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了一眼脸色如吞苍蝇般难看的金道,孔雀心中送出百圣长袍的痛苦消散了大半,随之而来的是一阵畅快!他自认心思缜密,今日却被一向视之鲁莽、狂妄的金道算计,虽表面平静,心中却有着深深的挫败感。

    不过此刻,孔雀又看到了,扳回一局的希望……

    只要能活着离开,终有一天,他会将金道踩到脚下。

    为了这点,哪怕付出再重的代价,也是值得!

    眼中闪过决然,孔雀冷冷看了金道一眼,直接取下自己的储物戒,“这位道友,储物戒我送你,只要能离开这里,我便将其上神念抹去,所有一切都归你所有!”

    跟我拼手笔……都要死了,老子怕谁!

    一向温文尔雅注重气质的孔家传承之子,在心中爆了一句粗口。

    莫语也被他的手笔震动了,回过神来一把将储物戒接住,脸上露出笑容。一个超级势力的传承之子,储物戒中有着怎样海量的财富……这,根本难以想象!

    金道嘴角抽搐,心中十万只神兽狂奔而过,他再如何不愿横生枝节,也不可能和孔雀拼下去了……直接交出储物戒,你狠!

    他抬头,周身恐怖气息隐现,目光冰冷森然,“得到孔雀储物戒,已是一笔天大的收获,阁下要懂得知足!现在离开,待我斩杀了他,储物戒同样落入你手,无需冒半点奉献。我想,阁下一定会,做出明智的决定。”

    语落瞬间,一股可怕气息,自他体内爆发。

    孔雀身体一僵,这气息,绝对是金道手中大杀器,天道第二步修士,也可直接斩杀。他额头瞬间涌出冷汗,这种情况下,莫语会怎样选择,似乎已经注定!

    可笑他自认放手一搏,将金道逼入绝境,居然忽略了这样一个大漏洞……

    而莫语的沉默,更是让他一颗心,不断变冷。

    不过就在这时,他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孔雀心脏大力跳动起来,差点泪流满面。

    “金道手中有大杀器,凭我一人无法抵挡,你若想活命,便要抵消这大杀器一半以上威能。”

    金道脸色狂变,怒喝道:“你当真要插手?找死!”

    莫语淡淡开口,“在下做事向来言而有信,童叟无欺。孔雀道友给出了足够的价码,我自然说到做到。”

    孔雀感动了。

    好人……大大的好人啊……

    在这个人吃人的世界中,居然还有如此诚信之人,实在是太罕见了!

    这一刻,他对遭遇莫语敲诈的恨意,已全部散去,只有浓浓的激动。

    “这位道友,在下孔家传承之子孔雀,今日你我如能全身离去,我孔家欠你一份大人请!如果你愿意加入孔家,我可代表族老会,给予你顶级供奉的待遇!”

    莫语撇来一眼,心中暗暗感叹,如今还在装疯卖傻打感情牌提高活命的几率,这些传承之子们,果然都是一个个的小狐狸,城府如海啊!

    可惜今日,遇到的是他……

    莫语脸上露出一丝恰到好处的尴尬,随即变成一抹感动,沉声开口,“孔雀道友放心,今日在下必会带你离开!”

    孔雀神色诚挚,“金道大杀器一半威能,我会帮道友挡下!”

    看着惺惺相惜,恨不得把手言欢的两人,金道脸色越来越难看,突然暴喝一声,“够了!不过一个勒索一个舍财的交易,何必惺惺作态令人作呕!”

    他看向莫语,“我再问最后一遍,今日,你真的要插手?”

    “孔雀道友如此诚挚待我,在下绝不会舍他而去。”莫语神色肃穆,“不必多言,动手吧。”

    金道眼中寒芒一闪,“好!既然你找死,我就成全你!”

    他抬手,一拳轰出。

    璀璨金光爆发,无数神文浮现,凝聚成一把金色长剑,瞬间到来。

    手中大杀器,是族群最强赐予,用以在地狱中保命,不到万不得已,他自然不会动用。

    莫语冷笑,五指张开,向前狠狠一拍。

    吼——

    他灵魂空间,六枚神通传承符文同时亮起,巨兽虚影浮现,仰天咆哮。

    这一刻,莫语散发气势,如火山爆发,狂暴霸道睥睨天地!

    金色长剑一颤,轰然崩溃。

    金道脸色大变,露出惊怒之意,他虽料到莫语实力不弱,却未想到他竟强悍到这般地步!

    这一掌,竟给他遭受压制,难以抗衡之感。

    孔雀眼中涌出喜意,一脸笑容,莫语实力越强,他越有可能活下去。

    只不过,在这笑容之下,却隐藏着,一丝深深的忌惮。

    “难怪敢阻拦金某行事,原来有此实力!但今日,你还是要死!”金道抬手,夺目金光爆发,一把金色长弓,出现在他手中。

    轰——

    可怕的气息,瞬间充斥天地,似乎略微震颤,就能令这天地崩溃。

    灭绝一切!

