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殿中无数目光同时汇聚而来,露出嘲讽、讥笑、冷漠,像是在看一个白痴。三位大人做出的决定,居然也敢插手,真是自寻死路!

    林远心头生出一股激动,他等待了许久,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到了。居然没用鼓动,就自己跳了出来,好,实在是太好了!虽然已经预料到莫语必死的下场,但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要再补一把火。

    “黄轩道友,你是庆小姐的追随者,要懂得分寸,怎敢去违背庆小姐的决定!”低吼之中,他一脸焦急,似是为莫语着急,又似为庆云的威严受到挑衅而愤怒。

    果然,庆云的脸色,更多了一抹阴沉。

    蒙恬微怔,嘴角随即露出几分玩味,“庆云,看来你的这个追随者,对你不怎么忠诚啊。”

    “蒙恬大哥不必激我,他之前救过庆元,我才赐给他追随我的资格。今日他既然放弃了这份殊荣,那他的生死,就交给蒙恬大哥决定。”庆云淡淡开口。

    “不要!”庆元尖叫一声,“婚事我答应了,我愿意给蒙恬大人做妾,求你们不要伤害他!”

    她扭头,“黄轩大哥,你快向庆小姐认错,求她原谅你,快啊!”

    莫语神色平静摇头,面露冷漠,“庆小姐收我为追随者,不正是在等待着这个时候,你以为我现在认错,她就会放过我吗?”

    声音平静,却像是一把尖刀,戳中庆云的痛处,她脸色彻底阴沉下去。

    蒙恬大笑,转移走所有目光,抬手一点,“小子,你说的没错,今天就算跪下来磕头,也没有用!敢跟我未来的小妾勾勾搭搭,你死定了!”

    “那可未必。”。莫语目光微山,看向石殿入口,等待了这么久,终于来了吗?

    只是速度,比他预想中的慢了一些。

    就在众人不解他是何意时,梦千情身后处,一名全身包裹在黑色甲胄下的修士猛地抬头,露出一双生有四只瞳孔的诡异眼眸,此刻猛地瞪大,露出痛苦之色。

    “少爷小心!”低吼中,他如遭重击,张口喷出大股鲜血,气息随之萎靡下去。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殿中气氛陡然一变,尤其知晓黑色甲胄修士底细的梦家之人,脸色变得极其难看时,眼底随之生出了一丝凝重。

    究竟发生了何事,居然让暗卫毫无反抗之力,就被瞬间重创。

    啪——

    啪——

    突然间,淡淡脚步声由远及近,声音轻柔,但落入殿中修士耳中,却让他们眼珠一阵收缩。

    石殿外,可是有几百头黄泉兽守护,居然悄无声息就被人突破进来……想到这里,众人齐齐倒吸一口冷气,突然意识到了梦家暗卫重伤的原因。

    梦千情眼眸冰冷,蒙恬脸色冷峻,庆云眼眸泛起丝丝精芒,三人目光同时落到大殿入口。

    几息后,一道身影出现在他们面前,原本严阵以待的众人,脸上纷纷露出错愕。

    如梦如幻的面庞,似是从画中走出一样,柔顺的长发垂在腰间,随着殿外吹来的微风轻轻飘荡,精美长袍看似简单,但每一处细节都趋于完美,勾勒出完美的曲线。

    这样一名娇柔女子,宁静站在众人面前,被诸多目光环绕,神态从容不迫,自然而然就有一股尊贵气息,从她身上弥漫开来。

    此处气质尊贵的女子,还有那庆云,但两者若放到一起比较,就会发现前者无论气质、容貌,都要逊色一筹。

    莫语脸色大变,不是因为这女子的美丽,而是她身上的气息……竟与那紫红干尸完全一样。

    心里“咯噔”一下,莫语突然意识到,这或许才是她原来的模样……力量恢复了吗……

    一念及此,他头皮就是一阵发麻,背后生出一层冷汗,这女人的恐怖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脚下不着痕迹退后一步,缓缓伸手抓住庆元的手掌,一有机会马上就逃!

    庆云眼中闪过一丝愠怒,尤其梦千情、蒙恬两人不经意间流露出的一丝惊艳神情,更让她暗暗咬牙。

    她上前一步,娇喝道:“你是何人?”

    殿口处女修神色淡漠,没有因为她开口,而想她看去半点,就这样自然的忽视过去,目光在店内扫过,像是寻找着什么。很快,她眸子微定,迈步向前走去。

    庆云的脸色,此刻变得极其难看,这种忽视,尤其是一个容颜、气质尽皆在她之上女子的忽视,让她绝无法承受!

    眸子厉芒一闪,她寒声道:“贱婢!本小姐跟你说话,你居然敢装作听不到!”

