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金色甲胄,紫色双翼,通体遍布鎏金纹理……华丽之下,是那令人心悸的恐怖气息。

    煞气滔天!

    退开的几只先天之灵,齐齐呜咽一声,露出深深的恐惧。

    “霸王级捕猎者!”青鱼失声尖叫,强撑出来的平静,被碾成粉碎。一对眼珠,死死看向前方,心里无意识的咒骂连连,“蚂蚁,这特么的也算是蚂蚁,坑爹!”

    捕猎者的实力,比较同阶强悍许多,同是霸王级,青鱼却没有半点与之厮杀的勇气。

    它很清楚,一旦动手的话,不出片刻,自己就会被撕得粉碎!

    察觉青鱼的恐惧,金甲紫翼华丽的一塌糊涂的巨型蚂蚁,眼中不屑之意更甚。

    这种货色,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也能进阶到霸主级。

    短暂犹豫,它放弃了吞吃青鱼本源的念头,这种刚刚进阶的货色,对它只能算是一道甜点。突破天道的后天之灵,才是真正的美味大餐,将他吃下夺取其天地感悟,它就有几分机会,冲击君王级!

    迟恐生变。

    为避免其他强大存在争夺,自要抓紧时间。

    粗壮节足上前一步,巨型蚂蚁一声咆哮,“滚!”

    霸主级捕猎者滔天凶威,悍然落下。

    青鱼身体一个颤抖,几乎趴到在地,身体像是筛子一样剧烈颤抖。

    可时间一息息过去,尽管它恐惧的几乎站不住脚,却一直没有让开。

    巨型蚂蚁眼中的不屑,已变成阴沉之色,“你找死!”

    低吼中,它身体冲出,瞬间爆发出的速度,竟快的惊人。瞬息间,就已逼临身边,狰狞獠牙在青鱼身上撕开一道长长的伤口,将它远远抛飞。

    没有任何停顿,它直奔莫语扑去,眼底一片炙热。

    不过下一瞬,巨型蚂蚁身体一个踉跄,口中发出一声压抑的痛苦咆哮。

    被甩出去的青鱼,不知何时杀了回来,扬起自己巨大的尾巴,狠狠抽在蚂蚁身上。

    两者间的碰撞溅起一片火花,青鱼鳞甲破碎无数,却也生生在蚂蚁甲胄上,撕开了几条伤口。

    “我杀了你!”巨型蚂蚁瞬间暴走,眼珠露出血色。

    青鱼身体仍旧因为恐惧而颤抖,但它却没有逃走。

    转眼间,两只霸王级先天之灵,疯狂厮杀起来!

    “霸主级的掠夺者,鱼爷居然敢动手……疯了,我一定是疯了!尼玛,该死的煞星,不是你的话鱼爷早就尾下抹油了!”

    “嘶……我英俊的鱼脸,歪了,这下肯定打歪了!卧槽,你特么下手真是黑啊!不过这样就想吓退鱼爷,休想!跟煞星比,你算个鸟……煞星可是已经对鸟类有了三连杀的战绩!”

    “卧槽,你往哪里咬!那可是鱼爷的命根子!我还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创造一个新的鱼族……你,你,你特么居然想毁掉鱼爷最大的梦想以及这一辈子的追求,鱼爷跟你拼了!”

    “我咬……我咬……我咬咬咬……”

    心里碎碎念,恐惧、愤怒交织,青鱼竟爆发出格外凶悍的战力。任凭巨型蚂蚁怒啸连连,在它身上撕开一条又一条的伤口,却根本无法摆脱它的纠缠,自身也落得遍体鳞伤。

    围观的几只先天之灵,都是一头冷汗,见识到青鱼的凶悍,它们对自己之前的选择感到无比的庆幸。

    犹豫一下,竟是没有趁此机会,去偷袭莫语……尼玛,没见这条青鱼的恐怖啊,它守护的主子,又岂是好相与的,凑上去没问题还好,一不小心可就没命了!

    虽然分裂本源可以重生,但谁知道活过来的,还是不是它们……谁都不想冒险啊!

