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拂袖杀天道第二步,石殿骤然死寂,无数聚临目光,露出难以遮掩的惊恐。

    梦千情眼眸蓦地收缩,眼中瞬间有无数虚影闪过,可洞悉前世未来,但在他眼中,女子身影一片模糊,根本无法看清,脸上顿时露出骇然。

    庆云心头微颤,脚下下意识退后一步,看向女修如梦如幻的身影,心头嫉妒之意更重。

    “伤我蒙家传承之子,杀我蒙家天道二步护到者!”一名蒙家老者凄厉咆哮,“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来自何方,都要承受蒙家追杀,直至永坠轮回再无超脱之日!”

    他说话时,女修安静前行,神色没有半点变化,但到最后一句时,她脚步突然一顿,缓缓转身,向这老者看去一眼。

    这一眼,对周边之人平淡无奇,却让老者眼前蓦地一变,似斗转星移更换乾坤。

    一条奔流长河充斥了他面前世界,浩浩汤汤自起源而来,流向终点而去,举目两望不见首尾。

    此刻河水突然翻涌,无数浮尸从河中升起,一层一层竟聚成了一座尸身祭坛。在这祭坛之巅,一名女子盘膝而坐,她面容模糊难以看清,却在此刻蓦地睁开了眼眸。

    “你……你是……”老者眼珠猛地瞪大,露出无尽惊骇,他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口鼻间喷出鲜血打断,一头花白长发转眼尽数如雪,脸上皱纹层层叠叠,最终遮盖住了他的双眼。

    噗通——

    老者倒地,尸身散发浓郁腐朽之气,就似已在地底深处,掩埋了无尽岁月。

    石殿中,陡然响起一片倒吸冷气声,究竟何等恐怖之修,才能做到一眼杀天道……无法形容的惊悚,弥漫所有人心头。

    蒙恬心头苦涩,他感应到此女不俗,却没有想到,她竟恐怖至斯。两名护道族叔身死,这后果,即便他也难以承受。不过此刻,他却不敢有半点停顿,拱手一拜,“今日之事,错尽在我蒙家,还请前辈网开一面。”

    蒙家天骄之尊,威名照耀八荒六合,何曾对任何人低头,但今日他却不得不低,不敢不低!这女子之强,或许蒙家中,唯有陷入沉睡的一代老祖,可与之交锋。

    如此强者,谁敢违逆,便是自取死路!

    女子收回目光,继续前行,似眼中从始至终,都没有蒙恬的存在。此人心头一松,随即更加苦涩,以他修为、身份,竟不能被对方看如眼中,可笑之前竟还想着,将其娶回家中。

    庆云脸色大变,因为此时这女子,正是向她所在行来,想到之前所言她心中就是一阵后悔,咬了咬牙敛衽行礼,“晚辈为庆家之后,先前不知前辈身份多有得罪,请前辈恕罪。”

    蒙恬下场在前,她再如何不甘,也只能低头认错。

    可那女子竟似没有听到,脚步不徐不缓,继续前行。

    此刻石殿之中,只有莫语知道,这女子此来真正的目标,是他!

    目睹了她之前出手,他心中遁走的念头,苦笑中缓缓散去。

    不是不想逃,而是无路可逃!

    这女子虽然慢慢走来,但无形气机,却锁死了整片天地,没有她的允许,谁都无法离去。

    庆元眼睛瞪大,看着身边的莫语,从他严肃神情及紧绷的身体中,隐隐察觉到了一些,她心头,顿时一阵骇然。

    或许此刻最正确的选择,是挣开莫语的手,离他越远越好,但庆元眼中很快闪过坚定,非但没有松手,反而握的更紧了一些。

    莫语能够为她挺身而出,那此刻,她也能陪着他,一起赴死!

    察觉到庆元的变化,莫语心头微暖,捏了捏她的手掌,露出一丝宽慰笑容。

    如今,他还有最后一张牌,用得好,或许非但不用死,还会有极大的好处。

    之前因为太过冒险,他迟迟不敢尝试,但如今已没有选择!

    如此,那便一搏!

    莫语眼中,闪过一丝决然。

    “前辈!”庆云脚下一退,脸上闪过一丝惊慌,“您真的要对晚辈出手?”

    她身后,三名老者脸色发白,但此刻还是毫不犹豫上前一步,将庆云护在身后。

    为首之人拱手一礼,咬牙道:“这位大人,只要能饶恕小姐之罪,我庆家必有厚报。”

    说话时,三人长袍无风自动,天道气息晦涩莫名,已做好拼命的准备。

    女子微微皱眉,似是感到一丝不耐,抬手向前一挥,“刮噪!”

