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时间流逝,这股召唤越来越清楚,甚至令莫语的身体,产生了炽烈的本能渴望。但此刻,他却如磐石般纹丝不动,深吸一口气强行平复心绪波动,进入修行状态。

    两个时辰后,莫语眼眸睁开,与诡异女修厮杀造成的损耗,已完全恢复过来。他起身,看向谷地深处,目光微微闪动,迈步向前走去。

    表面不动声色,但他心头,却已提起十二分的谨慎,任何风吹草动,都难逃他的眼睛。

    不过事实证明,莫语的小心,似乎没有任何用处。

    很快,一方七八丈大小的圆潭,出现在他视线中,一朵荷花绽放,于微风中轻轻摇晃,带来淡淡的幽香。它每一只花瓣,表面都萦绕着莹晕灵光,娇艳无比,散发着让人砰然心动的磅礴生机。

    莫语毫不怀疑,如果能得到这只荷花将其炼化,他修为必然大涨,一举达到至帝阶大圆满,甚至能够尝试冲击天道之境。

    不过此刻,他却没有急于出手,目光落下潭水上,眉头微微一皱,但很快便露出若有所思。

    “潭水枯黄阴黑,蕴含无数阴死之气,其中有神莲破泥而出,内含磅礴生机……这,正是表明了阴极阳生的道理啊!看来这神莲,绝对是真的。”

    莫语流露喜意,眼中却一片凝重,喃喃道:“天地至宝,必有守护之力,我还要小心些。”

    就在这时,潭水“哗啦”破开,一条黑影扑面而至,阴冷死气如冬日凛冽寒风,刺痛骨髓。

    莫语脸色微变,抬手一拳挥出,荒兽虚影在他头顶浮现,恐怖力量令空间猛地一颤,扑来黑影惨叫一声被轰飞,竟恰好落到那神莲之上。

    此物一颤,夺目神光之中,爆发出浩荡生机,将黑影笼罩在内。它口中,顿时凄厉惨叫,左突右撞逃不出来,竟一点点的变淡,最终消散不见。

    “死了?”莫语面露惊讶似乎有些惊疑,但随着他目光落到神莲上,转眼便将这些抛诸脑后。

    “哈哈!看来这是莫某的造化,连老天都在帮我!神莲在此生长多年,便是等我采摘。”

    他身影一动,飞到圆潭之上,眼眸兴奋中带着淡淡迷离,伸手向神莲抓去。眼看他手掌,就要落到神莲上,赤红之芒蓦地闪现,玄皇剑出现在掌心,向前狠狠一斩!

    没有意外,神莲被斩成两半,竟发出怨毒尖叫,断口出粘稠黑汁不断喷涌!

    莫语身影爆退避开,一脸冷漠,眼中尽是凌厉杀机,哪有之前半点被宝物迷住心神的模样。

    潭水剧烈翻涌,被劈开的神莲不断升起,渐渐露出下方盘根错节的乌黑根茎,与此同时,它的外观也在快速变化,很快就变成了,一只巨大的鬼面花!青面獠牙,眼珠赤红,凶光闪闪中充斥着无尽怨毒。

    此刻,它被斩成两半的面孔,正蠕动着生长到一起,很快便恢复如初。

    莫语神色平静,对此没有半点惊讶,进入谷地深处,发现此处圆潭之时,他便已察觉到不妥。

    首先是那花香,吸入体内令人神清气爽,感受到磅礴生机,但其中却蕴含着一丝**之效。

    这点极其微弱,发现至宝的狂喜下,极少有修士还能够保持组否的冷静,进而察觉到这点。

    自那时开始,莫语便心存提防,故意提及阴极阳生,表示他已经受到迷惑,主观判断错误,再提及守护之力,便是一个试探。

    潭水中马上跳出的黑影,以及最后“机缘巧合”的抹杀,让他证实了自己的判断。

    所以才有了之前,猝不及防的一剑。

    表面看,并未对鬼面花造成重创,但自己的实力自己清楚,被这一剑正面斩中,滋味绝不好受。

    鬼面花尖叫一声,声线刺耳如针扎入大脑,猛地张开大口,猩红舌头爆射而出。

    它表面上,生有无数血色倒刺,如果细细看去就会发现,这些倒刺末梢中空,一旦刺入修士体内,只要呼吸之间,就能让修士变成干尸。

    莫语眉头一皱,他毫不怀疑,如果自己没有揭开鬼面花的伪装,当他触碰之时,这条可怕舌头,必然会将他卷住。

    眼眸一冷,他抬手,玄皇剑蓦地震鸣,无数剑影自虚无浮现,将整个圆潭笼罩。其内,顿时传来凄厉咆哮,如哭如泣,像是无数魔咒往人心中钻去。

    只是几个呼吸,莫语心头,竟生出憋闷之感,眉头一皱,他口中冷哼一声!

