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金道眼眸微微收缩,深深看来一眼,“好一个不擅此道的儒家……这些年,包括我在内,很多人都小瞧了你。。。”

    孔雀神色平淡,“金兄过誉了。”

    “我从不平白无故夸人,你的确很强。”金道恢复平静,“但今日,活下去的一定是我。”

    声音中,尽是强大自信!

    他拂袖,打出一团灵光,呼吸之间凝聚成一个小人,只有巴掌大小,却栩栩如生,此刻躬身一拜转向坟墓,双手动起打出无数符文,如雪花般飘落,染后融入坟中。

    片刻后,小人低喝一声,抬手一指,坟上一只漩涡表面,顿时浮现出无数条锁链。细细看去就会发现,这些锁链正是由,一枚枚符文首尾相连组成,越缠越紧,最终令漩涡停止转动。

    不过这并不是结束,半个时辰中,小人又接连封印两只漩涡后,才纳头一拜散去。

    金道转身,“孔雀,到你了。”

    孔雀面露赞叹,“禁灵显化……没想到金兄,在禁阵之道,竟然有如此成就。想来,这些年中修炼禁阵,耽搁了金兄许多时间,否则如今修为,必然会更强。”

    “我虽无法做到金兄这种地步,却也有一手段,请金兄品鉴一二。”

    他吸一口气,神色流露凝重,缓缓抬手,一指点落虚空。

    顿时,一缕金光,自他落指处生出。

    金道脸色一变,“儒家真言!”

    他脚下,不动声色退出一步。

    孔雀似未察觉他的忌惮,手指缓慢划动,一枚枚金色符文出现,每一个都散发着浩然正气!转眼,一片金色符文组成的华章出现,如有灵性般,在空中轻轻律动。

    当最后一枚金色符文出现,所有符文蓦地爆发出浓郁金光,无数襦袍身影从中浮现,或竹下品茗,或江边饮酒,或挥斥方遒,或激荡飞扬……每一个,都是这天地间,曾出现的儒家大贤者。

    他们或许活着,或许已死去,但存留天地间的精神烙印,却在此刻完整的呈现。

    这,便是儒家真言的强大之处!施展之人实力越强,召唤出儒家贤者数量越多,实力越强。

    此术,可感化、点醒十恶不赦之徒。

    此术,亦可镇杀儒家之敌!

    孔雀拱手一拜,“请诸贤者,镇压此方!”

    无数诵念之声,陡然间想起,最初混乱,但很快变得整齐划一。

    “儒,天地大道也,于阴阳之间……存浩然正气……镇八方邪魔……”

    一片片华章虚空而出,每一篇中的字符,都散发着晶莹光晕,化为一层层的封禁,落到漩涡之上。随着时间流逝,一只……两只……三只……四只……整整四只漩涡,被彻底封印。

    坟上漩涡给人无尽之感,但被两人封印八个之后,眼前却只剩下了最后一个。

    九为大道之极,显然坟上漩涡,也遵循于这点。

    孔雀抬头,与金道对视,双方眼底尽是冷厉。

    最后一个,当坟破开后,便是死战之时!

    金道突然开口,“孔雀,最后一漩涡,你我一起出手,如何?”

    “好。”孔雀淡淡点头,水波不兴。

    轰——

    恐怖力量,毫无预兆爆发,两人身影暴退。

    金道吸一口气,压下胸膛翻涌气血,冷冷道:“儒家磊落,不过如此。”

    孔雀丝毫不在意他的嘲讽,“彼此,彼此。”

    坟上漩涡遵循大道九之极,但这最后一个,即是阵眼又是入口。

    将其破解,入口同样毁去。

    所以,开坟之举,在孔雀连破四只漩涡后,便已经结束。

    两人都在赌,赌对方没有察觉,但事实证明,他们的眼力都很高明。

    金道冷笑,“既如此,你我不必再遮掩,一战就是!”

