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海魂,不是一个名字,而是一群劫匪的代号。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起源,也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老巢,来去如风是他们一向的行事风格……除此之外,还有就是财货灭绝。

    一旦遇到他们,从来没有任何一艘混沌大船,可以脱离魔掌。若非一次销赃过程中无意暴露出来,世人甚至不知有这样一群劫匪的存在。

    海魂暴虐的行径,曾在混沌之域引起众怒,七大强族为首发动诸多势力,展开一场大围杀。此战虽有成果,却一直未能寻到海魂的老巢,最终因诸多掣肘不得不放弃。

    此后海魂依旧出没,行事却收敛了许多,但这只代表着他们掠夺的次数减少,手段还是一样的狠辣。

    陇南行的船长杜格从未想过,自己会遇到这群杀人如麻的悍匪,所以此刻他大脑一片空白,双耳嗡鸣好一阵,才在周边七嘴八舌的惊呼中清醒过来。

    海魂喊话,只要交出庆南家之人,便放过其余人?

    杜格一喜,随即赶忙收敛自己的表情,不过他目光扫过周边的船客,显然从他们眼中,看到了一种别样的光芒……就像是在绝境中,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没有人想死,与这大恐怖相比,高高在上的庆南家,也并非不可冒犯。

    两艘黑色大船恢复了沉默,但隔着两层护罩,仍旧能够看到,对面甲板上那些如狼似虎的眼睛,就像是捕食猎物的凶兽,做着最后的等待。

    一旦得不到满意的回复,他们绝对会马上进攻,将挡在面前的一切全部撕碎。对于这点,没有人会怀疑。

    “海魂行事向来不留活口,如此浅薄的挑拨离间之言,诸位莫非也要上当。”徐谦沉声开口,和善面庞上笑容早已褪尽,有的只是森然寒意,“有我庆南家在此,即便一战,你我也未必会输!”

    他的话,在众人耳边回响,或许起到提醒的作用,但真正让众人收敛的,却是他自身的修为。

    天道第一步气息,如山岳般,压在众人心头!周边船客纷纷低头,生怕自己神色的异常,落入到他眼中。

    徐谦心头微松,局势暂时稳住了,不过很快,他嘴中便生出一片苦涩。

    海魂拦截在此,指名道姓针对庆南家,公子、小姐的行程,显然早已泄露出去。

    但知道此事者,除了他与庆南晨辉、庆南晨云外,便只有族中那位至交好友,竟是连他也背叛了吗?

    徐谦感到一阵刺骨的寒意,但他很快便深吸一口气,将所有心绪波动压下。

    如今,断然不能露出半点弱态,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但就在这时,一道阴寒声音,突然在甲板上响起,“海魂的声名,岂是杀了一些天道第一步,就能建立起来的,徐谦你真的以为,凭你们庆南家,加上船上修士,能够抵挡住他们?笑话!”

    徐谦脸色大变,开口的是船上另外一名天道境修士,海皇浮岛上的一名客卿刘牧,登船时两人还曾把酒言欢,不想今日竟翻脸无情。

    刘牧没有理会他冰冷下去的目光,转身低喝,“诸位,与海魂为敌,你我都要死,交出庆南家之人,或许还有一线生机!我想应该不用老夫,告诉诸位如何选择吧。”

    “刘牧!煽动他人对我庆南家不利,你找死不成!”低喝中,徐谦眼中杀机腾腾。

    刘牧冷笑一声,“若你在全胜之时,老夫的确不是对手,但你如今身有伤势,又能奈我何!”

    “好一个能奈你何!”庆南晨辉冰冷声音响起,向来神色温煦的庆南公子,此刻展现出自己冷厉的一面,“交出我等,不知庆南家,可能饶过诸位?又不知,又有哪位自信,可以挡下我庆南家的追杀?”

    声音如寒风刮入所有船客心底,令他们脸色,纷纷大变。

    庆南家!

