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几日后。

    地面悄无声息破碎,露出被遮挡的圆洞,灵光微闪,莫语身影从中飞出。

    目光一扫确定暂无危险,他拂袖一挥,地面圆洞顿时破碎,抹去了所有残留痕迹。

    抬头辨识一下方向,莫语脚下一踏,呼啸远去。

    进入真正地狱,先是遭遇恐怖女修,而后斩杀鬼面花引来追杀,将他本来计划打断。

    要知道,他手中可还有着,一份兽皮地图……

    片刻后,莫语身影停下,取出地图与周边地形印证,心头微微松了口气,喃喃道:“还好,没有偏离太多。”他抬头,目光沿着足下绵延山脉,一直看向远方,最终隐没在黑暗之中,“看地图中标注,距离目标所在,还有一段路程啊……”

    目光微微闪动,莫语摇头,眼中露出坚定。

    事已至此,岂能半途而废,更何况这地图中,有可能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

    唰——

    一闪下,他疾驰前行。

    速度虽然很快,但周边一切都在他视线之中,一旦出现险情,也能及时应对。

    ……

    “到了,就在前面!”金道缓缓开口,看着整个隐藏在黑暗中的山脉,面露激动。

    闯入真正地狱,步步凶险寸寸杀机,如果不是他有诸多族中重宝,早已横死数次。

    付出这般代价,只要能寻到那里,一切就都值得!

    眼底涌出一抹炙热,金道取出一截白色指骨,此物散发浓郁岁月气息,显然存世悠久,却没有半点腐朽迹象,反而散发出玉质般的莹润之光。

    “先辈圣灵,为我指路!”金道低喝中,一口咬破食指,按到白色指骨上。

    殷红鲜血被白色指骨吸入,其上顿时生出无数条血线,随即一颤破空飞去。

    金道飞身跟上。

    ……

    后方某处,孔姓青年身体一震,眼眸猛地睁开,“圣灵的力量……就要到了么?”

    他低头,沉吟几息后缓缓起身,脸上一片平静,“金氏一族守护十数万年的秘密,甚至圣族都被隐瞒过去……希望,不要让我失望。”

    一只只大儒身影,在虚空出现,他们此刻齐齐俯身一拜。一股浩荡之力,顿时注入到孔姓青年体内,不仅令他伤势完全恢复,并且将他的力量生生拔高了一个层次!

    呼——

    襦袍无风自动!

    ……

    莫语停下身影,脸色变得有些阴沉。

    沿山脉前行,遭遇到的凶险,随着深入不断增加。

    哪怕以他的修为,也不能完全避开,一不小心就会陷入凶险境地。

    不过这并没能将他吓退,越是凶险,表明此处越有可能,隐藏着大造化。

    头顶漆黑天幕上,赤红雷霆不断响起,闪耀的雷芒扩散开来,却照不亮前方隐藏在黑暗中的山脉。

    感应中一片平静,目光审视也无不妥,但莫语心头,却弥漫着淡淡不安。

    越靠近,不安越浓。

    可这里,是通往地图标注所在的唯一通道,绕开不知要偏离出去多少,更有可能遭遇其他未知凶险。

    几息后,莫语豁然抬首,脚下一步迈出。

    黑暗笼罩下的山脉,突然传来“呜呜”声,如风吹过峡谷。

    那黑暗,似乎如水般,缓缓翻涌起来。

    莫语脸色微变,咬咬牙,踏出第二步。

    轰——

    黑暗之中,传来一声低沉巨响,就像是关押某个存在的大门,缓缓打开。

    莫语心头涌出强烈威胁,却没有后退,反而猛地踏出第三步!

    呼啦啦——

    黑暗中传来铁链拉动的声音,莫语猛地抬头,死死向前看去。

    铁链声越来越近,很快一点红芒出现,渐渐变得清楚,这竟是一对闭合着的红色的眼眸!那红光,是自眼眸缝隙中,散射出来。它后面,赫然是一颗巨大的头颅,被十几根铁链锁住,铁链末端尽皆深入头颅之内!

    看清这头颅瞬间,莫语心头一颤,生出极大的惊惧,没有任何犹豫他身影暴退。

    而此刻,巨大头颅上,那一双赤红眼眸,此刻突然睁开!

    不受控制般,莫语抬头目光与之对视,一股寒意骤然自他灵魂深处涌出,快速蔓开来。

    他裸露在外的皮肤,瞬间变得灰暗,像是沉埋在地底无数年的石头,冰冷死寂没有半点光泽。转眼间,他的眼眸,便彻底暗淡下去,一股阴寒如同尸体般的气息,缓缓散发。

    莫语整个人,陷入到极其可怖的境地,可以感受到身体的变化,却根本无力阻止,甚至于难以调动,半点体内的力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死亡的气息将他淹没。哪怕灵魂空间,蕴含着部分兽神本源的六枚传承神通符文,此刻也沉寂下去。

    难道要死在这?

