑,在安全脱身后,他也意识到了那处峡谷的非同寻常,或许莫语救他们,真正的目的也是冲着这个峡谷而去。说不定,他在那峡谷中,有了其他的收获!

    不过莫语不承认,他也没有证据,只能暂时压下心中念头,日后再找机会打探。

    不着痕迹笑了笑,林远回过头去,专心赶路。

    余光看了他一眼,莫语暗暗冷笑,拐弯抹角的打听,是想知道他在峡谷中有什么发现吗?不用急,这个发现,很快就会自己跑出来,只是希望,到时候不要被吓尿了裤子!

    想到这里,莫语看向庆元,从他加入队伍以来,此女就变得沉默下去,并且拉开了彼此的距离,努力表现出一股疏远。

    想到銮驾中的女子也姓庆,再加上招揽他时的态度,莫语便隐隐猜到了几分,自然能够理解她现在的做法。以为这样,就能不给他招惹麻烦了……真是一个单纯的小丫头啊!

    莫语心中微笑,心中暗暗决定,不论接下来事情发展到哪一步,都不能让她受到伤害。

    ……

    地狱深处,天空更加低垂,深如墨染的铅云,无形中施加给人极大的心理压迫。

    一座石殿,远远出现在视线的尽头,十三根巨大石柱安静伫立,支撑着已经残破的殿顶。漫长岁月的侵蚀,给它们留下了深刻的痕迹,表面篆刻的线条都已变得模糊,但正是这种模糊不清,赋予了它无尽的沧桑气息。

    一大群黄泉兽,密密麻麻足有几百只,此刻安静的游荡在大殿之外。

    銮驾停下,一名老者目光一扫,眉头微不可察一皱,躬身道:“小姐,梦家那位已经到了。”

    “我们能想到此事,其他人自然也能反应过来。”銮驾中轻柔声音如水般流淌而出,“鹿死谁手各凭手段就是,我们进去吧。”

    “是,小姐。”

    銮驾前行,石殿外游荡的黄泉兽,如潮水般向两侧退去,露出一条笔直的通道。

    莫语目光微微闪动,看向石殿的目光,露出几分若有所思。

    看来,这殿中有一名神念极其强大者,居然能够将黄泉兽,操控成为傀儡。

    林远适时一笑,低声道:“如果我猜的没错,梦家天骄梦千情就在面前石殿中。”

    见众人目光聚来,他脸上笑容越发从容,“梦千情大人身边,常年跟随一名梦家暗卫,此人神念天生迥异常人,可以操控世间万物为傀儡,正如咱们此刻看到的黄泉兽。”

    “啊,原来如此!”许福一脸赞叹,“还是林师兄知道的多,不像我们一样孤陋寡闻。”

    被他这样自贬捧了一下,林远笑容更盛,故作平淡的摆了摆手,“这也不算是太大的秘密,以后你们自然也能知道。”

    说话时,林远看了莫语一眼,“倒是黄轩道友让人羡慕,以后追随在庆小姐身边,前途不可限量啊!”

    魏成及另外一名女修,闻言一脸赞同之色。

    庆元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随即低下头去,心头一片暗淡。

    莫语神色平静,淡淡道:“如此,就承林道友吉言了。”

    林远笑着点头,看了一眼庆元,心头暗暗鄙夷,连这单纯的丫头都察觉到了不妥,你还做着好好跟随庆小姐的春秋大梦!等着吧,有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时候!

    很快,銮驾停在石殿外,紫光晕晕的幔帐被轻轻挑起,一道高挑的身影从中走出。

    她容颜精致,一袭紫色长袍衬托下,举手投足尽显天之贵女的风范,弥漫周身的晦涩气息,更为她增添了几分雍容华贵。

    林远眼中闪过一丝痴迷,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深深埋首不敢再看半点。

    有些心思,他只能永远留在心底,暴露出一丝,都会招来杀身之祸。

    不过此刻,余光落到庆元身上,林远眼底蓦地涌出一股炙热贪婪,她跟庆小姐流淌着近乎一样的血脉,容貌也有三分相似,如果能将她压在身下……

    林远自认目光隐晦,却不知道,他此刻所为尽皆被莫语收入眼底,他眉头一皱,眼中掠过一丝杀意。

    就在这时,石殿中,一名青年迎出,他样貌俊美气质出众,脸上带着温和笑容。乍一看,此人与林远有几分相似,但只是一眼,就能让人区分出两者间的不同,就像是九天苍鹰与低飞灰雀,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庆云妹妹,你也来了。”

    紫色长袍衬托下,如神女般凛然不可侵犯的女子,脸上顿时露出甜美笑容,所有疏远、漠然都尽数消退,行礼道:“庆云,见过千情哥哥。”

    梦千情伸手虚扶,随即面露歉然,“黄泉镇时,我便想上前与你说话的,但你知道金兄对我有些偏见,未免生出不必要的麻烦,我只好暂时避开你了。”

    庆云摇头,眸子柔和,“我都明白,千情哥哥不必这样。”

    她很快转移了话题,“只有千情哥哥到了吗?”

    梦千情一笑,还没有开口,就有粗犷笑声从他身后传来,“庆云妹妹,我可不比梦千情慢太多,你如果真要考虑嫁人,记得一定给蒙大哥一个机会,我对你可是一直念念不忘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