    他上前一步,恐怖气息悍然爆发。

    孔雀脚下一退,“金兄,承让了。”

    金道眼眸一缩,心头生出警兆,下一瞬他周身虚空,无数大儒之影出现。这赫然是,孔雀之前动用的儒家真言,不知他以何种手段,保存了几分真言之力,于此刻暴起发难。

    金道怒吼一声,身影转眼被无数华章覆盖,它们一层层的添加,形成一只牢笼,任凭他如何攻击,都无法从中挣脱出来。

    孔雀眼中露出一丝犹豫,但很快,就按下了击杀金道的念头。

    作为孔家儒道传承之子,他心中清楚,各方对传承之子的看重。

    真被逼入绝境,金道手中,必然有保命的大杀器,到时只怕会两败俱伤。

    念头转动,他拱手道:“金兄,在下先行一步。”

    脚下一动,孔雀身影靠近最后一个漩涡,一闪下,任凭漩涡将他吸入其中。

    华章牢笼中,一脸暴怒疯狂攻击的金道,突然收手恢复冷静,他看向孔雀消失处,嘴角露出一丝嘲弄。

    “我金家造化,可不是这么轻易,就能够拿到的……”手上一翻,一把石质匕首出现,金道抬手向前一划,华章牢笼被轻易斩破。

    他一动闪出,略一犹豫,眼中露出狠辣之意。

    今日之事,绝不能泄露,否则传入圣族耳中,金家必有大劫。

    灵光微闪,金道身影出现在坟墓之上,神色凝重周身可怕气息涌动,似是等待着什么。

    突然间,坟墓猛地震动,生出无数裂纹,竟有一只扭曲的门户,在坟墓中出现。

    就像,这两者本是一体!

    孔雀身影,自这扭曲门户中窜出,他脸色惨白,大口大口吐血。

    金道暴喝一声,抬手向下一拍,狂暴的力量,瞬间化为一只金色断剑,一下洞穿孔雀的头颅。

    但此刻,他脸上非但没有喜意,反而阴沉下去,豁然抬首,便见孔雀身影出现在不远处。

    他脸上没有半点血色,气息愈发萎靡,平淡自若的眼眸,此刻充斥着惊天杀机。

    “金兄,好手段……”

    以他之心智,此刻岂能不知,自己遭了算计。

    金道微微皱眉,淡淡道:“成王败寇,何须多言……今日,笑到最后之人,是我。”

    孔雀沉默,他被骗入坟中,为脱身而出受伤极重,且已动用了最终保命之术。

    面对金道,自是十死无生。

    几息后,便在金道冷笑欲要出手之际,孔雀突然抬头,淡淡开口,“金兄真的以为,自己是笑到之人之人……这位道友,你在旁隐藏多时,难道此刻还不准备现身吗?”

    金道脸色大变。

    啪——

    啪——

    淡淡脚步声中,莫语身影自远方走来。

    孔雀眼眸一亮,沉声道:“这位道友,在下儒道孔家传承之子,你若救我离开此处,我孔家必有重谢!”

    目睹两人争斗后仍敢直接现身,足以表明来人实力不弱,或许真能救他性命。

    金道心头一沉,声线森然而出,“插手我金家之事,便是我金家不死不休之敌,道友可要想清楚。”

    一边开口,他念头一边快速转动。不知此人隐藏多久,又听到了多少,如果让他活着离开,很有可能令事情暴露。

    此人,一样要死!

    金道心底杀机翻涌。

    莫语面无表情,两人一开口他便知道,这二人不知他的身份,目光微微闪动,淡淡道:“莫某如何行事,尚不需看人脸色。”他扭头,“我若救你,你能给我什么好处?不要提日后重谢的字眼,我只要眼下。”

    孔雀一喜,敢这样强硬,果然是有仪仗!咬了咬牙,他反手取出一件白色玉坠,“这是我儒家一位大贤者坐化后,一身浩然正气凝聚所成,佩戴在身邪魔不侵,心神宁静致远,修炼速度可提升数层。”

    说完,他一甩手,玉坠飞出。

    莫语略一感应没有不妥,伸手将它接过,随意把玩了两下,直接收入储物戒中。

    孔雀心头一松,可莫语接下来的话,却让他眼前一黑,“金道友,孔道友出价玉坠一只要我救人,不知你愿出价多少,打消在下这个念头。”

    金道大怒,以他的身份,何曾被人这样明着索要!

    这是威胁,**裸的威胁!

    不过很快,他便压下这份怒意,不知莫语深浅之前,他不想横生枝节。

    既然你要,那就给你,就看你有没有命去享用!冷哼中,他拂袖打出一道流光,“这把石刀,是我金家一位先祖所得,可破世间封禁!此物给你,马上走!”

    石刀内,有着金家独特烙印,除非天道第三步,绝对无法消除。

    只要此人持刀离开地狱,自会有金家强者出手,将他彻底抹杀,永绝后患!

