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紫光晕晕銮驾呼啸前行,行经之处,任何阻碍都被横推过去!对寻常修士而言危险无比的黄泉兽,竟根本不能靠近半点,跟随在銮驾之后,自然是安全无比。

    莫语默默恢复着损耗,目光偶尔落到銮驾上,露出几分若有所思。这一行,似乎只为赶路,而无意猎杀黄泉兽……很显然,他们进入地狱,是有着其他的目的。

    扫过銮驾四周实力强横的十几名修士,以及銮驾内那低沉晦涩的气息波动,莫语暗暗皱眉,莫非这一行,是冲他来的?

    不等他多想,耳边传来一声轻咳,莫语随即收敛念头,一脸平静看来。

    林远面带笑容,道:“黄轩道友,当日你进入那峡谷后,我们等待你许久都未出来,不知究竟发生了何事?”

    “没什么,只是出了一点意外,费了一些时间才脱身离去。”莫语随口敷衍过去。

    林远眼中闪过一丝怀疑,在安全脱身后,他也意识到了那处峡谷的非同寻常,或许莫语救他们,真正的目的也是冲着这个峡谷而去。说不定,他在那峡谷中,有了其他的收获!

    不过莫语不承认,他也没有证据,只能暂时压下心中念头,日后再找机会打探。

    不着痕迹笑了笑,林远回过头去,专心赶路。

    余光看了他一眼,莫语暗暗冷笑,拐弯抹角的打听,是想知道他在峡谷中有什么发现吗?不用急,这个发现,很快就会自己跑出来,只是希望,到时候不要被吓尿了裤子!

    想到这里,莫语看向庆元,从他加入队伍以来,此女就变得沉默下去,并且拉开了彼此的距离,努力表现出一股疏远。

    想到銮驾中的女子也姓庆,再加上招揽他时的态度,莫语便隐隐猜到了几分,自然能够理解她现在的做法。以为这样,就能不给他招惹麻烦了……真是一个单纯的小丫头啊!

    莫语心中微笑,心中暗暗决定,不论接下来事情发展到哪一步,都不能让她受到伤害。

    ……

    地狱深处,天空更加低垂,深如墨染的铅云,无形中施加给人极大的心理压迫。

    一座石殿,远远出现在视线的尽头,十三根巨大石柱安静伫立,支撑着已经残破的殿顶。漫长岁月的侵蚀,给它们留下了深刻的痕迹,表面篆刻的线条都已变得模糊,但正是这种模糊不清,赋予了它无尽的沧桑气息。

    一大群黄泉兽,密密麻麻足有几百只,此刻安静的游荡在大殿之外。

    銮驾停下,一名老者目光一扫,眉头微不可察一皱,躬身道:“小姐,梦家那位已经到了。”

    “我们能想到此事,其他人自然也能反应过来。”銮驾中轻柔声音如水般流淌而出,“鹿死谁手各凭手段就是,我们进去吧。”

    “是,小姐。”

    銮驾前行,石殿外游荡的黄泉兽,如潮水般向两侧退去,露出一条笔直的通道。

    莫语目光微微闪动,看向石殿的目光,露出几分若有所思。

    看来,这殿中有一名神念极其强大者,居然能够将黄泉兽,操控成为傀儡。

    林远适时一笑,低声道:“如果我猜的没错,梦家天骄梦千情就在面前石殿中。”

    见众人目光聚来,他脸上笑容越发从容,“梦千情大人身边,常年跟随一名梦家暗卫,此人神念天生迥异常人,可以操控世间万物为傀儡,正如咱们此刻看到的黄泉兽。”

    “啊,原来如此!”许福一脸赞叹,“还是林师兄知道的多,不像我们一样孤陋寡闻。”

    被他这样自贬捧了一下,林远笑容更盛,故作平淡的摆了摆手,“这也不算是太大的秘密,以后你们自然也能知道。”

    说话时,林远看了莫语一眼,“倒是黄轩道友让人羡慕,以后追随在庆小姐身边,前途不可限量啊!”

    魏成及另外一名女修,闻言一脸赞同之色。

    庆元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随即低下头去,心头一片暗淡。

    莫语神色平静,淡淡道:“如此,就承林道友吉言了。”

    林远笑着点头,看了一眼庆元,心头暗暗鄙夷,连这单纯的丫头都察觉到了不妥,你还做着好好跟随庆小姐的春秋大梦!等着吧,有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时候!

