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漆黑天幕下,赤雷滚滚,但这恐怖雷霆之力却似敬畏般,不敢靠近半点。

    女子迈步而走,一双赤足如白玉晶莹温润,淡漠面庞上,眉头轻轻皱起。

    “残尸亡魂,却被锁住最后一丝生机,以此残存……且他身上,有玄皇及一股上界之气……如此便可有八成以上把握,确定此事,便是他所为……”

    脑海悄然浮现一道身影,面容模糊衣裙飘摇,无数仙风道韵笼罩,女子脸上露出惋惜。

    “当年我便提醒你,不可轻信……不可全信……不可与他结合……更不可为之孕育……但你尽皆不信,尽皆去做,否则何至于如此,自身遭镇压亿万岁月,子嗣受尽万般苦楚。”

    “黄泉,我不愿他去,是因为到那里,他之状态将无法隐瞒,这对他而言太过残忍。或许,我应让他就此死去,断绝那人之念,也让他得以解脱。”

    女子喃喃,脸上露出挣扎之色,看向脑海中那模糊的身影,许久后轻轻一叹。

    回头一眼,“他终归是你之后,我会给他一次机会,但如果最终事不可为,我会亲手杀他……希望,你不怨我。”

    唰——

    身影一闪,女子突兀不见,苍穹上赤红之雷,似是发泄一般,刹那间轰向她所在之处,欲要将之气息全部抹灭。

    但在这时,一道女子虚影,突然出现。

    她冰冷无情,抬头一扫,口中一声冷哼,刹那间,降落赤雷同时一颤,轰然崩碎,方圆万丈,再无半点雷光!

    ……

    金道神色冷酷,眼眸深处无数符文瀑布般自上而下流淌,在周边缓缓扫过。许久后,他眼中符文散去,脸上露出一抹喜色,“如我推演,应该就在这个方向。距离,已经很近了。”

    脚下一动,他改变方向,呼啸前行

    便在这时,金道脸色微变,翻手取出一件金色罗盘,下一瞬一道赤红雷霆,直奔他头顶落下。

    金色罗盘猛地一颤,整个包裹在赤红雷光之中,其上无数符文亮起,释放出强大吞噬力量。

    很快,雷光消散,金道身体微微颤抖,化解侵入体内的一丝雷霆之力。

    将金色罗盘收起,他抬头看向漆黑天际中,那无数交织赤雷,眼中露出深深的忌惮。

    好在他有族中至宝,可以抵消赤雷灭杀,否则即便以他的修为,也走不到此处。

    目光一扫,落到身后方向,金道目光闪动,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一群无知之辈,能够被圣族老祖不惜下诏,意欲彻底诛杀之辈,岂是好相与的!

    那冷千秋,天道第二步绝世剑修,都败落在其手中,就是最好的铁证。

    不如趁此机会,进入地狱至深处,去寻找族中久远岁月前,便发现的一个造化。

    原本只是一些蛛丝马迹,但经过他的探查,却已经有一半的把握,这造化真的存在!

    如果得到,他修为大进,甚至有可能借此,体悟到掌握黄泉之力的方法。

    到时,哪怕剑宗之主已被人斩杀,金道相信,圣族老祖也会破例,将他收入门下。当然,如果届时他还活着,那就出手将之抹杀,彻底成就自己的无上地位!

    ……

    大地一块黑石上,孔姓青年盘膝而坐,宽大儒袍下的身影,腰背挺直。

    自然而然,便有一种傲立于天地之势。

    突然间,孔姓青年眼眸猛地睁开,其内神光爆闪,周身空间浮现三千大儒虚影!

    这时,尽皆跟随着他,睁开了双眼,一股贯穿天地,洞察万物之势,轰然爆发。

    许久后,孔姓青年眼眸归于平静,虚空大儒身影随之隐没,他沉吟不语,脸上露出几分思索。

    “看来,族中消息没有错,金家果然按捺不住,要趁此机会去寻地狱深处造化。好在此事,族老早已察觉,传我三千大儒之影,锁定金道气机。”

    “如此,这大造化鹿死谁手,便尚未可知。”