    不!

    他绝不能死!

    似是感受到,莫语心头爆发出的不甘、狠厉,他储物戒中,突然生出一抹波动。

    随即,一只三角小符出现,表面无数符文流转,此刻蓦地一颤。

    黑暗中钻出的头颅,猛地闭上双眼,却有猩红的鲜血,自眼角滴落。

    莫语耳边,似是听到一声隐含惊惧的咆哮,随即身体一颤,大口大口喷出鲜血。这血液,是乌黑之色,散发着腾腾寒气,落到地面竟直接冻结,蔓延开无数冰凌!

    他一把抓住三角小符,脚下重重一踏,地面轰鸣破碎中,身体瞬间远去。

    这头颅,实在是诡异恐怖!

    以他如今战力,哪怕天道第二步,都可以一战甚至于斩杀,面对它却无半点抵抗之力。

    那种意识清醒被死亡侵蚀的感觉,深深刻入到他骨髓中!

    如非三角小符自行出手,他今日,十死无生!

    死亡威胁下,莫语爆发出全部潜力,速度达到前所未有的极致,只是几个呼吸,便已彻底远离这片黑暗笼罩的山脉

    翻滚的黑暗渐渐沉寂下去,铁链“呼啦啦”的声音渐渐远去,巨大的头颅隐没不见,随着一声低沉的闭合声,一切恢复到最初的模样。

    莫语停下身影,又是一口鲜血喷出,低头看了一眼手中三角小符,它上面多了一条不易察觉的裂纹。

    三次保命机会,这已是第一次。

    可此时来不及多想,莫语神色微变,反手将三角小符收起,身影一动快速隐入黑暗之中。

    很快,一截遍布血丝的白色指骨,呼啸飞来……它停留在此处,似是察觉到黑暗中隐藏的气息,微微震颤中,竟有一名老者虚影,在空中浮现。

    他神色茫然,待目光落到那黑暗时,却突然爆发出一股炽烈光芒!像是回光返照,老者身影快速变得凝实,眼眸露出神采,浩瀚无尽的恐怖气息自他体内轰然爆发!

第九百五十七章 一座坟    笼罩山脉的黑暗,出现短暂的沉寂,随即更为剧烈的翻涌起来!

    轰——

    低沉的开启声后,铁链“哗啦啦”的声音,越来越近!

    很快,隐没不见得巨大头颅,再度出现。()

    它闭着眼,却给人注视之感,所有关注,都落在老者身上。

    不过此刻,老者眼睛却已闭合。

    唰——

    金道身影出现,他心头一颤,下意识抬头,向那巨大头颅看去。

    一股惊悚之感,自心底涌出,可他此时,却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低头!”一声冷哼,如雷霆炸响,金道身体一颤,陡然挣脱出来!

    他一脸骇然,不敢有任何停顿,急忙低下头去,不敢再看半点。

    感受着面前浩瀚如海的强大力量,金道心头稍安,恭谨行礼,“参见老祖!”

    老者神色漠然,“老夫早已殒落,如今只是一道执念不散,不再是金家老祖。”

    他抬头,“今日,我将彻底消散,能否有所收获,便要看你的造化了。”

    语落,老者眼眸蓦地睁开,神光爆射,宛若星辰!

    一步迈出,空间似乎失去了意义,他身影直接出现在,那巨大头颅旁。

    此物双眼,也在这时,猛地睁开。

    刹那间,难以想象的力量波动,以这一点为中心,向外疯狂爆发。

    像是星辰的殒落!

    金道闷哼一声,身体被直接轰飞,一脸惊骇之色,根本难以抵抗。

    嘭——

    他身体落地,紧紧蜷缩着贴近地面,空中可怕的力量,压制的他根本抬不起头。

    哗啦啦——

    铁链疯狂舞动声。

    低沉的碰撞,像是两个远古巨人搏杀。

    许久,一声平静低喝,传入到他耳中。

    “老夫跟随先祖足迹,于七万三千六百年前殒落于此,执念不散凝于残骨之上,经岁月之力洗涤,明悟封禁之大成,今日封尔三千年!”老者体内,一股恐怖气息,缓缓散发出来,他的身躯,随之变得虚幻。

    巨大头颅感受到巨大威胁,口中一声咆哮,眼中猩红潮水般剧烈翻涌,周边空间,顿时散发出一股寂灭、腐朽的气息……

    不过此刻,却已经晚了。

    老者身影消失瞬间,嘴角微翘,似露出一个笑容,随即吐出一字。

    “金!”

