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修罗族部,一股黄泉意,降临!

    头顶苍穹,刹那间崩溃,一只枯黄骷髅头,从中钻出。

    张口,凄厉尖笑。

    轰——

    修罗族部上,无形气运浮现,生机勃勃,浩瀚惊天地。

    此为修罗气运。

    如今,在这尖笑中,像是被一把斩刀狠狠劈中,被生生削去一成。

    看似不多,却是修罗族部传承无尽岁月,积攒气运的十分之一。

    无形无质,损失却大的难以想象!

    而此刻,枯黄骷髅头,已张开口,发出第二声尖笑。

    所有修罗之修,体内血脉自行爆发,于头顶之上,呈现璀璨血光。

    晶莹如玉质,血脉之力强大,可见一斑。

    不过眼下,这无数团璀璨血光,以肉眼可见速度,快速变得暗淡。

    无数修罗之修,口中惊怒咆哮,脸色变得苍白。

    他们体内血脉,被生生抽走十分之一。

    枯黄骷髅头,第三声尖笑,越发凄厉,尖锐刺耳。

    十二祭祀身体同时僵直,脸上涌出惊恐,他们的身体,快速变得腐朽。

    那苍老祭祀,眼珠瞪大,口中蓦地哀嚎,“他没有死……他没有死……”

    声如老鸦,他眼珠突然暗淡,仰首倒地。

    呼吸之间,身躯干瘪生机断绝,变为一具干尸。

    大长老神色震动,一切好好的,怎的突然间,就生出这般浩劫。

    直至苍老祭祀临死一吼,他面庞一僵,随即爆发出滔天杀机。

    “莫语!”

    一声咆哮,大长老神色再变,以他强悍修为,清楚感应到一股阴寒力量,突兀出现在他体内。无视一切,直接与修为融合,将之……生生化去十分之一。

    噗——

    一口逆血喷出,大长老面露惊恐,“黄泉之力!”

    ……

    黄泉。

    尸身祭坛上,古晨身体一颤,张口喷出鲜血。

    他身下,无数组成祭坛之尸,顿时蠢蠢欲动。

    无数贪婪生出,祭坛震动不稳。

    “哼!”

    古晨抬手,冷哼中在前重重一按。

    祭坛震鸣,所有尸体惨叫,快速收敛。

    抬头看来,虽仍旧平静,但古晨眼中,却露出深深的疲倦。

    以一己之力,反噬修罗族部,哪怕有身下黄泉之助,也远超出他的承受极限。

    “我要沉睡一段时间,用以恢复修为,不到紧急时,不要唤我。”

    语落,尸身祭坛沉入水中,消失不见。

    莫语神色平静,对修罗族部出手之前,他便预料到了这结果。

    要有所得,自然需有付出。

    今日之后,修罗族部受损,数百年内难回巅峰。

    这便给了他足够的时间,整合混沌之域修士。

    唰——

    身影一动,莫语呼啸前行,很快抵达黄泉深处。

    他抬头望去,黄泉流淌,仍旧难见尽头。

    哪怕如今,他于此成就古道,也仍旧看不清楚,何处为黄泉尽头。

    又或者……它本就无始无终!

    摇摇头,压下这份心思,莫语身体一坠,如一块石头,落入黄泉。

    一只漩涡,出现在黄泉之底,不知存在了多少岁月,旋转之中,集聚了无尽黄泉之力。

    任何生灵进入,都会瞬息间,被全部侵蚀抹去所有生机,就此彻底消散。

    但这对于莫语,却没有半点困难。

    随他身体进入漩涡,一股死气自体内爆发,瞬间完整转换。

    整个人,就像是一截枯死之木,没有引发半点波澜。

    转眼间,莫语身影被漩涡吞噬,消失不见。

    ……

    一片虚无,没有任何存在,有的只是岁月流逝中的寂寥。

    修罗圣祖盘膝而坐,眼眸闭合,神色淡然自若。

    便似端坐家中,闭目小憩,没有半点的不自在。

    谁都无法想到,他已在此,被困了五百余年。

    而以此处与外界的时间流速差距,却已经是,整整五万年!

    足是世俗之中,一名凡人数百次轮回。

    突然间,修罗圣祖眉头一皱,平静面庞上,露出一丝凌厉。

    他没有睁眼,声线缓缓而出,“坏我修罗根基,老夫岂能容你。”

    语落,天地震动!

    难以想象的恐怖气息,自修罗圣祖体内爆发,将这虚无空间,生生撕开一条裂缝。

    他本体不动,却有一道虚影起身,一步迈出。

    轰——

    修罗族部,圣祖气息降临!

    整片天地,刹那间静寂无声。

    大长老跪倒,老泪纵横,“请圣祖降罚!”