    古树符文亮起,散落光晕,所有不适之感,顿时烟消云散。

    片刻后,鬼面花凄厉咆哮渐渐消散,莫语拂袖一挥,万道剑影一一隐没不见。

    圆潭中,已没有鬼面花的身影,无数断根残叶漂浮,流淌出的黑色汁液,将所有潭水染黑,散发出无尽阴寒气息。

    突然间,一只鬼面花虚影,在空中浮现,它双目流淌血泪,嚎叫中直奔此处而来。

    莫语抬手,尚未归返的玄皇剑,瞬间洞穿虚空,同时自鬼面虎虚影中强行穿过。

    它眉心处,多了一只圆形空洞。

    剑宗,万剑归一,可灭杀一切!

    啪——

    鬼面花虚影崩溃。

    潭水顿时翻涌起来,失去了残魂的操控,鬼面花隐藏在潭水下的部分,浮出了水面。

    巨大的根系,如同一条条纠缠在一起的黑蛇,此刻无力的散落开来。

    莫语目光微闪,抬手向前一抓,鬼面花顿时被抓住,落到水潭外。细细感应,确定没有不妥,他拂袖一挥,一团火焰将鬼面花包裹。

    转眼,它便猛烈的燃烧起来。

    莫语神色慎重,像是在寻找什么,突然间眼见一亮,蓦地挥手,一颗刚刚脱落出来的黑色圆珠,落入到他手中。此珠圆润无比,外形与黑珍珠相似,但目光落到上面,竟会给人一种灵魂要被拉入其中的感觉!注入一丝力量,圆珠表面浮现一张鬼脸,无声的诡笑着。

    鬼面珠!

    莫语脸上露出笑容,果然这只变异且实力恐怖的鬼面花体内,孕育除了这件宝物。

    日后与人厮杀,这又是一个杀招,激战中猝不及防祭出鬼面珠,对手灵魂受影响,岂有不败之理。

    “嗯?”莫语突然看向仍在燃烧的鬼面花,抬手一抓,竟又有一颗鬼面珠飞出。

    “双生鬼面珠!”莫语一脸惊喜。

    记载中,鬼面花如实力强大,且生长岁月足够漫长,便有渺小的几率,诞生出两颗鬼面珠。

    两珠同体而生,彼此力量完全相融,配合使用不仅威力暴涨,更有种种玄妙之处。

    双生鬼面珠在手,绝对堪比一件至宝!

    不过随着鬼面花燃烧中“啪”的一声轻响,莫语脸上喜意一僵,随即露出难以置信。

    难道……

    他拂袖一挥,强大力量席卷而出,带出一只猫眼大小的圆珠,它漆黑表面上,竟生长开一条条宛若人之经络的血纹。

    “这……这是……三生鬼王面珠……”

    莫语倒吸一口冷气!

第九百五十五章 恐怖地狱    低头细细看去,这颗三生鬼王面珠,并未完全凝聚形成,否则不会只有猫眼大小,而且也未带动另外两颗鬼面珠产生蜕变。

    莫语心头生出一丝遗憾,但很快便笑着摇头。

    哪怕只是一颗半成品鬼王面珠,配合双生鬼面珠,威力也将大的难以想象!

    这收获,足以让任何修士眼红,岂能还不满足?

    能够凝聚三生鬼王面珠,这株鬼面花的实力,比他预料中的要更加强大!

    如非趁之不备以玄皇剑将其重创,想要灭杀它,未必会如此简单。

    吸一口气敛下心思,莫语分别注入一丝神念,三颗鬼面珠与他之间,顿时多了一分联系,遇敌时祭出,必然是一件大杀器!

    就在这时,莫语脸色微变,豁然抬头,看向谷地四周。

    一片巨大的阴影,突兀出现在视线中,看不清它的身影,只有那双赤红的眼眸,释放出凛冽的杀机!

    可怕气息肆意席卷,于虚无中,掀起惊涛骇浪!

    “吼!”

    咆哮声,自半空响起,恰有几道赤雷闪过,雷光照亮此物的身影。

    它外形与修士类似,脸部细长,一只张开的大口,生满狰狞獠牙。

    背后,两只肉翼展开,扇动中激起阵阵狂风。

    但这,并不是结束。

    谷地震动,地面随即破碎,一株诡异的根茎植物自裂缝中钻出,向外快速蔓延。

    莫语能够感受的清楚,这三者的注意,尽皆落在他手中三颗鬼面珠上……它们,应该是鬼面花的敌人,如今被它的死亡吸引而来!

