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笼罩山脉的黑暗,出现短暂的沉寂,随即更为剧烈的翻涌起来!

    轰——

    低沉的开启声后,铁链“哗啦啦”的声音,越来越近!

    很快,隐没不见得巨大头颅,再度出现。()

    它闭着眼,却给人注视之感,所有关注,都落在老者身上。

    不过此刻,老者眼睛却已闭合。

    唰——

    金道身影出现,他心头一颤,下意识抬头,向那巨大头颅看去。

    一股惊悚之感,自心底涌出,可他此时,却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低头!”一声冷哼,如雷霆炸响,金道身体一颤,陡然挣脱出来!

    他一脸骇然,不敢有任何停顿,急忙低下头去,不敢再看半点。

    感受着面前浩瀚如海的强大力量,金道心头稍安,恭谨行礼,“参见老祖!”

    老者神色漠然,“老夫早已殒落,如今只是一道执念不散,不再是金家老祖。”

    他抬头,“今日,我将彻底消散,能否有所收获,便要看你的造化了。”

    语落,老者眼眸蓦地睁开,神光爆射,宛若星辰!

    一步迈出,空间似乎失去了意义,他身影直接出现在,那巨大头颅旁。

    此物双眼,也在这时,猛地睁开。

    刹那间,难以想象的力量波动,以这一点为中心,向外疯狂爆发。

    像是星辰的殒落!

    金道闷哼一声,身体被直接轰飞,一脸惊骇之色,根本难以抵抗。

    嘭——

    他身体落地,紧紧蜷缩着贴近地面,空中可怕的力量,压制的他根本抬不起头。

    哗啦啦——

    铁链疯狂舞动声。

    低沉的碰撞,像是两个远古巨人搏杀。

    许久,一声平静低喝,传入到他耳中。

    “老夫跟随先祖足迹,于七万三千六百年前殒落于此,执念不散凝于残骨之上,经岁月之力洗涤,明悟封禁之大成,今日封尔三千年!”老者体内,一股恐怖气息,缓缓散发出来,他的身躯,随之变得虚幻。

    巨大头颅感受到巨大威胁,口中一声咆哮,眼中猩红潮水般剧烈翻涌,周边空间,顿时散发出一股寂灭、腐朽的气息……

    不过此刻,却已经晚了。

    老者身影消失瞬间,嘴角微翘,似露出一个笑容,随即吐出一字。

    “金!”

    一字出口,铿锵有力,引天地共鸣!

    夺目金光,自古朴符文中爆发,瞬间的璀璨,足以媲美百颗太阳!

    瞬息间,贯穿了长空,落在巨大头颅眉心处,一闪没入其中。

    纯粹的金色,从这一点开始蔓延,缓慢而坚定,最终覆盖整个头颅。

    它就像是,用纯粹的金子铸造而成,失去了所有力量波动。

    不过当这金色,向没入头颅的铁链蔓延时,却像是触动了某种禁忌,被直接震碎。

    随即,铁链猛地收缩,拉动着金色的头颅,坠入地面不见。

    空中,可怕的力量波动缓缓消散,与之同时,笼罩前方山脉的黑暗,也一点点的淡去。

    一座坟,出现在视线中。

    坟前有石碑,不过因为漫长岁月的侵蚀,已变得极其模糊,只能看到一些残余笔画。

    它安静伫立,地面却有开启的痕迹,想到巨大头颅的出现与消失,不难让人联想到,它与此坟之间的关系。

    金道抬头,目光落到碑上,没有因为先祖生灵的消散而悲伤,反而露出欢喜之意。

    “到此处,所有人都会以为,这头颅是坟中之物……但我金家却知道,它只是一个被封入石碑的护坟之灵!如今,只要我打开此坟,便可得到一切。”

    喃喃低语中,他面露狂热,迫切上前一步,似要出手打开面前之坟。

    但就在这瞬间,金道豁然转身,头顶一只金玲出现,蓦地爆发神光。

    范围内一切,在这金光下尽皆呈现,没有任何死角。

    一道隐藏身影,顿时出现面前。

    金道脸色微变,捻动了一下指尖血迹,缓缓道:“是你。”

    行踪被发现,孔姓青年神色仍旧平静,“金兄好手段,居然发现了我。”

    “你运气不好。”金道眼眸一寒,“此处,是我金家守护之秘,你既然发现,便不要离开了。”

    孔雀,孔家传承之子,人如其名,似孔雀般骄傲。

    此刻闻言,他虽有几分疑惑,却仍微微一笑,“金道,我既然跟来,便有把握活下去。”

    金道眼眸虚眯。

    孔雀淡然以对。

    两人谁都没有出手。

    半晌后,金道率先开口,“你我联手,先破此坟。”

    孔雀点头,“坟开之后,再决生死。”

    两人身上危险气息,缓缓敛去,表面恢复平静。但谁若真的相信暂时和解,谁就是真正的蠢货,一旦有机会,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在对方身上狠狠捅上一刀!