    突然间,大片混沌雾气直接爆裂,一只巨大黑猿突兀出现!它瞥了一眼青鱼和巨型蚂蚁的厮杀,眼眸一阵收缩,对这头蠢鱼爆发出的难缠程度,也感到头皮发麻。

    但很快,就冷笑一声。

    这样更好,紫翼金壳蚁这货被纠缠,便没有谁再阻拦他。

    这后天生灵的天道感悟,它魔天猿就收下了!

    巨型蚂蚁气的脑门直跳,出手更加的狠辣,恨不得直接把青鱼撕碎。

    今日大好机会,居然被这蠢物破坏,它郁闷的几乎吐血!

    魔天猿可不会顾及紫翼金壳蚁的心情,略一感应没有其它霸主级先天之灵的气息,它咆哮一声脚下重重一踏,身体像是一座小山向前横推过去,手中一把黑色伴生铁根,将周边混沌雾气直接震碎。

    但下一瞬,魔天猿眼珠猛地瞪大,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口中一声凄厉尖叫。

    嗡——

    嗡——

    一道道剑影自虚无浮现,每一道都散发出惊天剑意,杀戮之势悍然冲霄!

    其数,足有千万之多,转眼间,便将魔天猿身影淹没!

    短短几息,剑影归于平静,收敛所有剑意,一切像是没有发生。

    但远处,这只凶焰滔天杀生无数的霸主级捕猎者,已变成了一具残破不堪的尸体。

    无数血洞,遍布它身躯上下,瞪大的眼眸之中,尽是愤怒不甘。

    死了……

    巨型蚂蚁看到这一幕,突然感到一阵刺骨的寒意,身体微微僵直。

    分神之下,顿时被青鱼把握住机会,一口咬住它的一条节足。

    “咔嚓”一声,居然将它只节足,生生撕了下来。

    虽然下一瞬,青鱼就被剧痛的巨型蚂蚁轰飞出去,身上多了一个血肉模糊的深坑,但它口中,却嘎嘎怪叫起来。

    “叫你装叉!叫你装叉!终于给鱼爷抓住机会了吧!果然但凡跟鱼爷作对的,最后都没有好下场!”

    “我要吃了你……吃了你……”

    看着伤痕累累,早就应该支撑不住的青鱼,再度如疯子一般疯狂冲来,巨型蚂蚁吃痛下,复眼也是一阵闪烁,竟不可思议的生出了一丝惧意。

    尼玛,到底谁才是凶神恶煞的捕猎者……

    这条该死的疯鱼!

    巨型蚂蚁双翅一展,一片紫光洒落,它被咬断的节足快速生长出来,身体同时向后飞去。

    有这条疯鱼守护,又有恐怖剑阵,眼前就成了一个难啃的硬骨头。

    它可不想崩掉自己的牙,最终却为他人做了嫁衣!

    失去了目标,眼眸早已呈现茫然的青鱼,终于停下了身影,在周边扫了一圈,终于反应了过来。

    “跑……跑了!哇哈哈哈,果然鱼爷最牛逼,霸主级捕猎者在我面前也是渣!狂拽炫酷吊炸天!”

    摆出一个威武造型后,青鱼双眼一闭,昏了过去。

    巨型蚂蚁恨得咬牙切齿,正在犹豫它是不是装出来的,一股无形之力卷住青鱼的身体,拉入剑阵之中。

    朱雀后裔的尸体,此刻自行分解,化为精纯的混沌力量,将它身躯覆盖。

    莫语眼眸突然睁开,那份冰冷漠然,让它眼珠猛地收缩。

    一丝蠢蠢欲动,生生按捺下去。

    收回目光,莫语抬手落在魔天猿尸体上,霸主级的强大先天本源,顿时源源不断融入到他体内。

第九百七十章 疯魔    本源入体,莫语几近停滞的蜕变,顿时复苏。

    缓慢而坚定,一点一点不断提升!

    不愧是霸主级先天本源。

    按照这般速度,如果能有十只霸主级先天本源,他就能完成先天蜕变。

    莫语眼眸突然亮起,无数念头在心中闪过,最终留下一抹偏执与疯狂!

