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混沌之域九十座浮岛,罗布于混沌极深处,靠得近的如那邀星、邀月二岛,十几丈的距离纵横一跃就可抵达,但更多的却是相隔遥远。

    出于人员流通、物资互换的需求,在漫长岁月的演变中,混沌远航便应运而生。

    短则数日,长则年余的航行之中,身处空间狭小的混沌大船上,任何有趣的消息,都会成为船客们津津有味的谈资。

    而眼下,在这大船上,就有三件事传播甚广,吸引来诸多关注。

    第一件,庆南家的小姐,竟是痴迷于棋道,已接连十数日拉着自家兄长及那位天道第一步的庆南家强者厮杀不休。

    这让船上但凡对棋道略通一二的客人尽皆起了心思,可惜前去拜会之人,都被一一阻下,令不少人扼腕叹息。

    第二件,是最底层船舱中,竟有一名修士,得到了庆南家这对年轻人的关注,吩咐船上每日送下各种灵果、灵食,更曾有过劝他搬入上层贵宾舱室的举动却被拒绝。

    这件事庆南家并未张扬,但在这小小的一艘船上,实在没有秘密可言。很快就有好事之人,打听出了这名修士的身份,竟是当日主厅宴会上,被救上船来的那人。

    一时间,诸多流言横生,有人说这修士实力不俗,被庆南家看入眼中,要招入门下。也有人说,是这名修士,在混沌中发现了某件宝物,因而才被庆南家的贵人看重。

    但不论哪一条,都足以让人羡慕。

    至于第三条,确切来说与第二条,是同一件事情。十几天来,面对庆南家的好意,船舱底层的那名修士,竟始终保持着冷漠,根本没有船客们预想中的感激涕零俯首拜倒甘受驱使的种种戏码。

    这让船客们失望之余,却也不由得,在看向船舱底层的时候,带上了几分敬畏。

    毕竟,能够让堂堂庆南家的贵人如此郑重对待,还敢摆出这样的架子,怎么看都不会是寻常之辈。

    ……

    舱室中,莫语对送上门来的各种巴结尽数收下,却没有理会外界因此而产生的诸多种种。

    他眉头微皱,盘膝在玉质蒲团上,思索着接下来的行程。收服混沌之域的力量,争夺三界共主地位,是此行最终的目标,但在这一过程中,提升自身实力仍旧是首要。

    蜕变先天之灵完成,意外开启第三步方能拥有的自身国度,自然是意外之喜。但此事的初衷,却是分裂本源,为自身留下一份保障,哪怕日后身死,也能从中重生。

    只是,分裂本源的缺陷,却让他迟迟没有动手。

    如果能够寻找到,补足这缺陷的方法,那便再好不过了。

    思索了片刻,不是一时能够解决的事情,莫语轻轻吐出口气,暂时将之防下。

    心神一动,顿时感应到了,属于青鱼的气息,它正远远的坠在大船后面。

    这只憨货,当初吃掉黑龙身躯,居然引动了自身的蜕变,因此在那黑石上耽搁了三个多月的时间。不过蜕变完成后,它的实力也是再度提升,也算是一个不小的助力。

    在混沌中行走,更是再好不过的坐骑。

    确定青鱼没有不妥,莫语闭目修行。

    突破帝阶,踏足天道,即便他已足够谨慎,但速度仍旧太快。这便需要勤苦修行,将隐患一点点消磨干净,不对后来修为晋升造成阻碍。

    ……

    庆南晨辉一脸愁苦之色,商量着开口,“妹妹,咱们已经连下了三十七盘,哥哥实在神思枯竭,不如暂时休战如何?你且放心,待我养足了精神,与你厮杀一百个会合也绝无问题。”

    他信誓旦旦神色诚恳至极,却没引得庆南晨云翻一下眼睛,她低头看着棋盘,淡淡开口,“这些话,哥哥自七岁开始就拿来敷衍我,莫非以为妹妹还会相信不成。”

    她拿起一枚玉石打磨而成的饼行棋子,“啪”的一声落在棋盘上,“将!”

