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莫语眼眸微沉,“莫某再说一遍,我无意与任何人为难,道友莫要欺人太甚。”

    “敬酒不吃吃罚酒!”冷喝之中,徐老再度上前一步,未免惊扰到公子、小姐,引发不必要的慌乱,他已决定速战速决,抬手向前拍去。

    莫语冷哼一声,他一退再退,莫非以为真的可欺不成!

    抬手,一掌拍出。

    徐老面露不屑,区区帝阶,就算有些手段,又岂能与他抗衡。

    螳臂当车!

    电光火石间,两掌相碰,徐老脸色豁然大变,一股恐怖力道自对面手掌中,势如破竹轰入到他体内。给他的感觉,面前不是一名修士,而是一头恐怖的天地凶兽!

    一口鲜血喷出,他身体横飞出去,但在撞到舱门上时,却又被一股力量挡了回来。

    徐老心里“咯噔”一下,莫非此人是想在这舱中,直接斩杀了他。

    一股寒意,顿时自心底涌出,同时还有深深的悔意。

    以此人修为,若当真要对公子、小姐不利,大可直接出手,船上根本无人可以阻他。

    看来这一次,真是他自招祸事了……

    莫语眼中掠过一丝杀机,以他的行事风格,此人招惹上来,直接杀死就是。

    但这样,或许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犹豫一下,他拂袖一挥,冷冷道:“再说一次,莫某无意与你们为难,你下去吧!”

    徐老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随即便是大喜,“多谢大人不杀之恩,在下马上走!”

    生怕莫语改变主意,他强忍伤势,快步走出船舱,一直回到自己的舱室,才忍不住又喷了一口鲜血,强装出来的平静面庞一片煞白。

    使用信物传出消息,徐老不敢再有耽搁,直接盘膝而坐。

    ……

    主厅中,庆南晨辉眉头一皱,随即被完美无缺的笑容掩去。与船长及周边几人交谈几句,他寻了一个借口,向厅外走去。

    等到身影被庆南家护卫围上,庆南晨辉脸色蓦地阴沉下去,快步向前走去。

    进入船舱走廊后,庆南晨云正等在那里,“哥哥,出了何事?”

    “具体之事我也不清楚,但徐老被人重伤,需要你我手中丹药救治。”庆南晨辉阴沉着脸说完,周边护卫脸色齐齐大变,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庆南晨云俏脸一变,却也知道不是耽搁之时,兄妹两人匆匆向徐老舱室行去。

    ……

    一个时辰后。

    徐老缓缓睁开双眼,轻轻咳嗽了几声,看向一脸关切的庆南兄妹,拱手道:“多谢公子、小姐赐下神丹,老夫的伤势,已经控制住了。”

    “徐老为护卫我们受伤,何需言谢!”庆南晨辉神色诚恳,又安慰了两句,才道:“敢问徐老,不知究竟发生了何事。”

    徐谦脸上露出一丝尴尬,却也知道此事绝对不能隐瞒,当下将别过庆南晨云之后的事情详细道来。

    事实的真相居然是这样,庆南兄妹面面小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徐老,那人的实力真有如此强悍,一掌便将您重伤?”虽然事实就在眼下,但庆南晨辉的语气,明显是有些不信。

    徐谦急忙开口,“公子,此人实力深不可测,必是第二步大能无疑。老奴再如何糊涂,也不可能在此事上胡言乱语。”

    “徐老放心,我自是信你,只是一时间,有些难以置信……这船上,竟莫名其妙来了一位第二步大能。”庆南晨辉微微苦笑,这种事情发展超出掌控的感觉,让他颇为不适。

    徐老心有戚戚,庆南家在船上,本有着绝对的地位,但如今一切都变得微妙。

    “哥哥、徐老,事情未尝不能换一个角度思考,如今又这位大人与我们同行,日后再有何变故,想来他也无法袖手旁观。”庆南晨云缓缓开口,眸子里面犹有凝重。

    她也不曾想到,自己随意看过的一人,居然会是这般强悍的存在。

    徐老眼眸一亮,“小姐说的是!有这位大人在,我们接下来的路途,就能安心许多……不过,看那位大人的性子,怕是有些不好接触啊。”

    庆南晨辉肃然开口,“有困难也要试一试,万一能够得到这位大人的好感,甚至将其招入家族,对你我而言都有莫大益处。”

    “不过,要让谁去试一试,尺度不太好把握啊,千万不要弄巧成拙。”徐老与庆南晨辉对视一眼,有些犹豫不定。

    庆南晨云突然开口,“我去试试……哥哥、徐老放心,就算不成,我也有把握全身而退。”

    ……

    嗒嗒嗒。

    敲门声传来,莫语睁开眼眸,眉头微微一皱,还是淡淡开口:“进来吧。”

