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奉上茶点,又恭谨行了一礼,小厮转身出了门。

    将客人带到这里,一旦交易完成,便少不了他的赏赐。

    交易的内容,却不是他有资格旁听的。

    很快,一名青衫老者匆匆而来,一脸的和善笑容,“有劳客人久待,抱歉抱歉。”

    见莫语神色淡然,没有多做交谈的意思,他笑容便敛了三分,转身坐到对面皮椅上。

    “不知客人此来有何需要?”

    几百年的迎来送往,作为青衙司资历最老的客侍,自然练就了一双辨人的火眼金睛。自进入静室来,莫语动作寥寥无几,神色亦没有变化,但自然而然的那份气魄,便可察觉不俗。

    这是一位真正的大主顾!

    有了这个判断,老者精神不由一振。

    莫语捻了捻手指,淡淡道:“今日来,是因青衙司名声如雷贯耳,不知贵处可有秘法,能够补全分裂先天本源后的弊端。”

    青山老者脸色一僵,心神掀起惊涛骇浪!

    先天之灵孕育先天本源,可将之分裂,便等同于有了不死不灭之身,这点对混沌之域修士,并不是秘密。但有资格知道分裂先天本源后,存在弊端这一辛秘的,便绝对不会是普通人。

    而且这一位,开口便要寻找,弥补这一弊端的方法,平淡自若的口气绝非妄言。

    也就是说,他是真的在寻找,这般秘术!

    一念及此,青袍老者心头又是连连倒吸冷气,难道这一位身后,有着一位已经可以蜕变先天的巨头存在!

    要知道,即便以他的身份,也只是模糊的听到过一些传闻,混沌之域真正的大势力,都已走上了蜕变先天的道路,而有资格触及这一步的,必然是修为惊天的巨擘!

    青袍老者认真的看了一眼面前之人,修行之人难辨岁月,但仍能感受到他的年轻。显然,他应该是一位巨擘的后裔或是传承子弟,在游历之中进行着寻找。

    有了自己给出的解释,青袍老者神色越发的恭谨,摇头道:“回禀客人,青衙司中并没有这般秘术。”

    涉及到巨擘级的存在,他哪里敢有半点隐瞒之心。

    莫语眉头微皱,随即舒展开来,他本就是来碰运气,没有才是正常,倒不会感到失望。

    “如此,在下告辞。”

    淡淡言罢,他转身向外行去。

    “这位客人,青衙司虽无补全弊端之法,但关于分裂先天本源却还有一些手段……”

    “不必了。”莫语头也不回,推门而出。

    青衫老者砸了咂嘴吧,虽然被人无礼打断,但他心中却没有半点怒意,反而更加确定了莫语的身份。连一顾的意思都没有,显然是有了绝对的把握……而且这种一切随心的行事风格,怎么看都透着一股尊贵之气。

    他一边迈出门,一边摇了摇头,“倒是可惜了,好大的一个主顾啊!”

    引人的小厮匆匆跑了过来,看老者神色还以为是动了怒意,急忙开口解释,“老大人,小的看他举止是个不俗的,没想到竟也走了眼,累老大人您出来费神了,实在是该死!”

    轻轻扇了一下自己的嘴巴,他转向莫语的背影,狠狠“呸”了一声,“不知道是哪家羡慕咱们青衙司的生意,居然用起这种下作的手段,被我在其他地方遇到了,定要他好看!”

    青衫老者脸都吓白了,急忙低声呵斥,“你个腌臜的东西,胡说八道些什么,要是惹怒了客人,看不要了你的狗命!”

    他抬头看了一眼,见莫语没有回头的意思,心中微微一松,随即暗暗感叹,不愧是大势力出身,这份修身养性的底蕴,便不是那些随意打打杀杀之辈能比。

    不过即便如此,他也不想再跟面前这蠢货靠近半点,免得被他沾染了晦气,冷哼一声拂袖离去。

    小厮终于回过神来,他本以为如此快便走出静室,又是一个前来故意捣乱的,哪里知道触动了大菩萨,此刻吓得脸色发白,急匆匆的躲了出去。

    ……

    青衙司是月牙岛上首屈一指的商家,在这里一无所获,莫语便没了继续逛下去的意思。

    有这些时间,还不如拿来静修,琢磨自身的修为根基。

    步出了正门,他转身就要离去。

    此时,对面走来一男一女两名修士,双方交错而过瞬间,耳边蓦地响起一声尖叫。

    莫语眉头一皱,停下身影。

    对面,女修俏脸通红,一副咬牙切齿模样,“你竟敢摸我!”

    她身边男子,顿时暴怒起来,接连的咆哮,一副你小子死定了的架势。

    莫语眼眸透出冷意,看着这对男女的表演,念头却在快速转动。

    此时,围观修士中,一段对话传入到他耳中。

    “又是这两个没脸没羞的,前几日才讹诈了一名外来修士,今日又下手了!”