    石刀入手,莫语便察觉到此物不凡,脸上不由露出笑容。

    转手将之收起,他淡淡开口,“孔道友,现在看来,在下只能爱莫能助了。”

    说着,他转身欲走。

    金道心头微松,莫语在他眼中,已经是一个死人,只要不影响现在就好。

    他抬头,目光锁定孔雀,杀机腾腾。

    “等等!”孔雀低喝一声,“区区一件石刀,虽然不错,但不过是金氏百宝之一。我可以给道友一件儒道至宝百圣长袍,有百名儒道圣人力量加持,加身之后天道第三步下无人可伤!”

    金道内心“咯噔”一声,尤其看到莫语亮起的眼眸,他心中暗骂,口中却冷笑一声,“你若真有百圣长袍,直接穿上就是,岂会留到现在。这位道友,既然收了我的宝物,还是马上离开吧!”

    “我若横死,所有宝物都落入你手,既如此,我宁愿送给这位道友。”孔雀手上突然爆发璀璨光芒,一件白色长袍,出现在他手中。此物不知以何种材料编织而成,每一条丝线都在散发着淡淡光晕,浩荡正气直冲天际!哪怕隔着许远,仍旧能够感受到,这长袍的不俗!

    孔雀眼露不舍,苦笑一声,道:“这件百圣长袍,在我孔家传承数万年,只差最后一步就可彻底完成,本是我踏入天道第二步时要炼化之物……道友只需放入储物戒中以神晶温养,不出三年,百圣长袍自成。”

    他一扬手,百圣长袍飞出。

第九百五十九章 金色大弓    看了一眼脸色如吞苍蝇般难看的金道,孔雀心中送出百圣长袍的痛苦消散了大半,随之而来的是一阵畅快!他自认心思缜密,今日却被一向视之鲁莽、狂妄的金道算计,虽表面平静,心中却有着深深的挫败感。

    不过此刻,孔雀又看到了,扳回一局的希望……

    只要能活着离开,终有一天,他会将金道踩到脚下。

    为了这点,哪怕付出再重的代价,也是值得!

    眼中闪过决然,孔雀冷冷看了金道一眼,直接取下自己的储物戒,“这位道友,储物戒我送你,只要能离开这里,我便将其上神念抹去,所有一切都归你所有!”

    跟我拼手笔……都要死了,老子怕谁!

    一向温文尔雅注重气质的孔家传承之子,在心中爆了一句粗口。

    莫语也被他的手笔震动了,回过神来一把将储物戒接住,脸上露出笑容。一个超级势力的传承之子,储物戒中有着怎样海量的财富……这,根本难以想象!

    金道嘴角抽搐,心中十万只神兽狂奔而过,他再如何不愿横生枝节,也不可能和孔雀拼下去了……直接交出储物戒,你狠!

    他抬头,周身恐怖气息隐现,目光冰冷森然,“得到孔雀储物戒,已是一笔天大的收获,阁下要懂得知足!现在离开,待我斩杀了他,储物戒同样落入你手,无需冒半点奉献。我想,阁下一定会,做出明智的决定。”

    语落瞬间,一股可怕气息,自他体内爆发。

    孔雀身体一僵,这气息,绝对是金道手中大杀器,天道第二步修士,也可直接斩杀。他额头瞬间涌出冷汗,这种情况下,莫语会怎样选择,似乎已经注定!

    可笑他自认放手一搏,将金道逼入绝境,居然忽略了这样一个大漏洞……

    而莫语的沉默,更是让他一颗心,不断变冷。

    不过就在这时,他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孔雀心脏大力跳动起来,差点泪流满面。

    “金道手中有大杀器,凭我一人无法抵挡,你若想活命,便要抵消这大杀器一半以上威能。”

    金道脸色狂变,怒喝道:“你当真要插手?找死!”

    莫语淡淡开口,“在下做事向来言而有信,童叟无欺。孔雀道友给出了足够的价码,我自然说到做到。”

    孔雀感动了。

    好人……大大的好人啊……

    在这个人吃人的世界中,居然还有如此诚信之人,实在是太罕见了!

    这一刻,他对遭遇莫语敲诈的恨意,已全部散去,只有浓浓的激动。

    “这位道友,在下孔家传承之子孔雀,今日你我如能全身离去,我孔家欠你一份大人请!如果你愿意加入孔家,我可代表族老会,给予你顶级供奉的待遇!”

    莫语撇来一眼,心中暗暗感叹,如今还在装疯卖傻打感情牌提高活命的几率,这些传承之子们,果然都是一个个的小狐狸,城府如海啊!

    可惜今日,遇到的是他……

    莫语脸上露出一丝恰到好处的尴尬,随即变成一抹感动,沉声开口,“孔雀道友放心,今日在下必会带你离开!”