    庆南晨云一袭青色长裙,清淡素雅少了几分奢华尊贵,却更显得温婉恬静,让人不觉感到亲切。

    迈着莲步走入舱中,她掩上舱门,敛衽恭谨行礼,“庆南晨云参见大人。昨日家中老仆不知天高地厚冒犯了大人,幸得大人宽宏饶他一条性命,庆南晨云特来赔罪、致谢。”

    莫语看了一眼面前的女人,美丽之外,一举一动都透着智慧。衣着、语态不提,便是之前随手掩门的举动,便是看出了,他不愿张扬的心思。

    不过,和聪明人打交道,反而要简明直接,否则会纠缠不清。

    莫语直接开口,“本座闭关日久,不知如今混沌之域中情形,需要一份大致玉简。此物与我,之前事情一笔勾销,日后你我只当不识。”

    庆南晨云美眸忍不住瞪大,显然没有想到,他竟会直接到这种程度,一下便将她所有的话堵在口中。

    ……

    片刻后,庆南晨云闷闷不乐回到船舱,将事情告之庆南晨辉及徐谦。

    两人也是面面相觑,同时苦笑不已。

    想到庆南晨云准备了一整晚,又与他们商议,备下了无数的口舌,竟一条都没用上。

    “罢了,能够与这位大人化解开所有恩怨,已是不错的收获,我们有些太苛求了。”庆南晨辉说着起身,“昨日匆匆离开宴会,我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置,便先走一步。”

    徐谦沉浸在失望之中,等他身影离开船舱,才有些反应过来,公子何时对那些闲杂人等这般看重了。正疑惑不解时,突然看到庆南晨云的脸色,他脸色微微一变,心里暗骂了一声滑头。

    不过很快,这位天道第一步强者,额头就生出了一层汗珠,配合上苍白的脸色,颇有一些痛苦的模样。

    “小姐,老奴伤势有些反复,这便要去运功压制一下。”说完不等她答应,就已经脚底抹油。

    庆南晨云咬牙切齿,这两个家伙,难道以为她看不出来!

    一定要好好的惩罚他们!

    想到在莫语处吃的冷羹,她心头更是一阵气闷,起身追了上去,“哥哥、徐老,不要走,我们来手谈一局!”

第九百八十三章 庆南家的年轻人【三】    混沌之域九十座浮岛,罗布于混沌极深处,靠得近的如那邀星、邀月二岛,十几丈的距离纵横一跃就可抵达,但更多的却是相隔遥远。

    出于人员流通、物资互换的需求,在漫长岁月的演变中,混沌远航便应运而生。

    短则数日,长则年余的航行之中,身处空间狭小的混沌大船上,任何有趣的消息,都会成为船客们津津有味的谈资。

    而眼下,在这大船上,就有三件事传播甚广,吸引来诸多关注。

    第一件,庆南家的小姐,竟是痴迷于棋道,已接连十数日拉着自家兄长及那位天道第一步的庆南家强者厮杀不休。

    这让船上但凡对棋道略通一二的客人尽皆起了心思,可惜前去拜会之人,都被一一阻下,令不少人扼腕叹息。

    第二件,是最底层船舱中,竟有一名修士,得到了庆南家这对年轻人的关注,吩咐船上每日送下各种灵果、灵食,更曾有过劝他搬入上层贵宾舱室的举动却被拒绝。

    这件事庆南家并未张扬,但在这小小的一艘船上,实在没有秘密可言。很快就有好事之人,打听出了这名修士的身份,竟是当日主厅宴会上,被救上船来的那人。

    一时间,诸多流言横生,有人说这修士实力不俗,被庆南家看入眼中,要招入门下。也有人说,是这名修士,在混沌中发现了某件宝物,因而才被庆南家的贵人看重。

    但不论哪一条,都足以让人羡慕。

    至于第三条,确切来说与第二条,是同一件事情。十几天来,面对庆南家的好意,船舱底层的那名修士,竟始终保持着冷漠,根本没有船客们预想中的感激涕零俯首拜倒甘受驱使的种种戏码。