    一字出口,铿锵有力,引天地共鸣!

    夺目金光,自古朴符文中爆发,瞬间的璀璨,足以媲美百颗太阳!

    瞬息间,贯穿了长空,落在巨大头颅眉心处,一闪没入其中。

    纯粹的金色,从这一点开始蔓延,缓慢而坚定,最终覆盖整个头颅。

    它就像是,用纯粹的金子铸造而成,失去了所有力量波动。

    不过当这金色,向没入头颅的铁链蔓延时,却像是触动了某种禁忌,被直接震碎。

    随即,铁链猛地收缩,拉动着金色的头颅,坠入地面不见。

    空中,可怕的力量波动缓缓消散,与之同时,笼罩前方山脉的黑暗,也一点点的淡去。

    一座坟,出现在视线中。

    坟前有石碑,不过因为漫长岁月的侵蚀,已变得极其模糊,只能看到一些残余笔画。

    它安静伫立,地面却有开启的痕迹,想到巨大头颅的出现与消失,不难让人联想到,它与此坟之间的关系。

    金道抬头,目光落到碑上,没有因为先祖生灵的消散而悲伤,反而露出欢喜之意。

    “到此处,所有人都会以为,这头颅是坟中之物……但我金家却知道,它只是一个被封入石碑的护坟之灵!如今,只要我打开此坟,便可得到一切。”

    喃喃低语中,他面露狂热,迫切上前一步,似要出手打开面前之坟。

    但就在这瞬间,金道豁然转身,头顶一只金玲出现,蓦地爆发神光。

    范围内一切,在这金光下尽皆呈现,没有任何死角。

    一道隐藏身影,顿时出现面前。

    金道脸色微变,捻动了一下指尖血迹,缓缓道:“是你。”

    行踪被发现,孔姓青年神色仍旧平静,“金兄好手段,居然发现了我。”

    “你运气不好。”金道眼眸一寒,“此处,是我金家守护之秘,你既然发现,便不要离开了。”

    孔雀,孔家传承之子,人如其名,似孔雀般骄傲。

    此刻闻言,他虽有几分疑惑,却仍微微一笑,“金道,我既然跟来,便有把握活下去。”

    金道眼眸虚眯。

    孔雀淡然以对。

    两人谁都没有出手。

    半晌后,金道率先开口,“你我联手,先破此坟。”

    孔雀点头,“坟开之后,再决生死。”

    两人身上危险气息,缓缓敛去,表面恢复平静。但谁若真的相信暂时和解,谁就是真正的蠢货,一旦有机会,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在对方身上狠狠捅上一刀!

    金道目光落到坟上,略一犹豫,屈指弹出一滴鲜血,但诡异的是,这血滴呈纯金色,其中更有无数细微符文,如活物般不断蠕动。

    拂袖一挥,这滴金血落到坟上,顿时散开形成一层薄薄的金血之膜,将整个坟覆盖在内。但这层金血之膜,却没有触动半点坟上禁忌,它仍是一片安静。

    不过从外界看去,这原本毫不起眼,经历岁月冲刷变成小小一堆的坟墓,却变得极其可怕。

    无数黑色漩涡,在坟墓表面缓缓转动,虽然不知究竟是何物,但只是目光落下,便让人心头发寒,生出极大的恐惧!

    金道神色肃穆,缓缓道:“我金家准备无数岁月,收集四十九代族人鲜血,以秘术炼制万年,方成这一滴金血。此物,可让坟上禁忌,对你我而言再无遮掩,但如何将之破除,我也没有头绪。”

    孔雀眉头微皱,对他所言自是半点不信,但此刻却也没有多言。

    金道显露禁忌,接下来应该他出手了。

    “我儒家一道,虽不擅长破解封禁,却也有些手段,便让我来抛砖引玉。”

    淡淡言罢,他抬手向前一点,一抹青光闪过,转眼化为一卷竹简。

    此物看似实质,却突然散开,化为无数符文,一闪下落到坟上。

    缓缓转动的黑色漩涡,像是突然觉醒的捕猎者,张开了血盆大口。

    所有符文,被瞬间吞下。

    孔雀闷哼一声,脸色微微苍白,但他一双眼眸,却变得更加明亮。

    几息后,他低喝一声,手上捏出一个法决。

    嗡——

    其中一只漩涡内,陡然喷涌出浓郁青光,在这青光内,一名大儒虚影出现。

    他面露微笑,向孔雀拱手一拜,随即盘膝而坐,口中不断诵念。

    青光更盛,竟渐渐的,将漩涡压制,无法继续转动。

    孔雀面露肃穆,拱手深深一拜,“谢贤者相助!”

    他起身,淡淡开口,“请金兄出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