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青天白日,云彩朵朵,一派静谧祥和。

    阳光洒落,照在江无界身上,使他端坐山巅的身影,更多几分从容不迫。

    便似这天地间,所有一切,尽皆在他掌握。

    突然间,江无界眉头一皱,眼眸豁然睁开。

    苍穹骤然漆黑,无数闪电划破长空,继而暴雨倾盆!

    一思一念,可使天地变幻!

    “消失了……不可能,你绝不会死!除了我,这一界中,谁能杀你?我不信!”江无界咆哮,眼眸一片阴冷。

    唰——

    一道虚影,自他体内走出,没有面孔,但那一双冷漠的眼眸,却格外清楚。

    脚下一步踏落,这虚影,融入天地间。

    下一瞬,虚影出现,已出现在一片冰雪国度,寒风刺骨。

    在他身下,是一座巍峨雪山,表面覆盖了一层有一层的寒雪,不知已存在了多少岁月。

    虚影抬手,向雪山一指,此山内部,顿时传来惊天轰鸣。

    无数沉寂于雪山深处的透明铁链,突然间收缩绷紧。

    沉埋于冰寒深处的白衣女子,眼眸蓦地睁开,“几万年后,你终于敢出现在我面前了?”她似是没有察觉到,那深深勒入她身体的铁链,清透明亮的眼眸尽是哀伤。

    虚影像是没有听闻,但那铁链的收缩速度,却蓦地加快。一滴滴鲜血,自女子体内流出,将她身上白裙再度染红。

    “以我之血,交感天地,你便不怕我之气息,被上界发现……能让你如此冒险,应是我那孩儿,做下了超出你掌控之事。”白衣女子缓缓开口,提及自己那孩儿时,眼中才多了一丝温柔。

    嗡——

    她身上血色白裙,突然爆发光晕,在这光晕之中,浮现出两颗光点。它们距离很近,但此刻看来,却给人无比遥远之感。

    白衣女子神色瞬间柔和,痴痴看着光晕中一颗光点,感受着其中的丝丝气息。

    不知觉间,已是泪流满面。

    虚影收手,转身便要离去。

    白衣女子突然开口,“不管你再如何冷血,他终归也是你的孩子!”

    虚影脚下毫无停顿,但其眼眸深处,却生出一丝微弱波动。

    山巅。

    虚影归入体内,江无界闷哼一声,张口喷出鲜血,脸上浮现一丝惨白。他眼露惊怒,低吼道:“你竟被她一句话撼动心神,莫要忘记,你我自踏上这一步开始,便没有后退的可能!”

    许久后,他渐渐平静下去,脸色却仍旧阴沉,以低不可闻的声音缓缓开口,“布局至今,距离成功已经很近,我决不允许,任何人出手破坏……绝不允许……”

    ……

    莫语突然睁开双眼,一惊之后,脸上很快露出怪异之色。

    他如今,身在一片灰蒙蒙的空间,安静无比。

    让他心神震动的是,这片空间,似乎在他掌控之中。

    这是一种颇为玄妙的感觉……

    沉默几息,莫语突然抬手,向前轻轻一拨,面前灰蒙蒙的空间,顿时如同湖面般,被整齐的一分为二。

    轻者升腾,浊者下沉。

    片刻之后,出现在莫语面前的,是一片空旷的天地。

    他脸上,渐渐露出笑容,越来越大,最终遍布整个面庞。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长笑一声,酣畅淋漓。

    这一刻,他为天地主宰,因为这本就是……他的国度!

    天道第三步,为造物之主境,可衍生一片国度,孕育自身侍奉之灵。

    莫语本没有资格,开启这片国度,哪怕七层魔化叠加黄泉秘术后,他勉强可比第三步大能。

    但于这般状态中,一举蜕变为先天,吸收无穷混沌之力,又引落灭生之雷……种种机缘巧合下,却让他提前拥有了,这专属于天道第三步的权利——掌控一片世界!

