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传闻之中,地狱无边无际,所谓边缘、中部、深处三大区域,只是其极小的部分。

    于地狱深处,有光幕分割天地,将真正的地狱,笼罩其中,不为世人所知。

    此为,地狱帷幕……同时有人,称之为地狱之炼!唯有实力强大,心智卓绝之辈,方有万一之机会闯过。

    否则,必死无疑。

    正因为如此,此事于阿鼻世界流传日久,却从未得到证实,成为无数传闻的一种。

    “地狱帷幕……地狱之炼……”莫语眼眸渐渐明亮,如星辰般,释放出璀璨光芒。

    剑宗典籍中,对此事有载,他最初亦未放在心上,不曾想此事居然是真的。或许,兽皮地图中标注的,就是这分开天地的光幕,又或者是,光幕后存在的某物。

    略一犹豫,莫语脚下一踏,身影呼啸而出。转眼,他身影便已出现在光幕边,距离更近,越能感受到它的无边无际。

    自苍穹而来,切断了天地,这是真正的神迹,任何人在它面前,都会感到渺小与卑微。

    “身体触及,则狱炼开启,不入则死……”莫语喃喃,眼眸渐渐露出坚定。

    得到兽皮地图,是机缘巧合,凭此寻到地狱之炼,则是一场造化。若因为凶险便畏惧不前,日后修行之路,如何能够走过?

    他抬手,五指展开,印在光幕上。

    一股吸力,蓦地自光幕中产生,莫语脸色微变,他感觉到自身一缕气息,被吸入其中。可不等他做出反应,一股排斥力量爆发,将他身影直接震飞。

    莫语脚下一踏,止住退势,眼眸一片凝重。

    地狱之炼剑宗加载中并未标注清楚,是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也无法预料。

    突然间,他眼眸微微一缩,一道身影,自分开天地光幕中走出。

    一袭黑袍,棱角分明,漆黑眼眸深处,尽是冷漠……这赫然是,另外一个莫语!

    一样的外表,一样的气息,甚至举止神态,都没有半点差别。

    两人站到一起,就像一个在镜外,一个在镜内。

    莫语心头,突然一阵悸动,生出极大警兆!

    而此刻,复制莫语舒展了一下身体,嘴角露出一抹笑容,他冷漠的眼眸顿时变得邪魅。

    “没有想到,我竟还有自由的一刻。”他抬头,笑容更盛眼眸越发冰冷,“我的本体,真的要感谢你,给了我这个机会,只要将你杀死,我就能替代你,我就是天地间,独一无二的莫语。”

    声音未落,他抬手,在自己眉心一点,“魔化,启!”

    恐怖气息,如火山般,瞬间爆发。

    他长发快速生长垂落腰间,猩红之色,如刚从血池中取出,一双眼眸,变为纯黑之色,冰冷漠然,再无半分情绪波动,脸上黑金花纹绽开,如欲择人而噬的恶魔,伸展开了自己的身躯。

    轰——

    大地骤然爆裂,魔化后的复制莫语,身影如闪电冲出,气势如虹一往无前!

    莫语脸色大变,但很快他便做出反应,魔化瞬间展开。

    两道身影,刹那间纠缠到一起,同样的血发、黑眸、面部花纹,同样的诡异、阴冷、杀机肆虐。

    恐怖的力量,以两人为中心,向外疯狂爆发,令足下大地震颤崩碎,瑟瑟颤抖!

    抬手挡住对面一拳,莫语一声低吼,头顶璀璨神光爆发,荒兽虚影出现。

    它扬天咆哮,一拳轰出。

    复制莫语声音冷漠,“没有用,你所拥有的一切,我都有!”

    他抬手,头顶同样出现荒兽虚影,两只拳头闪电般,在空中碰撞。

    超越极限的碰撞,两人同时闷哼,同时吐血,同时向外抛飞。

    啪——

    莫语落下身影,足下大地翻滚,无数裂纹蔓延!他脸色已彻底阴沉,眼中尽是惊怒,地狱之炼复制出的另一个他,居然拥有和他一样的实力。

    一抬手,暗红之芒闪过,玄皇剑随之出现。

    “没用的。”复制莫语扬起手臂,同样的玄皇剑,“今日,我便要斩了主意识,获得新生。”

    嗡——

    玄皇剑震鸣,无数剑影浮现……

    莫语眼眸一缩,剑宗最强神通,万剑归宗!

