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五百年,以修罗一族统御阿鼻之地位,哪怕是一只蚊子,也绝对无处躲藏。

    但莫语却像是消失了一样,任凭无数修士涌入地狱,都不曾发觉他的行踪。

    大长老面沉如水,他能确定,莫语没有离开阿鼻,否则圣族至宝必有感应。

    可他,究竟躲藏在哪里?

    便在此时,大长老胸口一疼,心脏剧烈抽搐起来,几息后这感觉才突兀散去,大口喘息中脸色苍白。

    一股心神的悸动,让他眼眸,骤然阴沉下去!

    这是……族群至宝给与他的警示!

    该死,究竟发生了何事?

    莫非,这与莫语有关……

    一念及此,大长老又是一阵心惊肉跳,这越发让他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决不能再等下去!这可能祸及我族之祸根,必要尽早斩去。”

    转眼间,大长老已有决断,低喝道:“传令,召吾族十二祭祀,降临天杀!”

    殿外,侍奉修士脸色狂变,却不敢质疑,领命一声匆匆离去。

    决意出手,大长老心头,还有最后一丝疑虑,他犹豫再三,取出一只黑色玉简,烙印消息后,用力捏碎。破碎的玉简,化作一片青烟,直接消散不见。

    几息后,青烟出现汇聚到一起,竟转眼间,再度变成一块完好的玉简。

    大长老一喜,双手接过玉简,探入神念。

    “不……”玉简中,只有一字。

    大长老皱眉,片刻后缓缓舒展,“不……不惜代价!看来,圣祖与我所想相同,这莫语,绝留不得!”

    半个时辰后。

    修罗殿。

    十二祭祀齐聚。

    大长老挥手,缓缓开口,“悠久之前,吾族屠灭玄皇一脉,毁去三界争夺劲敌。不料天地运转,大道有缺,留玄皇血脉一人,今入我阿鼻一界,已有撼动我族气运之力。”

    “今日,汝等出手,动我族之气运,感应阿鼻之天,降临天杀,为吾族铲除祸根。此事,不容有失!”

    十二祭祀齐齐凛然,眼眸之中,爆发滔天杀戮。

    “玄皇余孽!”

    “必须死!”

    一名身形苍老,周身死气弥漫祭祀上前一步,声线低沉嘶哑,“当年一战老夫参与其中,灭杀玄皇族人无数,今日便再出手,将这一族血脉,铲除殆尽!”

    他一挥手,“引,吾族气运!”

    十二祭祀随声而动,各自踏入大殿一角,地面上,顿时有十二边角阵法浮现。

    轰——

    修罗族部上空,刹那间,风云卷动。

    ……

    黄泉之上,莫语迈步而行。

    此时他已明白,通百事记载,离开阿鼻之法,便在黄泉之中。

    通过一泉眼,避开位面屏障,直入混沌。

    或许此事,对他人而言难以做到,但得古道传承,进入泉眼于莫语轻而易举。

    就在这时,莫语眉头一皱,身影随之停下。

    他抬头,看向苍穹。

    黄泉之上本无天,一片昏暗混沌,不过此刻却有丝丝云气汇聚,散发滔天杀机。

    无尽黄泉,突然泛起波澜,只怕转瞬之间,便是惊涛骇浪!

    胆敢降临于此,哪怕是这天地之力,也不容饶恕。

    莫语突然抬手,不见任何举动,黄泉生出波澜,悄然之间散去。

    他眼眸虚眯,寒光闪涌,“修罗一族,我还未曾去寻你们……要杀我,今日,莫某便回赠与你们一份大礼。”

    呜——

    一阵风声,自头顶传来,天杀之力降临。

    此力,来于天地之中,可毁修士肉身,可灭修士灵魂。

    不可抵挡,不可躲避。

    是为绝杀!

    莫语不闪不避,一抬手,大片黄泉河水升腾而起,化为水龙卷,将他身影笼罩。

    天杀之力没入黄泉河水,转瞬间,消融一空。

    莫语无恙,但他体内生机,却蓦地消散大半,无尽死气轰然爆发。

    其眼眸,越发漆黑幽冷,森然无温。

    ……

    修罗殿,十二祭祀抬手齐齐一指。

    半空中,那虚影剧烈震颤,虽没有破碎,却陡然变得暗淡。

    苍老祭祀神色疲倦,眼中炽烈杀机却更加旺盛,“这玄皇余孽身上必有大气运,方可于天杀之后不殒,但今日,他必须要死。”

    “借,吾族血脉之力,融入气运,再降天杀!”