    没错,庆南家的小姐热衷的不是外人眼中高雅脱俗的围棋之道,而是一向被高门大族视为粗鄙,不知谁人发明出来的行军象棋。

    庆南晨辉低头扫了一眼棋局,脸色更加悲苦,“妹妹,这棋子怎么能动?一动双方主将相对,却是我要赢了。”

    “啊,这样啊,那把规则改了就是。”庆南晨云一脸不以为意。

    庆南晨辉只是一味脸色悲苦,倒也没有太大反应,像是习惯了一样,认命般拿起一枚棋子,左思右想,下了一手不臭不好的中间棋。

    徐谦靠在软榻上,一脸同情之色,跟小姐下棋,真真是个折磨啊!规则随便改动便算了,绝不能赢也可以接受,但行棋之中的那份思量,实在是难。下的好了不行,下的不好了也不行,每走一步都要前思后索。

    好在他终归有伤在身,得以逃过一劫。

    见庆南晨辉求救的目光看来,徐谦身体一僵,急忙闭目运功,不觉间脸色却是又苍白了起来。

    一个时辰后,你来我往臭气熏天的一局厮杀终于落幕,庆南家的小姐以一只小卒杀了哥哥的主将,脸上露出满意的模样,随手将棋子丢在棋盘上,“今次就先到这,不下了。”

    庆南晨辉如蒙大赦,却还要陪着笑脸假意赞叹,吹嘘的自家妹妹棋艺举世无双云云。

    “哥哥,已经几日没有收到族中的消息?”喝了一口香茗,庆南晨云突然开口。

    庆南晨辉滞了滞,随即笑道:“第九天了。”

    “九天……”庆南晨云沉默下去,许久后低低一叹,“看来,族中真的出变故了。”

    庆南家最优秀的后辈,岂会真的沉迷于这种娱乐,不过是局势凶险莫名时,给彼此排解压力的方法。如今,事情既然已经可以肯定,也就不必再继续下去了。

    庆南晨辉点头,对妹妹的判断,他没有去尝试辩解。庆南大族,对于嫡传血脉的看重,绝不可能出现连续九日,消息断绝的情况。

    这表示,或许局势比他们预想中的,要更加凶险。

    不过很快,庆南晨辉便振奋了一下精神,笑道:“我庆南家立足混沌之域数万年,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倒下的!”

    庆南晨云点头,只是眉眼间那份忧色,并没有消退太多。既然对方胆敢动手,自然做好了完全准备,眼下是庆南家的一场大劫啊!

    徐谦看了一眼这对年轻的兄妹,能够在此刻仍旧保持平静,足以表明他们的优秀,可惜两人还是太年轻了一些啊。他忍不住摇头,“如果族长之前,能够接受公子、小姐的提议,或许就不会有今日之事了……”

    庆南晨辉摆了摆手,“现在再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徐老,接下来的时日,还需要您多费心了。”

    徐谦神色肃然,沉声道:“老奴能活到今日,是老爷当年恩赐,除非踏过老奴的尸体,谁都休想动公子、小姐一根寒毛!”

    ……

    三日后,混沌大船停下,船长满头大汗冲上甲板,看清对面两艘通体黑色大船上高悬的旗帜,面庞“唰”的一下惨白。

    “海……海魂!”一名船客失声尖叫,笼罩在华丽长袍下的身躯,如筛子般剧烈颤抖起来。

    但此刻,却没有任何人,会去耻笑他。

第九百八十四章 庆南家的年轻人【四】    海魂,不是一个名字,而是一群劫匪的代号。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起源,也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老巢,来去如风是他们一向的行事风格……除此之外,还有就是财货灭绝。

    一旦遇到他们,从来没有任何一艘混沌大船,可以脱离魔掌。若非一次销赃过程中无意暴露出来,世人甚至不知有这样一群劫匪的存在。

    海魂暴虐的行径,曾在混沌之域引起众怒,七大强族为首发动诸多势力,展开一场大围杀。此战虽有成果,却一直未能寻到海魂的老巢,最终因诸多掣肘不得不放弃。

    此后海魂依旧出没,行事却收敛了许多,但这只代表着他们掠夺的次数减少,手段还是一样的狠辣。

    陇南行的船长杜格从未想过,自己会遇到这群杀人如麻的悍匪,所以此刻他大脑一片空白,双耳嗡鸣好一阵,才在周边七嘴八舌的惊呼中清醒过来。

    海魂喊话,只要交出庆南家之人,便放过其余人?