    一步迈出,恐怖气息自她体内爆发,抬手竟有无数紫色神光爆发,充斥了大殿内每寸空间。

    但此刻,不等她这一掌拍落,蒙恬突然伸手将她拦住,“庆云,我已决定要她做我的一名平妻,你不能伤他。”

    “蒙恬大哥,你……”

    “平妻,已是我蒙家正式成员,庆云你应该知道,这代表着什么。”蒙恬声音平淡,“我要她平安无事,这不是请求。”

    庆云脸色阴沉,半晌后拂袖一挥,虽仍旧阴沉着脸,周身涌动的可怕气息,却已缓缓散去。

    蒙恬哈哈一笑,对此并不感到意外,“就当我欠了你一个人情。”他看向走近的女子,眼底闪过一丝炙热,“今日不仅得到一名小妾,更寻到一个平妻,果真好兆头。”

    “不管你有何出身,从即日起,就是我蒙恬的人了!”他身影一动,瞬间出现在女子身边,抬手向她腰肢揽去。

    动作看似不快,却蕴含着一丝,不容抵抗的强大意志。

    就在蒙恬手掌,即将触摸到女子身体的瞬间,她突然抬头,露出那淡漠的眼眸。

    蒙恬心脏一缩,陡然生出一股毛骨悚然之感,就像是被一头巨兽锁定的羔羊,这种感觉,他已经许久不曾体会。

    没有任何犹豫,蒙恬脚下重重一踏,身体便要暴退离去。

    但这时,不知何时出现的白嫩手掌,已按落在他胸膛,看似轻飘飘没有半点力量,却让蒙恬胸口猛地凹陷下去,让人心悸的骨骼断碎声中,几截锋利的断骨刺穿血肉而出!

    断口处竟散发着淡淡金光,显然质地坚硬无比,不过此刻,却被这一掌尽数打断。

    噗——

    口鼻间鲜血狂喷,蒙恬魁梧的身躯,像是一块大石,重重砸在大殿深处,好死不死恰好落到其中,一座石椅上。

    嗡——

    一层黑光,在石椅表面涌出,随即化为无数绳索,将他死死束缚在上面,随之而来的,是那恐怖的吞噬力量。

    蒙恬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干瘪下去,若是巅峰状态下他尚能挣脱,但现在却只能等死。

    他瞪大眼珠中露出惊恐,咆哮道:“救我!快救我!”

    这声音,将陷入震动的众人惊醒,一名蒙家老者面露惊怒,身影一动来到蒙恬身边,隔空一掌重重拍落在石椅上。

    这恐怖一击足以将一座万丈高山拍成粉碎,却只让石椅微微震动,其上黑光所化的绳索暗淡了几分。

    蒙恬不知施展了什么秘术,趁机挣脱出来,又是几口鲜血接连喷出。

    救人老者略一检查,脸色就彻底阴沉下去,蒙恬之前被打了一掌,更被石椅掠夺走部分生机、修为,伤势已动摇了根基,必须马上归返家族修养,否则会流下隐患……也就是说,这一场圣族老祖发起的各道统天骄之争,蒙家要提前退出。

    他猛地转身,面目狰狞,“哪里来的贱婢,竟敢偷袭致使我蒙家天骄重伤,该死!”

    没错,在老者看来,蒙恬是因为一时大意,才会被重伤。

    否则以他修为,谁能轻易伤他。

    唰——

    灵光爆闪,老者如下山猛虎扑来,气势滔天。

    女子微微皱眉,露出一丝不耐,在老者靠近时,随手一拍。

    就像是,在拍一只扰乱她的蝇虫……

    但接下来的一幕,让殿中所有修士眼眸,都忍不住瞪大,脸上一片震骇。

    轰——

    惊天巨响中,老者身影以更快的速度倒飞回去,尚未落到地面,身体便轰然爆裂。

    这名天道第二步,威慑一方疆域的巅峰强者,竟被这一掌,活活打死!

第九百四十七章 逃无可逃    拂袖杀天道第二步,石殿骤然死寂,无数聚临目光,露出难以遮掩的惊恐。

    梦千情眼眸蓦地收缩,眼中瞬间有无数虚影闪过,可洞悉前世未来,但在他眼中,女子身影一片模糊,根本无法看清,脸上顿时露出骇然。

    庆云心头微颤,脚下下意识退后一步,看向女修如梦如幻的身影,心头嫉妒之意更重。

    “伤我蒙家传承之子,杀我蒙家天道二步护到者!”一名蒙家老者凄厉咆哮,“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来自何方,都要承受蒙家追杀,直至永坠轮回再无超脱之日!”

    他说话时,女修安静前行,神色没有半点变化,但到最后一句时,她脚步突然一顿,缓缓转身,向这老者看去一眼。

    这一眼,对周边之人平淡无奇,却让老者眼前蓦地一变,似斗转星移更换乾坤。

    一条奔流长河充斥了他面前世界,浩浩汤汤自起源而来,流向终点而去,举目两望不见首尾。

    此刻河水突然翻涌,无数浮尸从河中升起,一层一层竟聚成了一座尸身祭坛。在这祭坛之巅,一名女子盘膝而坐,她面容模糊难以看清,却在此刻蓦地睁开了眼眸。

    “你……你是……”老者眼珠猛地瞪大,露出无尽惊骇,他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口鼻间喷出鲜血打断,一头花白长发转眼尽数如雪,脸上皱纹层层叠叠,最终遮盖住了他的双眼。

    噗通——

    老者倒地,尸身散发浓郁腐朽之气,就似已在地底深处,掩埋了无尽岁月。

    石殿中,陡然响起一片倒吸冷气声,究竟何等恐怖之修,才能做到一眼杀天道……无法形容的惊悚,弥漫所有人心头。

    蒙恬心头苦涩,他感应到此女不俗,却没有想到,她竟恐怖至斯。两名护道族叔身死,这后果,即便他也难以承受。不过此刻,他却不敢有半点停顿,拱手一拜,“今日之事,错尽在我蒙家,还请前辈网开一面。”

    蒙家天骄之尊,威名照耀八荒六合,何曾对任何人低头,但今日他却不得不低,不敢不低!这女子之强,或许蒙家中,唯有陷入沉睡的一代老祖,可与之交锋。

    如此强者,谁敢违逆,便是自取死路!

