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死气萦绕中,莫语一双眼眸,已变成灰色,就像深埋地底的石头。。

    阴寒、死寂,没有半点生气……亦没有,纹丝的情绪波动!

    一甩手,鱼肠尸体落入黄泉,转眼间就被无数尸体包裹着,拉入黄泉深处。

    他抬头,脚下一动,迈步而来。

    被这一双眼眸锁定,承受黄泉之尸嚎叫痛苦的太阿心神一颤,心底竟生出一阵刺骨的寒意。鱼肠比他虽弱一些,但终归是第三步造物之主,居然就这样,被随意抹杀……

    深吸一口气,太阿稳住心神,能够于修行大道走到这一步,心志自然坚若磐石。

    此人以强悍的意志,将所有负面情绪强行剔除,他抬手,向前一点,“剑侍!”

    嗡——

    无数虚影虚空浮现,或魁梧,或挺拔,或娇小,身形不一,却尽皆手持剑影,散发滔天剑意。

    修罗一族阿鼻封圣,自有凌驾于一界之底蕴。

    这太阿,便是修罗一族剑修至强者,天道三步造物之境,以无上修为凝聚剑侍。他们不是傀儡,不是神通幻化,而是造物之主于自身国度中,创造出的特殊生灵。

    依附主人而生,拥有主人部分力量。

    其主不灭,其灵永存!

    为天道第三步大神通。

    每一个剑侍,都有太阿十分之一修为,足以轻松抹杀任何天道第二步修士。

    此刻尽数爆发,浩荡剑意便似天河倾倒,可斩天裂地,荡平一切!

    哪怕同阶之修,也会感到棘手。

    不过此刻,莫语却似没有察觉,迈步而行,直至剑侍身影逼近时,才抬手向前一抹。

    呼啸而来剑侍身影,在这一抹之下,就似冬日窗上凝聚寒气,尽数消失不见。

    太阿张口喷出鲜血,这血液离体,尚未曾落下,便快速变得暗红浑浊,继而散发出腐朽恶臭。甚至于他的身体,此刻也快速衰老,就似周身时间流速,在这一刻加快了千百倍。

    他心神大震,瞪大眼眸中,露出无尽惊骇,不过此刻的目光,不是看向莫语,而是看向大地上,那蜿蜒无尽的黄泉!凭借第三步修为,方才剑侍被抹去时,他隐约感受到了,莫语身上的那股力量……是此处黄泉之力!

    简单的说,他此刻面对的不是莫语,而是黄泉之灵。

    一念及此,太阿肝胆欲裂,即便他是天道第三步,更是以剑成道的大能者,面对黄泉都如蝼蚁般孱弱。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鱼肠为何会被随后捏死,只是这真相,未免太过残酷。

    嘴角露出苦涩之意,太阿眼眸蓦地暗淡下去,身体像是被侵蚀了无尽岁月的石头,悄无声息化为齑粉,形神俱灭。

    赤霄背后寒毛根根乍起,尖叫一声,转身疯狂逃窜。

    鱼肠死时,他勉强能保持平静,但太阿的殒落,却将他整个心神彻底击溃。

    第三步尊严,尽数抛之脑后!

    逃逃逃!

    他只要活下去。

    后方,莫语抬手,向他之背影,一指点落。

    就似面对蚊蝇。

    赤霄身体一颤,无尽的危机,像是一张大口,将他整个心神吞噬。

    他毫不犹豫的相信,下一瞬,死亡就将降临!

    “啊!给我滚开!”

    疯狂咆哮中,第三步无匹气息,自他体内爆发。

    一方世界虚影,此刻缓缓浮现,释放出无匹威压。

    但只是一瞬,这世界虚影便猛地一颤,随即如镜面般,轰然破碎。

    处于世界虚影中心的赤霄,身体像是一颗成熟的柿子,凌空破裂。

    一片猩红!