    这般庞然大物,真的出手,碾死他们就如蝼蚁一般。

    或许,他们身后也有背-景,却绝不会为了他们,选择与庆南家为敌。

    庆南晨辉一开口,震慑众人!

    刘牧“嘿嘿”一笑,“不愧是大族后裔,这份伪装镇定的本领,倒是让老夫佩服。但我已得到消息,庆南家十数日前大变,今后只怕再也不复存在!”

    庆南晨辉眼眸一阵收缩,死死盯住刘牧,在他身后已看到了许多黑影的存在。只是此刻,感受到周边目光变化,却已没有了追究的必要。

    “庆南卫!”

    爆喝中,他拉住庆南晨云向后退去,周边护卫将两人挡在身后。

    徐谦神色冰寒,周身气息缓缓涌动,天道之修动了杀机,顿时爆发出滔天煞气。

    “挡不住的,往下面退!”庆南晨云冷冷开口,眸子中虽有惊恐,却仍能保持平静。

    庆南晨辉眼眸一亮,随即又有一些迟疑,“这……”

    “事从权宜,已顾不得许多了,下去或许会开罪那位大人,但留在这里绝对会死!”

    “好!”

    庆南晨辉一咬牙,兄妹两人转身,冲进舱门。

    身后,很快传来厮杀声,其中两道恐怖气息,显然徐谦已与那刘牧开始了厮杀。

    惨嚎声不时传来,每一个都是忠心耿耿的护卫,庆南家兄妹两人,尽皆忍不住咬紧了嘴唇。

    ……

    “大人,对面真的打起来了。”黑色大船甲板上,一名年轻修士冷笑一声,狭长的眼眸中,尽是嗜血的阴冷。

    被称作大人的,是一名独眼修士,黑色的眼罩,冰冷面庞上狰狞扭曲的伤疤,无不表明着他的凶悍。虽是一动不动,但周身尸山血海般的恐怖气势,便足以震慑的手下一群心狠手辣之徒恭敬万分。

    “这样才好,死的越多,我们动手就越容易。”

    年轻修士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这样一来,想好好玩一玩的念头就要落空了,不过很快,他嘴角便露出了嘲弄之色。

    不知道这些人,最终都要被杀死时,脸上会是怎样的表情?

    真是让人期待啊!

    ……

    刚进入最底层,庆南晨辉、庆南晨云两人,便被后面杀红了眼的修士追上。

    除了徐谦,其余护卫显然都已殉职。

    “庆南家的两位贵人,不要让我们出手,乖乖的走吧。”一名肥胖修士舔了舔嘴角,身上奢华长袍被血水打湿,再没有了宴会上的小意巴结,一脸的狰狞笑容。

    在他身后,不少人看向不远处那紧闭的舱门,对庆南家兄妹的心思,他们自然也能猜到。

    不过直到此刻,仍没有人露面,众人不安的心,顿时放松下去。

    “现在回去,还能留几分颜面,真的要我们出手,庆南少爷还好,说不得庆南小姐就得吃亏了。”说话之人一脸淫-秽之色,惊恐、绝望、杀戮之后,此刻更有着一股病态的亢奋。

    这可是庆南家的小姐!

    不少男子的目光,都开始变了。

    庆南晨辉脸色大变,将妹妹的手攥得更紧,寒声道:“敢动晨云半点,今日只要庆南晨辉不死,必要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空间一静,随即便是一阵哄笑。

    “杀我们,你还以为,自己是庆南家的少爷?”

    “不让咱们动,咱们偏偏要动,还要当着这位庆南少爷的面动!”

    “在下喜好特殊,就不与诸位争夺了,将这位庆南少爷给我就是。”

    “哈哈,道友果然好胃口,今日咱们就一起,给两位贵人破了身!”

    各种污言秽语传入耳中,庆南晨云俏脸变得越来越苍白,她猛地转身,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庆南家族,是混沌之域七大族之一,传承数万年之久积累财富无数,愿以一半为代价,恳求大人出手相救!”