    便在这时,低沉咆哮响起,竟有一头巨兽虚影,在这片国度中浮现。

    在它出现在此瞬间,一丝联系,便被从它身上,生生斩断!

    ……

    荒古之地,传说兽神沉睡的地域。

    这一刻,自这片大地最深处,传来一声愤怒咆哮。

    浩瀚的蛮荒气息,刹那间,笼罩天地。

    随之而来的,是那一道,席卷天地的森然神念。

    “吾之使者,即将降临天地,带领吾之奴仆,杀死亵渎之灵!”

    无数蛮部震动,这是无数年来,兽神第一次,明确降临意志。

    亵渎之灵……

    所有蛮族强者,都变得亢奋。

    这是一场捍卫兽神的圣战!

    而他们,或许终于等到了,踏入外界的机会。

    无数蛮部秣兵历马,等待兽神使者降临之时,在这片大地深处,一名苍老蛮族颤抖着身躯跪伏在地,皱紧眉头,使得脸上花纹分外愁苦。

    他口中喃喃,“腥风血雨将临,天地大浩劫……兽神大人,您的决定,真的正确吗?”

    ……

    巨兽虚影,是莫语灵魂空间,六道神通传承符文中,蕴含的兽神本源所化。

    进入这片世界后,它便化为一座石像,镇落于大地之上。

    整片世界,此刻随着它的落下,似乎多了几分稳固。

    与此同时,正有一丝丝的力量,不断融入石像之中。

    看着眼前一幕,莫语若有所思,不过很快,他目光便落到巨兽雕像眉心处。

    那里,有着一片灰色的鳞甲……与灭生之雷相同的灰色!

    ……

    巨大的石洞中,黑龙盘踞在一起,微微闭目恢复着力量。

    哪怕它是君王级,也要小心谨慎,不给对手半点可趁之机。

    但就在这时,它眼珠猛地瞪大,发出一声凄厉咆哮,巨大的身体,剧烈翻滚起来。

    整个石洞,瞬间一片狼藉,所有一切在黑龙发狂中,都被生生碾碎。

    “灭生之雷!不可能,它的力量怎会保存下来!”

    许久,被折腾到奄奄一息的黑龙方才停下,它巨大的身躯,散发出浓浓的腐朽之气,眼眸更是暗淡无光。

    还好,灭生之雷的力量只有一丝,否则它今日,必死无疑。

    黑龙心底心头一松,大口大口喘息。

    但在这时,一股剧痛突然自腹部传来,它眼眸一瞪低下头去,便见他身体上,被撕开了一条巨大伤口,血如泉涌中,莫语迈步走出。

    “你还活着!”

    它失声咆哮,眼眸深处,却快速闪动起来。

    只要给它一点时间,就能勉强恢复一点力量,足以抹杀莫语。

    心思转动,黑龙低吼,“我可以给你一场大造化,只要你……”

    噗——

    一声闷响,将黑龙声音打断,它瞪圆的眼珠中,尽是难以置信。

    他怎么一点也不好奇……

    转过最后一个念头,黑龙巨大的头颅轰然落下,眉心处,玄皇剑深深插入其中。

    莫语抬手,玄皇剑飞回手中,抬手一斩,在黑龙身躯上,撕开一条长长的伤口。

    一颗磨盘大小的元丹从中飞出,体积快速缩小,落到莫语手中时,便只有鹅卵石般。

    通体晶莹剔透,看似并不起眼,却蕴含着一头君王级先天之灵的所有先天本源!

    刚一出现,恐怖的气息,便让山洞中空间,似要冻结!

    莫语漠无表情,略微把玩,突然抬手一点,“古道之封!”