    无数剑影在虚空对碰,就像是一场绚烂无比的烟火,最终归而为一,在碰撞中彼此消散。

    完全一样。

    哪怕对莫语再熟悉之人,此刻站在边缘,也无法辨识出,如今厮杀中的,究竟哪个才是真正的他。

    地狱之炼的恐怖,令人惊叹。

    莫语脸色越来越难看,与自己厮杀,这种感觉古怪且压抑,因为任何手段,都没有用处。他扫过一眼,沉默分开天地的光幕,一道灵光划过脑海,眼眸露出思索之色。

    几息后,莫语抬头,口中蓦地低吼。

    灵魂空间,六枚传承符文同时亮起,一头巨兽虚影,在光芒交映中缓缓出现。

    它仰首,一声咆哮。

    莫语气息顿时大变,一股睥睨八方的霸道之势,直冲苍穹!

    他抬手,一拳落下,风云顿时随之卷动,辐射八方,充斥无尽毁灭。

    复制莫语神色微滞,眼中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恐慌,连带他的身体,都变得扭曲起来。

    果然,地狱之炼的复制,也存在着上限!

    而兽神本源,便超出了它的能力。

    莫语眼眸大亮,一拳之势更强。

    惊天动地巨响,似是连空间,都微微扭曲!

    当一切归于平静,复制莫语身影所在,没有任何东西留下。

    与此同时,莫语心头蓦地清明,所有念头无比通达,便似撕开了一层笼在身上的无形大网。

    他不清楚,在久远岁月之前,这种变化被称为斩心魔,是远古修士亦不敢轻易尝试的手段。失败自身被心魔替代,彻底湮灭,但成功,便可摆脱心魔纠缠,自此道心如磐石,不被一切外物迷幻。

    轰隆隆——

    天空中,刹那间无数赤雷同时炸响,纵横交错如烧红的铁链,贯穿了整个苍穹。

    浓郁雷光,照亮天地,洒落无尽毁灭气息!

    莫语眼眸剧烈收缩,没有任何犹豫,混沌莲台直接出现在他足下。

    下一瞬,他整个身影,被赤雷包裹,形成一颗可怕雷珠!

第九百五十三章 帷幕后的女修    赤雷之力消散,露出莫语身影,他脸色微微发白,身下混沌莲台上却散发出莹晕之芒,被恐怖女子索取混沌之力造成的损耗,显然恢复了一些。

    混沌衍生万物,亦可包容万物,吸收赤雷之力,自然算不了什么。好在有这混沌至宝在手,否则即便打败复制之身,这最后一道考验,他也撑不过去。

    轻轻吐出口气,莫语抬头看去,地狱帷幕上出现一座门户之影,这代表着他已获得,进入真正地狱的资格。

    没有着急进入,莫语盘膝而坐,恢复力量损耗。

    一个时辰后,他眼眸蓦地睁开,精芒一闪而逝。

    起身,一步迈入光门,任凭枯黄之光,将他身影淹没。没有任何不妥,就像是穿过了一层水面,但在莫语进入光幕后世间瞬间,他手背上突然出现一只符文。

    其色枯黄,如深秋之草,像是一枚古文,略显模糊,却蕴有无尽死亡气息。

    莫语眉头轻皱,看着它缓缓暗淡,隐没道血肉之中,细细感应没有察觉到不妥,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将此事暂且放下,他抬头,目光在周边扫过。

    光幕后的世界,一眼看去与外间并无不同,同样黑暗的天幕,同样的赤雷如烧红铁链。

    但很快,莫语就发现了不对。

    空气中,充斥着一丝丝微弱的力量,阴冷、森然,此刻如同受到吸引般,缓缓进入到他体内。

    莫语眼眸一亮……黄泉之力!

    地狱帷幕之后的天地,居然充斥着黄泉的力量,虽然与外界天地元力相比要稀薄许多,却同样近乎无穷无尽。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吸收积攒的数量,将达到难以想象的程度。