    船舱中安静无息,本是色变的追杀修士,重新露出戏耍般的笑容。

    庆南晨云眼眸快速暗淡下去,绝望之中,更生出一股死意。

    “七成。”

    淡淡声音突然在众人耳边响起。

    庆南晨云一怔,随即急忙开口,“一切如大人所言!”

    舱门打开,莫语迈步而出,目光一扫,淡淡道:“这两人由我庇护,敢再进一步者,死。”

    肥胖修士眼中露出忌惮,但很快便猛地咬牙,“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庇护他们!咱们一起动手,杀了他!”

    咆哮中,他脚下一动,便要抬手拍落。

    便在这时,莫语突然转身看了他一眼,没有半点征兆,肥胖修士身体轰然爆裂。

    追杀修士豁然色变,瞪大眼珠露出无尽惊恐,脚下接连退后!

    一眼杀人……这是什么修为!

    但很快,又有一名修士出头,“这人定是修炼了什么咒杀之术,此类神通虽强,却都有大弊端,尤为重要的就是不能接连动用。你我一起出手,他又能杀得几人!”

    “抓不到庆南家兄妹,我们所有人都要死!”

    “横竖都是死,跟他拼了!”

    一群追杀修士,眼中迅速变红。

    稍稍放松的庆南兄妹,脸色顿时一变,身躯重新僵硬起来。

    不过下一刻,他们眼眸便猛地瞪大,露出无尽惊骇。

    只见所有神色疯狂的追杀修士,突然露出惊恐之色,他们长大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嘭……嘭……嘭……

    一连串的炸响后,血腥扑鼻,触目猩红。

    面前,只余一片碎肉残骨!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只是在前,随意的挥了挥手。

第九百八十五章 海魂之修    庆南晨云的镇定终于崩溃,转身扶着船体,一阵剧烈的干呕。

    在这安静的走廊间,显得格外清楚。

    庆南晨辉显得镇定许多,挤出一丝尴尬笑容,“这……舍妹失礼,请大人勿怪。”

    “无妨。”莫语神色平静。

    擦了一下嘴角,庆南晨云转过身来,俏脸越发的苍白,却挣扎着开口,“请大人救救徐老……”她一停顿,又咬牙道:“我们愿支付庆南家一成的财物!”

    之前救命之际,尚且不觉得什么,但如今听闻妹妹随口便又许出一成的家财,庆南晨辉听得一阵心惊肉跳。他这般嫡传中最受看重的几人之一,对庆南家拥有怎样的积累,自然十分清楚。

    一成,已是泼天的财富!

    莫语目光微闪,露出一丝赞赏,当下点头,“好。”也不多言,转身向外走去。

    庆南晨辉扭头看向妹妹,却被她狠狠瞪了一眼。

    这一眼,就让他反应过来,如今家族遭逢变故,面前这位大人又是因为交易出手,他们真正能够依靠的,便只有徐老。若是他出了意外,两人即便活过今天,日后也只能束手待毙。

    不过很快,庆南晨辉便又想到另一件事,脸色变得惨白起来。他与妹妹,虽是家族最看重的后辈,日后也有可能执掌家族,但如今根本没有做出许诺的资格啊!

    如果失约……看着地面一片猩红,庆南晨辉脑后一阵发凉。

    ……

    戴黑色眼罩男子仍旧如岩石般沉默,冷酷的气息,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

    他身后,眼睛狭长的年轻男子,却已有些按捺不住心头亢奋,“庆南家的两位,该被送出来了吧?”

    再后面,一群凶神恶煞的修士,同时露出嗜血的笑容。

    很快,就要轮到他们商场了。

    像是回应他们心头的期盼,一道黑袍身影自船舱中走出,完全陌生的面孔,出乎众人的预料。

    一直沉默的眼罩男,此刻眉心处,也多了一丝微不可查的皱起。

    相同的念头自船上修士心底生出,这人是哪里来的?

