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浩瀚的意志,自沉睡中复苏,凝聚到莫语周身,冰冷漠然。

    这是……黄泉的意志!

    它不会允许,自己的献祭者,脱离掌控。

    轰——

    无尽黄泉之力,疯狂冲入莫语体内,带来恐怖的压迫。

    它要强行融合!

    婴儿亡魂尖叫越发凄厉,尖锐短促,像是一只只铁钎。

    一股难以想象的强大力量,自它体内爆发,与黄泉之力抗衡。

    不过,面前黄泉苏醒的意志,它的力量,很快就被压制。

    莫语的身体,开始变得透明,渐渐与黄泉,交融到一起。

    外界黄泉意志的压迫,内部婴儿亡魂的抗衡,两股力量叠加到一起,像是激活了某种力量。

    缝合莫语之魂与婴儿残魂的黑色锁链,散发出淡淡乌光,两者接触的地方,竟开始了融合!

    亡魂为黑,充斥气死,莫语之魂为白,生机弥漫。

    此刻黑白交融,竟像清水中落入一滴浓墨,转瞬之间两者尽皆一片漆黑。

    融合变得顺理成章,几乎只是眨眼之间,婴儿亡魂与莫语残魂,便彻底归为一体。

    婴儿残魂、莫语之魂、诡异尸身……三者一体,方成平衡。

    此举,顿时将他体内之平衡,彻底打破。

    莫语身躯,突然间震颤起来,竟有一股莫名的意志,自他每寸血肉中苏醒。

    几近与黄泉融合的身体,随之激烈反抗起来。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融合了莫语之魂的婴儿残魂,直接与莫语身躯联手,双方爆发出的力量,竟堪堪抵挡住了黄泉意志。

    局势一时僵直起来。

    婴儿残魂、莫语身躯,都不愿被融合彻底消散,黄泉意志亦不可能,放弃到手的献祭者。

    双方谁都不退,便在莫语体内,展开了激烈的对碰。

    残魂、尸身、黄泉之力……三者尽皆腐朽,激战中,莫语体内死气越来越重,渐渐形成一团黑雾,覆盖方圆百丈。

    其后,黑雾覆盖面积,随着时间流逝,不断增加。

    一百五十丈……两百丈……三百丈……五百丈……

    ……

    三十三年后,黄泉底部,出现了一团足有万丈的死气雾团。

    浓黑逾墨,肉眼难穿,站在黄泉之上,甚至都能清楚看到。

    此后,雾团没有变化,时间悄然流逝,又是三十三年过去。

    万丈死气雾团,突然开始向内收缩,虽然速度极慢,却每时每刻都在缩小。

    九千九百九十九丈……九千九百九十八丈……九千九百九十七丈……

    直至第三个三十三年后,万丈死气雾团,收缩至只有一丈。

    数量如此恐怖的死气凝聚,自然代表着质的跃升,浓雾、深雾、液态、流质……到一丈之时,所有死气已变成晶石……一块一丈大小,黑到似能将人令人吸入其中的死气结晶。

    而后,一切再度陷入沉寂。

    如果事情止步于此,莫语将封于死气结晶中,沉在黄泉之底,直至这世界将他忘记。

    但时间只过了一年,恰是莫语沉入黄泉两百年之期时,死气结晶中,突然生出一只白点。

    只有黄豆大小,就像是一盏灯火……

    阴极阳生,天道循环。

    死亡之尽头,自有生机演化。

    此时此刻,便在这无穷死气凝聚所成结晶中,一缕生机,自莫语体内诞生。

    生死难容,彼此对立,这一点生机的出现,像是滚油锅中泼入的一滴冷水,顿时激起剧烈的反应。

    无穷死气,海啸般爆发,瞬息之间,将这一点生机湮灭。

    死气结晶,缓缓归于平静。

    又一年,突兀之间,一点生机,生于莫语体内。

    死气暴动,瞬息即灭。

    再一年,生机三现。

    于无穷死气中挣扎一息,随之散去。

    复一年,生机四现。

    闪亮了两息,方才湮灭。

    ……

    一年,一年,又一年。

    每年同一日同一时,都有一点生机自莫语体内诞生,却又很快被死气毁灭。

    但随着一年年过去,这一点生机支撑的时间,正变得越来越长。

    一息,两息,三息……变得越来越坚韧,越来越不易被毁灭。

    直到今日,已足足坚持了一刻钟。

    任凭死气肆虐,这点生机明灭闪动,却始终坚持了下来。

    而且渐渐的,它似乎有了壮大的趋势,白点本身大了一圈。

    相对应的,结晶中蕴含的死气,便少了一分。

    ……

    生机的壮大,死气的消亡,这注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好在随着生机越来越强,吞噬死气的速度,也在随之增长。