    “谁让人家有个岛卫队长的哥哥,一般人哪里敢反抗他。”

    莫语心头哑然失笑,浪费他心里去计算,没想到竟是这种情形。

    他摇摇头,没了继续下去的意思,转身向外走去。

    “摸了爷的女人,想就这样走了,哪有这么容易!”爆喝一声,男子扑了过来,抛开修为不提,气势、身姿几可算成满分,足可见行事的熟稔!

    不过今次,他尚未触及到莫语的身体,便被一股大力震飞,“哎哟”一声滚到地上,一副狼狈不堪的模样。

    周边修士,顿时传出一阵哄笑。

    男子羞愤难当,反手取出一物来,“小子,爷爷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莫语脸色微变,豁然转身五指虚握,恐怖气息自他体内轰然爆发,将其掌心处一只黑色铁钉镇压!

    此物通体锈迹斑斑,深红之色似是血渍沉积而成,虽有种数寸长短,却散发着令人胆寒的凶煞之气。

    整条长街,此刻静寂无声。

    不少店铺坐镇修士,被莫语爆发气息惊动,纷纷现身出来,目光一扫露出震动。

    第二步巅峰!

    这修为,在强者如云的混沌之域,也是绝对的强者,有资格执掌一方排位靠中的浮岛。

    莫语目光锁定在这锈钉上,终于可以确定,今次绝不是一个意外,而是有人针对他设的一局。

    这锈钉,便是要杀他之物!

    “说,谁让你来的?”

    男子面庞惨白,身体瑟瑟颤抖,哀嚎道:“大人饶命!大人饶命!是对面茶楼上,一名紫袍修士给了混沌晶石,让我来故意寻衅。此物,也是他一并交给我的,小人真的不是有意谋害大人啊!”

    即便不说,莫语也能确定,此人不是幕后之人,这锈钉乃大凶物,岂是以他修为就能掌控的!

    豁然转身,强大神念笼罩整个酒楼,不出意外此人口中说的那名紫袍修士已不见踪影。

    看来,对方做了两手的准备,无法杀死自己,也能由此试探出他的修为。

    幕后的黑手,一定就在这里,目睹着一切的发生。

    莫语抬头,目光如电在周边扫过,“不知是哪一位,为莫某准备了这份大礼,日后如有机会,定当加倍奉还!这锈钉,莫某受不起!”

    他拂袖一挥,锈钉呼啸而出,直接刺入男子胸膛。

    此人瞬间死亡,灵魂湮灭消散,肉身转眼腐烂为一叹黄水。

    围观修士纷纷惊呼,接连退后,生怕沾染上半点。

    等他们再抬头看来,场中已不见了莫语的身影。

    人群中,一名修士脸色阴沉,低哼一声转身离去。

    片刻后,此人来到一座小院内,取出一块玉石,丢到院中圆井中。

    微波之后,井水很快平静,竟浮现出一名男子模糊的面孔。

    “大人,猎杀失败,此人有第二步巅峰修为。”

    井中男子面孔没有说法,几息后猛地睁开双眼,一抹血光射出,直接洞穿井旁修士眉心。

    他瞪大眼眸充满着错愕,尸体仰面倒地,红白浆体流了一地。

    莫语推门而入,眉头皱紧,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他确实没有想到,好不容易寻到的线索,会被人直接斩去。

    走到井旁,看着水中面孔,沉默一下,他缓缓开口,“你究竟是谁,为何要杀我?”

    水中面孔没有说话,诡异一笑,就要散去。

    便在此刻,莫语脚下突然一踏,就要散去的面孔,顿时发出一声惨叫,瞪大眼珠中,露出愤怒!

    “我一定要杀……”尚未说完,面孔彻底散去,不过这声音,莫语却记到了心里。

    修行至今,要杀他之人无数,最终一个个的殒落……这一个,自然也不能例外!

    眼底杀机一闪,莫语看了一眼地面的尸体,动手搜查了一番,却没有任何发现。

    不过即便如此,他也能够确定,自己究竟因何招惹来的祸事。

    “庆南家之事,或许不如表面看来的简单啊……”

    莫语心头生出一丝犹豫,但很快便被他抹去,庆南家是他介入混沌之域最好的机会,极有可能带来丰厚的回报,岂能因为一些变故就退却。

    既然有人阻拦,那便杀了就是,一路腥风血雨走到今日,他岂会是心慈手软之辈!

    向此处虚空冷冷一笑,莫语转身离去。

第九百八十九章 釜底抽薪    “发现我了么?”大殿蒲团上,金线道袍男子微微皱眉。

    对面修士脸色阴沉,眼中杀机腾腾,“你刚才为何不出手!”

