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虽然不知道她说的什么,庆云还是行礼称是,随即生出几分欢喜,知道今日避开了一劫,这才发觉自己后背,不知何时已被冷汗打湿。

    三名庆家护道老者,此刻同时苦笑,他们早已提醒是庆家之人,若提前住手,他们何须落得这般代价。不过他们心中,却也隐隐明白,这女子根本视他们为无物,所言所行不入其眼耳,最后住手也是因为察觉到故人气息。

    究竟何等境界,才敢这般行事啊……且从未听闻过,阿鼻之中有这样一位大能。

    但想来这女子,必然有着惊天的背-景,因为她身上那股沧桑之气,让三人感受到了远古的韵味!

    女子言罢眼眸便恢复漠然,挥了挥手,“让开。”

    庆云一怔,下意识闪开,见她继续前行,脸上顿时露出惊愕。

    难道说,这恐怖女子,根本就不是宠她而来,而是她挡住了这女子的前路……

    一念及此,庆云心中发苦,随即猛地抬头,却是要看一看,她究竟为谁而来!

    “啊……这位前辈,像是冲我们来了!”林远低声开口,面庞蓦地煞白,眼看她越来越紧,猛地咬牙,他闪身退到一旁。

    许福、魏成及那名女修,见状紧随在其后。

    女子没有向他们看去半点,这让几人揪紧的心脏,猛地恢复了活力,就像是溺水之人大口大口喘息起来。

    但下一刻,当几人扭头看去,脸色顿时变得极其精彩,因为这使女子面前,只剩下了两道身影,而她的脚步也已停下,显然找到了正主,目光冰冷如剑。

    短暂沉寂后,所有目光都汇聚到莫语脸上。

    慢慢合上张大的嘴巴,林远眼中露出一丝兴奋,原来是你!连这种人物都能招惹,真是找死啊!这次,你真的死定了!

    他厌恶莫语,非常的厌恶,因为那种一切都被看穿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小丑。

    庆云面露震动,但很快她就想到,当日招揽莫语之时,他曾言被追杀一事。记起当初她的不屑一顾,此女脸上发烧,随即目露寒光。以她心智自然能够看出,莫语当初归附与她,绝对不怀好意!

    蒙恬眼眸森然,脸上尽是冰冷杀机,都是因为此人,才招惹来这恐怖女修,否则他何至于落得如此地步,更连累两名族叔横死。

    唯有那梦千情,目光落到莫语身上时,其眼眸陡然爆发出夺目神采,多了几分若有所思。

    “不继续逃了?”女子开口,声音极其平淡,却有着一丝淡淡怒意。

    这几字,落入旁人耳中无奇,却在莫语脑海深处,掀起一片滚滚惊雷,震的他魂体颤抖,心神几近崩溃,脸色瞬间惨白没有半分血色。

    但此刻,他非但没有恐惧,紧绷的心弦,反而微微松懈。没有直接出手,就表明他最后一张牌,还有打出来的机会。

    对庆元微微摇头示意无事,莫语拱手行礼,“前辈修为通天,晚辈自知逃无可逃。”

    女子神色淡漠,对这夸赞之言似未听闻,向前伸手,“给我。”

    莫语眼眸微闪,“前辈要什么?”

    “混沌之力。”女子淡淡开口,“交出来,否则你死。”

    她神色平静,却没有任何人,对她所言有半点怀疑。

    莫语同样如此。

    他相信,如果敢说一个不字,这女子会毫不犹豫将他灭杀。

    短暂沉吟,他正要开口,却见面前女子脸色微变,竟直接转身一步迈出,身影消失不见。

    不是离开石殿,而是以莫大的神通,瞬间远离这片区域。

    就这样走了?

    莫语一怔,随即生出几分喜意,他虽然对自己的推算有些把握,但能够不用冒险自然更好。只是很快,他脸上便露出若有所思,暗自苦笑之后,将这份喜意压下。

    殿中众人,短暂错愕之后,也是纷纷流露欣喜。毕竟,与这般修为深不可测的恐怖存在呆在一起,这本身就是一种极大的折磨。

    庆云眸子一闪,冰冷目光将莫语身上笼罩,寒声道:“你竟敢祸水东引,差点为我带来大劫,该杀!”

    她脚下一动,恐怖气息轰然爆发,虽只是天道第一步,却给人极其危险的感应,显然此女实力,绝对远超她此刻的表现。

    不过这时,不等她动手杀人,蒙恬也是上前一步,“庆云妹妹,此人害我如此,更令两名族叔殒落在此,若不能带他人头回族,我无法向族中交代。此人,交由我来杀吧。”

    庆云眉头一皱,随即归于平静,“蒙恬大哥伤势极重,还是安心休养,以免留下隐患。此人我杀,人头交给你就是。”

    “此仇深似海,如不能手刃此人,我心难安。”蒙恬缓缓开口。

    两人目光对视,竟是谁都不愿退后一步。

    便在这时,莫语淡淡一笑,脸上露出嘲弄,“庆元,你可知道,他们为何争着杀我?”

