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黑龙洞府,建造在一块三百余里的黑石上,漂浮于混沌之中,像是一座小型浮岛。

    莫语目光扫过,脸上若有所思……看来,被黑龙吞入腹中后,带他飞过了很长一段距离。

    既然出现了这块黑石,此处距离混沌之域,应该已经不远了。

    ……

    半年后。

    一座大船呼啸前行,船体呈青金之色,由炼器大师制作而成,又篆刻了几百层符阵。

    如此,方敢在先天之灵横行的混沌中起航。

    大船主厅,正在举办一场酒宴,百余名衣着得体的修士,将一对年轻男女拥簇在内。

    船长面庞不知因饮酒还是兴奋微微涨红,一举精致的水晶酒杯,“各位,让我们一起敬庆南家的公子和小姐。”

    周边修士尽皆微笑点头,齐齐举杯。

    人群中央的年轻男女笑着致谢,姿态高雅举杯,与众人饮了一口。

    虽然只是浅尝辄止,但周边修士脸上,都露出满足的笑容。

    今日之后,也能与人吹嘘,曾与庆南家最优秀的后辈一起喝过酒。

    想一想,都是让人羡慕的事情啊。

    但在这时,厅内的气氛,却被一名匆匆走入的舵手打断。

    见不少客人皱起了眉头,船长脸色一沉,却又不得不保持仪态,沉声道:“有什么事?”

    他语速稍快,相信手下能够辨识出来,平静下隐藏的不耐。

    舵手被诸多大人物的目光笼罩,神色微微紧张,躬身行礼,“船长,前面有人求救。”

    他声音虽低,但在安静的大厅,却瞒不过众人的耳目。

    船长眉头一皱,如果是在平常,他根本不会去理会。每年都有很多人冲入混沌,有的侥幸斩杀一头先天之灵,获得丰厚回报,但绝大部分都是有去无回。这些人,选择了赌命,就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不过今日,船上庆南家护卫众多,难以避开视线,为了给那对年轻男女留下一个好印象,却是不好视而不见。

    “有几个?”船长隐晦的比划了一个手势。得到属下回复,他心头松了口气,如果人太多确实不好办,但既然只有一个……算你命好!

    船长一挥手,大度道:“让人进来吧。”

    舵手领命而去。

    厅中的贵客纷纷举杯,赞叹他的仁义。

    拥簇中的那对年轻男女,同样微笑示意。

    “只有一个人,船长似乎松了口气。”女子抿酒时轻声开口,一袭精致奢华的长裙,衬托得她气质优雅无比。

    年轻男子仪表堂堂,眉宇间更是布满刚阳之气,极易获得他人好感,此刻闻言微微苦笑,“妹妹,我们终归是人家热情款待的客人。”

    “所以我才只和你一个人说。”

    年轻男子无奈摇头,“算了,知道你不喜欢这种事情,寻个理由走吧,这里我来应付。”

    女子狡黠一笑,“谢谢哥哥!”

    ……

    甲板上,几名舵手得到命令,心中微微松了口气。几个手势打出,船行方向略微偏转,护罩上出现了一只仅容单人进出的裂缝。

    莫语踏入船中,拱手道:“多谢诸位出手相助。”

    见他没有异动,几名舵手神色稍安,但目光仍旧透着审视,入厅禀报之人摆了摆手,“是你运道好罢了。不要多言,现今船上有贵客,莫要冲撞了,你随人入船舱就是。”

    莫语心头微动,点点头没有多言。

    一名舵手在前带路,两人顺着甲板,向舱门行去。就在这时,主厅之中,突然走出一名年轻女子,衣着举止尽皆透着雍容华贵。

    带路舵手急忙止步,闪身避到一侧,“参见庆南小姐!”

    走出大厅,庆南春晓感觉呼吸一畅,见有人行礼,微微点了点头。

    刘三暗赞一声,不愧是大族出身,果真是有教养,但他心里明白,什么是不能触及的,老老实实不敢乱瞅半点。

    等了一下,见庆南小姐没有离开,刘三微怔,有些不安的抬起头来。

    “这就是被救上船的人?”庆南春晓不知道为何会发问,总觉得面前这人,有些不太一样。

    刘三急忙点头,“对对,就是此人……还快向庆南小姐行礼。”

    后一句,却是对莫语所言。

    莫语眉头微皱,随即归于平静,淡淡拱手,“见过庆南小姐。”

    这态度,可是说不上恭谨。

    刘三眉毛一挑就要呵斥,不想庆南春晓竟摆了摆手将他打断,扫了两人一眼,“你们下去吧。”

    刘三唯唯称是,也怕莫语真的触怒这位大族小姐,转身带他匆匆离去。

    向两人背影看过一眼,庆南春晓露出几分思索。

    “小姐,您怎么了?”一名慈眉善目老者走近,温和开口。

    庆南春晓眉头微皱,“徐老,我们的行踪,提前有人知道?”