    嗡——

    元丹爆发精芒,一头缩小无数倍的黑龙虚影出现,愤怒咆哮中身躯被无数锁链捆缚,渐渐沉寂消失不见。

    不愧是君王级,玄皇剑都不能将之元神彻底抹去……不过留下这一丝,或许还有用处,再加上莫语,暂时没有吸收这颗元丹的念头,便将之暂时封印。

    取出一只玉盒,将元丹放入其中,又加了数道封印隔绝气息,莫语将之收入储物戒。

    扫了一眼黑龙尸体,此物与元丹相比蕴含本源自然不堪一提,却也不能浪费。

    拂袖一挥,青鱼出现在洞中,一动不动,气息全无。

    莫语面无表情,“再装死,我就让你真的去死。”

    青鱼突然睁开眼,半点没有被拆穿的窘迫,一副喜极而泣的模样,“大哥,你没有事,小弟真是太高兴了!”

    一脚将这泪涕横流冲来的憨货踢飞出去,莫语转身走向洞外,“这具尸体是你的,动作快点,我们好上路。”

    青鱼转过头,看到黑龙尸体,眼珠猛地瞪大,虽然已死,但那君王级的气息,却还未散去。

    这煞星,竟是连君王级,都能杀死……

    震惊过后,青鱼突然感到欲哭无泪,这样下去,它这一辈子何时才能出头!

    抹了一把嘴边的口水,青鱼扑了上去,一边撕咬一边恶狠狠的想着,鱼爷总有翻身做主把歌唱的一天!

    我吃!

    我吃!

    我吃吃吃!

    ####

    感谢小红!!!

第九百八十一章 登船    黑龙洞府,建造在一块三百余里的黑石上,漂浮于混沌之中,像是一座小型浮岛。

    莫语目光扫过,脸上若有所思……看来,被黑龙吞入腹中后,带他飞过了很长一段距离。

    既然出现了这块黑石,此处距离混沌之域,应该已经不远了。

    ……

    半年后。

    一座大船呼啸前行,船体呈青金之色,由炼器大师制作而成,又篆刻了几百层符阵。

    如此,方敢在先天之灵横行的混沌中起航。

    大船主厅,正在举办一场酒宴,百余名衣着得体的修士,将一对年轻男女拥簇在内。

    船长面庞不知因饮酒还是兴奋微微涨红,一举精致的水晶酒杯,“各位,让我们一起敬庆南家的公子和小姐。”

    周边修士尽皆微笑点头,齐齐举杯。

    人群中央的年轻男女笑着致谢,姿态高雅举杯,与众人饮了一口。

    虽然只是浅尝辄止,但周边修士脸上,都露出满足的笑容。

    今日之后,也能与人吹嘘,曾与庆南家最优秀的后辈一起喝过酒。

    想一想,都是让人羡慕的事情啊。

    但在这时,厅内的气氛,却被一名匆匆走入的舵手打断。

    见不少客人皱起了眉头,船长脸色一沉,却又不得不保持仪态,沉声道:“有什么事?”

    他语速稍快,相信手下能够辨识出来,平静下隐藏的不耐。

    舵手被诸多大人物的目光笼罩,神色微微紧张,躬身行礼,“船长,前面有人求救。”

    他声音虽低,但在安静的大厅,却瞒不过众人的耳目。

    船长眉头一皱,如果是在平常,他根本不会去理会。每年都有很多人冲入混沌,有的侥幸斩杀一头先天之灵,获得丰厚回报,但绝大部分都是有去无回。这些人,选择了赌命,就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不过今日,船上庆南家护卫众多,难以避开视线,为了给那对年轻男女留下一个好印象,却是不好视而不见。

    “有几个?”船长隐晦的比划了一个手势。得到属下回复,他心头松了口气,如果人太多确实不好办,但既然只有一个……算你命好!

    船长一挥手,大度道:“让人进来吧。”

    舵手领命而去。

    厅中的贵客纷纷举杯,赞叹他的仁义。

    拥簇中的那对年轻男女,同样微笑示意。

    “只有一个人,船长似乎松了口气。”女子抿酒时轻声开口,一袭精致奢华的长裙,衬托得她气质优雅无比。

    年轻男子仪表堂堂,眉宇间更是布满刚阳之气,极易获得他人好感,此刻闻言微微苦笑,“妹妹,我们终归是人家热情款待的客人。”

    “所以我才只和你一个人说。”

    年轻男子无奈摇头,“算了,知道你不喜欢这种事情,寻个理由走吧,这里我来应付。”

    女子狡黠一笑,“谢谢哥哥!”