    道袍男子抬起头来,神色归于平静,“我只是一缕神念投影,莫非还能抹杀一名第二步巅峰……况且,此人方才的手段,可以让你吃亏,显然不是易于之辈。”

    “我一定要杀了他!”

    道袍男子摇头,“杀他不难,但如今最重要的,是完成尊主大人给与的命令。”

    对面修士脸色微变,却没有多言,显然对于话中的尊主,极其敬畏。

    “为免事情出现意外,庆南家的两个小辈,绝不能活着回去。传信月牙岛,让他们出手,杀死庆南晨辉。”

    “庆南晨云下落不明,冒然出手会不会打草惊蛇?”

    道袍男子微微一笑,“就是要逼他们出来。”

    ……

    书房中,锦服中年与幕僚沉默不语,两者的脸色,尽皆阴沉的要滴下水来。

    许久后,一声叹息将平静打破,“没想到,庆南家事变之后,竟有圣地的身影……”

    锦服中年连连摇头,眼中有着一丝深深的忌惮。

    幕僚苦笑,“此事,当真是出人意料,但圣地如此行径,等同于打破平衡,便不怕引起反弹吗?”

    “等着吧,这件事,必定会在混沌之域掀起一场大风波!”锦服中年冷冷开口。

    幕僚深以为然,不过脸上苦笑反而更重了几分,“大人,我们接下来如何去做?”

    锦服中年闻言,脸色如吃了苍蝇一样难看,“还能怎么办,圣地下令而来,我们若不依从,岂非招惹大祸!不过今日之事,月牙岛是受逼迫,即便日后清算,我们也能推的一干二净。”

    幕僚想了想,轻声道:“庆南家的分部,据说各方面都已准备妥当,还是很有些料的。”

    “哈哈!”锦服中年笑了一声,“汝南,你应该早就想到这点了吧,事情安排好没有?”

    幕僚恭谨开口,“回禀大人,我已传令下去,聚集家中强者,一日时间足矣。另外,借助圣地之令,属下暗中知会了岛上几家,他们顾忌此事只愿派遣一两强者出手,但即便如此,日后追究之时,也能与我们分摊责任。”

    “很好!你布置的缜密,一切照办就是。”锦服中年笑着点头,可他眼眸深处,却没有半点笑容。

    超然于外的圣地,突然大改行事风格,这对混沌之域所有执掌一方的势力,都绝不是一个好消息。

    “世道,将变啊……”

    锦服中年暗暗感叹。

    ……

    “光明正大离开月牙岛?”庆南晨云美眸瞪大,这突兀的决定,将她之前种种准备全部摒弃。

    不过很快,她便恢复平静,恭谨开口,“不知大人可有何理由?”这一句,便隐晦的,表达出了她的不满与质疑。

    暗中离开,令各方顾忌,更能使自身安全得到保障。

    这无疑是眼下局势最好的选择!

    莫语神色平静,看了她一眼,淡淡道:“明日出发。”

    语落转身离去。

    庆南晨云看着他的背影,一阵咬牙切齿,这个家伙,居然如此的霸道!

    给个解释,有这么难啊!

    不过她明白,莫语既已做出决定,她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心思不由快速转动起来,分析着行踪暴露出来之后的得失,可不论怎么计算,都是弊端大于所得。

    庆南晨云脸上,不由露出担忧之意。

    ……

    庆南家小姐主动现身,将登河家大船,前往小湖岛。

    这一消息,令不少暗中关注此事者大摇其头,一明一暗彼此相辅才是最佳行事之法,如今齐齐暴露出来,是哪门子的道理。

    当然,也有人对庆南晨云的做法大加赞赏,说她此举是为庆南晨辉分担压力,并且向小湖岛传递出强硬的态度,引起庆南族人的反抗之意。

    此外还有一些其他说法,例如得到神秘强者帮助,不惧小湖岛暗中下手等等,虽然都是一些捕风捉影的说法,却也让今日河家大船的起航,变得更加引人瞩目。

    第二日。

    悬浮于半空的混沌大船下,除却即将登船的船客,更多的是来围观的修士。

    黑压压一眼看去,竟不知有多少人,彼此交头接耳,“嗡嗡”的声浪直冲天际。

    不过,当庆南晨云出现瞬间,混沌大船所在,却是蓦地安静下去。

    无数目光,汇聚到这位贵女身上,惊艳、赞叹、嘲笑、鄙夷、同情……可谓复杂至极。

    庆南晨云的表现很出色,万众瞩目下面不改色,一举一动莫不透着一顾尊贵气息。

    莫语跟在身后,神色淡漠,平静眼眸之中,却不时有惊雷掠过,令人群中心有他念的修士,感到一阵的心惊肉跳!

    直到两人登船,空中才猛地爆发出一阵喧嚣。

    “庆南家不愧为传承数万年的大族,其嫡女,风华无双!”

