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半日后,徐谦愤愤归来,带回的消息,让庆南家兄妹愤怒之余,又有几分庆幸。

    事情说来复杂,但归结起来却也简单:庆南家易主,虽有混乱,但大体无碍。

    “三叔公好胆!”庆南晨辉一脸恼火,“邀请太玄、韩易二家,夺去族长之位,莫非不知何为引狼入室?这两家对我庆南一族向来觊觎,此次岂是轻易就能打发的!”

    庆南晨云一叹,“哥哥暂且息怒,还是思索一下,接下来如何行事吧。”

    “还有何思索之处!庆南家既然未倒,你我便仍是族中承认的继承者,就算三叔公登位,也不能随意罢黜。”庆南晨辉气势汹汹,“我们即刻赶回族中,聚拢族众,断不能让他因一己之私,坏了我庆南家万年基业!”

    “哥哥!”庆南晨云声音重了一些,“你以为眼下,三叔公会放任咱们回到族中?”

    “他难道还敢杀了你我!”

    “海魂之事,莫非哥哥忘了……若非莫大人出手,我们已经死了。”少女声音平静,眼眸却有几分悲伤。

    年幼之时,三叔公还是很疼她的,怎么到了现在,就变成了这样。

    庆南晨辉神色一滞,沉默几息后,眼露颓然,喃喃道:“难道你我,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

    吸了口气,庆南晨云压下酸楚,“当然不!”

    她眸子恢复明亮,“哥哥可记得,你我为何来月牙岛。”

    “是为主持月牙岛分部之事而来……”庆南晨辉声音一顿,有些反应过来,“妹妹的意思是……”

    “没错。明日,哥哥便光明正大去往分部,你我毕竟还是庆南家承认的继承者,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反而没有人胆敢对你下手。趁此机会,哥哥要将分部牢牢捏在手里,我们也就有了根基。”庆南晨云娓娓道来。

    徐谦暗暗点头,小姐平日古灵精怪,但在大事面前,却比少爷表现的更加优秀。

    难怪老爷早年,曾经感叹小姐怎的不是男儿身……

    他拱手行礼,“公子,小姐所言不错,确是眼下最好的一步。”

    少女微微一笑,“期间还要徐老多多费心,跟在哥哥身边,以免有人铤而走险。”

    庆南晨辉并不笨,自能想通其中曲折,此刻闻言一惊,“妹妹,你要到哪里去?”

    庆南晨云略一沉默,缓缓道:“我要赶回家族,阻止三叔公。”

    “万万不可!三叔公已经入魔,一旦发现了你,绝对会下杀手!”

    “哥哥忘了,我们还有莫大人。”庆南晨云眸子沉稳,“庆南家八成的财富,既然已经许诺,不管事情如何,你我都绝不能反悔。既然如此,太玄、韩易两家谋求的,可就是莫大人的东西,他岂会袖手旁观?”

    “这……”庆南晨辉略一沉吟,“我跟莫大人回家族,妹妹你明日赶去分部!”

    “不可。晨云终归是女儿身,平日尚且无事,但眼下局势,唯有哥哥才能镇住局势。有哥哥在后面站稳脚步,三叔公行事间,也会有几分顾忌,妹妹才能更安全。”

    庆南晨云沉声开口,“事情就这样决定了。我与莫大人暂留几日,等哥哥稳住分部之后,便暗中离去。”

    ……

    庆南家兄妹面对海魂全身而退,已回到月牙岛,消息一经传开,顿时吸引来无数关注。毕竟如今,排名第十七小湖岛上的庆南家变故,已不再是秘密。

    可不等各方探明消失真假,庆南晨辉带领一名天道第一步老仆光明正大进入月牙岛庆南家分部,一举震慑分部修士,成为名正言顺的执掌者。

    事情发生的很快,没有给任何人应对的机会,事情便已成定局。

    不少人对庆南家少爷的果敢、手段暗暗赞叹,不愧是被指定的,庆南家的继承者。

    月牙岛上的势力保持着沉默,在局势未曾明朗前,显然都在观望。

    ……

    “可恶,庆南十三竟敢欺我!”书房中,锦服中年一脸暴怒。

    下首,一幕僚模样男子略一沉吟,拱手道:“大人息怒,我已细细盘问过船上舵手,出手的确是海魂。”

    锦服中年皱了皱眉,“当真?”

