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发现我了么?”大殿蒲团上,金线道袍男子微微皱眉。

    对面修士脸色阴沉,眼中杀机腾腾,“你刚才为何不出手!”

    道袍男子抬起头来,神色归于平静,“我只是一缕神念投影,莫非还能抹杀一名第二步巅峰……况且,此人方才的手段,可以让你吃亏,显然不是易于之辈。”

    “我一定要杀了他!”

    道袍男子摇头,“杀他不难,但如今最重要的,是完成尊主大人给与的命令。”

    对面修士脸色微变,却没有多言,显然对于话中的尊主,极其敬畏。

    “为免事情出现意外,庆南家的两个小辈,绝不能活着回去。传信月牙岛,让他们出手,杀死庆南晨辉。”

    “庆南晨云下落不明,冒然出手会不会打草惊蛇?”

    道袍男子微微一笑,“就是要逼他们出来。”

    ……

    书房中,锦服中年与幕僚沉默不语,两者的脸色,尽皆阴沉的要滴下水来。

    许久后,一声叹息将平静打破,“没想到,庆南家事变之后,竟有圣地的身影……”

    锦服中年连连摇头,眼中有着一丝深深的忌惮。

    幕僚苦笑,“此事,当真是出人意料,但圣地如此行径,等同于打破平衡,便不怕引起反弹吗?”

    “等着吧,这件事,必定会在混沌之域掀起一场大风波!”锦服中年冷冷开口。

    幕僚深以为然,不过脸上苦笑反而更重了几分,“大人,我们接下来如何去做?”

    锦服中年闻言,脸色如吃了苍蝇一样难看,“还能怎么办,圣地下令而来,我们若不依从,岂非招惹大祸!不过今日之事,月牙岛是受逼迫,即便日后清算,我们也能推的一干二净。”

    幕僚想了想,轻声道:“庆南家的分部,据说各方面都已准备妥当,还是很有些料的。”

    “哈哈!”锦服中年笑了一声,“汝南,你应该早就想到这点了吧,事情安排好没有?”

    幕僚恭谨开口,“回禀大人,我已传令下去,聚集家中强者,一日时间足矣。另外,借助圣地之令,属下暗中知会了岛上几家,他们顾忌此事只愿派遣一两强者出手,但即便如此,日后追究之时,也能与我们分摊责任。”

    “很好!你布置的缜密,一切照办就是。”锦服中年笑着点头,可他眼眸深处,却没有半点笑容。

    超然于外的圣地,突然大改行事风格,这对混沌之域所有执掌一方的势力,都绝不是一个好消息。

    “世道,将变啊……”

    锦服中年暗暗感叹。

    ……

    “光明正大离开月牙岛?”庆南晨云美眸瞪大,这突兀的决定,将她之前种种准备全部摒弃。

    不过很快,她便恢复平静,恭谨开口,“不知大人可有何理由?”这一句,便隐晦的,表达出了她的不满与质疑。

    暗中离开,令各方顾忌,更能使自身安全得到保障。

    这无疑是眼下局势最好的选择!

    莫语神色平静,看了她一眼,淡淡道:“明日出发。”

    语落转身离去。

    庆南晨云看着他的背影,一阵咬牙切齿,这个家伙,居然如此的霸道!

    给个解释,有这么难啊!

    不过她明白,莫语既已做出决定,她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心思不由快速转动起来,分析着行踪暴露出来之后的得失,可不论怎么计算,都是弊端大于所得。

    庆南晨云脸上,不由露出担忧之意。

    ……

    庆南家小姐主动现身,将登河家大船,前往小湖岛。

    这一消息,令不少暗中关注此事者大摇其头,一明一暗彼此相辅才是最佳行事之法,如今齐齐暴露出来,是哪门子的道理。

    当然,也有人对庆南晨云的做法大加赞赏,说她此举是为庆南晨辉分担压力,并且向小湖岛传递出强硬的态度,引起庆南族人的反抗之意。

    此外还有一些其他说法,例如得到神秘强者帮助,不惧小湖岛暗中下手等等,虽然都是一些捕风捉影的说法,却也让今日河家大船的起航,变得更加引人瞩目。

    第二日。

    悬浮于半空的混沌大船下,除却即将登船的船客,更多的是来围观的修士。

    黑压压一眼看去,竟不知有多少人,彼此交头接耳,“嗡嗡”的声浪直冲天际。

    不过,当庆南晨云出现瞬间,混沌大船所在,却是蓦地安静下去。

    无数目光,汇聚到这位贵女身上,惊艳、赞叹、嘲笑、鄙夷、同情……可谓复杂至极。

    庆南晨云的表现很出色,万众瞩目下面不改色,一举一动莫不透着一顾尊贵气息。

    莫语跟在身后,神色淡漠,平静眼眸之中,却不时有惊雷掠过,令人群中心有他念的修士,感到一阵的心惊肉跳!