    浩荡之力自虚无涌出,虽在方圆之间,却奔腾如辽阔大海,瞬间淹没三名庆家护道强者,将其直接震飞。

    这三人,口中同时喷出鲜血,脸色变得惨白,低吼一声正要强行冲来,脸色却齐齐一变,露出无尽惊恐。

    只见这三人体内,一抹枯黄之光散发,莹晕之间似可看到,无数亡魂之影咆哮。他们的生机、修为,在这一刻如同决堤长河,向外喷涌而出,只是呼吸之间,就快速苍老下去。

    一名庆家护道老者,怒吼中欲不顾自身救人,但脚下只是走出三步,身躯就似过了无数年,连带他的修为都像是断了根基,成了无根浮萍,似乎下一刻就会崩溃。

    第四步,他抬起脚,却终归不敢再踏落。

    因此步落下,他必死!

    一切发生于瞬息间,女子身影已出现在庆云面前,此女俏脸惨白,再无之前风华绝代。

    她想要反抗,但蒙家及三名老祖遭遇就在眼前,一旦出手将她触怒,只怕后果更加不堪预料。

    银牙暗咬,庆云低头等待自己遭受惩戒,一丝惊恐无可避免的在心头滋生……

    不过此刻,事情却有些出乎意料。

    女子目光落到她身上,眼眸第一次有了波澜,似是在回忆着什么,几息后缓缓开口,“庆家血脉……庆枯木,如今死了吗?”

    “啊!”庆云微怔,随即身体就是一颤,庆枯木这个名字,在庆家有着至高无上的尊贵,因为他是庆家一代老祖,造就了如今庆家的辉煌!数万年前,便以自我沉睡方式,冲击更高天道之境。

    面前这女子,竟认得老祖,而且从口气看,似乎地位比较老祖还要更高一些。

    庆云心头震动,此刻却不及多想,恭谨道:“回禀前辈,老祖如今在沉睡中,醒来若知有朋友到来,必定欣喜万分。”

    女子淡淡开口,“他未必想见到我……但相见即是因果,你回去告诉庆枯木,当年他欠一颗糖丸的人情,要归还了。”

第九百四十九章 原来是你    虽然不知道她说的什么,庆云还是行礼称是,随即生出几分欢喜,知道今日避开了一劫,这才发觉自己后背,不知何时已被冷汗打湿。

    三名庆家护道老者,此刻同时苦笑,他们早已提醒是庆家之人,若提前住手,他们何须落得这般代价。不过他们心中,却也隐隐明白,这女子根本视他们为无物,所言所行不入其眼耳,最后住手也是因为察觉到故人气息。

    究竟何等境界,才敢这般行事啊……且从未听闻过,阿鼻之中有这样一位大能。

    但想来这女子,必然有着惊天的背-景,因为她身上那股沧桑之气,让三人感受到了远古的韵味!

    女子言罢眼眸便恢复漠然,挥了挥手,“让开。”

    庆云一怔,下意识闪开,见她继续前行,脸上顿时露出惊愕。

    难道说,这恐怖女子,根本就不是宠她而来,而是她挡住了这女子的前路……

    一念及此,庆云心中发苦,随即猛地抬头,却是要看一看,她究竟为谁而来!

    “啊……这位前辈,像是冲我们来了!”林远低声开口,面庞蓦地煞白,眼看她越来越紧,猛地咬牙,他闪身退到一旁。

    许福、魏成及那名女修,见状紧随在其后。

    女子没有向他们看去半点,这让几人揪紧的心脏,猛地恢复了活力,就像是溺水之人大口大口喘息起来。

    但下一刻,当几人扭头看去,脸色顿时变得极其精彩,因为这使女子面前,只剩下了两道身影,而她的脚步也已停下,显然找到了正主,目光冰冷如剑。

    短暂沉寂后,所有目光都汇聚到莫语脸上。

    慢慢合上张大的嘴巴,林远眼中露出一丝兴奋,原来是你!连这种人物都能招惹,真是找死啊!这次,你真的死定了!

    他厌恶莫语,非常的厌恶,因为那种一切都被看穿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小丑。

    庆云面露震动,但很快她就想到,当日招揽莫语之时,他曾言被追杀一事。记起当初她的不屑一顾,此女脸上发烧,随即目露寒光。以她心智自然能够看出,莫语当初归附与她,绝对不怀好意!

    蒙恬眼眸森然,脸上尽是冰冷杀机,都是因为此人,才招惹来这恐怖女修,否则他何至于落得如此地步,更连累两名族叔横死。

    唯有那梦千情,目光落到莫语身上时,其眼眸陡然爆发出夺目神采,多了几分若有所思。

    “不继续逃了?”女子开口,声音极其平淡,却有着一丝淡淡怒意。

    这几字,落入旁人耳中无奇,却在莫语脑海深处,掀起一片滚滚惊雷,震的他魂体颤抖,心神几近崩溃,脸色瞬间惨白没有半分血色。

    但此刻,他非但没有恐惧,紧绷的心弦,反而微微松懈。没有直接出手,就表明他最后一张牌,还有打出来的机会。

    对庆元微微摇头示意无事,莫语拱手行礼,“前辈修为通天,晚辈自知逃无可逃。”

    女子神色淡漠,对这夸赞之言似未听闻,向前伸手,“给我。”

    莫语眼眸微闪,“前辈要什么?”