    杜格一喜,随即赶忙收敛自己的表情,不过他目光扫过周边的船客,显然从他们眼中,看到了一种别样的光芒……就像是在绝境中,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没有人想死,与这大恐怖相比,高高在上的庆南家,也并非不可冒犯。

    两艘黑色大船恢复了沉默,但隔着两层护罩,仍旧能够看到,对面甲板上那些如狼似虎的眼睛,就像是捕食猎物的凶兽,做着最后的等待。

    一旦得不到满意的回复,他们绝对会马上进攻,将挡在面前的一切全部撕碎。对于这点,没有人会怀疑。

    “海魂行事向来不留活口,如此浅薄的挑拨离间之言,诸位莫非也要上当。”徐谦沉声开口,和善面庞上笑容早已褪尽,有的只是森然寒意,“有我庆南家在此,即便一战,你我也未必会输!”

    他的话,在众人耳边回响,或许起到提醒的作用,但真正让众人收敛的,却是他自身的修为。

    天道第一步气息,如山岳般,压在众人心头!周边船客纷纷低头,生怕自己神色的异常,落入到他眼中。

    徐谦心头微松,局势暂时稳住了,不过很快,他嘴中便生出一片苦涩。

    海魂拦截在此,指名道姓针对庆南家,公子、小姐的行程,显然早已泄露出去。

    但知道此事者,除了他与庆南晨辉、庆南晨云外,便只有族中那位至交好友,竟是连他也背叛了吗?

    徐谦感到一阵刺骨的寒意,但他很快便深吸一口气,将所有心绪波动压下。

    如今,断然不能露出半点弱态,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但就在这时,一道阴寒声音,突然在甲板上响起,“海魂的声名,岂是杀了一些天道第一步,就能建立起来的,徐谦你真的以为,凭你们庆南家,加上船上修士,能够抵挡住他们?笑话!”

    徐谦脸色大变,开口的是船上另外一名天道境修士,海皇浮岛上的一名客卿刘牧,登船时两人还曾把酒言欢,不想今日竟翻脸无情。

    刘牧没有理会他冰冷下去的目光,转身低喝,“诸位,与海魂为敌,你我都要死,交出庆南家之人,或许还有一线生机!我想应该不用老夫,告诉诸位如何选择吧。”

    “刘牧!煽动他人对我庆南家不利,你找死不成!”低喝中,徐谦眼中杀机腾腾。

    刘牧冷笑一声,“若你在全胜之时,老夫的确不是对手,但你如今身有伤势,又能奈我何!”

    “好一个能奈你何!”庆南晨辉冰冷声音响起,向来神色温煦的庆南公子,此刻展现出自己冷厉的一面,“交出我等,不知庆南家,可能饶过诸位?又不知,又有哪位自信,可以挡下我庆南家的追杀?”

    声音如寒风刮入所有船客心底,令他们脸色,纷纷大变。

    庆南家!

    这般庞然大物,真的出手,碾死他们就如蝼蚁一般。

    或许,他们身后也有背-景,却绝不会为了他们,选择与庆南家为敌。

    庆南晨辉一开口,震慑众人!

    刘牧“嘿嘿”一笑,“不愧是大族后裔,这份伪装镇定的本领,倒是让老夫佩服。但我已得到消息,庆南家十数日前大变,今后只怕再也不复存在!”

    庆南晨辉眼眸一阵收缩,死死盯住刘牧,在他身后已看到了许多黑影的存在。只是此刻,感受到周边目光变化,却已没有了追究的必要。

    “庆南卫!”

    爆喝中,他拉住庆南晨云向后退去,周边护卫将两人挡在身后。

    徐谦神色冰寒,周身气息缓缓涌动,天道之修动了杀机,顿时爆发出滔天煞气。

    “挡不住的,往下面退!”庆南晨云冷冷开口,眸子中虽有惊恐,却仍能保持平静。

    庆南晨辉眼眸一亮,随即又有一些迟疑,“这……”

    “事从权宜,已顾不得许多了,下去或许会开罪那位大人,但留在这里绝对会死!”

    “好!”