    长身而起,孔姓青年微微一笑,朝向地狱深处,疾驰而去。

    ……

    黑暗中,莫语停下身影,沸腾如煮的浩瀚气息,缓缓散去。

    地面,一头丈余黄泉兽,身体正缓缓散去。

    几息后,“啪嗒”一声,一块鹅卵石大小的结晶落到地面。

    拂袖一挥,将结晶收起,莫语已能够确定,他如今已在地狱深处。

    根据通百事得到的消息,离开阿鼻的契机,应该就在这片区域内。

    目光在周边缓缓扫过,一条赤雷划过天际,粗壮如同扭曲的天龙,照亮了足下大地。

    将远方,一条绵延起伏的山脉轮廓,清晰烙印入莫语的眼眸,他神色微微一怔。

    此山,似有些熟悉……

    突然间,莫语手上一翻,取出一块兽皮,正是得自那丁阳的地图。目光细细扫过,与远方山脉起伏相比较,他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如果没错的话,地图中标注的区域,就是这里!

    “但究竟是不是,还要再确认一番。”莫语喃喃低语,身影一动,向这山脉飞去。

    片刻后,他身影,便已出现在山下,目光左右一扫,没有太多停顿,他在周边快速移动起来。

    很快,莫语停下身影,站在这个角度看向面前山脉,再与周边景物做出对比,与地图中的标注,完全一样。

    就是这里!

    “大型的黄泉之眼么?”莫语低语,眼底闪过一丝炙热。

    黄泉之眼通过冥冥中的力量,与黄泉相连,可以源源不断产生黄泉之力。

    一处大型泉眼,其价值对他而言,无可估量!

    略一感应,没有察觉到凶险,莫语脚下一踏,直奔山脉而去。

    登山之路并不困难,至少比他预料中的简单许多,遇到的四头黄泉兽,略费一些手段便被统统斩杀。

    可这,与存在大型黄泉之眼的估计,并不相符……莫语脸上,渐渐露出几分阴沉。

    没有高阶黄泉兽,怎么可能存在黄泉之眼,莫非丁阳之前所言,都是胡说八道?

    犹豫一下,莫语微微摇头,都已经来到这里,自然不能半途而废。既然专门制作了地图,想来即便没有黄泉之眼,也会有其他不同寻常之处。

    啪——

    脚下一踏,莫语身影飞起,登上起伏群山中一座山巅,向前看去,神色突然一变。

    只见视线尽头,一层枯黄光幕自天降临,辽阔不见尽头,将这天地一分为二。

    山脉绵延,进入光幕之中,他如今所在,便是光幕以外!

第九百五十二章 可怕复制    传闻之中,地狱无边无际,所谓边缘、中部、深处三大区域,只是其极小的部分。

    于地狱深处,有光幕分割天地,将真正的地狱,笼罩其中,不为世人所知。

    此为,地狱帷幕……同时有人,称之为地狱之炼!唯有实力强大,心智卓绝之辈,方有万一之机会闯过。

    否则,必死无疑。

    正因为如此,此事于阿鼻世界流传日久,却从未得到证实,成为无数传闻的一种。

    “地狱帷幕……地狱之炼……”莫语眼眸渐渐明亮,如星辰般,释放出璀璨光芒。

    剑宗典籍中,对此事有载,他最初亦未放在心上,不曾想此事居然是真的。或许,兽皮地图中标注的,就是这分开天地的光幕,又或者是,光幕后存在的某物。

    略一犹豫,莫语脚下一踏,身影呼啸而出。转眼,他身影便已出现在光幕边,距离更近,越能感受到它的无边无际。

    自苍穹而来,切断了天地,这是真正的神迹,任何人在它面前,都会感到渺小与卑微。

    “身体触及,则狱炼开启,不入则死……”莫语喃喃,眼眸渐渐露出坚定。

    得到兽皮地图,是机缘巧合,凭此寻到地狱之炼,则是一场造化。若因为凶险便畏惧不前,日后修行之路,如何能够走过?

    他抬手,五指展开,印在光幕上。

    一股吸力,蓦地自光幕中产生,莫语脸色微变,他感觉到自身一缕气息,被吸入其中。可不等他做出反应,一股排斥力量爆发,将他身影直接震飞。

    莫语脚下一踏,止住退势,眼眸一片凝重。

    地狱之炼剑宗加载中并未标注清楚,是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也无法预料。

    突然间,他眼眸微微一缩,一道身影,自分开天地光幕中走出。

    一袭黑袍,棱角分明,漆黑眼眸深处,尽是冷漠……这赫然是,另外一个莫语!

    一样的外表,一样的气息,甚至举止神态,都没有半点差别。

    两人站到一起,就像一个在镜外,一个在镜内。

    莫语心头,突然一阵悸动,生出极大警兆!