    ……

    甲板上,几名舵手得到命令,心中微微松了口气。几个手势打出,船行方向略微偏转,护罩上出现了一只仅容单人进出的裂缝。

    莫语踏入船中,拱手道:“多谢诸位出手相助。”

    见他没有异动,几名舵手神色稍安,但目光仍旧透着审视,入厅禀报之人摆了摆手,“是你运道好罢了。不要多言,现今船上有贵客,莫要冲撞了,你随人入船舱就是。”

    莫语心头微动,点点头没有多言。

    一名舵手在前带路,两人顺着甲板,向舱门行去。就在这时,主厅之中,突然走出一名年轻女子,衣着举止尽皆透着雍容华贵。

    带路舵手急忙止步,闪身避到一侧,“参见庆南小姐!”

    走出大厅,庆南春晓感觉呼吸一畅,见有人行礼,微微点了点头。

    刘三暗赞一声,不愧是大族出身,果真是有教养,但他心里明白,什么是不能触及的,老老实实不敢乱瞅半点。

    等了一下,见庆南小姐没有离开,刘三微怔,有些不安的抬起头来。

    “这就是被救上船的人?”庆南春晓不知道为何会发问,总觉得面前这人,有些不太一样。

    刘三急忙点头,“对对,就是此人……还快向庆南小姐行礼。”

    后一句,却是对莫语所言。

    莫语眉头微皱,随即归于平静,淡淡拱手,“见过庆南小姐。”

    这态度,可是说不上恭谨。

    刘三眉毛一挑就要呵斥,不想庆南春晓竟摆了摆手将他打断,扫了两人一眼,“你们下去吧。”

    刘三唯唯称是,也怕莫语真的触怒这位大族小姐,转身带他匆匆离去。

    向两人背影看过一眼,庆南春晓露出几分思索。

    “小姐,您怎么了?”一名慈眉善目老者走近,温和开口。

    庆南春晓眉头微皱,“徐老,我们的行踪,提前有人知道?”

    “没有,是临时决定上的船。”徐老仍旧面带笑容,眼里却多了几分冷意,“怎么,刚才那人是有不妥?老奴这便出手,将他抹去。”

    庆南春晓犹豫一下,还是摇了摇头,“算了,我只是觉得有些不对,看他的模样,应该是不认识我。”

    “是,小姐。”徐老恭谨行礼,目送庆南春晓离开,待她身影彻底消失在视线中,他转身向船舱走去,平静眼眸没有半点温度。

    事涉公子、小姐,近来又有一些不好的传闻,他不得不谨慎。

    无错自然最好,若是误杀……便只能怪你命不好了!

    ……

    虽是最底层的船舱,空间狭小,但布置的还算干净。

    将莫语送入其中,刘三转过脸来,冷声道:“今日算你运气好,若遇到的不是庆南小姐,定要你吃不了兜着走。”

    有吩咐了一句无事呆在舱中不要随意走动,刘三转身匆匆离开。

    莫语微微摇头,或许那庆南小姐真的无意追究,但麻烦还是会找上门啊。

    他转过身来,看向舱门,淡淡道:“道友一路跟随而来,所为何事?”

    短暂沉寂,徐老自舱外走入,眼眸冷厉,冷笑道:“果然有问题!”

    对小姐的敏锐感应,他深感敬佩,自己之前也扫过此人,可没有察觉到任何不妥。

    莫语皱了皱眉,开门见山道:“莫某只是想搭一路顺风船,无意与任何人为难。”

    “你以为老夫会信?你若束手就擒交代清楚背后之人,或许还有一条活路,否则便休怪我心狠手辣!”徐老一步上前,反手将舱门关上,天道第一步气息轰然爆发。

    ####

    感谢小红!!感谢大家的月票、打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