    很快,銮驾停在石殿外,紫光晕晕的幔帐被轻轻挑起,一道高挑的身影从中走出。

    她容颜精致,一袭紫色长袍衬托下,举手投足尽显天之贵女的风范,弥漫周身的晦涩气息,更为她增添了几分雍容华贵。

    林远眼中闪过一丝痴迷,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深深埋首不敢再看半点。

    有些心思,他只能永远留在心底,暴露出一丝,都会招来杀身之祸。

    不过此刻,余光落到庆元身上,林远眼底蓦地涌出一股炙热贪婪,她跟庆小姐流淌着近乎一样的血脉,容貌也有三分相似,如果能将她压在身下……

    林远自认目光隐晦,却不知道,他此刻所为尽皆被莫语收入眼底,他眉头一皱,眼中掠过一丝杀意。

    就在这时,石殿中,一名青年迎出,他样貌俊美气质出众,脸上带着温和笑容。乍一看,此人与林远有几分相似,但只是一眼,就能让人区分出两者间的不同,就像是九天苍鹰与低飞灰雀,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庆云妹妹,你也来了。”

    紫色长袍衬托下,如神女般凛然不可侵犯的女子,脸上顿时露出甜美笑容,所有疏远、漠然都尽数消退,行礼道:“庆云,见过千情哥哥。”

    梦千情伸手虚扶,随即面露歉然,“黄泉镇时,我便想上前与你说话的,但你知道金兄对我有些偏见,未免生出不必要的麻烦,我只好暂时避开你了。”

    庆云摇头,眸子柔和,“我都明白,千情哥哥不必这样。”

    她很快转移了话题,“只有千情哥哥到了吗?”

    梦千情一笑,还没有开口,就有粗犷笑声从他身后传来,“庆云妹妹,我可不比梦千情慢太多,你如果真要考虑嫁人,记得一定给蒙大哥一个机会,我对你可是一直念念不忘啊!”

第九百四十六章 恐怖女修    殿中无数目光同时汇聚而来,露出嘲讽、讥笑、冷漠,像是在看一个白痴。三位大人做出的决定,居然也敢插手,真是自寻死路!

    林远心头生出一股激动,他等待了许久,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到了。居然没用鼓动,就自己跳了出来,好,实在是太好了!虽然已经预料到莫语必死的下场,但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要再补一把火。

    “黄轩道友,你是庆小姐的追随者,要懂得分寸,怎敢去违背庆小姐的决定!”低吼之中,他一脸焦急,似是为莫语着急,又似为庆云的威严受到挑衅而愤怒。

    果然,庆云的脸色,更多了一抹阴沉。

    蒙恬微怔,嘴角随即露出几分玩味,“庆云,看来你的这个追随者,对你不怎么忠诚啊。”

    “蒙恬大哥不必激我,他之前救过庆元,我才赐给他追随我的资格。今日他既然放弃了这份殊荣,那他的生死,就交给蒙恬大哥决定。”庆云淡淡开口。

    “不要!”庆元尖叫一声,“婚事我答应了,我愿意给蒙恬大人做妾,求你们不要伤害他!”

    她扭头,“黄轩大哥,你快向庆小姐认错,求她原谅你,快啊!”

    莫语神色平静摇头,面露冷漠,“庆小姐收我为追随者,不正是在等待着这个时候,你以为我现在认错,她就会放过我吗?”

    声音平静,却像是一把尖刀,戳中庆云的痛处,她脸色彻底阴沉下去。

    蒙恬大笑,转移走所有目光,抬手一点,“小子,你说的没错,今天就算跪下来磕头,也没有用!敢跟我未来的小妾勾勾搭搭,你死定了!”

    “那可未必。”。莫语目光微山,看向石殿入口,等待了这么久,终于来了吗?

    只是速度,比他预想中的慢了一些。

    就在众人不解他是何意时,梦千情身后处,一名全身包裹在黑色甲胄下的修士猛地抬头,露出一双生有四只瞳孔的诡异眼眸,此刻猛地瞪大,露出痛苦之色。

    “少爷小心!”低吼中,他如遭重击,张口喷出大股鲜血,气息随之萎靡下去。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殿中气氛陡然一变,尤其知晓黑色甲胄修士底细的梦家之人,脸色变得极其难看时,眼底随之生出了一丝凝重。

    究竟发生了何事,居然让暗卫毫无反抗之力,就被瞬间重创。

    啪——

    啪——

    突然间,淡淡脚步声由远及近,声音轻柔,但落入殿中修士耳中,却让他们眼珠一阵收缩。

    石殿外,可是有几百头黄泉兽守护,居然悄无声息就被人突破进来……想到这里,众人齐齐倒吸一口冷气,突然意识到了梦家暗卫重伤的原因。

    梦千情眼眸冰冷,蒙恬脸色冷峻,庆云眼眸泛起丝丝精芒,三人目光同时落到大殿入口。

    几息后,一道身影出现在他们面前,原本严阵以待的众人,脸上纷纷露出错愕。

    如梦如幻的面庞,似是从画中走出一样,柔顺的长发垂在腰间,随着殿外吹来的微风轻轻飘荡,精美长袍看似简单,但每一处细节都趋于完美,勾勒出完美的曲线。

    这样一名娇柔女子,宁静站在众人面前,被诸多目光环绕,神态从容不迫,自然而然就有一股尊贵气息,从她身上弥漫开来。

    此处气质尊贵的女子,还有那庆云,但两者若放到一起比较,就会发现前者无论气质、容貌,都要逊色一筹。

    莫语脸色大变,不是因为这女子的美丽,而是她身上的气息……竟与那紫红干尸完全一样。

    心里“咯噔”一下,莫语突然意识到,这或许才是她原来的模样……力量恢复了吗……

    一念及此,他头皮就是一阵发麻,背后生出一层冷汗,这女人的恐怖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脚下不着痕迹退后一步,缓缓伸手抓住庆元的手掌,一有机会马上就逃!