    这让船客们失望之余,却也不由得,在看向船舱底层的时候,带上了几分敬畏。

    毕竟,能够让堂堂庆南家的贵人如此郑重对待,还敢摆出这样的架子,怎么看都不会是寻常之辈。

    ……

    舱室中,莫语对送上门来的各种巴结尽数收下,却没有理会外界因此而产生的诸多种种。

    他眉头微皱,盘膝在玉质蒲团上,思索着接下来的行程。收服混沌之域的力量,争夺三界共主地位,是此行最终的目标,但在这一过程中,提升自身实力仍旧是首要。

    蜕变先天之灵完成,意外开启第三步方能拥有的自身国度,自然是意外之喜。但此事的初衷,却是分裂本源,为自身留下一份保障,哪怕日后身死,也能从中重生。

    只是,分裂本源的缺陷,却让他迟迟没有动手。

    如果能够寻找到,补足这缺陷的方法,那便再好不过了。

    思索了片刻,不是一时能够解决的事情,莫语轻轻吐出口气,暂时将之防下。

    心神一动,顿时感应到了,属于青鱼的气息,它正远远的坠在大船后面。

    这只憨货,当初吃掉黑龙身躯,居然引动了自身的蜕变,因此在那黑石上耽搁了三个多月的时间。不过蜕变完成后,它的实力也是再度提升,也算是一个不小的助力。

    在混沌中行走,更是再好不过的坐骑。

    确定青鱼没有不妥,莫语闭目修行。

    突破帝阶,踏足天道,即便他已足够谨慎,但速度仍旧太快。这便需要勤苦修行,将隐患一点点消磨干净,不对后来修为晋升造成阻碍。

    ……

    庆南晨辉一脸愁苦之色,商量着开口,“妹妹,咱们已经连下了三十七盘,哥哥实在神思枯竭,不如暂时休战如何?你且放心,待我养足了精神,与你厮杀一百个会合也绝无问题。”

    他信誓旦旦神色诚恳至极,却没引得庆南晨云翻一下眼睛,她低头看着棋盘,淡淡开口,“这些话,哥哥自七岁开始就拿来敷衍我,莫非以为妹妹还会相信不成。”

    她拿起一枚玉石打磨而成的饼行棋子,“啪”的一声落在棋盘上,“将!”

    没错,庆南家的小姐热衷的不是外人眼中高雅脱俗的围棋之道,而是一向被高门大族视为粗鄙,不知谁人发明出来的行军象棋。

    庆南晨辉低头扫了一眼棋局,脸色更加悲苦,“妹妹,这棋子怎么能动?一动双方主将相对,却是我要赢了。”

    “啊,这样啊,那把规则改了就是。”庆南晨云一脸不以为意。

    庆南晨辉只是一味脸色悲苦,倒也没有太大反应,像是习惯了一样,认命般拿起一枚棋子,左思右想,下了一手不臭不好的中间棋。

    徐谦靠在软榻上,一脸同情之色,跟小姐下棋,真真是个折磨啊!规则随便改动便算了,绝不能赢也可以接受,但行棋之中的那份思量,实在是难。下的好了不行,下的不好了也不行,每走一步都要前思后索。

    好在他终归有伤在身,得以逃过一劫。

    见庆南晨辉求救的目光看来,徐谦身体一僵,急忙闭目运功,不觉间脸色却是又苍白了起来。

    一个时辰后,你来我往臭气熏天的一局厮杀终于落幕,庆南家的小姐以一只小卒杀了哥哥的主将,脸上露出满意的模样,随手将棋子丢在棋盘上,“今次就先到这,不下了。”

    庆南晨辉如蒙大赦,却还要陪着笑脸假意赞叹,吹嘘的自家妹妹棋艺举世无双云云。

    “哥哥,已经几日没有收到族中的消息?”喝了一口香茗,庆南晨云突然开口。

    庆南晨辉滞了滞,随即笑道:“第九天了。”

    “九天……”庆南晨云沉默下去,许久后低低一叹,“看来,族中真的出变故了。”

    庆南家最优秀的后辈,岂会真的沉迷于这种娱乐,不过是局势凶险莫名时,给彼此排解压力的方法。如今,事情既然已经可以肯定,也就不必再继续下去了。

    庆南晨辉点头,对妹妹的判断,他没有去尝试辩解。庆南大族,对于嫡传血脉的看重,绝不可能出现连续九日,消息断绝的情况。

    这表示,或许局势比他们预想中的,要更加凶险。

    不过很快,庆南晨辉便振奋了一下精神,笑道:“我庆南家立足混沌之域数万年,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倒下的!”

    庆南晨云点头,只是眉眼间那份忧色,并没有消退太多。既然对方胆敢动手,自然做好了完全准备,眼下是庆南家的一场大劫啊!

    徐谦看了一眼这对年轻的兄妹,能够在此刻仍旧保持平静,足以表明他们的优秀,可惜两人还是太年轻了一些啊。他忍不住摇头,“如果族长之前,能够接受公子、小姐的提议,或许就不会有今日之事了……”

    庆南晨辉摆了摆手,“现在再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徐老,接下来的时日,还需要您多费心了。”

    徐谦神色肃然,沉声道:“老奴能活到今日,是老爷当年恩赐,除非踏过老奴的尸体,谁都休想动公子、小姐一根寒毛!”

    ……

    三日后,混沌大船停下,船长满头大汗冲上甲板,看清对面两艘通体黑色大船上高悬的旗帜,面庞“唰”的一下惨白。

    “海……海魂!”一名船客失声尖叫,笼罩在华丽长袍下的身躯,如筛子般剧烈颤抖起来。

    但此刻,却没有任何人,会去耻笑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