    ……

    刘牧看清莫语身后低眉顺眼的庆南家兄妹,脸色顿时大变,通过这段时日的流言,不难判断出莫语就是那位一直住在船舱最底层的神秘修士。

    众多修士追杀过去,却只有三人回到这里,再看他们鞋边沾染的丝丝猩红之色,事情如何已无需多言。

    一掌拼退徐谦,刘牧急声开口,“这位道友,海魂之修就在前方,你我……”

    言及此处,他声音戛然而止,莫语此刻抬手,向他一指点落。

    莫大惊恐,刹那间自心底涌出,让他灵魂本能中尖叫。但这时,他却来不及做出半点反应。

    噗——

    刘牧眉心多出一只血洞,红白相间的浆体汩汩涌出,眼眸瞬间失了神采。

    “啪嗒”一声,尸体落到甲板上。

    徐谦艰难的咽了一口吐沫,他虽早就清楚,莫语实力深不可测,但见他随手一指,便抹杀掉一名天道修士,心头还是一片震撼,急忙行礼,“多谢大人出手相助!”

    天道之后,每一步都似鸿沟,差距悬殊犹如天渊,称呼一声大人,并不如何过分。

    庆南家的兄妹,之前被血腥杀戮震慑,尚未彻底反应过来,此刻见莫语随手杀天道,又见徐谦的恭谨态度,终于对他的实力,有了清楚的认知。

    庆南晨云眸子明亮,可庆南晨辉欢喜于今日,或许可以逃脱大劫的同时,脸色却又不可避免的变得越发苍白。

    莫语淡淡开口,“救你是因为有足够的价码。”

    徐谦不明所以,却也不敢多言,再度道谢后,看向庆南家兄妹的目光,露出一丝欣慰。

    还好,公子、小姐当机立断,请出了这位大人。

    只是,若他知道这是以庆南家八成的财富为代价,心里会不会狠狠的咒骂一句莫扒皮!

    抬头看了一眼对面两艘黑色大船,莫语眉头一皱。

    庆南晨云急忙开口,“大人,船上修士之所以追杀我与哥哥,皆是因为对面船上修士要拿我兄妹两人,以我们性命换他们的生机。所以接下来,仍旧要劳烦大人出手。”

    莫语点了点头,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这是颠簸不破的道理。

    见他神色平静,庆南家兄妹及徐谦,都是心头稍安。

    不过犹豫一下,后者开始小心提醒,“大人,对面的是海魂……”

    莫语不知道海魂是谁,却清楚他们的实力,淡淡道:“取庆南家八成财富,现在看来这价格倒也合适。”

    庆南晨云恭谨行礼,“待此间事了,我庆南家,必定言而有信!”

    得到回复,莫语满意点头,向两艘黑色大船看去。

    ……

    甲板上一片沉默。

    眼罩男眉头皱起,以刘牧实力他杀之不难,却无法做到,这般轻而易举。

    眼下大当家不在,凭他实力,没有十足把握。

    只是今次之事,是大当家亲自招揽,收下了大代价,根本不容失败。

    再者眼下局势,也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紧皱眉头舒展,眼罩男独目中,寒意更重。

    他一挥手,“杀!”

    简单一字,自他口中发出,竟似万人齐喝。

    滔天杀伐,与那尸山血海的恐怖气势,轰然爆发。

    “杀!”甲板上,所有凶神恶煞修士,同时咆哮。

    海魂出手向来倾尽全力,不论猎物强弱!

    ……

    “你们,留在船上。”淡淡言罢,莫语一步迈出,身影踏入混沌之中。

    一人单薄身影,却挺拔似要将天捅破,就像是一座,不可攀越的山峰。

    眼罩男岩石般冷酷的面庞毫无变化,但他独眼眼珠,却蓦地收缩。

    这种气势,他只在大当家身上感受过!

    但他身影非但没有停顿,速度反而更快,爆喝一声手中出现一只玄金长棍,以断裂天地之势轰然砸落。

    势入猛虎,气吞山河!

    面对这惊天一棍,莫语神色不变,所做只是抬手,向上一拍。

    以血肉之躯,抵挡恐怖玄金长棍!