    “没有,是临时决定上的船。”徐老仍旧面带笑容,眼里却多了几分冷意,“怎么,刚才那人是有不妥?老奴这便出手,将他抹去。”

    庆南春晓犹豫一下,还是摇了摇头,“算了,我只是觉得有些不对,看他的模样,应该是不认识我。”

    “是,小姐。”徐老恭谨行礼,目送庆南春晓离开,待她身影彻底消失在视线中,他转身向船舱走去,平静眼眸没有半点温度。

    事涉公子、小姐,近来又有一些不好的传闻,他不得不谨慎。

    无错自然最好,若是误杀……便只能怪你命不好了!

    ……

    虽是最底层的船舱,空间狭小,但布置的还算干净。

    将莫语送入其中,刘三转过脸来,冷声道:“今日算你运气好,若遇到的不是庆南小姐,定要你吃不了兜着走。”

    有吩咐了一句无事呆在舱中不要随意走动,刘三转身匆匆离开。

    莫语微微摇头,或许那庆南小姐真的无意追究,但麻烦还是会找上门啊。

    他转过身来,看向舱门,淡淡道:“道友一路跟随而来,所为何事?”

    短暂沉寂,徐老自舱外走入,眼眸冷厉,冷笑道:“果然有问题!”

    对小姐的敏锐感应,他深感敬佩,自己之前也扫过此人,可没有察觉到任何不妥。

    莫语皱了皱眉,开门见山道:“莫某只是想搭一路顺风船,无意与任何人为难。”

    “你以为老夫会信?你若束手就擒交代清楚背后之人,或许还有一条活路,否则便休怪我心狠手辣!”徐老一步上前,反手将舱门关上,天道第一步气息轰然爆发。

    ####

    感谢小红!!感谢大家的月票、打赏!!

第九百八十二章 庆南家的年轻人【二】    莫语眼眸微沉,“莫某再说一遍,我无意与任何人为难,道友莫要欺人太甚。”

    “敬酒不吃吃罚酒!”冷喝之中,徐老再度上前一步,未免惊扰到公子、小姐,引发不必要的慌乱,他已决定速战速决,抬手向前拍去。

    莫语冷哼一声,他一退再退,莫非以为真的可欺不成!

    抬手,一掌拍出。

    徐老面露不屑,区区帝阶,就算有些手段,又岂能与他抗衡。

    螳臂当车!

    电光火石间,两掌相碰,徐老脸色豁然大变,一股恐怖力道自对面手掌中,势如破竹轰入到他体内。给他的感觉,面前不是一名修士,而是一头恐怖的天地凶兽!

    一口鲜血喷出,他身体横飞出去,但在撞到舱门上时,却又被一股力量挡了回来。

    徐老心里“咯噔”一下,莫非此人是想在这舱中,直接斩杀了他。

    一股寒意,顿时自心底涌出,同时还有深深的悔意。

    以此人修为,若当真要对公子、小姐不利,大可直接出手,船上根本无人可以阻他。

    看来这一次,真是他自招祸事了……

    莫语眼中掠过一丝杀机,以他的行事风格,此人招惹上来,直接杀死就是。

    但这样,或许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犹豫一下,他拂袖一挥,冷冷道:“再说一次,莫某无意与你们为难,你下去吧!”

    徐老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随即便是大喜,“多谢大人不杀之恩,在下马上走!”

    生怕莫语改变主意,他强忍伤势,快步走出船舱,一直回到自己的舱室,才忍不住又喷了一口鲜血,强装出来的平静面庞一片煞白。

    使用信物传出消息,徐老不敢再有耽搁,直接盘膝而坐。

    ……

    主厅中,庆南晨辉眉头一皱,随即被完美无缺的笑容掩去。与船长及周边几人交谈几句,他寻了一个借口,向厅外走去。

    等到身影被庆南家护卫围上,庆南晨辉脸色蓦地阴沉下去,快步向前走去。

    进入船舱走廊后,庆南晨云正等在那里,“哥哥,出了何事?”