    而此刻,复制莫语舒展了一下身体,嘴角露出一抹笑容,他冷漠的眼眸顿时变得邪魅。

    “没有想到,我竟还有自由的一刻。”他抬头,笑容更盛眼眸越发冰冷,“我的本体,真的要感谢你,给了我这个机会,只要将你杀死,我就能替代你,我就是天地间,独一无二的莫语。”

    声音未落,他抬手,在自己眉心一点,“魔化,启!”

    恐怖气息,如火山般,瞬间爆发。

    他长发快速生长垂落腰间,猩红之色,如刚从血池中取出,一双眼眸,变为纯黑之色,冰冷漠然,再无半分情绪波动,脸上黑金花纹绽开,如欲择人而噬的恶魔,伸展开了自己的身躯。

    轰——

    大地骤然爆裂,魔化后的复制莫语,身影如闪电冲出,气势如虹一往无前!

    莫语脸色大变,但很快他便做出反应,魔化瞬间展开。

    两道身影,刹那间纠缠到一起,同样的血发、黑眸、面部花纹,同样的诡异、阴冷、杀机肆虐。

    恐怖的力量,以两人为中心,向外疯狂爆发,令足下大地震颤崩碎,瑟瑟颤抖!

    抬手挡住对面一拳,莫语一声低吼,头顶璀璨神光爆发,荒兽虚影出现。

    它扬天咆哮,一拳轰出。

    复制莫语声音冷漠,“没有用,你所拥有的一切,我都有!”

    他抬手,头顶同样出现荒兽虚影,两只拳头闪电般,在空中碰撞。

    超越极限的碰撞,两人同时闷哼,同时吐血,同时向外抛飞。

    啪——

    莫语落下身影,足下大地翻滚,无数裂纹蔓延!他脸色已彻底阴沉,眼中尽是惊怒,地狱之炼复制出的另一个他,居然拥有和他一样的实力。

    一抬手,暗红之芒闪过,玄皇剑随之出现。

    “没用的。”复制莫语扬起手臂,同样的玄皇剑,“今日,我便要斩了主意识,获得新生。”

    嗡——

    玄皇剑震鸣,无数剑影浮现……

    莫语眼眸一缩,剑宗最强神通,万剑归宗!

    无数剑影在虚空对碰,就像是一场绚烂无比的烟火,最终归而为一,在碰撞中彼此消散。

    完全一样。

    哪怕对莫语再熟悉之人,此刻站在边缘,也无法辨识出,如今厮杀中的,究竟哪个才是真正的他。

    地狱之炼的恐怖,令人惊叹。

    莫语脸色越来越难看,与自己厮杀,这种感觉古怪且压抑,因为任何手段,都没有用处。他扫过一眼,沉默分开天地的光幕,一道灵光划过脑海,眼眸露出思索之色。

    几息后,莫语抬头,口中蓦地低吼。

    灵魂空间,六枚传承符文同时亮起,一头巨兽虚影,在光芒交映中缓缓出现。

    它仰首,一声咆哮。

    莫语气息顿时大变,一股睥睨八方的霸道之势,直冲苍穹!

    他抬手,一拳落下,风云顿时随之卷动,辐射八方,充斥无尽毁灭。

    复制莫语神色微滞,眼中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恐慌,连带他的身体,都变得扭曲起来。

    果然,地狱之炼的复制,也存在着上限!

    而兽神本源,便超出了它的能力。

    莫语眼眸大亮,一拳之势更强。

    惊天动地巨响,似是连空间,都微微扭曲!

    当一切归于平静,复制莫语身影所在,没有任何东西留下。

    与此同时,莫语心头蓦地清明,所有念头无比通达,便似撕开了一层笼在身上的无形大网。

    他不清楚,在久远岁月之前,这种变化被称为斩心魔,是远古修士亦不敢轻易尝试的手段。失败自身被心魔替代,彻底湮灭,但成功,便可摆脱心魔纠缠,自此道心如磐石,不被一切外物迷幻。

    轰隆隆——

    天空中,刹那间无数赤雷同时炸响,纵横交错如烧红的铁链,贯穿了整个苍穹。

    浓郁雷光,照亮天地,洒落无尽毁灭气息!

    莫语眼眸剧烈收缩,没有任何犹豫,混沌莲台直接出现在他足下。

    下一瞬,他整个身影,被赤雷包裹,形成一颗可怕雷珠!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