    金道目光落到坟上,略一犹豫,屈指弹出一滴鲜血,但诡异的是,这血滴呈纯金色,其中更有无数细微符文,如活物般不断蠕动。

    拂袖一挥,这滴金血落到坟上,顿时散开形成一层薄薄的金血之膜,将整个坟覆盖在内。但这层金血之膜,却没有触动半点坟上禁忌,它仍是一片安静。

    不过从外界看去,这原本毫不起眼,经历岁月冲刷变成小小一堆的坟墓,却变得极其可怕。

    无数黑色漩涡,在坟墓表面缓缓转动,虽然不知究竟是何物,但只是目光落下,便让人心头发寒,生出极大的恐惧!

    金道神色肃穆,缓缓道:“我金家准备无数岁月,收集四十九代族人鲜血,以秘术炼制万年,方成这一滴金血。此物,可让坟上禁忌,对你我而言再无遮掩,但如何将之破除,我也没有头绪。”

    孔雀眉头微皱,对他所言自是半点不信,但此刻却也没有多言。

    金道显露禁忌,接下来应该他出手了。

    “我儒家一道,虽不擅长破解封禁,却也有些手段,便让我来抛砖引玉。”

    淡淡言罢,他抬手向前一点,一抹青光闪过,转眼化为一卷竹简。

    此物看似实质,却突然散开,化为无数符文,一闪下落到坟上。

    缓缓转动的黑色漩涡,像是突然觉醒的捕猎者,张开了血盆大口。

    所有符文,被瞬间吞下。

    孔雀闷哼一声,脸色微微苍白,但他一双眼眸,却变得更加明亮。

    几息后,他低喝一声,手上捏出一个法决。

    嗡——

    其中一只漩涡内,陡然喷涌出浓郁青光,在这青光内,一名大儒虚影出现。

    他面露微笑,向孔雀拱手一拜,随即盘膝而坐,口中不断诵念。

    青光更盛,竟渐渐的,将漩涡压制,无法继续转动。

    孔雀面露肃穆,拱手深深一拜,“谢贤者相助!”

    他起身,淡淡开口,“请金兄出手。”

第九百五十八章 彼此算计    金道眼眸微微收缩,深深看来一眼,“好一个不擅此道的儒家……这些年,包括我在内,很多人都小瞧了你。。。”

    孔雀神色平淡,“金兄过誉了。”

    “我从不平白无故夸人,你的确很强。”金道恢复平静,“但今日,活下去的一定是我。”

    声音中,尽是强大自信!

    他拂袖,打出一团灵光,呼吸之间凝聚成一个小人,只有巴掌大小,却栩栩如生,此刻躬身一拜转向坟墓,双手动起打出无数符文,如雪花般飘落,染后融入坟中。

    片刻后,小人低喝一声,抬手一指,坟上一只漩涡表面,顿时浮现出无数条锁链。细细看去就会发现,这些锁链正是由,一枚枚符文首尾相连组成,越缠越紧,最终令漩涡停止转动。

    不过这并不是结束,半个时辰中,小人又接连封印两只漩涡后,才纳头一拜散去。

    金道转身,“孔雀,到你了。”

    孔雀面露赞叹,“禁灵显化……没想到金兄,在禁阵之道,竟然有如此成就。想来,这些年中修炼禁阵,耽搁了金兄许多时间,否则如今修为,必然会更强。”

    “我虽无法做到金兄这种地步,却也有一手段,请金兄品鉴一二。”

    他吸一口气,神色流露凝重,缓缓抬手,一指点落虚空。

    顿时,一缕金光,自他落指处生出。

    金道脸色一变,“儒家真言!”