    “具体之事我也不清楚,但徐老被人重伤,需要你我手中丹药救治。”庆南晨辉阴沉着脸说完,周边护卫脸色齐齐大变,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庆南晨云俏脸一变,却也知道不是耽搁之时,兄妹两人匆匆向徐老舱室行去。

    ……

    一个时辰后。

    徐老缓缓睁开双眼,轻轻咳嗽了几声,看向一脸关切的庆南兄妹,拱手道:“多谢公子、小姐赐下神丹,老夫的伤势,已经控制住了。”

    “徐老为护卫我们受伤,何需言谢!”庆南晨辉神色诚恳,又安慰了两句,才道:“敢问徐老,不知究竟发生了何事。”

    徐谦脸上露出一丝尴尬,却也知道此事绝对不能隐瞒,当下将别过庆南晨云之后的事情详细道来。

    事实的真相居然是这样,庆南兄妹面面小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徐老,那人的实力真有如此强悍,一掌便将您重伤?”虽然事实就在眼下,但庆南晨辉的语气,明显是有些不信。

    徐谦急忙开口,“公子,此人实力深不可测,必是第二步大能无疑。老奴再如何糊涂,也不可能在此事上胡言乱语。”

    “徐老放心,我自是信你,只是一时间,有些难以置信……这船上,竟莫名其妙来了一位第二步大能。”庆南晨辉微微苦笑,这种事情发展超出掌控的感觉,让他颇为不适。

    徐老心有戚戚,庆南家在船上,本有着绝对的地位,但如今一切都变得微妙。

    “哥哥、徐老,事情未尝不能换一个角度思考,如今又这位大人与我们同行,日后再有何变故,想来他也无法袖手旁观。”庆南晨云缓缓开口,眸子里面犹有凝重。

    她也不曾想到,自己随意看过的一人,居然会是这般强悍的存在。

    徐老眼眸一亮,“小姐说的是!有这位大人在,我们接下来的路途,就能安心许多……不过,看那位大人的性子,怕是有些不好接触啊。”

    庆南晨辉肃然开口,“有困难也要试一试,万一能够得到这位大人的好感,甚至将其招入家族,对你我而言都有莫大益处。”

    “不过,要让谁去试一试,尺度不太好把握啊,千万不要弄巧成拙。”徐老与庆南晨辉对视一眼,有些犹豫不定。

    庆南晨云突然开口,“我去试试……哥哥、徐老放心,就算不成,我也有把握全身而退。”

    ……

    嗒嗒嗒。

    敲门声传来,莫语睁开眼眸,眉头微微一皱,还是淡淡开口:“进来吧。”

    庆南晨云一袭青色长裙,清淡素雅少了几分奢华尊贵,却更显得温婉恬静,让人不觉感到亲切。

    迈着莲步走入舱中,她掩上舱门,敛衽恭谨行礼,“庆南晨云参见大人。昨日家中老仆不知天高地厚冒犯了大人,幸得大人宽宏饶他一条性命,庆南晨云特来赔罪、致谢。”

    莫语看了一眼面前的女人,美丽之外,一举一动都透着智慧。衣着、语态不提,便是之前随手掩门的举动,便是看出了,他不愿张扬的心思。

    不过,和聪明人打交道,反而要简明直接,否则会纠缠不清。

    莫语直接开口,“本座闭关日久,不知如今混沌之域中情形,需要一份大致玉简。此物与我,之前事情一笔勾销,日后你我只当不识。”

    庆南晨云美眸忍不住瞪大,显然没有想到,他竟会直接到这种程度,一下便将她所有的话堵在口中。

    ……

    片刻后,庆南晨云闷闷不乐回到船舱,将事情告之庆南晨辉及徐谦。

    两人也是面面相觑,同时苦笑不已。

    想到庆南晨云准备了一整晚,又与他们商议,备下了无数的口舌,竟一条都没用上。

    “罢了,能够与这位大人化解开所有恩怨,已是不错的收获,我们有些太苛求了。”庆南晨辉说着起身,“昨日匆匆离开宴会,我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置,便先走一步。”

    徐谦沉浸在失望之中,等他身影离开船舱,才有些反应过来,公子何时对那些闲杂人等这般看重了。正疑惑不解时,突然看到庆南晨云的脸色,他脸色微微一变,心里暗骂了一声滑头。

    不过很快,这位天道第一步强者,额头就生出了一层汗珠,配合上苍白的脸色,颇有一些痛苦的模样。

    “小姐,老奴伤势有些反复,这便要去运功压制一下。”说完不等她答应,就已经脚底抹油。

    庆南晨云咬牙切齿,这两个家伙,难道以为她看不出来!

    一定要好好的惩罚他们!

    想到在莫语处吃的冷羹,她心头更是一阵气闷,起身追了上去,“哥哥、徐老,不要走,我们来手谈一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