    十数呼吸时间,三名第三步造物之主境绝世强者,尽殒。

    吴疆及残余几名阿鼻天骄,此刻双股颤颤,眼中之中尽是绝望。

    莫语轻轻挥手,不见任何动作,这些人表情同时僵住,随即腐朽。

    转眼间,便化为一坯坯黄土,落在地面。

    灭杀了此处所有生灵,莫语停顿一下,似乎是在沉默。

    几息后,他转身离去,没有半点停顿,步入黄泉之中,任凭枯黄河水,将他身影淹没。

    无数尸体,如受惊吓,疯狂退向后退去,不敢有丝毫冒犯。

    许久,许久,黄泉平寂,便似一切都未发生。

    只是在这黄泉之底多了一道身影,他盘膝而坐,任凭无数黄泉之力冲入体内,不断将他同化。

    死气,愈浓。

    ……

    修罗。

    大长老身体轻颤,看着面前碎裂的四只玉简,往昔平淡自若尽皆散去,有的只是惊怒、心痛与暴虐杀机。

    区区一玄皇余孽,哪怕有镇压冷千秋之力,在第三步大能面前,仍旧是土鸡瓦狗。

    但如今,四名造物之物,却尽皆殒落地狱中……

    这惨重代价,即便对修罗一族,也是不可承受之重。

    大长老突然心头悸动,想到了久远岁月前,被剿灭的玄皇族群。

    难道有一日,修罗也会如此……

    这念头一生,他通体发寒,眼前竟隐隐的,浮现出一片尸山血海的景象。

    大长老急忙闭目,深吸口气压下所有念头,几息后再度睁开双眼,已是一片冷漠。

    “不管付出怎样代价,这玄皇余孽,绝不能活着离开……他,一定要死!”

    ……

    黄泉之上,一道虚影悄然浮现,面容模糊看不真切,只能辨出是一名女子。

    她注视着黄泉,似看到了黄泉底部,那盘膝而坐的身影,许久后幽幽一叹。

    “我曾说过,你最好不来,却没想到,你反而来的更快。”

    “推翻生命中所有的过往……这便是,追寻真相的代价。”

    虚影沉默,转身中迈步,淡淡声音在此间响起。

    “眼下,对你而言既是死局,又是一场造化。若死去,你融入黄泉,摆脱命中一切。若归来,便也有了一丝抗衡命运的资格……无论死活,对你而言,都是幸事……”

    唰——

    虚影离开。

    ……

    黄泉底,莫语身体如石,没有半点气息,自然不会知道,曾有一女子来过此处。

    他沉寂于此,身体每一寸血肉,都在融合着黄泉之力,一点点的撕开了伪装。

    无尽尸气破体而出,翻滚之中像是一条条触手,又像是一根根的锁链,将他紧紧缠绕。

    没有意外的话,或许他会永远留在这里,直到自身彻底与黄泉相融,成为它的一部分。

    那时,黄泉将多出一具分身……世间,便再没有莫语。

    一日,两日,三日……一月,两月,三月……一年,两年,三年……

    时光如水,流逝无声。

    直到一天,莫语身躯彻底被黄泉之力侵蚀,就要与之融合时。

    他魂深处,那婴儿亡魂,竟突然睁开眼眸。

    没有天真烂漫,没有懵懂无知,有的只是无尽怨恨,无尽杀机。

    呀——

    它张口,一声尖叫。

    黄泉,此刻震动!

第九百六十六章 古道之灵    浩瀚的意志,自沉睡中复苏,凝聚到莫语周身,冰冷漠然。

    这是……黄泉的意志!

    它不会允许,自己的献祭者,脱离掌控。

    轰——

    无尽黄泉之力,疯狂冲入莫语体内,带来恐怖的压迫。

    它要强行融合!

    婴儿亡魂尖叫越发凄厉,尖锐短促,像是一只只铁钎。

    一股难以想象的强大力量,自它体内爆发,与黄泉之力抗衡。

    不过,面前黄泉苏醒的意志,它的力量,很快就被压制。

    莫语的身体,开始变得透明,渐渐与黄泉,交融到一起。

    外界黄泉意志的压迫,内部婴儿亡魂的抗衡,两股力量叠加到一起,像是激活了某种力量。

    缝合莫语之魂与婴儿残魂的黑色锁链,散发出淡淡乌光,两者接触的地方,竟开始了融合!

    亡魂为黑,充斥气死,莫语之魂为白,生机弥漫。

    此刻黑白交融,竟像清水中落入一滴浓墨,转瞬之间两者尽皆一片漆黑。

    融合变得顺理成章,几乎只是眨眼之间,婴儿亡魂与莫语残魂,便彻底归为一体。

    婴儿残魂、莫语之魂、诡异尸身……三者一体,方成平衡。

    此举,顿时将他体内之平衡,彻底打破。

    莫语身躯,突然间震颤起来,竟有一股莫名的意志,自他每寸血肉中苏醒。

    几近与黄泉融合的身体,随之激烈反抗起来。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融合了莫语之魂的婴儿残魂,直接与莫语身躯联手,双方爆发出的力量,竟堪堪抵挡住了黄泉意志。