    直到两人登船,空中才猛地爆发出一阵喧嚣。

    “庆南家不愧为传承数万年的大族,其嫡女,风华无双!”

    “此时此刻,尚能保持这般镇定,确实非寻常女子可及。”

    “嘿嘿!庆南小姐能够如此平静,是因为她身后那名护卫吧?啧啧,那可是天道第二步。”

    “是第二步巅峰!”一名修士沉声修正,“这样的实力,已经可以称霸一方。”

    众人又是一阵惊叹,对即将发生在小湖岛上的热闹,更多了几分期待。

    半个时辰后,一行的祭祀之后,河家混沌大船起航,冲入混沌雾气中,渐渐消失在众人眼前。

    ……

    书房中,锦服中年淡淡开口,“起航了?”

    “是的。”幕僚点了点头。

    锦服中年起身,走到窗户旁,看着渐渐变成一只黑点的混沌大船,吩咐道:“拖上一日再动手,这样就算日后心知肚明是我们做的,脸上也能好看一些。”

    说到这里,他脸上露出自嘲的笑容。

    幕僚明白,对不得不受圣地的驱使,自家一向心气极高的大人,终是有些介怀。

    躬身领命,他却不得不在提及此事,“那庆南家的分部……”

    “今日就动手。”锦服中年神色冷漠,“这件事无法遮掩,不如卖一个好给圣地。”

    “属下明白!”

    ……

    看着月牙岛越来越小,庆南晨云深吸一口气转过身来,“莫大人,现在您能告诉我理由了吗?”

    夹板上,遮遮掩掩的目光,让这位庆南家的贵女,心底生出一股烦躁。

    莫语神色平静,“跟我来。”

    他转身就走。

    庆南晨云眼眸一亮,快步跟上。

    很快,两人身影出现在了,正吩咐舵手矫正方向的船长身旁。

    庆南家虽有变故,但至少如今,庆南晨云的身份仍旧尊贵。

    船长半点没有被打搅的怒意,风度翩翩一笑,道:“不知哪里可以为庆南小姐效劳?”

    余光瞥了一眼面无表情的莫语,庆南晨云心里恨的牙痒痒,表面却是不动声色,微笑着扫了一眼左右。

    船长略微犹豫,点头道:“庆南小姐请随我来。”

    进入船长舱室的会客厅,莫语一步迈出,抬手捏住船长的脖子,声音冰冷无情,“敢发出声音,我就捏碎你的脖子。”

    船长脸色大变,急声道:“庆南小姐,你这是何意?”

    庆南晨云露出一丝尴尬,她也没有想到,莫语会突然出手。

    看到这位贵女的表情,船长心中一松,正想义正言辞让她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却被脖子上突然收紧的手掌打断,脸色“唰”的一下变成惨白。

    莫语眼眸阴冷,“我让你不要发出声音。”

    被他目光笼罩,船长像是无助的羔羊,身体瑟瑟颤抖。

    莫语抬头,指尖泛出血色,点落在他眉心,寥寥数笔,勾画出一只符文。

    闪耀一下,融入到血肉中消失不见。

    “你对我做了什么!”船长一脸惊骇,他能够感受到,一股阴冷的力量,进入到他体内。

    莫语松开手,任凭他接连后退,淡淡道:“我已在你魂中种下一枚噬魂之符,若你胆敢泄露今日之事,此符会将你之灵魂吞噬……结果你知道,但相信我,过程你绝对不想体验。”

    船长身体一僵,莫语平淡的表情,在他看来就如魔鬼一样,压低了声音咆哮,“你们要做什么!”

    “打开船上护罩,我们要下船,但此事不能被人知晓。以你船长的身份,做到这些并不难。只要你能做好此事,三日之后,我种下的噬魂之符,就会自行消散。”

    ……

    看着远去的混沌大船,庆南晨云一脸困惑,“莫大人,你到底要做什么?”

    正大光明乘船离开,转眼又悄悄离开,即便以她的七窍心思,也是一头雾水。

    莫语转身便走,“回月牙岛。”

    庆南晨云心头一震,急声道:“大人,您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船上有人要杀你,不出意外,岛上也应做好了动手的准备。”莫语淡淡开口,“动用了两批修士,对付你们的势力,正处于最虚弱的时候……锁定他们,釜底抽薪。”

    庆南晨云所有迷惑不解,被这三言两语尽数解开。

    难怪莫大人要大张旗鼓离开,原来是为了,引诱他们出手。

    想到自己心中的怨怼,她俏脸微红,急忙低下头去,心中暗暗感激。

    不过很快,庆南晨云便又抬起头来,认真道:“莫大人,我自小遍闻天下神通、秘法,噬魂之符如此玄妙,却从未听闻半点,不知您自何处习来?”

