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圣族老祖谕令,擒拿、斩杀剑宗之主者,可拜入其门中,为座下第九弟子。

    阿鼻震动,十三道统传承之子进入地狱,争夺滔天造化!

    梦千情眼眸异芒更浓,“剑宗之主好手段,若非引起梦某关注,以神眼辨识,也无法察觉到你隐藏在此。”

    他脸上,一片凝重。

    剑宗一战,圣族老祖座下第八徒冷千秋,天道第二步强大剑修落败,不知所踪。

    只此一点,便足以证明莫语的强大!

    只不过此刻,梦千情心中并不畏惧,反而涌出滔天战意。

    若他能杀莫语,则表明他如今,已超过了冷千秋……当年一败,他从未曾忘记!

    脚下一动,梦千情眼眸涌动异芒,刹那间爆发,“世间万物皆虚幻,方始入得我梦来,入梦……一入不醒!”

    他一双眼眸,此刻蓦地爆发出,刺目之光。

    莫语眼眸下意识一眯,再度睁开,他身影,出现在一条长街之上。

    行人如织,两侧店铺鳞次栉比,一派繁华。

    眼中闪过一丝迷茫,但此刻不等他多想,面前跑来一个少年,“哥!你还愣着干什么,嫂子好容易答应我们出来玩一趟,别浪费时间啊。”

    莫语脸色一怔,“莫良……”他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却又想不起来,就像脑子里少了一些东西。

    就在这时,一丝亮光,在他眼眸深处,一闪而过。

    莫良没有察觉到这点,一把拉起他,兴奋的向人群中钻去。

    看着他的背影,莫语迟疑一下,最终露出笑容。

    一天游玩,兄弟二人入夜才归,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

    推开院门,莫良便叫了起来,“嫂子,嫂子,我们回来了,快看哥给你买了什么。”

    一名女子从房中走出,身后烛火下,她样貌略显朦胧,却也多了几分别样娇柔,此刻嗔怪的看了两人一眼,“又乱花钱,这都是你们兄弟平日好不容易挣回来的,还准备留给莫良娶媳妇用呢。”话是如此,可眼中笑意,却暴露了她的心思。

    “嫂子,我事都还没谱呢!”莫良脸红了红,匆匆跑进房里,“在外面吃饱了,晚饭别叫我。”

    “这小子,居然还害羞。”女子摇头一笑,看了院中呆呆看着他的莫语,俏脸微红,“呆子,你看什么呢?”

    她是……林嫂……段芝青……

    莫语眼眸微微恍惚,低下头揉了揉眼,“没什么,只是觉得我家娘子今天特别漂亮。”

    “少给我灌迷魂汤,说多少次了要节省,以后还要给莫良娶亲,别乱买东西了。”说着她挽住莫语的手臂,两人依偎走入房中。

    晚饭很简单,烛火下,两人相对而坐。

    莫语吃的很慢,目光时而在周边扫过,时而落到段芝青身上,无比柔和。

    “怎么了?”女人的细心,让她察觉到不对,“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没有,你别多想。”莫语笑了笑,犹豫一下,抬手摸了摸她的秀发。

    段芝青脸一红,瞪了他一眼,“干什么呢?莫良还没睡,让他看到了,我以后怎么再管教他。”

    莫语哈哈大笑。

    收拾好一切,两人回房,宽衣后躺在床上。揽着怀中柔软的娇躯,莫语心中温暖,眼眸一片清明,与她低声喃喃,不时逗得怀中娇妻一笑,伸手轻轻拍打着他的胸膛。

    夜已深,段芝青在他怀中睡去,莫语轻抚她的长发,目光温柔看着她的睡颜。

    “或许在我内心深处,掩埋着这样一个梦想,能够与你和莫良安稳的生活在一起。”

    “没有修行之苦,没有血腥杀戮,一起白头,一起归尘。但这……终归只是一梦。”

    莫语灵魂空间,镇魂古树传承神通符文微微闪动,在入梦瞬间,他便已清醒过来。只是奢求一梦,才甘愿沉睡其中,但如今……到了梦醒的时候!

    低头,轻吻了一下怀中女子,莫语低声开口,“我们终会再见……”他眼眸,缓缓闭合。

    再度睁开,他仍在石殿中,一根手指距离他眉心,不足寸许。

    不远处,是庆元苍白的面孔。

    嗡——

    一声剑鸣,蓦地从莫语体内传出,滔天剑意自眉心爆发,重重点在这一指上。

    闷哼中,梦千情脚下接连退后,每多退一步,他脸上便多意思苍白,手指多裂开一条伤口。

    血水洒落,他却顾不及半点,一脸震动之色,“你……你竟能从我梦中醒来……”此术,传承自他先祖,据传有着极其可怕的出处,大成时施展,可让千万之人同时入梦,一梦不醒。

    哪怕天道境,他都有把握,令其陷入梦境,虽不能永困,却足以借机将之抹杀。

    但这对莫语,却是无用!