    拍了拍她的肩膀,他毫不留情撕开两人的伪装,“那是因为,他们知道我身上,有一件吸引那女子追杀的宝物。杀了我,如果可以带走自是最好,不济也能交给那女修,换取一个人情。”

    说到这里,不顾庆云、蒙恬难看的脸色,莫语脸色蓦地冰寒,“只是这两人未免太瞧得起自己,要杀我,他们还没有资格!”

    手上一动,庆元向后退去,莫语一步迈出,抬手握拳挥落。

    蒙恬眼眸一亮,闪过一丝狰狞,“你找死!”

    他大手,向前一拍。

    哪怕重伤,他仍旧是蒙家传承之子,只是十分之一的力量,也足以碾杀面前这蝼蚁般的存在。

    既然你主动送上门来,我便收下这份大礼了!

    莫语脸上杀机一闪,蓦地低吼,他头顶之上,竟有璀璨神光爆发。

    一头荒兽虚影从中出现,此刻仰天咆哮,与他一般抬起手臂,向前轰落。

    蒙恬脸色大变,一丝惊恐,在他眼底生出。此刻的莫语,给他感觉,就像是一头远古凶兽,那份碾压一切的恐怖气息,将他全部心神笼罩。不过此刻,再想闪避,却已经晚了。

    电光火石之间,两人拳、掌对碰,蒙恬整条手臂瞬间扭曲变形,大口大口喷血,身体轰然抛飞,不知是否他运气不好,竟再一次落到之前那张石椅上。

    伤上重伤,他已丧失抵抗之力,此刻黑光再度浮现化为绳索将他捆缚,恐怖吞噬力量下,蒙恬修为、生机疯狂流逝……而这一次,没有人再出手救他。

    惨嚎中,这名蒙氏一族传承之子,以肉眼可见速度,变成一具干尸。

    剩余蒙家修士脸色惨白,身体因为恐惧剧烈颤抖,传承之子的死亡,对他们而言将是灭顶之灾。

    一名蒙家之人哀嚎,“杀了他!”

    “给蒙恬少爷报仇!”

    “一起出手!”

    暴虐咆哮中,十几道身影,闪电扑来。

    莫语神色冷漠,脚下一踏瞬间迎上,如虎入羊群,几息之后地面一片尸身,无一活口。

    这些人根本不可能伤他,此事他清楚,死去的这些人更清楚。

    但他们仍旧选择战死,因为只有这样,或许才能让他们家人,得以保存下来。

    所以,莫语成全了他们。

    遍地血腥间,他静静站立,脸上神色平静,一股无形威严,自他身上弥漫开来。

    庆云脸色难看,“你究竟是谁?”

    梦千情眼眸异芒涌动,突然开口,“庆云妹妹,看来此入地狱,终是你我运道更好一些。”

    庆云一怔,随即想到什么,露出惊喜之意,“是你!原来是你!”

    她眼眸,一片炙热。

第九百五十章 入梦一场    圣族老祖谕令,擒拿、斩杀剑宗之主者,可拜入其门中,为座下第九弟子。

    阿鼻震动,十三道统传承之子进入地狱,争夺滔天造化!

    梦千情眼眸异芒更浓,“剑宗之主好手段,若非引起梦某关注,以神眼辨识,也无法察觉到你隐藏在此。”

    他脸上,一片凝重。

    剑宗一战,圣族老祖座下第八徒冷千秋,天道第二步强大剑修落败,不知所踪。

    只此一点,便足以证明莫语的强大!

    只不过此刻,梦千情心中并不畏惧,反而涌出滔天战意。

    若他能杀莫语,则表明他如今,已超过了冷千秋……当年一败,他从未曾忘记!

    脚下一动,梦千情眼眸涌动异芒,刹那间爆发,“世间万物皆虚幻,方始入得我梦来,入梦……一入不醒!”

    他一双眼眸,此刻蓦地爆发出,刺目之光。

    莫语眼眸下意识一眯,再度睁开,他身影,出现在一条长街之上。

    行人如织,两侧店铺鳞次栉比,一派繁华。

    眼中闪过一丝迷茫,但此刻不等他多想,面前跑来一个少年,“哥!你还愣着干什么,嫂子好容易答应我们出来玩一趟,别浪费时间啊。”

    莫语脸色一怔,“莫良……”他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却又想不起来,就像脑子里少了一些东西。

    就在这时,一丝亮光,在他眼眸深处,一闪而过。

    莫良没有察觉到这点,一把拉起他,兴奋的向人群中钻去。

    看着他的背影,莫语迟疑一下,最终露出笑容。

    一天游玩,兄弟二人入夜才归,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

    推开院门,莫良便叫了起来,“嫂子,嫂子,我们回来了,快看哥给你买了什么。”

    一名女子从房中走出,身后烛火下,她样貌略显朦胧,却也多了几分别样娇柔,此刻嗔怪的看了两人一眼,“又乱花钱,这都是你们兄弟平日好不容易挣回来的,还准备留给莫良娶媳妇用呢。”话是如此,可眼中笑意,却暴露了她的心思。

    “嫂子,我事都还没谱呢!”莫良脸红了红,匆匆跑进房里,“在外面吃饱了,晚饭别叫我。”

    “这小子,居然还害羞。”女子摇头一笑,看了院中呆呆看着他的莫语,俏脸微红,“呆子,你看什么呢?”