    眼罩男心头微怔,随即勃然大怒,即便他感受到了莫语的不俗,却也被他的小觑激怒。

    “找死!”

    心中爆喝一声,他一棍落下之势更强,棍落所向一条直线上,所有混沌雾气被整齐分成两半。

    嘭——

    一声巨响,超过雷霆轰鸣百倍、千倍,以爆发之处为中心,恐怖冲击力量爆发。无数混沌雾气翻滚着向外退去,令此处混沌,诡异的出现了一片空白之地。

    对面传递而来的强悍力量,令眼罩男几乎把持不住手中玄金长棍,身体被直接反震出去,一连退出百余丈,方才勉强止住身影。

    看向仍留在原地纹丝不动的挺拔身影,他独目之中,忍不住露出震骇!抛开其他不说,此人之肉身……当真是恐怖!

    莫语收手,声线平缓而出,“船上之人你们不能动,离开吧。”

    眼罩男深吸一口气,平复胸膛翻滚气血,缓缓摇头,“海魂出手,从未有过败绩,今日也不会!”他眼底露出决然,“在下海魂三头目金独眼,你有资格记住我的名字。”

    喝——

    他口中,一声爆喝。

    后方,处于震动中的海魂之人,随之发出咆哮。

    不知经历多少杀戮,这些人身上,每一个都爆发出,难以想象的恐怖煞气。此刻,正向金独眼身上汇聚,转眼将他身影淹没,乌黑之中只能看到一双赤红的眼珠,以及那一声声压抑的痛苦低吼。

    很快,当煞气尽数被金独眼吸入体内,他身影再度出现,身躯已暴涨至丈余,通体遍布诡异花纹,配合上那双血红双眼,便似修罗降世!其气息,比较之前,暴涨了数倍不止!

    莫语目光微微闪动,这手段与他的魔化,倒是有些相似。

    不等他多想,金独眼上前一步,怒吼之中,玄金长棍再度砸落。棍身之上,竟爆发出乌黑之光,凄厉嚎叫从中传来,尽是被它击杀生灵亡魂!

    这一击,可比第二步巅峰!

    船上,庆南家兄妹及徐谦三人,已惊骇到无法言语,难怪海魂纵横多年难以剿灭,竟有这般恐怖秘术。

    看到前方那道身影动也不动,庆南晨云俏脸蓦地煞白,失声尖叫,“快闪开!”

    只是如今,却已经晚了。

    一棍欲破天地,以泰山压顶之势……降临!

    莫语抬头,任凭长发翻飞,黑袍鼓荡。

    在玄金长棍即体的一瞬间,抬手向上一抓。

    轻描淡写,不闻半点烟火气息,这媲美第二步巅峰的恐怖一棍,直接偃旗息鼓。

    随手一抖,金独眼身体抛飞,口鼻中鲜血狂喷,身体快速解除变化。

    受气机影响,后方海魂之修,也尽皆闷哼一声,脸上浮现苍白之色。

    他们看向莫语,目光之中,尽皆是难以置信!

    剧烈咳嗽着,金独眼被身边年轻修士架住,他脸色同样苍白,但那一双狭长眼眸中,却闪耀着疯狂之色,口中凄厉咆哮,“诸位兄弟,随我拼死一战,护卫三当家离开!”

    可他的疯狂凶悍尚未得到回应,就被头顶一巴掌打断,“叫你娘个屁!”

    金独眼挣扎着起身,哪怕伤势严重,仍旧躬身行礼,“多谢大人不杀之恩。”

    莫语神色淡漠,“你们走吧。”

    金独眼一怔,随即苦涩一笑,从来不曾失手的海魂,今日终于踢到了铁板。虽然早预料到了会有这一日,大当家也曾拿此开过玩笑,但他没想到会是自己遇到了,更没有想到,他还能活着回去。

    郑重行礼,他恭谨开口,“敢问大人名号?”

    莫语略微犹豫,淡淡道:“我姓莫。”

    得了回复,金独眼默念两声,一挥手果断带人退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