    莫语神色平缓,“你之梦,可让莫某经历了一次,潜意识中期望的生活,所以我甘愿沉溺。可同样,你之梦翻动了莫某的记忆,其罪……不容赦!”眼眸一寒,他抬手,向前一斩。

    玄皇剑不知何时出现,一斩下,空间震颤,似要被撕裂。

    梦千情脸色大变,双手向前一按,一只龟甲虚影出现,快速变得凝实就似实物,表面篆刻了无数符文,一股浑厚如山峦大地之气,从中散发。

    瞬息间,玄皇剑斩落,龟甲蓦地震颤,无数裂纹生出,随即崩溃消散,耳边似隐约听到一声惨嚎。

    梦千情胸前衣衫破碎,但此刻他身上,却有一团光晕涌出,将这一剑余威挡下。

    脸色陡然苍白,他脚下一踏,身影爆退。

    庆云俏脸微变,美眸闪过冷酷,抬手一点,“捆仙索!”

    一抹白色匹练,闪电般射出,呼吸之间,将莫语紧紧缠住。

    她眼中闪过一丝喜意,转身道:“千情哥哥,你既尝试失败,接下来就轮到小妹了。”

    一挥手,“布阵,困杀此人。”

    人影闪动,三名庆家老者为首,带十余修士,将莫语团团困住。他们所站方位看似普通,却暗含某种无形规则,低喝中修为爆发,竟有夺目神光自虚无喷涌而出,转眼化为一座阵法,镇压八方!

    庆云俏脸一喜,随即化为杀机,“剑宗之主,任你天大本事,今日也难逃一死。”

    身影一动,她呼啸而至,抬手一指。

    这一指落,芊芊玉指,竟转眼间,化为紫色!阴寒之气,刹那间爆发,令此处空间,温度骤然降低,空间似乎都要凝结。

    莫语神色平静,此刻非但没有反抗,反而收回所有力量,只是看来眼眸中,多了一丝冷嘲。

    庆云心头一跳,在这目光下,突然生出极其不妙的感觉,但很快她便一咬牙,将之生生压下。

    开弓没有回头箭,事已至此,她决不能退。

    唰——

    一指更快,紫意愈浓!

第九百五十一章 最好不去    便在这时,一道身影,突然出现莫语面前,就像是一只大手,将此处封禁生生撕裂。

    庆家三名护道老者为首,十几名修士同时喷血,身体远远抛飞。

    庆云眼眸猛地瞪大,露出惊恐之意,生生中止神通,气血反冲下,她俏脸骤然惨白,接连吐出鲜血,气息极其萎靡。

    “前辈,晚辈是想替您擒下此人,绝无疑冒犯,请您明察!”

    这突兀出现身影,正是之前毫无预兆离去的女子,她扫了一眼庆云,目光落到莫语身上,伸出手,“拿来。”

    莫语神色平静,“前辈索取,晚辈自当双手奉上,但如今我有麻烦……有大麻烦。”

    女子眼眸陡然一冷,莫语感觉,自己血液乃至于灵魂,似乎都要冻结。他面庞,蓦地苍白下去,甚至隐隐的,散发出一股腐朽之气,似乎就要死去。

    不过此刻,女子察觉到这份腐朽之气,眼眸突然微微闪动,深深看了莫语一眼,几息后她眉头渐渐皱起,但那份令人恐惧的冷意,却缓缓散去。

    “说,你的条件?”

    莫语没想到,她会这么轻易答应,准备好的说辞便没了用处,此刻略一沉吟,道:“庆云、梦千情及死去的蒙恬,这三人尽皆为阿鼻天骄,进入地狱为杀我而来。此外,除了他们,必然还有其他人,没有出现在这里。我想请前辈出手,为我除去隐患。”

    庆云神色大变,露出惊恐之意,怨恨的看了一眼莫语,尖叫道:“前辈!我庆家老祖与您旧识,请您看在他老人家的份上,不要伤我!”

    她抬手一指,“此人心怀不轨,意欲让前辈沾染上麻烦,请前辈杀了他,自然就能得到想要之物。”

    梦千情脸色,也变得极其难看,目光忌惮看向女修,袍袖中手掌已捏住一块玉符,他心头微微一松。

    女子沉吟不语,似在思索。

    莫语心头“咯噔”一下,神色却不露半点,缓缓道:“只要我死,前辈索取之物,必然随我一起消散。”

    察觉到此刻紧张局势,庆元小脸发白,一脸紧张,殿中庆、梦、蒙三家修士,更是一脸恐惧,目光怨毒落到莫语身上。如目光可以杀人,他怕是早已被碎尸万段!