    金道抬手拉动弓弦,这份可怕气息,更是以惊人的速度,疯狂暴涨。

    莫语面露震撼,脚下一踏身影暴退,同时低喝,“孔雀道友!”

    孔雀深吸口气,他手中大杀器虽已动用,但身为传承之子,底牌永远多的超乎想象。随着一口气吸入体内,“噼啪”“噼啪”骨骼错位声接连响起,他身体生生拔高数寸不止,裸露的皮肤一片猩红之色,似是要渗出血来。

    “以我之血,献祭往生儒道,化身邪魔,荡平八方!”

    噗——

    孔雀周身毛孔,同时喷出血雾,升腾而起在头顶上,如活物般剧烈翻涌起来。

    一只没有皮肤,三只眼,头顶尖角的邪魔,从中走出。

    它张口一声尖叫,那份邪恶的气息,竟让苍穹炸响赤雷,生出短暂的停滞。

    但很快,无数雷鸣同时炸响,苍穹之下千万赤雷呼啸降临,直奔邪魔轰落。

    似乎它们,也不能允许,这种邪恶存在下去!

    吼——

    邪魔咆哮,抬头三只独眼,闪动着冰冷光泽。

    它竟不做闪避,抬手,将那无数轰落赤雷抓入,凝聚为一只雷霆长枪!

    枪身猩红如血,与他无比契合,释放出的邪魔气息,轰然暴涨。

    唰——

    邪魔冲出,手中猩红雷霆长枪,悍然刺下!

    金道眼中闪过冷厉。低吼一声,拉成满月的金色大弓骤然松开,一只金色箭矢,瞬间洞穿了长空。

    电光火石间,与猩红雷霆长枪对碰。

    天地一静,紧随在后的,是那惊天巨响!

    雷霆长枪轰然崩碎,金色箭矢瞬间洞穿邪魔胸膛。

    孔雀如遭重击,身体向后抛飞,口鼻中鲜血狂喷。

    破体而出,金色箭矢速度更快,爆发神光越发璀璨。

    但就像是一颗流星,它越是璀璨之际,力量的损耗越是恐怖……如今,它的威力,正在快速削弱。

    莫语脚下一踏,头顶浮现一只鲲鹏虚影,此刻双翅展开向下一拍。

    咻——

    他身体带起一连串的虚影,向后暴退,于半空中转身,直面金色箭矢,神色一片平静。

    或许只是一息,金色箭矢便已追上,恐怖的撕裂气息,令莫语面庞隐隐作疼。

    但这,已经足够……一息时间,它的力量,损耗更多!

    莫语抬手,玄皇剑出现在掌心,灵魂空间巨兽咆哮中,他身影猛地停下,向前狠狠一斩!

第九百六十章 第三步降临    轰隆隆——

    恐怖力量波动,自碰撞处爆发,以无匹之势,横扫八方!

    空间骤然扭曲,大地破碎!

    无数裂纹向外蔓延,贯穿了整座山脉,使之崩塌。

    莫语闷哼一声,身体像是一块大石,被直接轰飞!他嘴角,一丝鲜血留下,但眼眸,却变得无比明亮。几近媲美天道第三步强者的一击,以受轻伤为代价,被他挡了下来!

    如此,莫语的目的,变已经达到。

    没有大杀器,无论金道还是孔雀,对他而言,都毫无威胁。

    “君王级神剑!剑宗之主,你是剑宗之主!”金道失声尖叫,一脸惊骇难以置信。

    孔雀苍白面庞蓦地一僵,死死看向莫语手中之剑,心头涌出无尽苦涩,居然是他……

    金道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恢复冷静,剑宗之主的出现,将他的计划彻底打破。

    如今,不是想如何杀人,而是要自保!电光火石间,他心中已有决断,低喝道:“孔雀,你我今日之事一笔勾销,联手杀死剑宗之主,此处机缘……我们均分!”

    “好!”孔雀缓缓开口,“签订契约!”

    他取出一张兽皮,屈指滴上一滴鲜血。

    金道目光一扫,确定没有不妥,咬破手指狠狠按在上面。

    嗡——

    兽皮爆发血芒,闪动间一分为二,各自落入两人眉心中。

    契约完成!

    这是来自于古老遗迹中的物品,一旦签订,便无法违背。

    孔雀心头一松,冷冷道:“爆!”

    将储物戒交出,他还留了最后一手,如果莫语言而无信,他可以直接引爆其中一颗十方绝灭珠。

    不死,也足以让他重伤!

    此刻,他自是毫不犹豫,选择了出手。

    轰——

    一股可怕气息,蓦地自他储物戒中爆发,孔雀心头一松,神色越发冰寒。

    但下一瞬,他脸色就是一变,瞪大眼眸中,露出难以置信!