    结晶越来越小,到了一定程度后,便不再收缩,而是颜色不断变淡。

    渐渐的,一道身影,在结晶中出现。

    咔嚓——

    一道裂纹,突然出现,随即快速蔓延,整个结晶顿时爬满了蜘蛛网。随即破碎,变成一片灰色粉末,被黄泉一冲,彻底消散。

    出现在面前的,是一名黑袍修士,他盘膝于黄泉之底,神色淡然自若。

    浩瀚至难以想象的生机,在他血肉之中流淌。

    手指动了动,此人闭合的眼眸,缓缓睁开。

    没有慑人神光,有的只是温润内敛,一片平静。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许久后轻轻一叹,“没想到这一梦,便是悠悠五百载……只是如今,我究竟是谁。”

    此刻,他脑海中,有着三份记忆。

    第一个,是刚出生不久的婴儿,画面最少且模糊不清。只能记住无数惨嚎与鲜血,一个虚弱却紧紧抱住他的温暖怀抱,一个挺拔却冷漠的身影,以及最后掐死他的那只手掌。

    其掌上,有第六指。

    第二个,是一名为韩坤的玄仙宗弟子,生活在一个,名为真灵大陆的世界。自出生,到入宗,到成名……直至殒落,尸体坠入葬仙河。

    一切一切,皆如在眼前。

    第三个,其名莫语,孤儿出身……

    入地狱深处,于黄泉之上,寻觅真相。

    他脸上,露出一丝迷惑,但更多的,是自魂中而来的痛苦,喃喃道:“我是谁……”

    沉默中,此人盘膝而坐。

    这一坐,便是整整三月。

    他凝固的身体,突然抬头,脸上迷茫褪尽,黑白分明眼眸中一片清明。

    缓缓开口,补全了三月前,自己的那一问。

    “我是莫语。”

    声音平淡,没有铿锵之势,却有磐石之重。

    轰——

    黄泉突然沸腾,无数尸体出现,没有凄厉哀嚎,反而肃穆诵念。

    “混沌未生吾已生……混沌消散吾犹在……但有一日苏醒时……必要黄泉代碧天……”

    “册汝……古道之灵……”

第九百六十七章 混沌之域    黄泉如沸,一具具尸体聚集,层层叠加,形成一座尸身祭坛。

    在这祭坛之巅,一道虚影盘膝而坐。

    此刻,无尽黄泉之力通过祭坛注入,虚影快速凝实,转眼便成一名黑袍青年。

    两人目光平和对视,样貌虽不完全相同,给人的气息,却是一模一样。

    “吾名,古晨。”

    祭坛上,黑袍青年开口,随即缓缓闭目。

    莫语神色平静,“这,就是我古道之身吗?”

    就在此刻,他眉头微皱,转身看向黄泉深处。

    唰——

    尸身祭坛,黑衣古晨眼眸,此刻蓦地睁开。

    黄泉翻滚,竟又有一座尸身祭坛,自水中升起。

    祭坛上,一名女子盘膝而坐,面容模糊。

    她睁开眼,向莫语看来。

    沉默许久,此女缓缓开口,“古道传承至今,千百轮回难觅其一……你能醒来,我很惊讶。”

    莫语拱手,“此前,还要多谢道友给与符文,否则我未必能活到眼下。”

    这祭坛上女子,赫然就是之前,那恐怖且神秘的女修。

    或者更确切说,是这名女子的古道之身。

    “我名古儃。”女子声线平缓流淌,“之前赠你古道之符,多是故人之情,如今你已成就古道,自不需再有我之符文。此物,我此刻收回。”

    她一招手,破裂两处的三角小符自行出现,一闪便要消失。

    祭坛之巅,古晨传来一丝波动,却未开口。

    莫语目光微闪,淡淡道:“且慢。这符文,我要留下。”

    已成虚影的三角小符,随着他开口,快速变得凝实。

    古儃皱了皱眉,模糊不清的面庞上,似是闪过一丝无奈。

    古晨声音平静,“古道之灵,信物交付,便是一次缘法。持信物在手,可邀古灵出手相助,不可拒绝。”

    随他开口,有关古道之灵之事,自莫语脑海浮现。

    自然而然,就似这本身,便是他隐藏起来的记忆。

    莫语微微一笑,终于明白,为何古儃着急取回三角小符。

    有这信物,日后他便可以,召唤其灵祝他一臂之力。

    此物,堪称珍贵。

    拂袖一挥,三角小符呼啸而去,落入古晨手中,直接融入体内。

    古儃摇头,“我虽不能拒绝,但局势如果凶险,却能直接归返。”

    “道友放心,莫某宁愿,永远用不到此符。”莫语沉默一下,突然摊开手掌。

    古晨犹豫一下,终是一叹,抬手向前一点,凝聚成一古道之符。

    拂袖一挥,落入莫语手中。

    他抬头,淡淡开口,“此物,便算给道友之回馈。”

    古儃沉默,一抬手,将符文取走。

    “你冲动了。古道之符,对你我而言,有着莫大约束,不该随便与人。”

    莫语神色不变,“莫某给与道友符文,还请道友可以告知,何为故人之情?”