    “小人有些手段,亲自看过他们的记忆,断不会错的。”幕僚恭谨开口。

    这样的话,倒不好再骂庆南十三言而无信,毕竟请海魂出手,其代价可想而知。

    锦服中年一叹,“这两个小辈,真是命大啊……”

    幕僚点头,一脸的无奈之色,原本已经到嘴的一块肥肉,如今却有了飞走的趋势,收拾了一下心情,道:“据舵手所说,应是船上一名修士,救下了庆南家兄妹,并将海魂之人打退。”

    锦服中年神色一肃,能够击退海魂,哪怕只是有可能,也绝对不能小觑。

    思索几息,他道:“那人可曾现身?”

    “没有。”幕僚面露不解,“不仅此人没有现身,庆南晨云如今也是不知所踪。”

    锦服中年冷笑一声,“看来,这两个小辈的心思很大,可不仅仅是站住脚而已。”

    幕僚恍然大悟,随即笑了笑,“大人也不必动怒,毕竟此事我们只是动动嘴而已,现在将消息传递回庆南家,便安心坐壁上观。庆南十三胜了,我们拿下庆南晨辉便是,若这老货中看不中用,也能趁机结好庆南家下一任的族长,总是没有害处的。”

    “嗯,就这样做。”锦服中年点点头,“记得,传信时就说我很愤怒,船上损失惨重,白欢喜了一场,庆南十三总该给个说法!”

    ……

    庆南晨辉站稳了脚,虽然只是表面上,但也让人感到欣慰。

    兄妹两人私下商谈一番后,又做出了一些布置,新近提拔了几名庆南家的老人。虽然未必有太多的忠诚,但使用起来,也要顺手许多。

    并且决定,庆南晨云三日后便离开。

    当然,这一决定是经过莫语同意后,才最终得以确认。

    为庆南家之事,耗费了诸多周折,莫语自然要去一遭,获取到足够的好处。

    不过左右还有三日时间,莫语决定去月牙岛上转一转,碰碰运气。

    半个时辰后,青衙司内。

    一名眼力劲高的小厮点头哈腰将莫语迎了进去,说了几句讨喜的吉祥话,直接便入了正题,“不知客人有何需要?咱们青衙司的名头,在月牙岛上首屈一指,九十浮岛的物品大都齐备,自能让客人满意。”

    莫语目光左右一扫,没有开口。

    小厮眼前一亮,暗道果然是大主顾,幸好自己腿脚快,没有被人捷足先登。

    “此处人多眼杂,却是小人疏忽了,客人请随我去内间,自有专门招待贵客的静室。”

    说着在前引路,两人向后向青衙司内部行去。

    正门外,一名不起眼的青衣男子抬起头来,向对面茶楼上一名小厮点点头,转身匆匆离去。

第九百八十八章 井中面孔    奉上茶点,又恭谨行了一礼,小厮转身出了门。

    将客人带到这里,一旦交易完成,便少不了他的赏赐。

    交易的内容,却不是他有资格旁听的。

    很快,一名青衫老者匆匆而来,一脸的和善笑容,“有劳客人久待,抱歉抱歉。”

    见莫语神色淡然,没有多做交谈的意思,他笑容便敛了三分,转身坐到对面皮椅上。

    “不知客人此来有何需要?”

    几百年的迎来送往,作为青衙司资历最老的客侍,自然练就了一双辨人的火眼金睛。自进入静室来,莫语动作寥寥无几,神色亦没有变化,但自然而然的那份气魄,便可察觉不俗。

    这是一位真正的大主顾!

    有了这个判断,老者精神不由一振。

    莫语捻了捻手指,淡淡道:“今日来,是因青衙司名声如雷贯耳,不知贵处可有秘法,能够补全分裂先天本源后的弊端。”

    青山老者脸色一僵,心神掀起惊涛骇浪!