    嗡——

    一股奇异波动,蓦地爆发,以修罗殿为核心,席卷八方。

    所有修罗族人,身体同时一颤,血脉的力量,轰然爆发。

    快速融合到一起,转眼间,直冲苍穹。

    天地震动。

    呜——

    第二杀,降临。

    空中虚影剧烈震颤,身躯不时爆裂开来,却一直死死支撑,竟仍旧没有毁去。

    只是变得极其虚幻,就像是一层薄薄的云雾,似乎一口气,就能将它吹散。

    大长老脸色阴沉,“玄皇余孽,为何还没有死?”

    苍老祭祀周身死气愈浓,面有悲苦之意,闻言叹息一声,“撑过两次天杀不死,这余孽之气运,难以想象……且他身上,必有重宝加持,是以能够保命不死。如此,想要杀他,便只能请落,第三次天杀之力。”

    “一而再,再而三,天杀之力将会在此次达到最强。任这余孽气运滔天,重宝护体,也要彻底殒落,肉身消亡灵魂寂灭,不入轮回,永散天地。”

    其余十一祭祀,同时露出肃然,对视一眼缓缓点头。

    “以吾等千年寿元,借吾族族人修为,献祭于天地!请降三杀,灭吾族之敌,不死不休!”

    轰——

    十二祭祀长袍无风自动,莫名之力自他们体内爆发,每一个人的身体,随着寿元的急剧消散,都在快速变得苍老。以那苍老祭祀为首,整个人身上的死气浓郁至极,腐朽之气令人闻之作欲呕!

    修罗族部,所有强者修为爆发,化为卷动天地之力,震动天下。

    呜——

    第三杀。

    嘭——

    半空中,虚影一颤下,轰然崩溃。

    这表明,天杀对象已殒。

    十二祭祀心头一松,面露欣慰。

    还好,不枉他们付出如此代价。

    大长老仰首长笑。

    ……

    黄泉上,莫语生机断绝,整个人散发滔天死气,就像是那地狱最深处的死灵君主。他目光深邃,似贯穿了天地时空,落到修罗族部,嘴角处微微翘起,邪魅中尽是冷厉。

    “天地三杀,好大的手笔……如今,到莫某出手了。”

    轰——

    黄泉震动,翻滚之中尸身祭坛出现,古晨眼眸蓦地睁开。

    冰冷森然!

    他抬手,向天一指。

    无数黄泉中沉浮尸体,同时张口,一声凄厉嚎叫。

    ……

第九百六十九章 反噬修罗    修罗族部,一股黄泉意,降临!

    头顶苍穹,刹那间崩溃,一只枯黄骷髅头,从中钻出。

    张口,凄厉尖笑。

    轰——

    修罗族部上,无形气运浮现,生机勃勃,浩瀚惊天地。

    此为修罗气运。

    如今,在这尖笑中,像是被一把斩刀狠狠劈中,被生生削去一成。

    看似不多,却是修罗族部传承无尽岁月,积攒气运的十分之一。

    无形无质,损失却大的难以想象!

    而此刻,枯黄骷髅头,已张开口,发出第二声尖笑。

    所有修罗之修,体内血脉自行爆发,于头顶之上,呈现璀璨血光。

    晶莹如玉质,血脉之力强大,可见一斑。

    不过眼下,这无数团璀璨血光,以肉眼可见速度,快速变得暗淡。

    无数修罗之修,口中惊怒咆哮,脸色变得苍白。

    他们体内血脉,被生生抽走十分之一。

    枯黄骷髅头,第三声尖笑,越发凄厉,尖锐刺耳。

    十二祭祀身体同时僵直,脸上涌出惊恐,他们的身体,快速变得腐朽。

    那苍老祭祀,眼珠瞪大,口中蓦地哀嚎,“他没有死……他没有死……”

    声如老鸦,他眼珠突然暗淡,仰首倒地。

    呼吸之间,身躯干瘪生机断绝,变为一具干尸。

    大长老神色震动,一切好好的,怎的突然间,就生出这般浩劫。

    直至苍老祭祀临死一吼,他面庞一僵,随即爆发出滔天杀机。

    “莫语!”

    一声咆哮,大长老神色再变,以他强悍修为,清楚感应到一股阴寒力量,突兀出现在他体内。无视一切,直接与修为融合,将之……生生化去十分之一。

    噗——

    一口逆血喷出,大长老面露惊恐,“黄泉之力!”

    ……

    黄泉。

    尸身祭坛上,古晨身体一颤,张口喷出鲜血。

    他身下,无数组成祭坛之尸,顿时蠢蠢欲动。

    无数贪婪生出,祭坛震动不稳。

    “哼!”