    虚影轻叹,“我之前,是命你不要出手……但显然,你会错了意。”他抬头,目光深邃,似是洞穿了所有阻隔,“古道,竟然是古道,这余孽真有滔天运道,但这与我,未尝不是一个机会……将其灭杀,拘禁肉身灵魂,以此为渠祭炼古灵。或许,老夫亦能得到一具,古道之身,届时……”

    声音渐低,最终消散。

    虚影抬手,在面前一撕,同时轻喝,“修罗之器,助老夫,一臂之力。”

    轰——

    滔天煞气,自修罗族部大地深处爆发,凝聚为一只长矛虚影,一闪刺入虚空。

    集合两者之力,这天,此刻破裂。

    刹那间,风云变色,苍穹骤然漆黑,无数雷霆划过长空,编织成一盖世大网。

    不过即便如此,也无法遮掩住,从那天裂之处,传出的一丝……混沌之气!

    虚影神色淡漠,未看天地震怒,一步迈出,身影瞬间踏入裂缝,消失不见。

    ……

    漩涡极深,不知下沉了多久,眼前已是一片黑暗。

    死寂无声。

    耳边所闻,唯有自己的心跳声。

    不知过去了多久,莫语眼眸突然在黑暗中睁开,神光闪动。

    一股熟悉的气息,出现在身体周边,这是混沌之力……

    就要到了。

    很快,一丝震动出现,莫语感受到轻微的撕裂之感,视线恢复,他已处于无尽混沌之中……这是黄泉的自我保护,瞬间传送,以防被人确定漩涡所在。

    阿鼻世界便在不远处,就似一片美丽的星云,安静转动。

    眼前一幕,与莫语当年来到时,是何等的相似,甚至令人生出一股错觉,他一直就停留在这里,从未踏入其中。

    可一切,都已彻底改变。

    再也回不去了。

    莫语吸一口气,转身便要离去。

    但在这时,他眉头蓦地一皱,森然寒意自灵魂深处升起。

    轰——

    混沌大乱,似大海怒啸。

    一道虚影,自远方而来,目光平静,杀意惊天。

    “今日,你走不掉。”

第九百七十章 骨灰残骨    一动混沌惊,气势撼天地!

    这是……天道第四步!

    莫语瞬间被压制,面对这恐怖存在,没有半点抗衡之力。

    即便他不惜代价,强行召唤古道之身,也绝不是其对手。

    阿鼻世界,有此修为且会对他出手者,唯有修罗圣祖。

    看来,之前反噬修罗族部,已令这位天道之巅绝世强者,彻底震怒。

    亲自出手,将他彻底抹杀!

    莫语脸色苍白,灵魂本能中尖叫,巨兽虚影自行浮现,扬天咆哮,甚至古道之身,气息也剧烈波动起来……他所有力量,在第四步存在的恐怖压迫下,自动运转。

    不过此刻,他眼眸深处,却是一片平静。

    抬手,向前一点。

    “古儃。”

    轻轻二字出口,三角小符出现,一颤下,碎裂。

    嗡——

    璀璨神光爆发,瞬息之间,充斥眼前。

    黄泉虚影,自这神光中浮现,巨浪滔天,尸身祭坛缓缓升起。

    周身似笼罩在迷雾中的古儃,眼眸蓦地睁开,黄泉之中亿万尸体,同时凄厉咆哮。

    虚影眉头微皱,脚步停下,抬手向前一抹。

    他身体一颤,更多几分虚幻,黄泉降杀随之消散。

    “是你……”虚影开口,声音于混沌激荡,“躲我至今,为他暴露出来,值得?”

    “他不能死。”古儃神色淡漠。

    虚影摇头,“你救不了他。”

    唰——

    他突然抬头,双目爆发神光,似星云流转。

    古儃脸色微变,随即淡淡开口,“黄泉为遮……你寻不到我。”

    “未必。”虚影眼中光芒更胜,“只要抹杀此子,取他一块灵魂碎片,老夫就能逆转流光,以大道牵引之术将你锁定。”

    两人言辞坦荡,没有半点遮掩。

    修为到他们境界,直指大道本质,一言一行都可彼此交感,根本无需虚与委蛇。

    圣祖虚影双手一展,“欢迎进入我的世界。”

    嗡——

    方圆十万里之内,所有混沌雾气,被尽数排斥。

    转眼间,一方世界出现,将范围内一切吞入。

    天到第三步,为造物之主,创造不完整生命,拥有一方虚幻国度。

    天道第四步,则是永恒归一,可造一片世界,与真实天地无异,能够衍生生灵。

    世界之中,掌控者至高无上,除非同样创造一界的第四步大能,绝无反抗之力。

    古儃眼露凝重,抬手在这天地中一划,“黄泉,降临!”