    没有任何犹豫,脚下重重一踏,地面爆裂,中莫语身影闪电般向外退走。

    能够诞生出三生鬼王面珠的鬼面花,实力之可怕难以想象,能够与它为敌的,必然是同阶存在。

    面对三个这般恐怖的存在,即便莫语全力爆发,结果如何也是难以预料。

    如此,自然走为上策!

    阴影中的诡异生物低吼一声,一片阴云涌出,化为灰色锁链,洞穿虚空呼啸而来。

    半空中,背生肉翼诡异生物,蓦地张开大口,竟有赤色雷霆轰出,粗如水柱。

    破裂大地钻出的根茎植物突然震鸣,落入修士耳中,便是无数声尖锐的嚎叫,无数根茎疯狂舞动!

    莫语眉头一皱,手中三生鬼王面珠同时泛出黑光,各有一张青面獠牙鬼面从中浮现,张口无声咆哮。

    三只诡异凶悍生物身体同时一僵,发出的攻击,产生了一丝滞待。

    把握住这个机会,莫语身影接连闪动,在空中带起无数道残影,避开三方攻击,疯狂退向谷外。

    很快,身后传来三只诡异生物的愤怒咆哮。

    ……

    半个时辰后,莫语停下身影,大口大口喘息着,脸上一片苍白。

    好在有三生鬼王面珠,否则他根本没有办法,摆脱身后的追杀。

    想起三只诡异生物的强大,即便以他的心志,也忍不住背后生寒。

    “不愧是真正的地狱!”低叹一声,莫语压下心思,目光一扫快速落到地面。

    拂袖中,玄皇剑出现,一闪刺入地面。

    随着一阵“轰隆隆”的巨响,十几息后玄皇剑飞回手中,地面出现了一只圆形深洞。

    莫语纵身跃入其中,将残留的一块巨石盖住洞口,除非靠近到此处,在神念受压制的地狱中,绝不会被人发现。

    地底十几丈深处,被开凿成一个直径丈余的圆形空间,不大却足以暂时使用。

    莫语盘膝而坐,双手接连打出符文,化为强大禁制,将此间所有气息禁锢在内。

    细细感应确定没有不妥,他闭目开始修炼。

    这一次,与鬼面花厮杀在前,更被三只诡异生物追杀,他力量损耗颇重,更受了一些伤势。

    这种状态,在地狱中,已极其危险。所以,莫语才如此慎重,为自己寻找休养之地。

    ……

    一道身影,如大石般,狼狈坠向大地,“轰”的一声巨响,在地面砸出一只深坑。

    无数裂纹蔓延。

    闷哼中,金道面庞涨红,却将一口逆血生生咽下,任凭体内伤势因此更重一分。

    反手,一颗圆石出现手中,此物表面有两道裂纹,散发着浓郁岁月气息。

    没有半点动静,在圆石落入手中瞬间,金道的气息,便自这天地间彻底消失。

    他闭上眼,躺在深坑底部,像是一截枯木,纹丝不动。

    很快,凄厉破空声中,一只通体赤红身影,呼啸而来。

    唰——

    它身影停在金道坠下之处,猩红的眼眸,在周边缓缓扫过。

    可任凭它如何搜寻,锁定中的那道气息,都已彻底消散。

    一声愤怒咆哮,赤红身影扬起双手,一团红光凝聚,随即炸开化为无数细线射向大地。

    噗……噗……噗……

    无数闷响中,地面密密麻麻出现无数细小坑洞,深不见底。

    赤红身影的鼻子,在空中嗅了气息,很快低吼一声,眼睛锁定住一个方向。

    咻——

    它身影呼啸远去。

    几息后,坑底的金道,再也压制不住肉身伤势,鲜血瞬间涌出,将他身上衣袍浸透。

    他抬头,露出一张惨白面孔,眼中却一片平静,抬手一挥,他掌心一片鲜血突兀消失不见,被石珠之力传送到远处。

    正是凭此,他才能引走这头怪物。

    咔嚓——

    石珠上,又添了一道裂纹。

    金道深吸一口气,身体一震,身上染血长袍直接粉碎,露出他身上七个恐怖血洞。

    不过此刻,血肉蠕动中,这些血洞都已停止流血。

    取出一件新的长袍船上,金道跃出深坑,略一辨识方向,身影快速远去。

    ……

    孔姓青年手指点落虚空,每一指落下,都有一枚金色文字出现,与此同时,便有一名大儒虚影没入其中。

    转眼间,他连落四十九指。

    “儒封!”

    拂袖中,四十九枚金色文字呼啸而去,将地面一名中年修士身影覆盖。

    噗——

    一口鲜血喷出,孔姓青年脸色骤然煞白,没有任何犹豫,转身疾驰而去。

    他受伤颇重,一双眼眸,却变得更加明亮。

    “真正的地狱……经此磨砺,我若不死,日后必可封圣,踏临九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