    他脚下,不动声色退出一步。

    孔雀似未察觉他的忌惮,手指缓慢划动,一枚枚金色符文出现,每一个都散发着浩然正气!转眼,一片金色符文组成的华章出现,如有灵性般,在空中轻轻律动。

    当最后一枚金色符文出现,所有符文蓦地爆发出浓郁金光,无数襦袍身影从中浮现,或竹下品茗,或江边饮酒,或挥斥方遒,或激荡飞扬……每一个,都是这天地间,曾出现的儒家大贤者。

    他们或许活着,或许已死去,但存留天地间的精神烙印,却在此刻完整的呈现。

    这,便是儒家真言的强大之处!施展之人实力越强,召唤出儒家贤者数量越多,实力越强。

    此术,可感化、点醒十恶不赦之徒。

    此术,亦可镇杀儒家之敌!

    孔雀拱手一拜,“请诸贤者,镇压此方!”

    无数诵念之声,陡然间想起,最初混乱,但很快变得整齐划一。

    “儒,天地大道也,于阴阳之间……存浩然正气……镇八方邪魔……”

    一片片华章虚空而出,每一篇中的字符,都散发着晶莹光晕,化为一层层的封禁,落到漩涡之上。随着时间流逝,一只……两只……三只……四只……整整四只漩涡,被彻底封印。

    坟上漩涡给人无尽之感,但被两人封印八个之后,眼前却只剩下了最后一个。

    九为大道之极,显然坟上漩涡,也遵循于这点。

    孔雀抬头,与金道对视,双方眼底尽是冷厉。

    最后一个,当坟破开后,便是死战之时!

    金道突然开口,“孔雀,最后一漩涡,你我一起出手,如何?”

    “好。”孔雀淡淡点头,水波不兴。

    轰——

    恐怖力量,毫无预兆爆发,两人身影暴退。

    金道吸一口气,压下胸膛翻涌气血,冷冷道:“儒家磊落,不过如此。”

    孔雀丝毫不在意他的嘲讽,“彼此,彼此。”

    坟上漩涡遵循大道九之极,但这最后一个,即是阵眼又是入口。

    将其破解,入口同样毁去。

    所以,开坟之举,在孔雀连破四只漩涡后,便已经结束。

    两人都在赌,赌对方没有察觉,但事实证明,他们的眼力都很高明。

    金道冷笑,“既如此,你我不必再遮掩,一战就是!”

    他上前一步,恐怖气息悍然爆发。

    孔雀脚下一退,“金兄,承让了。”

    金道眼眸一缩,心头生出警兆,下一瞬他周身虚空,无数大儒之影出现。这赫然是,孔雀之前动用的儒家真言,不知他以何种手段,保存了几分真言之力,于此刻暴起发难。

    金道怒吼一声,身影转眼被无数华章覆盖,它们一层层的添加,形成一只牢笼,任凭他如何攻击,都无法从中挣脱出来。

    孔雀眼中露出一丝犹豫,但很快,就按下了击杀金道的念头。

    作为孔家儒道传承之子,他心中清楚,各方对传承之子的看重。

    真被逼入绝境,金道手中,必然有保命的大杀器,到时只怕会两败俱伤。

    念头转动,他拱手道:“金兄,在下先行一步。”

    脚下一动,孔雀身影靠近最后一个漩涡,一闪下,任凭漩涡将他吸入其中。

    华章牢笼中,一脸暴怒疯狂攻击的金道,突然收手恢复冷静,他看向孔雀消失处,嘴角露出一丝嘲弄。

    “我金家造化,可不是这么轻易,就能够拿到的……”手上一翻,一把石质匕首出现,金道抬手向前一划,华章牢笼被轻易斩破。

    他一动闪出,略一犹豫,眼中露出狠辣之意。

    今日之事,绝不能泄露,否则传入圣族耳中,金家必有大劫。

    灵光微闪,金道身影出现在坟墓之上,神色凝重周身可怕气息涌动,似是等待着什么。

    突然间,坟墓猛地震动,生出无数裂纹,竟有一只扭曲的门户,在坟墓中出现。

    就像,这两者本是一体!