    以他如今修为,已可算是一方老祖,留下道统传承万代。

    但要掌控命运,还远远不够!

    甚至于,他连自己真正的身份,都不知道!

    要在最短时间内强大起来,不冒险、不疯魔,岂能做到……

    今日,他便要疯魔一回,拼一把自身运道。

    心有决断,莫语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所有念头,心神一片清明。

    欲要疯魔,却非横冲直撞,而是精密计算,将成功几率提到最高。

    他所有念头,此刻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疯狂转动。

    一个危险,却能行得通的计划,渐渐在他脑海成型。

    ……

    紫翼金壳蚁乃是先天异种,成就霸主级后,实力更加恐怖。

    君王级不出,它无所畏惧!

    但今日,面对一后天蝼蚁和一刚刚进阶的青鱼,它竟吃了大亏。

    熊熊怒火在胸膛翻滚,它脸色阴沉的要吃人。

    在一只先天之灵被它泄愤撕成粉碎后,紫翼金壳蚁身边已是空荡荡的一片。

    突然间,一点火光在远方出现,不知尚有多少距离,此间温度竟已开始提升。

    紫翼金壳蚁抬头,眉头皱紧,露出一抹厌恶。

    转眼间,这火光临近,体积也是越来越大,赫然是一只周身烈焰焚烧的三足金乌!它目光一扫,落到紫翼金壳蚁身上,当即怪笑一声,“我道是谁来得这么快,原来是你这祖上刨泥的。好好的大补就在眼前,你不出手,我可就要笑纳了!”

    虽然对紫翼金壳蚁的举动感到不解,三足金乌却并未多想,它双翅一展,双目之中浮现大日虚影。

    以它尊贵出身,实力远非寻常霸主级先天之灵可比,这后天生灵即便踏入天道,又岂是它一合之敌。

    乖乖交出你的天道感悟吧!

    内心狞笑一声,三足金乌的眼眸,此刻越发冰冷。

    紫翼金壳蚁抬头,看着它的背影,暗骂一声蠢货。

    眼中,却多有幸灾乐祸之意……目睹魔天猿被击杀当场,对这剑阵的威力,紫翼金壳蚁信心十足。就算三足金乌实力凶悍,想要挣脱出来,也得付出不小的代价!

    嗡——

    千万剑鸣,刹那间同时爆发,凌厉剑势即便隔着许远,仍旧让紫翼金壳蚁一阵头皮发麻。

    被卷入其中的滋味,想来不会好受……它眼中多了一丝怜悯,但怎么看都让人觉得厌恶。

    惊怒咆哮之中,三足金乌彻底爆发,化身为一轮骄阳,生生自千万剑影中闯出。

    短短几息时间,这头风神俊秀,威严无双的太古凶禽,已是灰头土脸折羽无数。

    它猛地扭头,尖叫道:“紫翼金壳蚁,你是不是早就知道?”

    紫翼金壳蚁冷笑一声,身为先天异种,它根本不惧半点,“知道又如何,莫非还要提醒你不成?”

    三足金乌神色阴沉,眼中凶光闪动,许久后才压下杀意。

    “此事,我记下了!”

    恨恨一声,它扫了一眼剑阵,退到一旁恢复力量。

    紫翼金壳蚁全不在乎,双方本就是死敌,不差今日只是。

    它看向剑阵中,莫语若隐若现的身影,心头炙热更胜。

    能够布置下这般剑阵,这后天生灵之强,超出它的想象。

    一定要夺取到它的天道感悟!