    古晨抬手,冷哼中在前重重一按。

    祭坛震鸣,所有尸体惨叫,快速收敛。

    抬头看来,虽仍旧平静,但古晨眼中,却露出深深的疲倦。

    以一己之力,反噬修罗族部,哪怕有身下黄泉之助,也远超出他的承受极限。

    “我要沉睡一段时间,用以恢复修为,不到紧急时,不要唤我。”

    语落,尸身祭坛沉入水中,消失不见。

    莫语神色平静,对修罗族部出手之前,他便预料到了这结果。

    要有所得,自然需有付出。

    今日之后,修罗族部受损,数百年内难回巅峰。

    这便给了他足够的时间,整合混沌之域修士。

    唰——

    身影一动,莫语呼啸前行,很快抵达黄泉深处。

    他抬头望去,黄泉流淌,仍旧难见尽头。

    哪怕如今,他于此成就古道,也仍旧看不清楚,何处为黄泉尽头。

    又或者……它本就无始无终!

    摇摇头,压下这份心思,莫语身体一坠,如一块石头,落入黄泉。

    一只漩涡,出现在黄泉之底,不知存在了多少岁月,旋转之中,集聚了无尽黄泉之力。

    任何生灵进入,都会瞬息间,被全部侵蚀抹去所有生机,就此彻底消散。

    但这对于莫语,却没有半点困难。

    随他身体进入漩涡,一股死气自体内爆发,瞬间完整转换。

    整个人,就像是一截枯死之木,没有引发半点波澜。

    转眼间,莫语身影被漩涡吞噬,消失不见。

    ……

    一片虚无,没有任何存在,有的只是岁月流逝中的寂寥。

    修罗圣祖盘膝而坐,眼眸闭合,神色淡然自若。

    便似端坐家中,闭目小憩,没有半点的不自在。

    谁都无法想到,他已在此,被困了五百余年。

    而以此处与外界的时间流速差距,却已经是,整整五万年!

    足是世俗之中,一名凡人数百次轮回。

    突然间,修罗圣祖眉头一皱,平静面庞上,露出一丝凌厉。

    他没有睁眼,声线缓缓而出,“坏我修罗根基,老夫岂能容你。”

    语落,天地震动!

    难以想象的恐怖气息,自修罗圣祖体内爆发,将这虚无空间,生生撕开一条裂缝。

    他本体不动,却有一道虚影起身,一步迈出。

    轰——

    修罗族部,圣祖气息降临!

    整片天地,刹那间静寂无声。

    大长老跪倒,老泪纵横,“请圣祖降罚!”

    虚影轻叹,“我之前,是命你不要出手……但显然,你会错了意。”他抬头,目光深邃,似是洞穿了所有阻隔,“古道,竟然是古道,这余孽真有滔天运道,但这与我,未尝不是一个机会……将其灭杀,拘禁肉身灵魂,以此为渠祭炼古灵。或许,老夫亦能得到一具,古道之身,届时……”

    声音渐低,最终消散。

    虚影抬手,在面前一撕,同时轻喝,“修罗之器,助老夫,一臂之力。”

    轰——

    滔天煞气,自修罗族部大地深处爆发,凝聚为一只长矛虚影,一闪刺入虚空。

    集合两者之力,这天,此刻破裂。

    刹那间,风云变色,苍穹骤然漆黑,无数雷霆划过长空,编织成一盖世大网。

    不过即便如此,也无法遮掩住,从那天裂之处,传出的一丝……混沌之气!

    虚影神色淡漠,未看天地震怒,一步迈出,身影瞬间踏入裂缝,消失不见。

    ……

    漩涡极深,不知下沉了多久,眼前已是一片黑暗。

    死寂无声。

    耳边所闻,唯有自己的心跳声。

    不知过去了多久,莫语眼眸突然在黑暗中睁开,神光闪动。

    一股熟悉的气息,出现在身体周边,这是混沌之力……

    就要到了。

    很快,一丝震动出现,莫语感受到轻微的撕裂之感,视线恢复,他已处于无尽混沌之中……这是黄泉的自我保护,瞬间传送,以防被人确定漩涡所在。

    阿鼻世界便在不远处,就似一片美丽的星云,安静转动。

    眼前一幕,与莫语当年来到时,是何等的相似,甚至令人生出一股错觉,他一直就停留在这里,从未踏入其中。

    可一切,都已彻底改变。

    再也回不去了。

    莫语吸一口气,转身便要离去。

    但在这时,他眉头蓦地一皱,森然寒意自灵魂深处升起。

    轰——

    混沌大乱,似大海怒啸。

    一道虚影,自远方而来,目光平静,杀意惊天。

    “今日,你走不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