    孔雀身影,自这扭曲门户中窜出,他脸色惨白,大口大口吐血。

    金道暴喝一声,抬手向下一拍,狂暴的力量,瞬间化为一只金色断剑,一下洞穿孔雀的头颅。

    但此刻,他脸上非但没有喜意,反而阴沉下去,豁然抬首,便见孔雀身影出现在不远处。

    他脸上没有半点血色,气息愈发萎靡,平淡自若的眼眸,此刻充斥着惊天杀机。

    “金兄,好手段……”

    以他之心智,此刻岂能不知,自己遭了算计。

    金道微微皱眉,淡淡道:“成王败寇,何须多言……今日,笑到最后之人,是我。”

    孔雀沉默,他被骗入坟中,为脱身而出受伤极重,且已动用了最终保命之术。

    面对金道,自是十死无生。

    几息后,便在金道冷笑欲要出手之际,孔雀突然抬头,淡淡开口,“金兄真的以为,自己是笑到之人之人……这位道友,你在旁隐藏多时,难道此刻还不准备现身吗?”

    金道脸色大变。

    啪——

    啪——

    淡淡脚步声中,莫语身影自远方走来。

    孔雀眼眸一亮,沉声道:“这位道友,在下儒道孔家传承之子,你若救我离开此处,我孔家必有重谢!”

    目睹两人争斗后仍敢直接现身,足以表明来人实力不弱,或许真能救他性命。

    金道心头一沉,声线森然而出,“插手我金家之事,便是我金家不死不休之敌,道友可要想清楚。”

    一边开口,他念头一边快速转动。不知此人隐藏多久,又听到了多少,如果让他活着离开,很有可能令事情暴露。

    此人,一样要死!

    金道心底杀机翻涌。

    莫语面无表情,两人一开口他便知道,这二人不知他的身份,目光微微闪动,淡淡道:“莫某如何行事,尚不需看人脸色。”他扭头,“我若救你,你能给我什么好处?不要提日后重谢的字眼,我只要眼下。”

    孔雀一喜,敢这样强硬,果然是有仪仗!咬了咬牙,他反手取出一件白色玉坠,“这是我儒家一位大贤者坐化后,一身浩然正气凝聚所成,佩戴在身邪魔不侵,心神宁静致远,修炼速度可提升数层。”

    说完,他一甩手,玉坠飞出。

    莫语略一感应没有不妥,伸手将它接过,随意把玩了两下,直接收入储物戒中。

    孔雀心头一松,可莫语接下来的话,却让他眼前一黑,“金道友,孔道友出价玉坠一只要我救人,不知你愿出价多少,打消在下这个念头。”

    金道大怒,以他的身份,何曾被人这样明着索要!

    这是威胁,**裸的威胁!

    不过很快,他便压下这份怒意,不知莫语深浅之前,他不想横生枝节。

    既然你要,那就给你,就看你有没有命去享用!冷哼中,他拂袖打出一道流光,“这把石刀,是我金家一位先祖所得,可破世间封禁!此物给你,马上走!”

    石刀内,有着金家独特烙印,除非天道第三步,绝对无法消除。

    只要此人持刀离开地狱,自会有金家强者出手,将他彻底抹杀,永绝后患!

    石刀入手,莫语便察觉到此物不凡,脸上不由露出笑容。

    转手将之收起,他淡淡开口,“孔道友,现在看来,在下只能爱莫能助了。”

    说着,他转身欲走。

    金道心头微松,莫语在他眼中,已经是一个死人,只要不影响现在就好。

    他抬头,目光锁定孔雀,杀机腾腾。

    “等等!”孔雀低喝一声,“区区一件石刀,虽然不错,但不过是金氏百宝之一。我可以给道友一件儒道至宝百圣长袍,有百名儒道圣人力量加持,加身之后天道第三步下无人可伤!”

    金道内心“咯噔”一声,尤其看到莫语亮起的眼眸,他心中暗骂,口中却冷笑一声,“你若真有百圣长袍,直接穿上就是,岂会留到现在。这位道友,既然收了我的宝物,还是马上离开吧!”

    “我若横死,所有宝物都落入你手,既如此,我宁愿送给这位道友。”孔雀手上突然爆发璀璨光芒,一件白色长袍,出现在他手中。此物不知以何种材料编织而成,每一条丝线都在散发着淡淡光晕,浩荡正气直冲天际!哪怕隔着许远,仍旧能够感受到,这长袍的不俗!

    孔雀眼露不舍,苦笑一声,道:“这件百圣长袍,在我孔家传承数万年,只差最后一步就可彻底完成,本是我踏入天道第二步时要炼化之物……道友只需放入储物戒中以神晶温养,不出三年,百圣长袍自成。”

    他一扬手,百圣长袍飞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