    庆南晨辉一咬牙,兄妹两人转身,冲进舱门。

    身后,很快传来厮杀声,其中两道恐怖气息,显然徐谦已与那刘牧开始了厮杀。

    惨嚎声不时传来,每一个都是忠心耿耿的护卫,庆南家兄妹两人,尽皆忍不住咬紧了嘴唇。

    ……

    “大人,对面真的打起来了。”黑色大船甲板上,一名年轻修士冷笑一声,狭长的眼眸中,尽是嗜血的阴冷。

    被称作大人的,是一名独眼修士,黑色的眼罩,冰冷面庞上狰狞扭曲的伤疤,无不表明着他的凶悍。虽是一动不动,但周身尸山血海般的恐怖气势,便足以震慑的手下一群心狠手辣之徒恭敬万分。

    “这样才好,死的越多,我们动手就越容易。”

    年轻修士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这样一来,想好好玩一玩的念头就要落空了,不过很快,他嘴角便露出了嘲弄之色。

    不知道这些人,最终都要被杀死时,脸上会是怎样的表情?

    真是让人期待啊!

    ……

    刚进入最底层,庆南晨辉、庆南晨云两人,便被后面杀红了眼的修士追上。

    除了徐谦,其余护卫显然都已殉职。

    “庆南家的两位贵人,不要让我们出手,乖乖的走吧。”一名肥胖修士舔了舔嘴角,身上奢华长袍被血水打湿,再没有了宴会上的小意巴结,一脸的狰狞笑容。

    在他身后,不少人看向不远处那紧闭的舱门,对庆南家兄妹的心思,他们自然也能猜到。

    不过直到此刻,仍没有人露面,众人不安的心,顿时放松下去。

    “现在回去,还能留几分颜面,真的要我们出手,庆南少爷还好,说不得庆南小姐就得吃亏了。”说话之人一脸淫-秽之色,惊恐、绝望、杀戮之后,此刻更有着一股病态的亢奋。

    这可是庆南家的小姐!

    不少男子的目光,都开始变了。

    庆南晨辉脸色大变,将妹妹的手攥得更紧,寒声道:“敢动晨云半点,今日只要庆南晨辉不死,必要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空间一静,随即便是一阵哄笑。

    “杀我们,你还以为,自己是庆南家的少爷?”

    “不让咱们动,咱们偏偏要动,还要当着这位庆南少爷的面动!”

    “在下喜好特殊,就不与诸位争夺了,将这位庆南少爷给我就是。”

    “哈哈,道友果然好胃口,今日咱们就一起,给两位贵人破了身!”

    各种污言秽语传入耳中,庆南晨云俏脸变得越来越苍白,她猛地转身,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庆南家族,是混沌之域七大族之一,传承数万年之久积累财富无数,愿以一半为代价,恳求大人出手相救!”

    船舱中安静无息,本是色变的追杀修士,重新露出戏耍般的笑容。

    庆南晨云眼眸快速暗淡下去,绝望之中,更生出一股死意。

    “七成。”

    淡淡声音突然在众人耳边响起。

    庆南晨云一怔,随即急忙开口,“一切如大人所言!”

    舱门打开,莫语迈步而出,目光一扫,淡淡道:“这两人由我庇护,敢再进一步者,死。”

    肥胖修士眼中露出忌惮,但很快便猛地咬牙,“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庇护他们!咱们一起动手,杀了他!”

    咆哮中,他脚下一动,便要抬手拍落。

    便在这时,莫语突然转身看了他一眼,没有半点征兆,肥胖修士身体轰然爆裂。

    追杀修士豁然色变,瞪大眼珠露出无尽惊恐,脚下接连退后!

    一眼杀人……这是什么修为!

    但很快,又有一名修士出头,“这人定是修炼了什么咒杀之术,此类神通虽强,却都有大弊端,尤为重要的就是不能接连动用。你我一起出手,他又能杀得几人!”

    “抓不到庆南家兄妹,我们所有人都要死!”

    “横竖都是死,跟他拼了!”

    一群追杀修士,眼中迅速变红。

    稍稍放松的庆南兄妹,脸色顿时一变,身躯重新僵硬起来。

    不过下一刻,他们眼眸便猛地瞪大,露出无尽惊骇。

    只见所有神色疯狂的追杀修士,突然露出惊恐之色,他们长大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嘭……嘭……嘭……

    一连串的炸响后,血腥扑鼻,触目猩红。

    面前,只余一片碎肉残骨!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只是在前,随意的挥了挥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