    先天之灵孕育先天本源,可将之分裂,便等同于有了不死不灭之身,这点对混沌之域修士,并不是秘密。但有资格知道分裂先天本源后,存在弊端这一辛秘的,便绝对不会是普通人。

    而且这一位,开口便要寻找,弥补这一弊端的方法,平淡自若的口气绝非妄言。

    也就是说,他是真的在寻找,这般秘术!

    一念及此,青袍老者心头又是连连倒吸冷气,难道这一位身后,有着一位已经可以蜕变先天的巨头存在!

    要知道,即便以他的身份,也只是模糊的听到过一些传闻,混沌之域真正的大势力,都已走上了蜕变先天的道路,而有资格触及这一步的,必然是修为惊天的巨擘!

    青袍老者认真的看了一眼面前之人,修行之人难辨岁月,但仍能感受到他的年轻。显然,他应该是一位巨擘的后裔或是传承子弟,在游历之中进行着寻找。

    有了自己给出的解释,青袍老者神色越发的恭谨,摇头道:“回禀客人,青衙司中并没有这般秘术。”

    涉及到巨擘级的存在,他哪里敢有半点隐瞒之心。

    莫语眉头微皱,随即舒展开来,他本就是来碰运气,没有才是正常,倒不会感到失望。

    “如此,在下告辞。”

    淡淡言罢,他转身向外行去。

    “这位客人,青衙司虽无补全弊端之法,但关于分裂先天本源却还有一些手段……”

    “不必了。”莫语头也不回,推门而出。

    青衫老者砸了咂嘴吧,虽然被人无礼打断,但他心中却没有半点怒意,反而更加确定了莫语的身份。连一顾的意思都没有,显然是有了绝对的把握……而且这种一切随心的行事风格,怎么看都透着一股尊贵之气。

    他一边迈出门,一边摇了摇头,“倒是可惜了,好大的一个主顾啊!”

    引人的小厮匆匆跑了过来,看老者神色还以为是动了怒意,急忙开口解释,“老大人,小的看他举止是个不俗的,没想到竟也走了眼,累老大人您出来费神了,实在是该死!”

    轻轻扇了一下自己的嘴巴,他转向莫语的背影,狠狠“呸”了一声,“不知道是哪家羡慕咱们青衙司的生意,居然用起这种下作的手段,被我在其他地方遇到了,定要他好看!”

    青衫老者脸都吓白了,急忙低声呵斥,“你个腌臜的东西,胡说八道些什么,要是惹怒了客人,看不要了你的狗命!”

    他抬头看了一眼,见莫语没有回头的意思,心中微微一松,随即暗暗感叹,不愧是大势力出身,这份修身养性的底蕴,便不是那些随意打打杀杀之辈能比。

    不过即便如此,他也不想再跟面前这蠢货靠近半点,免得被他沾染了晦气,冷哼一声拂袖离去。

    小厮终于回过神来,他本以为如此快便走出静室,又是一个前来故意捣乱的,哪里知道触动了大菩萨,此刻吓得脸色发白,急匆匆的躲了出去。

    ……

    青衙司是月牙岛上首屈一指的商家,在这里一无所获,莫语便没了继续逛下去的意思。

    有这些时间,还不如拿来静修,琢磨自身的修为根基。

    步出了正门,他转身就要离去。

    此时,对面走来一男一女两名修士,双方交错而过瞬间,耳边蓦地响起一声尖叫。

    莫语眉头一皱,停下身影。

    对面,女修俏脸通红,一副咬牙切齿模样,“你竟敢摸我!”

    她身边男子,顿时暴怒起来,接连的咆哮,一副你小子死定了的架势。

    莫语眼眸透出冷意,看着这对男女的表演,念头却在快速转动。

    此时,围观修士中,一段对话传入到他耳中。

    “又是这两个没脸没羞的,前几日才讹诈了一名外来修士,今日又下手了!”

    “谁让人家有个岛卫队长的哥哥,一般人哪里敢反抗他。”

    莫语心头哑然失笑,浪费他心里去计算,没想到竟是这种情形。

    他摇摇头,没了继续下去的意思,转身向外走去。

    “摸了爷的女人,想就这样走了,哪有这么容易!”爆喝一声,男子扑了过来,抛开修为不提,气势、身姿几可算成满分,足可见行事的熟稔!