    他眼眸,一片肃穆。

    婴儿残魂,自玄皇中来,如此可断,他非玄皇一脉族人。

    尸身之躯,玄仙宗韩坤,其魂已殒,他非真灵大陆之灵。

    如此,他究竟是谁?

    摆在莫语面前的,是一只大大的谜团,笼罩了他的人生。

    而面前女修,显然知道一些内情,或许可以帮他,解开这谜团……虽然之前她提及时,是想要分散他的注意,但此事,应该不假。

    古儃眼眸流露追忆,突然道:“我认识你的母亲。”

    第一句,便令莫语心神巨震,引动古晨气息变动,浩荡黄泉顿时掀起惊涛骇浪。

    无数尸体瑟瑟颤抖。

    古儃似未察觉,继续开口,“那一年,我初成古道,自认纵横天地,难觅媲美之人。就是那时,我遇到你母亲,不过当时她还是一人,并没有孕育你。”

    “你母亲很美,美的超出世人的想象,就像是上界的仙女,风华绝代道蕴无双。即便我,在她面前,也感到自惭形愧。所以,我和她打了一架。”

    古儃模糊的面庞露出一丝笑容,“我败了。从那以后,我们成了朋友,偶然之间会在茫茫天地间一聚,驻留几日交换心得,而后各自离去。那时我总以为,你母亲是这天地间最为骄傲的女子,世间绝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可以让她倾心,但事实证明我错了。”

    “一个男子,出现在她的身边,如骄阳般耀眼,完美无缺。但我对他却不喜欢,没有理由,只是直觉。我一次次的劝说,终归没有结果,直到有一日你母亲到来,告之我怀有身孕……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她。”

    说到这里,古儃面露伤感,声音自此断去。许久后,她抬头,肃杀之气弥漫,“你可知,自己将要面对的,会是什么?你可知,当一切真相揭晓,会何等残忍?你可知,自己究竟为何,会是这般模样?”

    “这些,我曾答应绝不在世间吐露,所以你想知道,便只能凭借自己的力量。我能告诉你的是,获得古道之灵,只是让你有了一丝,反抗自身命运的机会,如今的你,仍旧太弱。”

    莫语脑海,浮现一名女子虚影,她整个人像是笼着一层迷雾,无法看的真切,却让他感受到了至亲的亲近。只是,她身影非常模糊,模糊到莫语无法分辨,这记忆究竟是属于他,还是那被人掐死的玄皇婴儿,又或者来自于玄仙宗韩坤?

    不过很快,他就将心头一丝茫然压下,眼眸重新恢复坚定。

    不管多难,不管事实怎样的残酷,他都要知道真相……知道,他究竟是谁!

    莫语抬头,“我要怎样做?”

    “变强,变得足够强大,直到这天地间,再没有人可以违逆你的意志。”古儃声音透出冷漠,“玄皇、阿鼻、圣魔,混沌中三界,无你踏落之处,那你便去混沌深处。”

    “天地初成,有灵破天地而出,使天地演变三界,期间亦有碎片跌落混沌之中,称混沌之域。若你能集合混沌之域的力量,便能够拥有,角逐三界的资格。成为三界共主,会是你揭开谜团,唯一的方法。”

    古儃所在尸身祭坛,向黄泉深处陷落,她声音最后传来,“七万年后的轮回,因古道之灵出现已经提前,希望你能把握住,这最后的机会……否则,你若失败,我会亲手杀你,葬于天地,解开所有因果纠缠……”

    其音未散,祭坛已消。

    莫语伫立黄泉之上,沉默许久,渐有惊天之势,自其体内生出。

    他抬头,缓缓开口,“既如此,三界共主之位,莫某当全力一争!”

    轰——

    黄泉怒啸,浮尸哀嚎!

    ……

    黄泉之底,一道虚影浮现,随波逐流。

    古儃一叹,喃喃道:“此事,希望你不会怪我……无论如何,我们终归要给他一个机会……哪怕,结局已经注定……”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