    女子收回目光,继续前行,似眼中从始至终,都没有蒙恬的存在。此人心头一松,随即更加苦涩,以他修为、身份,竟不能被对方看如眼中,可笑之前竟还想着,将其娶回家中。

    庆云脸色大变,因为此时这女子,正是向她所在行来,想到之前所言她心中就是一阵后悔,咬了咬牙敛衽行礼,“晚辈为庆家之后,先前不知前辈身份多有得罪,请前辈恕罪。”

    蒙恬下场在前,她再如何不甘,也只能低头认错。

    可那女子竟似没有听到,脚步不徐不缓,继续前行。

    此刻石殿之中,只有莫语知道,这女子此来真正的目标,是他!

    目睹了她之前出手,他心中遁走的念头,苦笑中缓缓散去。

    不是不想逃,而是无路可逃!

    这女子虽然慢慢走来,但无形气机,却锁死了整片天地,没有她的允许,谁都无法离去。

    庆元眼睛瞪大,看着身边的莫语,从他严肃神情及紧绷的身体中,隐隐察觉到了一些,她心头,顿时一阵骇然。

    或许此刻最正确的选择,是挣开莫语的手,离他越远越好,但庆元眼中很快闪过坚定,非但没有松手,反而握的更紧了一些。

    莫语能够为她挺身而出,那此刻,她也能陪着他,一起赴死!

    察觉到庆元的变化,莫语心头微暖,捏了捏她的手掌,露出一丝宽慰笑容。

    如今,他还有最后一张牌,用得好,或许非但不用死,还会有极大的好处。

    之前因为太过冒险,他迟迟不敢尝试,但如今已没有选择!

    如此,那便一搏!

    莫语眼中,闪过一丝决然。

    “前辈!”庆云脚下一退,脸上闪过一丝惊慌,“您真的要对晚辈出手?”

    她身后,三名老者脸色发白,但此刻还是毫不犹豫上前一步,将庆云护在身后。

    为首之人拱手一礼,咬牙道:“这位大人,只要能饶恕小姐之罪,我庆家必有厚报。”

    说话时,三人长袍无风自动,天道气息晦涩莫名,已做好拼命的准备。

    女子微微皱眉,似是感到一丝不耐,抬手向前一挥,“刮噪!”

    浩荡之力自虚无涌出,虽在方圆之间,却奔腾如辽阔大海,瞬间淹没三名庆家护道强者,将其直接震飞。

    这三人,口中同时喷出鲜血,脸色变得惨白,低吼一声正要强行冲来,脸色却齐齐一变,露出无尽惊恐。

    只见这三人体内,一抹枯黄之光散发,莹晕之间似可看到,无数亡魂之影咆哮。他们的生机、修为,在这一刻如同决堤长河,向外喷涌而出,只是呼吸之间,就快速苍老下去。

    一名庆家护道老者,怒吼中欲不顾自身救人,但脚下只是走出三步,身躯就似过了无数年,连带他的修为都像是断了根基,成了无根浮萍,似乎下一刻就会崩溃。

    第四步,他抬起脚,却终归不敢再踏落。

    因此步落下,他必死!

    一切发生于瞬息间,女子身影已出现在庆云面前,此女俏脸惨白,再无之前风华绝代。

    她想要反抗,但蒙家及三名老祖遭遇就在眼前,一旦出手将她触怒,只怕后果更加不堪预料。

    银牙暗咬,庆云低头等待自己遭受惩戒,一丝惊恐无可避免的在心头滋生……

    不过此刻,事情却有些出乎意料。

    女子目光落到她身上,眼眸第一次有了波澜,似是在回忆着什么,几息后缓缓开口,“庆家血脉……庆枯木,如今死了吗?”

    “啊!”庆云微怔,随即身体就是一颤,庆枯木这个名字,在庆家有着至高无上的尊贵,因为他是庆家一代老祖,造就了如今庆家的辉煌!数万年前,便以自我沉睡方式,冲击更高天道之境。

    面前这女子,竟认得老祖,而且从口气看,似乎地位比较老祖还要更高一些。

    庆云心头震动,此刻却不及多想,恭谨道:“回禀前辈,老祖如今在沉睡中,醒来若知有朋友到来,必定欣喜万分。”

    女子淡淡开口,“他未必想见到我……但相见即是因果,你回去告诉庆枯木,当年他欠一颗糖丸的人情,要归还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