    女子突然开口,“此女不能杀,我与她先祖还有一场因果,不能因此受到影响。”

    她目光一扫,“其余人,我可替你料理,但不在此处之人,我不会理会,你亦无需奢望,我会跟随在你身边。”

    梦千情眼中厉色一闪,毫不犹豫用力,将手中玉符捏碎。

    一股空间之力蓦地爆发,将他身影卷住,一下撕裂空间,就要进入其中。

    他眼中,露出喜意。

    就在这时,女子突然转身,目光淡淡落下,没有任何举动,那撕裂的空间,蓦地静止。随即,就像是追溯了时光,转眼间弥合,恢复如初。惨叫中,半个身子已进入其中的梦千情,被直接截成两段,尸体坠地血腥之气弥漫看来。

    一眼,阻止空间撕裂,扼杀阿鼻天骄!

    庆云俏脸彻底苍白,再无半分血色。

    石殿中修士,同时面露绝望。

    女子看来,淡淡道:“我已经帮你出手,你若敢讨价还价,我便杀你。”

    莫语苦笑,迟疑了一下,终是点头,“一切就如前辈所言。”

    “好。”女子拂袖一挥,一股奇异之力,自虚无之中荡开,瞬息之间充斥整个石殿。

    自莫语、庆元周身流过,没有任何不对之处,但除去庆云外,庆、梦、蒙三家修士,身体却在瞬间化为尘埃,就此洒落大地。

    稍远处,林远眼眸瞪大,露出无尽惊恐,“前辈,请放过我们!”他看向莫语,露出哀求。

    莫语目光微闪,“前辈,这两人是我朋友。”

    他伸手一点魏成及那女修,两人身体一颤倒在地面,眼中露出无尽感激。

    下一瞬,奇异之力流淌而过,林远、许福二人一脸恐惧、怨恨中,身体化为灰尘。

    拂袖间,石殿众人被彻底抹杀,不留半点痕迹,就似从未出现在这世间一样。

    且其中无一弱者,天道之境更是数人之多……这女子,恐怖逆天!

    一袖杀众人,女子随手一挥,“记住,将我所言,告诉庆枯木。”

    庆云顿时被一股力量包裹,直接遁入虚空,消失不见。

    完成此事,女子目光在石殿扫过,落到十三张座椅时,露出一抹淡淡怅然,随即她拂袖一挥卷住莫语,略一犹豫又将庆元带起,一步离去。

    ……

    黑色的天,雷霆纵横,竟是赤红之色,“轰隆隆”巨响中,洒落滔天恐怖气息。

    石洞中,莫语睁开眼,手上一翻,便多了一缕混沌雾气。抬头看了一眼外面的天,他面露感慨。

    一转眼来到这里,已经三个月了,也不知还要待到何时。摇摇头,他起身道:“前辈。”

    深处脚步声由远及近,女子伸手,这缕混沌雾气自行飞出,融入到她体内。

    三月时间,吸收大量混沌之力,她气息越来越恐怖,但近来却又诡异的收敛。不过如此来,给莫语的感觉,却变得更加可怕,似乎心思变动之间,就可引动天塌地陷。

    几息后,混沌雾气彻底融入,女子没有如往常般转身离开,淡淡道:“我马上就要离去。”

    莫语微怔,随即压住心头喜意,拱手道:“祝前辈一路顺风。”

    女子目光落下,似是看穿了他的心思,此刻嘴角竟露出几分笑意。

    这是她第一次,露出这种表情,竟是美的惊心动魄,莫语心头如同十万雷霆同时炸响,彻底呆滞。

    等他回过神来,女子已恢复冷漠,好在没有对他表现,流露出怒意。她思索了一下,缓缓开口,“我能恢复,你功不可没,所以离开前,我会再给你一些好处。”

    摊开手,她掌心中,安静躺着一张三角小符,无数符文隐现明灭,显然绝非凡物。

    “此物,你关键之时祭出,可救你三次不死。另外,我可以保证,日后不会有天道第三步降临地狱之中,能否逃出追杀,便看你的运气。庆家那女娃,我已替她点燃血脉送出,算是对你的附赠。”

    语落,女子一挥手,三角小符落入莫语手中,转身便要离去。

    莫语看着她背影,目光微微闪动,突然道:“前辈,地狱深处,是否真有离开阿鼻世界之法?”

    女子脚下微顿,“有,但我劝你,最好不去……”

    声音尚在,身影已然不见。

    她未回头,所以莫语没有发现,女子说话时,脸上露出的异色。

    莫语躬身,向她离去处,深深一拜。

    虽然此女,之前曾要杀他,但最终却对他有恩。

    几息后,他起身,面露思索。

    有……最好不去……

    “看来此处极其危险,但我,却没有选择啊……”

    莫语抬头,漆黑天空一道赤雷炸响,雷光照亮了他的眼眸……照亮了那一抹死气……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