    轰隆隆——

    大地剧烈翻涌形成一条河道,枯黄之水自泉眼涌出,转眼便是一条长河。

    不见起源,没有尽头,将这一界贯穿!

    圣祖虚影神色平淡,“杀。”

    一字出口,地动天摇。

    远方大地尽头,几名身高千丈,样貌狰狞巨人跨步而来,口中愤怒咆哮。

    头顶上,嘹亮龙吟中,一群金色巨龙撕裂云层,张口喷出恐怖的龙炎吐息。

    甚至有一株株高近万丈的恐怖古树,撞碎山峦出现,粗壮的根系自地底向黄泉卷去。

    古儃手指一点眉心,“以我古道之身,召黄泉分身,灭杀!”

    轰——

    轰——

    无数巨大漩涡,在黄泉中出现,一道道身影从中飞出,或男或女或老或少,每一个都漠无表情,每一个都散发着滔天气息。

    转眼间,世界衍生之灵,与黄泉分身对碰,爆发激烈搏杀。

    “吼!”一名巨人身躯,被黄泉之灵直接撕碎,但它却未死去,断成两截的身体转眼恢复如初,咆哮中再度冲上。

    两条黄金巨龙,被剑光绞成粉碎,化为一片齑粉。下一瞬灵光微闪,它们身影在不远处再度出现,根本没有任何伤势。

    地底深处,无数钻入黄泉之中的粗壮树根,直接腐朽枯萎,但它们的数量像是无穷无尽般,悍不畏死疯狂钻入黄泉,汲取、分解它的力量。

    这便是世界衍生之灵的恐怖之处,世界不亡,它们便等同拥有不死之身。

    黄泉分身实力确实可怕,但纠缠起来,一旦力量损耗过多,结局已不言而喻。

    古儃眉头皱紧。

    她对第四步大能的恐怖,心中极为清楚,若非必要,她也不愿与之正面为敌。

    这般达到世界承受极限的逆天存在,想要将之击败,几乎没有可能。

    可今日,莫语还不能死……

    或许,只有如此了。

    古儃眼底闪过一丝犹豫,但转瞬,便化为坚定。

    她抬手,指尖点落虚空,一丝紫金之色浮现。

    寥寥数笔,一只符文出现,古朴自然,宛若天成。

    紫金之芒散发,虽然淡薄,却不觉间,吸引来所有关注。

    圣祖眼眸猛地收缩,流露惊怒,“你……”

    他声音刚一出口,便被强行打断。

    古儃挥手,紫金符文飞出,“镇!”

    嗡——

    紫金光芒蓦地爆发,这符文,瞬间化为一颗骄阳。

    照耀之下,这世界,直接静止,所有一切停止运转。

    脸色苍白,眼眸暗淡乌光,显然这一符文,损耗了古儃太多的力量。

    她转身,拂袖一挥,“快走。”

    莫语身体恢复自由,在他面前,一名黄泉之灵轰然自爆,恐怖力量将这方世界,生生撕开一条裂口。

    古儃面庞,更多了一丝苍白。

    莫语看了一眼圣祖虚影,压下心头杀意,向她拱手一拜,转身一步迈出。

    就在这瞬间,他心脏猛地收缩,几乎停止跳动。

    轰——

    恐怖的气息,自身后方向爆发,紫金符文一颤,竟轰然崩溃。

    古儃大口喷血,眼眸之中,流露震动。

    静止的世界,再度恢复流转,只是所有衍生之灵,都在哀嚎中崩溃。

    大地破碎,天空扭曲崩溃,一派灭世景象!

    圣祖虚影暗淡几近消散,眼中依旧冰冷森然,“同样的神通,对我而言,只有一次可用。”

    他抬头,目光锁定莫语,“老夫要你今日死,就算是这天地,都救不了你。”

    唰——

    一只长矛虚影,几乎只是瞬息,便出现在莫语身后。

    煞气滔天!

    生死一瞬间,莫语所有力量刹那爆发,巨兽虚影仰首咆哮,古道之身睁开眼眸。

    哪怕第四步大能,要灭杀他,也要付出代价!

    不过此刻,不等莫语出手,他储物戒中,突然传出“啪”的一声轻响。

    放逐星海时,他遇到第一个玄皇族人尸身,将之焚化后骨灰收入玉瓶。

    此刻玉瓶自行破碎,骨灰挥洒中,一截肋骨出现。

    这一刻,莫语似乎感到,一道歉然目光,落到他的身上。

    随即,肋骨呼啸而出,与那长矛虚影,碰撞到一起。

    轰——

    长矛虚影碎。

    肋骨不停,洞穿圣祖老祖虚影。

    他眼珠蓦地瞪大,露出难以置信,嘴角动了动,尚未来得及开口,轰然爆裂。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