    “混沌之力。”女子淡淡开口,“交出来,否则你死。”

    她神色平静,却没有任何人,对她所言有半点怀疑。

    莫语同样如此。

    他相信,如果敢说一个不字,这女子会毫不犹豫将他灭杀。

    短暂沉吟,他正要开口,却见面前女子脸色微变,竟直接转身一步迈出,身影消失不见。

    不是离开石殿,而是以莫大的神通,瞬间远离这片区域。

    就这样走了?

    莫语一怔,随即生出几分喜意,他虽然对自己的推算有些把握,但能够不用冒险自然更好。只是很快,他脸上便露出若有所思,暗自苦笑之后,将这份喜意压下。

    殿中众人,短暂错愕之后,也是纷纷流露欣喜。毕竟,与这般修为深不可测的恐怖存在呆在一起,这本身就是一种极大的折磨。

    庆云眸子一闪,冰冷目光将莫语身上笼罩,寒声道:“你竟敢祸水东引,差点为我带来大劫,该杀!”

    她脚下一动,恐怖气息轰然爆发,虽只是天道第一步,却给人极其危险的感应,显然此女实力,绝对远超她此刻的表现。

    不过这时,不等她动手杀人,蒙恬也是上前一步,“庆云妹妹,此人害我如此,更令两名族叔殒落在此,若不能带他人头回族,我无法向族中交代。此人,交由我来杀吧。”

    庆云眉头一皱,随即归于平静,“蒙恬大哥伤势极重,还是安心休养,以免留下隐患。此人我杀,人头交给你就是。”

    “此仇深似海,如不能手刃此人,我心难安。”蒙恬缓缓开口。

    两人目光对视,竟是谁都不愿退后一步。

    便在这时,莫语淡淡一笑,脸上露出嘲弄,“庆元,你可知道,他们为何争着杀我?”

    拍了拍她的肩膀,他毫不留情撕开两人的伪装,“那是因为,他们知道我身上,有一件吸引那女子追杀的宝物。杀了我,如果可以带走自是最好,不济也能交给那女修,换取一个人情。”

    说到这里,不顾庆云、蒙恬难看的脸色,莫语脸色蓦地冰寒,“只是这两人未免太瞧得起自己,要杀我,他们还没有资格!”

    手上一动,庆元向后退去,莫语一步迈出,抬手握拳挥落。

    蒙恬眼眸一亮,闪过一丝狰狞,“你找死!”

    他大手,向前一拍。

    哪怕重伤,他仍旧是蒙家传承之子,只是十分之一的力量,也足以碾杀面前这蝼蚁般的存在。

    既然你主动送上门来,我便收下这份大礼了!

    莫语脸上杀机一闪,蓦地低吼,他头顶之上,竟有璀璨神光爆发。

    一头荒兽虚影从中出现,此刻仰天咆哮,与他一般抬起手臂,向前轰落。

    蒙恬脸色大变,一丝惊恐,在他眼底生出。此刻的莫语,给他感觉,就像是一头远古凶兽,那份碾压一切的恐怖气息,将他全部心神笼罩。不过此刻,再想闪避,却已经晚了。

    电光火石之间,两人拳、掌对碰,蒙恬整条手臂瞬间扭曲变形,大口大口喷血,身体轰然抛飞,不知是否他运气不好,竟再一次落到之前那张石椅上。

    伤上重伤,他已丧失抵抗之力,此刻黑光再度浮现化为绳索将他捆缚,恐怖吞噬力量下,蒙恬修为、生机疯狂流逝……而这一次,没有人再出手救他。

    惨嚎中,这名蒙氏一族传承之子,以肉眼可见速度,变成一具干尸。

    剩余蒙家修士脸色惨白,身体因为恐惧剧烈颤抖,传承之子的死亡,对他们而言将是灭顶之灾。

    一名蒙家之人哀嚎,“杀了他!”

    “给蒙恬少爷报仇!”

    “一起出手!”

    暴虐咆哮中,十几道身影,闪电扑来。

    莫语神色冷漠,脚下一踏瞬间迎上,如虎入羊群,几息之后地面一片尸身,无一活口。

    这些人根本不可能伤他,此事他清楚,死去的这些人更清楚。

    但他们仍旧选择战死,因为只有这样,或许才能让他们家人,得以保存下来。

    所以,莫语成全了他们。

    遍地血腥间,他静静站立,脸上神色平静,一股无形威严,自他身上弥漫开来。

    庆云脸色难看,“你究竟是谁?”

    梦千情眼眸异芒涌动,突然开口,“庆云妹妹,看来此入地狱,终是你我运道更好一些。”

    庆云一怔,随即想到什么,露出惊喜之意,“是你!原来是你!”

    她眼眸,一片炙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