    “此时此刻,尚能保持这般镇定,确实非寻常女子可及。”

    “嘿嘿!庆南小姐能够如此平静,是因为她身后那名护卫吧?啧啧,那可是天道第二步。”

    “是第二步巅峰!”一名修士沉声修正,“这样的实力,已经可以称霸一方。”

    众人又是一阵惊叹,对即将发生在小湖岛上的热闹,更多了几分期待。

    半个时辰后,一行的祭祀之后,河家混沌大船起航,冲入混沌雾气中,渐渐消失在众人眼前。

    ……

    书房中,锦服中年淡淡开口,“起航了?”

    “是的。”幕僚点了点头。

    锦服中年起身,走到窗户旁,看着渐渐变成一只黑点的混沌大船,吩咐道:“拖上一日再动手,这样就算日后心知肚明是我们做的,脸上也能好看一些。”

    说到这里,他脸上露出自嘲的笑容。

    幕僚明白,对不得不受圣地的驱使,自家一向心气极高的大人,终是有些介怀。

    躬身领命,他却不得不在提及此事,“那庆南家的分部……”

    “今日就动手。”锦服中年神色冷漠,“这件事无法遮掩,不如卖一个好给圣地。”

    “属下明白!”

    ……

    看着月牙岛越来越小,庆南晨云深吸一口气转过身来,“莫大人,现在您能告诉我理由了吗?”

    夹板上,遮遮掩掩的目光,让这位庆南家的贵女,心底生出一股烦躁。

    莫语神色平静,“跟我来。”

    他转身就走。

    庆南晨云眼眸一亮,快步跟上。

    很快,两人身影出现在了,正吩咐舵手矫正方向的船长身旁。

    庆南家虽有变故,但至少如今,庆南晨云的身份仍旧尊贵。

    船长半点没有被打搅的怒意,风度翩翩一笑,道:“不知哪里可以为庆南小姐效劳?”

    余光瞥了一眼面无表情的莫语,庆南晨云心里恨的牙痒痒,表面却是不动声色,微笑着扫了一眼左右。

    船长略微犹豫,点头道:“庆南小姐请随我来。”

    进入船长舱室的会客厅,莫语一步迈出,抬手捏住船长的脖子,声音冰冷无情,“敢发出声音,我就捏碎你的脖子。”

    船长脸色大变,急声道:“庆南小姐,你这是何意?”

    庆南晨云露出一丝尴尬,她也没有想到,莫语会突然出手。

    看到这位贵女的表情,船长心中一松,正想义正言辞让她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却被脖子上突然收紧的手掌打断,脸色“唰”的一下变成惨白。

    莫语眼眸阴冷,“我让你不要发出声音。”

    被他目光笼罩,船长像是无助的羔羊,身体瑟瑟颤抖。

    莫语抬头,指尖泛出血色,点落在他眉心,寥寥数笔,勾画出一只符文。

    闪耀一下,融入到血肉中消失不见。

    “你对我做了什么!”船长一脸惊骇,他能够感受到,一股阴冷的力量,进入到他体内。

    莫语松开手,任凭他接连后退,淡淡道:“我已在你魂中种下一枚噬魂之符,若你胆敢泄露今日之事,此符会将你之灵魂吞噬……结果你知道,但相信我,过程你绝对不想体验。”

    船长身体一僵,莫语平淡的表情,在他看来就如魔鬼一样,压低了声音咆哮,“你们要做什么!”

    “打开船上护罩,我们要下船,但此事不能被人知晓。以你船长的身份,做到这些并不难。只要你能做好此事,三日之后,我种下的噬魂之符,就会自行消散。”

    ……

    看着远去的混沌大船,庆南晨云一脸困惑,“莫大人,你到底要做什么?”

    正大光明乘船离开,转眼又悄悄离开,即便以她的七窍心思,也是一头雾水。

    莫语转身便走,“回月牙岛。”

    庆南晨云心头一震,急声道:“大人,您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船上有人要杀你,不出意外,岛上也应做好了动手的准备。”莫语淡淡开口,“动用了两批修士,对付你们的势力,正处于最虚弱的时候……锁定他们,釜底抽薪。”

    庆南晨云所有迷惑不解,被这三言两语尽数解开。

    难怪莫大人要大张旗鼓离开,原来是为了,引诱他们出手。

    想到自己心中的怨怼,她俏脸微红,急忙低下头去,心中暗暗感激。

    不过很快,庆南晨云便又抬起头来,认真道:“莫大人,我自小遍闻天下神通、秘法,噬魂之符如此玄妙,却从未听闻半点,不知您自何处习来?”

    莫语头也不回,“本座也不会。”

    庆南晨云沉默,心中刚刚建立的高大睿智形象,轰然崩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