    ……

    片刻后,第三只霸主级先天之灵到来,这是一头水润青牛,周身毛发神光晕晕。

    头顶上,那对尖锐独角,只是目光一扫,便让人感到心悸。

    它扫了一眼莫语所在,瞥向紫翼金壳蚁及三足金乌,犹豫一下没有出手,直接占了一处方位,将环视先天之灵驱逐开来。

    然后,便是第四只、第五只……直至第十只霸主级先天之灵。它们有着不弱于修士的城府,是以除却三足金乌外,却是没有哪个,再吃触动剑阵的苦头。

    这点,让紫翼金壳蚁一脸嘲笑,三足金乌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

    便在这时,那头青牛先天之灵缓缓开口,“诸位,半个时辰内,只有你我赶到,应该不会再有人来了,莫非我们要一直等下去。”

    它开口时,目光落在紫翼金壳蚁及三足金乌身上。

    这两只霸主级先天之灵,脸色顿时一变。

    紫翼金壳蚁皱了皱眉,随即归于平静,淡淡道:“这后天生灵布下了一座剑阵,威力强横至极,我没有办法闯过。如果诸位不信的话,可以询问一下三足金乌,剑阵如何它最为清楚。”

    三足金乌胸口一痛,被这一刀刺的极深,但在其余先天之灵目光下,不得不阴沉着脸点头,生硬道:“确实厉害。”

    青牛等先天之灵,顿时露出凝重。

    看模样,三足金乌显然已吃了亏……

    能够做到这点,面前剑阵,何止“厉害”二字就能形容。

    余光对视几眼,十只城府极深的先天之灵,便已达成协议。

    “我等联手!”

    “破去这剑阵,再各凭手段!”

    “可以!”

    三言两语,事情便有定论。

    青牛淡淡开口,“诸位,动手吧。”

    其余九只先天之灵,也是神色淡定。

    再如何强大的剑阵,面对十尊霸王,也要被生生撕碎。

    而事实,也正如他们所预料……甚至,比想象中的,更加容易……

    十只先天之灵气息刚刚爆发,滔天威压骤然降临,那隐藏起来的剑阵,顿时显现出来。

    除却紫翼金壳蚁和三足金乌,其余八只先天之灵齐齐凛然……

    这气势,果真是惊天剑阵!

    但下一瞬,就在它们卯足了力气就要出手时,气象万千杀机滔天的剑阵,突然间……自行崩塌……

    转瞬,便溃散一尽。

    留下十只先天之灵,大眼对小眼。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剑阵,早就是强弩之末,才会在它们的气息压迫下,自行破去。

    一时间,似乎只有这个解释,合情合理。

    众先天之灵的脸色,顿时变得古怪。

    三足金乌气喘如牛,“呼哧呼哧”,直让人担心将肺撕破。

    原来再加一点力量,这剑阵就会毁去,可笑它艰难挣脱,又傻傻的等到现在……

    “我杀了你!”

    咆哮中,三足金乌电射而出,气急败坏的模样,似是要杀人泄愤。

    但在这时,却有几道冷哼,几乎同时响起。

    “你倒是好算计,我却不会上当!”紫翼金壳蚁双翅一展,身体鎏金纹理骤然亮起,速度竟比三足金乌半点不慢。

    两者几乎同时靠近莫语,转身厮杀起来。

    其余八只先天之灵,也是同样的状态。

    两两交手,或是数只混战,但凡有谁意图靠近莫语,都会被联手打退。

    一时间巨响如同惊雷,十只霸主级先天之灵的厮杀,恐怖气息席卷八方!

    三足金乌暗暗焦急,这般折腾下去,它夺取到天地感悟的可能,微乎其微。

    一咬牙,它眼露决断。

    “嘭”的一声巨响,它没有抵挡紫翼金壳蚁的攻击,任凭它狰狞獠牙,在它身上撕开一道伤口。

    借助这股力量,三足金乌双翅一展,瞬间脱离战团。不等其余先天之灵惊怒咆哮,它一身羽毛,突然燃烧起来,化为一片金色火海,将它们尽数笼罩。

    转眼,奢华威严气度神骏的三足金乌,变成了一只没毛的裸奔大鸟。

    它直冲莫语而言,眼中的炙热,足以焚化天地。

    舍去一身羽毛又如何,只要吞下面前后天生灵,它便有一半以上把握,突破君王级!

    你是我的了!

    内心狞笑一声,三足金乌张开大口,向前狠狠一吞。

    恰在这时,莫语眼眸猛地睁开,其内漠然,冰冷无温。

    他抬手,一拳轰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