    孔雀神色诚挚,“金道大杀器一半威能,我会帮道友挡下!”

    看着惺惺相惜,恨不得把手言欢的两人,金道脸色越来越难看,突然暴喝一声,“够了!不过一个勒索一个舍财的交易,何必惺惺作态令人作呕!”

    他看向莫语,“我再问最后一遍,今日,你真的要插手?”

    “孔雀道友如此诚挚待我,在下绝不会舍他而去。”莫语神色肃穆,“不必多言,动手吧。”

    金道眼中寒芒一闪,“好!既然你找死,我就成全你!”

    他抬手,一拳轰出。

    璀璨金光爆发,无数神文浮现,凝聚成一把金色长剑,瞬间到来。

    手中大杀器,是族群最强赐予,用以在地狱中保命,不到万不得已,他自然不会动用。

    莫语冷笑,五指张开,向前狠狠一拍。

    吼——

    他灵魂空间,六枚神通传承符文同时亮起,巨兽虚影浮现,仰天咆哮。

    这一刻,莫语散发气势,如火山爆发,狂暴霸道睥睨天地!

    金色长剑一颤,轰然崩溃。

    金道脸色大变,露出惊怒之意,他虽料到莫语实力不弱,却未想到他竟强悍到这般地步!

    这一掌,竟给他遭受压制,难以抗衡之感。

    孔雀眼中涌出喜意,一脸笑容,莫语实力越强,他越有可能活下去。

    只不过,在这笑容之下,却隐藏着,一丝深深的忌惮。

    “难怪敢阻拦金某行事,原来有此实力!但今日,你还是要死!”金道抬手,夺目金光爆发,一把金色长弓,出现在他手中。

    轰——

    可怕的气息,瞬间充斥天地,似乎略微震颤,就能令这天地崩溃。

    灭绝一切!

    金道抬手拉动弓弦,这份可怕气息,更是以惊人的速度,疯狂暴涨。

    莫语面露震撼,脚下一踏身影暴退,同时低喝,“孔雀道友!”

    孔雀深吸口气,他手中大杀器虽已动用,但身为传承之子,底牌永远多的超乎想象。随着一口气吸入体内,“噼啪”“噼啪”骨骼错位声接连响起,他身体生生拔高数寸不止,裸露的皮肤一片猩红之色,似是要渗出血来。

    “以我之血,献祭往生儒道,化身邪魔,荡平八方!”

    噗——

    孔雀周身毛孔,同时喷出血雾,升腾而起在头顶上,如活物般剧烈翻涌起来。

    一只没有皮肤,三只眼,头顶尖角的邪魔,从中走出。

    它张口一声尖叫,那份邪恶的气息,竟让苍穹炸响赤雷,生出短暂的停滞。

    但很快,无数雷鸣同时炸响,苍穹之下千万赤雷呼啸降临,直奔邪魔轰落。

    似乎它们,也不能允许,这种邪恶存在下去!

    吼——

    邪魔咆哮,抬头三只独眼,闪动着冰冷光泽。

    它竟不做闪避,抬手,将那无数轰落赤雷抓入,凝聚为一只雷霆长枪!

    枪身猩红如血,与他无比契合,释放出的邪魔气息,轰然暴涨。

    唰——

    邪魔冲出,手中猩红雷霆长枪,悍然刺下!

    金道眼中闪过冷厉。低吼一声,拉成满月的金色大弓骤然松开,一只金色箭矢,瞬间洞穿了长空。

    电光火石间,与猩红雷霆长枪对碰。

    天地一静,紧随在后的,是那惊天巨响!

    雷霆长枪轰然崩碎,金色箭矢瞬间洞穿邪魔胸膛。

    孔雀如遭重击,身体向后抛飞,口鼻中鲜血狂喷。

    破体而出,金色箭矢速度更快,爆发神光越发璀璨。

    但就像是一颗流星,它越是璀璨之际,力量的损耗越是恐怖……如今,它的威力,正在快速削弱。

    莫语脚下一踏,头顶浮现一只鲲鹏虚影,此刻双翅展开向下一拍。

    咻——

    他身体带起一连串的虚影,向后暴退,于半空中转身,直面金色箭矢,神色一片平静。

    或许只是一息,金色箭矢便已追上,恐怖的撕裂气息,令莫语面庞隐隐作疼。

    但这,已经足够……一息时间,它的力量,损耗更多!

    莫语抬手,玄皇剑出现在掌心,灵魂空间巨兽咆哮中,他身影猛地停下,向前狠狠一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