    局势一时僵直起来。

    婴儿残魂、莫语身躯,都不愿被融合彻底消散,黄泉意志亦不可能,放弃到手的献祭者。

    双方谁都不退,便在莫语体内,展开了激烈的对碰。

    残魂、尸身、黄泉之力……三者尽皆腐朽,激战中,莫语体内死气越来越重,渐渐形成一团黑雾,覆盖方圆百丈。

    其后,黑雾覆盖面积,随着时间流逝,不断增加。

    一百五十丈……两百丈……三百丈……五百丈……

    ……

    三十三年后,黄泉底部,出现了一团足有万丈的死气雾团。

    浓黑逾墨,肉眼难穿,站在黄泉之上,甚至都能清楚看到。

    此后,雾团没有变化,时间悄然流逝,又是三十三年过去。

    万丈死气雾团,突然开始向内收缩,虽然速度极慢,却每时每刻都在缩小。

    九千九百九十九丈……九千九百九十八丈……九千九百九十七丈……

    直至第三个三十三年后,万丈死气雾团,收缩至只有一丈。

    数量如此恐怖的死气凝聚,自然代表着质的跃升,浓雾、深雾、液态、流质……到一丈之时,所有死气已变成晶石……一块一丈大小,黑到似能将人令人吸入其中的死气结晶。

    而后,一切再度陷入沉寂。

    如果事情止步于此,莫语将封于死气结晶中,沉在黄泉之底,直至这世界将他忘记。

    但时间只过了一年,恰是莫语沉入黄泉两百年之期时,死气结晶中,突然生出一只白点。

    只有黄豆大小,就像是一盏灯火……

    阴极阳生,天道循环。

    死亡之尽头,自有生机演化。

    此时此刻,便在这无穷死气凝聚所成结晶中,一缕生机,自莫语体内诞生。

    生死难容,彼此对立,这一点生机的出现,像是滚油锅中泼入的一滴冷水,顿时激起剧烈的反应。

    无穷死气,海啸般爆发,瞬息之间,将这一点生机湮灭。

    死气结晶,缓缓归于平静。

    又一年,突兀之间,一点生机,生于莫语体内。

    死气暴动,瞬息即灭。

    再一年,生机三现。

    于无穷死气中挣扎一息,随之散去。

    复一年,生机四现。

    闪亮了两息,方才湮灭。

    ……

    一年,一年,又一年。

    每年同一日同一时,都有一点生机自莫语体内诞生,却又很快被死气毁灭。

    但随着一年年过去,这一点生机支撑的时间,正变得越来越长。

    一息,两息,三息……变得越来越坚韧,越来越不易被毁灭。

    直到今日,已足足坚持了一刻钟。

    任凭死气肆虐,这点生机明灭闪动,却始终坚持了下来。

    而且渐渐的,它似乎有了壮大的趋势,白点本身大了一圈。

    相对应的,结晶中蕴含的死气,便少了一分。

    ……

    生机的壮大,死气的消亡,这注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好在随着生机越来越强,吞噬死气的速度,也在随之增长。

    结晶越来越小,到了一定程度后,便不再收缩,而是颜色不断变淡。

    渐渐的,一道身影,在结晶中出现。

    咔嚓——

    一道裂纹,突然出现,随即快速蔓延,整个结晶顿时爬满了蜘蛛网。随即破碎,变成一片灰色粉末,被黄泉一冲,彻底消散。

    出现在面前的,是一名黑袍修士,他盘膝于黄泉之底,神色淡然自若。

    浩瀚至难以想象的生机,在他血肉之中流淌。

    手指动了动,此人闭合的眼眸,缓缓睁开。

    没有慑人神光,有的只是温润内敛,一片平静。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许久后轻轻一叹,“没想到这一梦,便是悠悠五百载……只是如今,我究竟是谁。”

    此刻,他脑海中,有着三份记忆。

    第一个,是刚出生不久的婴儿,画面最少且模糊不清。只能记住无数惨嚎与鲜血,一个虚弱却紧紧抱住他的温暖怀抱,一个挺拔却冷漠的身影,以及最后掐死他的那只手掌。

    其掌上,有第六指。

    第二个,是一名为韩坤的玄仙宗弟子,生活在一个,名为真灵大陆的世界。自出生,到入宗,到成名……直至殒落,尸体坠入葬仙河。

    一切一切,皆如在眼前。

    第三个,其名莫语,孤儿出身……

    入地狱深处,于黄泉之上,寻觅真相。

    他脸上,露出一丝迷惑,但更多的,是自魂中而来的痛苦,喃喃道:“我是谁……”

    沉默中,此人盘膝而坐。

    这一坐,便是整整三月。

    他凝固的身体,突然抬头,脸上迷茫褪尽,黑白分明眼眸中一片清明。

    缓缓开口,补全了三月前,自己的那一问。

    “我是莫语。”

    声音平淡,没有铿锵之势,却有磐石之重。

    轰——

    黄泉突然沸腾,无数尸体出现,没有凄厉哀嚎,反而肃穆诵念。

    “混沌未生吾已生……混沌消散吾犹在……但有一日苏醒时……必要黄泉代碧天……”

    “册汝……古道之灵……”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