    储物戒中爆发气息,突然沉寂下去,就似从未生出过变化。

    莫语神色平静,掌心青色光晕流转,混沌的力量掩盖一切,即便神念也能屏蔽……玉坠、石刀、白圣长袍,此刻都被混沌之力笼罩。

    他既然敢收下两人之物,自然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金道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难看,他与孔雀联手,就是相信他手中,一定有防备莫语的手段。

    谁知有是有,还没有施展开,就被直接打断……他不甘心的尝试了一下,与石刀间的感应,也已彻底断去。

    失去大杀器,联手也没有了意义……不能再停留下去,否则今日怕是难以离去。

    眼中厉色一闪,随即归于平静,他脚下一动靠近孔雀,“你还有什么手段,全部施展出来,不然你我……”

    话声未落,金道突然抬手,一把抓住孔雀,将他向莫语狠狠抛去。

    “你……啊!”孔雀一脸震怒,但随即便发出凄厉惨叫,明亮的金光,从他皮肤之下爆发,令他的身体快速涨大,从那惊恐的表情来看,这显然不是出于自愿。

    轰——

    孔雀身体炸开,血肉被直接碾碎,化为齑粉消失不见。

    恐怖的力量,将莫语身影暂时逼退。

    而趁此机会,金道已毫不犹豫转身,向外疯狂逃遁。

    开启坟中门户的方法,只有他拥有,只要离开这里,日后还能够再回来。

    莫语抬头,看向他逃往方向,嘴角露出一丝嘲弄。

    果然是心狠手辣!

    但想要逃走,却是痴心妄想!

    今日斩杀一个金道,便等同于,杀死阿鼻世界,未来一名绝世强者。身为玄皇后裔,他终有一日,会与阿鼻世界决战,提前削弱其实力的机会,自然不会错过。

    轰——

    地面破碎,莫语身影冲天而起,狂暴杀机肆虐八方!

    金道心神一颤,自然感受到了,来自莫语的恐怖杀机……这剑宗之主,一定要杀他……

    该死!

    心中咒骂,他速度更快,却不由自主的,生出惶恐不安。

    就在这时……

    咻——

    凄厉破空自后方传来,金道骇然转身,便见莫语身化巨剑,正以惊人速度向他逼近。

    逃不掉!

    金道吐出一口鲜血,化为血焰将他包裹,速度骤然暴涨。

    但很快,后方凄厉剑鸣,便如死神的笑声,再度临近。

    他眼中,露出绝望!

    莫语神色冰冷,没有半分情绪波动,看向前方身影,心有杀机一闪。

    他正要出手,眉头却突然一皱,身影随之停下。

    轰——

    一道赤红光芒,自远方天际呼啸而来,其速快的难以想象,上方苍穹无数赤雷劈落,却无一能够击中。

    此刻,赤芒呼啸而来,其后千万赤雷接连降临,景象骇人!

    尤其是,自那赤芒中,散发出的可怕气息,更人令人心神颤栗。

    金道绝望的眼眸,此刻蓦地亮起,涌出无尽激动,“吴疆长老救我!”

    尖叫中他速度更快几分,转眼便与赤芒相遇。

    唰——

    赤芒散去,露出数名修士身影,为首是一苍苍老者,周身腐朽之气弥漫,显然生机将尽。但此刻,他却散发着,令天地为之颤栗的可怕气息,就像是到了生命尽头的星辰,肆意释放着自己的光热!

    他目光如电落到金道身上,眉头一皱,道:“发生了何事?”

    声线低沉嘶哑,就像是深埋地底的干尸,没有半点生气。

    金道身体一颤,只是声音就让他身体发冷,急忙行礼,道:“回禀长老!此人便是剑宗之主,我与孔雀道友与之大战,不想此人实力强悍至极,孔雀道友被其斩杀,我不敌逃命,幸遇长老到来,否则此刻怕是也已横死于此。”

    一句话,将孔雀之死推倒莫语身上,更掩盖了坟墓造化一事。短短瞬间,经历绝处逢生,还能想出如此应对之法,这金道之心思,堪称恐怖!

    剑宗之主!

    吴疆身后,几名年轻修士眼眸一缩,就是此人令蒙恬、梦千情横死,如今又斩杀了孔雀追杀金道……剑宗之主,实力竟恐怖至厮!

    几人心头,不由生出几分庆幸,还好之前,不是他们遇到了这剑宗之主,否则如今怕是早已死去。

    吴疆抬头,黄昏暗淡的眼眸,落到莫语身上,短暂审视后,口中发出桀桀怪笑。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剑宗之主,能让老夫亲自出手,也算是你的荣幸!”

    轰——

    天道第三步气息,直冲天际!

    漫天赤雷崩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