    她是……林嫂……段芝青……

    莫语眼眸微微恍惚,低下头揉了揉眼,“没什么,只是觉得我家娘子今天特别漂亮。”

    “少给我灌迷魂汤,说多少次了要节省,以后还要给莫良娶亲,别乱买东西了。”说着她挽住莫语的手臂,两人依偎走入房中。

    晚饭很简单,烛火下,两人相对而坐。

    莫语吃的很慢,目光时而在周边扫过,时而落到段芝青身上,无比柔和。

    “怎么了?”女人的细心,让她察觉到不对,“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没有,你别多想。”莫语笑了笑,犹豫一下,抬手摸了摸她的秀发。

    段芝青脸一红,瞪了他一眼,“干什么呢?莫良还没睡,让他看到了,我以后怎么再管教他。”

    莫语哈哈大笑。

    收拾好一切,两人回房,宽衣后躺在床上。揽着怀中柔软的娇躯,莫语心中温暖,眼眸一片清明,与她低声喃喃,不时逗得怀中娇妻一笑,伸手轻轻拍打着他的胸膛。

    夜已深,段芝青在他怀中睡去,莫语轻抚她的长发,目光温柔看着她的睡颜。

    “或许在我内心深处,掩埋着这样一个梦想,能够与你和莫良安稳的生活在一起。”

    “没有修行之苦,没有血腥杀戮,一起白头,一起归尘。但这……终归只是一梦。”

    莫语灵魂空间,镇魂古树传承神通符文微微闪动,在入梦瞬间,他便已清醒过来。只是奢求一梦,才甘愿沉睡其中,但如今……到了梦醒的时候!

    低头,轻吻了一下怀中女子,莫语低声开口,“我们终会再见……”他眼眸,缓缓闭合。

    再度睁开,他仍在石殿中,一根手指距离他眉心,不足寸许。

    不远处,是庆元苍白的面孔。

    嗡——

    一声剑鸣,蓦地从莫语体内传出,滔天剑意自眉心爆发,重重点在这一指上。

    闷哼中,梦千情脚下接连退后,每多退一步,他脸上便多意思苍白,手指多裂开一条伤口。

    血水洒落,他却顾不及半点,一脸震动之色,“你……你竟能从我梦中醒来……”此术,传承自他先祖,据传有着极其可怕的出处,大成时施展,可让千万之人同时入梦,一梦不醒。

    哪怕天道境,他都有把握,令其陷入梦境,虽不能永困,却足以借机将之抹杀。

    但这对莫语,却是无用!

    莫语神色平缓,“你之梦,可让莫某经历了一次,潜意识中期望的生活,所以我甘愿沉溺。可同样,你之梦翻动了莫某的记忆,其罪……不容赦!”眼眸一寒,他抬手,向前一斩。

    玄皇剑不知何时出现,一斩下,空间震颤,似要被撕裂。

    梦千情脸色大变,双手向前一按,一只龟甲虚影出现,快速变得凝实就似实物,表面篆刻了无数符文,一股浑厚如山峦大地之气,从中散发。

    瞬息间,玄皇剑斩落,龟甲蓦地震颤,无数裂纹生出,随即崩溃消散,耳边似隐约听到一声惨嚎。

    梦千情胸前衣衫破碎,但此刻他身上,却有一团光晕涌出,将这一剑余威挡下。

    脸色陡然苍白,他脚下一踏,身影爆退。

    庆云俏脸微变,美眸闪过冷酷,抬手一点,“捆仙索!”

    一抹白色匹练,闪电般射出,呼吸之间,将莫语紧紧缠住。

    她眼中闪过一丝喜意,转身道:“千情哥哥,你既尝试失败,接下来就轮到小妹了。”

    一挥手,“布阵,困杀此人。”

    人影闪动,三名庆家老者为首,带十余修士,将莫语团团困住。他们所站方位看似普通,却暗含某种无形规则,低喝中修为爆发,竟有夺目神光自虚无喷涌而出,转眼化为一座阵法,镇压八方!

    庆云俏脸一喜,随即化为杀机,“剑宗之主,任你天大本事,今日也难逃一死。”

    身影一动,她呼啸而至,抬手一指。

    这一指落,芊芊玉指,竟转眼间,化为紫色!阴寒之气,刹那间爆发,令此处空间,温度骤然降低,空间似乎都要凝结。

    莫语神色平静,此刻非但没有反抗,反而收回所有力量,只是看来眼眸中,多了一丝冷嘲。

    庆云心头一跳,在这目光下,突然生出极其不妙的感觉,但很快她便一咬牙,将之生生压下。

    开弓没有回头箭,事已至此,她决不能退。

    唰——

    一指更快,紫意愈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