    不过今次,他尚未触及到莫语的身体,便被一股大力震飞,“哎哟”一声滚到地上,一副狼狈不堪的模样。

    周边修士,顿时传出一阵哄笑。

    男子羞愤难当,反手取出一物来,“小子,爷爷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莫语脸色微变,豁然转身五指虚握,恐怖气息自他体内轰然爆发,将其掌心处一只黑色铁钉镇压!

    此物通体锈迹斑斑,深红之色似是血渍沉积而成,虽有种数寸长短,却散发着令人胆寒的凶煞之气。

    整条长街,此刻静寂无声。

    不少店铺坐镇修士,被莫语爆发气息惊动,纷纷现身出来,目光一扫露出震动。

    第二步巅峰!

    这修为,在强者如云的混沌之域,也是绝对的强者,有资格执掌一方排位靠中的浮岛。

    莫语目光锁定在这锈钉上,终于可以确定,今次绝不是一个意外,而是有人针对他设的一局。

    这锈钉,便是要杀他之物!

    “说,谁让你来的?”

    男子面庞惨白,身体瑟瑟颤抖,哀嚎道:“大人饶命!大人饶命!是对面茶楼上,一名紫袍修士给了混沌晶石,让我来故意寻衅。此物,也是他一并交给我的,小人真的不是有意谋害大人啊!”

    即便不说,莫语也能确定,此人不是幕后之人,这锈钉乃大凶物,岂是以他修为就能掌控的!

    豁然转身,强大神念笼罩整个酒楼,不出意外此人口中说的那名紫袍修士已不见踪影。

    看来,对方做了两手的准备,无法杀死自己,也能由此试探出他的修为。

    幕后的黑手,一定就在这里,目睹着一切的发生。

    莫语抬头,目光如电在周边扫过,“不知是哪一位,为莫某准备了这份大礼,日后如有机会,定当加倍奉还!这锈钉,莫某受不起!”

    他拂袖一挥,锈钉呼啸而出,直接刺入男子胸膛。

    此人瞬间死亡,灵魂湮灭消散,肉身转眼腐烂为一叹黄水。

    围观修士纷纷惊呼,接连退后,生怕沾染上半点。

    等他们再抬头看来,场中已不见了莫语的身影。

    人群中,一名修士脸色阴沉,低哼一声转身离去。

    片刻后,此人来到一座小院内,取出一块玉石,丢到院中圆井中。

    微波之后,井水很快平静,竟浮现出一名男子模糊的面孔。

    “大人,猎杀失败,此人有第二步巅峰修为。”

    井中男子面孔没有说法,几息后猛地睁开双眼,一抹血光射出,直接洞穿井旁修士眉心。

    他瞪大眼眸充满着错愕,尸体仰面倒地,红白浆体流了一地。

    莫语推门而入,眉头皱紧,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他确实没有想到,好不容易寻到的线索,会被人直接斩去。

    走到井旁,看着水中面孔,沉默一下,他缓缓开口,“你究竟是谁,为何要杀我?”

    水中面孔没有说话,诡异一笑,就要散去。

    便在此刻,莫语脚下突然一踏,就要散去的面孔,顿时发出一声惨叫,瞪大眼珠中,露出愤怒!

    “我一定要杀……”尚未说完,面孔彻底散去,不过这声音,莫语却记到了心里。

    修行至今,要杀他之人无数,最终一个个的殒落……这一个,自然也不能例外!

    眼底杀机一闪,莫语看了一眼地面的尸体,动手搜查了一番,却没有任何发现。

    不过即便如此,他也能够确定,自己究竟因何招惹来的祸事。

    “庆南家之事,或许不如表面看来的简单啊……”

    莫语心头生出一丝犹豫,但很快便被他抹去,庆南家是他介入混沌之域最好的机会,极有可能带来丰厚的回报,岂能因为一些变故就退却。

    既然有人阻拦,那便杀了就是,一路腥风血雨走到今日,他岂会是心慈手软之辈!

    向此处虚空冷冷一笑,莫语转身离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