    到时,使用黄泉之力,就能施展诡异而恐怖的黄泉神通,足以让莫语战力暴涨。

    压下心头激动,感受着一丝丝融入体内的黄泉之力,欣喜之余,他脸上渐渐凝重。

    如此得天独厚的环境,如果诞生了黄泉兽,其实力,必然恐怖。

    似是为了验证他心中所想,一股阴冷气息,闯入到他感应之中。

    莫语脸色一变,缓缓抬头,一名修士身影,映入眼中。

    她模样三十余岁,体态丰盈,面孔妖娆,别有一番风情。

    只不过此刻,俏脸一片茫然,如行尸走肉般游荡在大地。

    突然间,女修像是感受到了莫语的气息,猛地扭头看来,无神眼眸直接变成赤红。

    张嘴一声咆哮,她猛地向此处扑来。

    莫语脸色一变,心头生出一丝惊骇,许是之前所遇恐怖女子的原因,他对地狱中出现的人形存在,有着本能的忌惮。

    不过很快,他就察觉到,这女子气息虽然强悍,但与那恐怖女子,根本不可同日而语,以他实力,完全不必畏惧。

    心头大定,莫语没有选择退避,进入到此处,他需要一场战斗来加深对这里的了解。

    嘭——

    地面破碎生出一圈浪纹,他身影如闪电,抬手拍落。

    女修反应速度比他想的更快,电光火石的一瞬偏转脑袋,手掌以刁钻的角度钻出,与莫语手掌对碰一起。

    强大的力量,震的莫语手掌微麻,于此同时一股阴寒的气息,突破他的防御,沿手臂向上蔓延。

    他身体一僵,如同坠入万古冰窟,竟似要结冰一般,甚至于他的魂,也要随之冻结。

    莫语心头,陡然生出极大警兆!

    一声愤怒咆哮,陡然在他灵魂空间炸响,却是六大符文中,巨兽虚影自动浮现。

    一股热流自他心脏中生出,随即大力跳动起来,席卷四肢百骸,将那股阴寒气息湮灭。

    身体、灵魂恢复瞬间,莫语脚下一动拉开距离,脸色极其难看,若非兽神本源出手,他如今必然凶险。

    这女修,究竟有何来历,出手竟如此诡异!既如此,要将其灭杀,便不能给她,身体接触的机会。

    莫语扬手,玄皇剑出现,它似能察觉到主人冰冷杀机,一出现便是一声震鸣,剑刃吞吐着数尺赤红剑芒。

    滔天凌厉,似要将斩碎万古,寂灭众生!

    一闪下,就像是一条暗红闪电,瞬息之间贯穿了长空,出现在诡异女修头顶。

    手上一震,莫语面露震骇,猛地抬头看去,只见那女修被一剑斩飞,头顶竟只是出现了一条伤口,粘稠的血液从中流出,其色暗红,散发着腾腾寒气,落在地面竟直接蔓延开无数冰凌!

    好强悍的肉身。

    要知道,他如今所持,可是玄皇一族传承至宝玄皇剑,方才那一斩,便是十万大山也可碎之。

    但如今,只是让她身上,多了一条微不足道的伤口。

    莫语眼眸收缩,耳边传来一声低吼,他心头一惊悚然发现,面前那女修身影,竟突兀不见。

    来不及多想,甚至念头都未能转动,强烈的危机之感,让莫语猛地闪向一侧。

    下一瞬,头顶凄厉破空声这才传来,大地随即剧烈摇晃。

    一只近百丈的深坑,出现在地面上,知晓此处地面坚硬程度的莫语,脸上顿时一僵。

    如果刚才没有避开,这一击,便足以让他重伤……这份力量,好可怕!

    诡异莫名的阴寒气息,强悍无比的肉身,撕天裂地的恐怖力量,偏生气机感应极具迷惑性。如非他足够小心,又有兽神本源,换做另外一修士,怕是早已死去。

    没有犹豫,莫语脚下一踏,转身急速离去。

    这名修士实力可怖,与之纠缠绝非明智之选。

    很快,随着一声巨响,身后传来女修愤怒的咆哮。

    不过,她似乎无法锁定莫语的踪影,怒吼了许久后,终于不甘放弃。

    ……

    一个时辰后,莫语身影出现在一座谷地,让他略微放心的是,此处如诡异女修一样的恐怖存在并不多,至少这一路之上,他便没有遇到第二个。

    还好如此,否则根本不用想在此探索,能够活着离开此处,就是奢望。

    略微松一口气,莫语四望确定暂无危险,直接盘膝落座。

    在这种诡异之地,绝不能让自身力量损耗太多,否则一不小心,就有殒落的可能。

    闭上眼恢复力量,不过很快,莫语眼眸便再度睁开,眼露精芒看向谷地深处。

    这里的黄泉力量,比较周边,要浓郁许多。而且隐约之间,他自这谷地中,感受到了一股召唤……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