    庆云眼中闪过一丝愠怒,尤其梦千情、蒙恬两人不经意间流露出的一丝惊艳神情,更让她暗暗咬牙。

    她上前一步,娇喝道:“你是何人?”

    殿口处女修神色淡漠,没有因为她开口,而想她看去半点,就这样自然的忽视过去,目光在店内扫过,像是寻找着什么。很快,她眸子微定,迈步向前走去。

    庆云的脸色,此刻变得极其难看,这种忽视,尤其是一个容颜、气质尽皆在她之上女子的忽视,让她绝无法承受!

    眸子厉芒一闪,她寒声道:“贱婢!本小姐跟你说话,你居然敢装作听不到!”

    一步迈出,恐怖气息自她体内爆发,抬手竟有无数紫色神光爆发,充斥了大殿内每寸空间。

    但此刻,不等她这一掌拍落,蒙恬突然伸手将她拦住,“庆云,我已决定要她做我的一名平妻,你不能伤他。”

    “蒙恬大哥,你……”

    “平妻,已是我蒙家正式成员,庆云你应该知道,这代表着什么。”蒙恬声音平淡,“我要她平安无事,这不是请求。”

    庆云脸色阴沉,半晌后拂袖一挥,虽仍旧阴沉着脸,周身涌动的可怕气息,却已缓缓散去。

    蒙恬哈哈一笑,对此并不感到意外,“就当我欠了你一个人情。”他看向走近的女子,眼底闪过一丝炙热,“今日不仅得到一名小妾,更寻到一个平妻,果真好兆头。”

    “不管你有何出身,从即日起,就是我蒙恬的人了!”他身影一动,瞬间出现在女子身边,抬手向她腰肢揽去。

    动作看似不快,却蕴含着一丝,不容抵抗的强大意志。

    就在蒙恬手掌,即将触摸到女子身体的瞬间,她突然抬头,露出那淡漠的眼眸。

    蒙恬心脏一缩,陡然生出一股毛骨悚然之感,就像是被一头巨兽锁定的羔羊,这种感觉,他已经许久不曾体会。

    没有任何犹豫,蒙恬脚下重重一踏,身体便要暴退离去。

    但这时,不知何时出现的白嫩手掌,已按落在他胸膛,看似轻飘飘没有半点力量,却让蒙恬胸口猛地凹陷下去,让人心悸的骨骼断碎声中,几截锋利的断骨刺穿血肉而出!

    断口处竟散发着淡淡金光,显然质地坚硬无比,不过此刻,却被这一掌尽数打断。

    噗——

    口鼻间鲜血狂喷,蒙恬魁梧的身躯,像是一块大石,重重砸在大殿深处,好死不死恰好落到其中,一座石椅上。

    嗡——

    一层黑光,在石椅表面涌出,随即化为无数绳索,将他死死束缚在上面,随之而来的,是那恐怖的吞噬力量。

    蒙恬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干瘪下去,若是巅峰状态下他尚能挣脱,但现在却只能等死。

    他瞪大眼珠中露出惊恐,咆哮道:“救我!快救我!”

    这声音,将陷入震动的众人惊醒,一名蒙家老者面露惊怒,身影一动来到蒙恬身边,隔空一掌重重拍落在石椅上。

    这恐怖一击足以将一座万丈高山拍成粉碎,却只让石椅微微震动,其上黑光所化的绳索暗淡了几分。

    蒙恬不知施展了什么秘术,趁机挣脱出来,又是几口鲜血接连喷出。

    救人老者略一检查,脸色就彻底阴沉下去,蒙恬之前被打了一掌,更被石椅掠夺走部分生机、修为,伤势已动摇了根基,必须马上归返家族修养,否则会流下隐患……也就是说,这一场圣族老祖发起的各道统天骄之争,蒙家要提前退出。

    他猛地转身,面目狰狞,“哪里来的贱婢,竟敢偷袭致使我蒙家天骄重伤,该死!”

    没错,在老者看来,蒙恬是因为一时大意,才会被重伤。

    否则以他修为,谁能轻易伤他。

    唰——

    灵光爆闪,老者如下山猛虎扑来,气势滔天。

    女子微微皱眉,露出一丝不耐,在老者靠近时,随手一拍。

    就像是,在拍一只扰乱她的蝇虫……

    但接下来的一幕,让殿中所有修士眼眸,都忍不住瞪大,脸上一片震骇。

    轰——

    惊天巨响中,老者身影以更快的速度倒飞回去,尚未落到地面,身体便轰然爆裂。

    这名天道第二步,威慑一方疆域的巅峰强者,竟被这一掌,活活打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