    莫语头也不回,“本座也不会。”

    庆南晨云沉默,心中刚刚建立的高大睿智形象,轰然崩溃。

第九百九十章 四大圣地    河裕在家中排行二十九,又名河二十九,虽然是河家后裔,但不过是旁支的血脉。

    守在商会门口,看着进出光鲜修士,他心里面不无自嘲,怎的投胎时没有选准。

    若血脉近得一些,如今也是一公子,坐拥豪宅美妾,何必如眼下这般勤苦。

    正转着念头,商会门口走来两名修士,河二十九抬头看去,为首的黑袍男子神色平淡,虽然看着年轻,可举手投足皆有一股挥洒自如,一眼便知绝非凡俗。他身后,是一头戴面纱的女子,身姿窈窕气质不俗。

    “又是一个投得好胎的!”内心忿忿不平,他脸上却露出笑容,微微躬身行礼。

    不料黑袍男子突然停下,淡淡道:“河昊可在里面?”

    河二十九脸上闪过一丝迷茫,不过当他想起这是谁时,却几乎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态度变得更紧恭谨,小心道:“昊大人正在书房中,不知您有何事?”

    黑袍男子举步便走,“我自去找他便是。”

    河二十九不敢多言,眼眸之中,却是更多了几分敬畏。不知是哪一家的大人,摆明了没将昊大人看在眼里,出身怕是高大吓人。

    仔细想了想,自己方才没有多看他身边的女眷,心头稍稍松了口气,河二十九急忙站直了身体,不敢再乱动念头。

    ……

    “冲突一个时辰前已经制造好了,如今他们应该已经出手,很快就会有消息传回来。”幕僚恭谨开口,制造冲突的做法也是他的提议,虽有画蛇添足之嫌,但终归脸面上要好看许多。

    锦服中年微微点头,但此刻不等他开口,书房门突然被从外面推开,他眉头一皱以为是属下闯进来,脸上露出怒意,但下一瞬便猛地僵住。

    “你们是谁?”

    莫语淡淡开口,“收账之人。”他身后,庆南晨云取下面纱,眸子透着冷意,“河昊叔叔,许久未见了。”

    “是你!”河昊眉头皱紧,庆南晨云既然出现在这里,显然已经知晓了一切,但他脸上却没有半分尴尬,绷紧的身体靠到椅背上,“明修栈道调走我麾下强者,暗度陈仓釜底抽薪,庆南侄女好缜密的心思。但你以为,我能驻守月牙岛,真的只是这些力量。”

    他看了一眼莫语,“只要我掷下茶盏,十息之内就有大批强者到来,届时你们插翅难飞。”

    说话之时,河昊手指不经意在书桌下扫过,语速故意放慢又争取来几息时间,一切都已妥当。若想离开,他随时都能全身而退,当下彻底放下心去。

    果然还是太嫩了!

    以为有一名强者撑腰,就能真的无所畏惧,当真是笑话。

    不过今日被人悄无声息进入书房之中,河昊心头还是震怒,待解决了今日之事,定要严惩这些懈怠的守卫!

    幕僚余光一扫,便知一切都在大人掌握,当下上前一步,冷笑道:“既入得门来,今日便不要走了。”

    庆南晨云眼眸微缩,想到父亲于书房中的布置,脸色顿时一变,“大人……”

    莫语抬手将她打断,看向平静自信的河昊,淡淡开口,“你可尝试一下,能否离去。”

    河昊脸色大变,却没有任何迟疑,直接开启书房阵法。地面无数阵法条纹骤然亮起,他与幕僚身上都有器物,可被感应传送出去,不过很快,他脸色就变得极其难看。

    传送,竟是失效了。

    “你可再试一试,呼唤外界救援。”莫语平静如初。

    不等河昊开口,幕僚已抬脚,重重一踏!帝阶气息爆发,哪怕有阵法守护,也足以令整间书房震动。

    但诡异的是,他这一脚落下,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大地像是一只张开的大口,将他轰出的力量,尽数吞噬。

    “自……自身国度!”幕僚骇然失声,瞪大眼眸中,尽是难以置信,“你是第三步大能!”

    河昊面庞瞬间苍白,不等他开口,周边景象顿变,哪里还是在书房中,而是在一只无尽深渊之上。深渊底部,是一条枯黄的长河,无数尸体沉浮其中,发出哀嚎。

    呼啸狂风吹来,卷动他身上长袍,河昊突然感到一阵刺骨寒意。

    莫语负手而立,声线平缓而出,“说,你们受谁指使,对庆南家出手。”

    河昊念头转动,脚下却突然一空,身体如石块坠落。他惊怒咆哮,天道第一步修为爆发,却根本无法飞起。

    一股无形之力,将他彻底压制!

    “大人饶命!我说!我说!”

    河昊身影停下,距离深渊底部的长河,只有数丈之遥。无数河中之尸愤怒咆哮,向他身影所在快速涌去,越来越多渐渐堆积起来,不断向上升起。

    头颅向下,看着那一双眼眸中的疯狂,河昊眼中生出无尽惊恐!

    莫语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是谁?”

    “圣地!是圣地的命令!”河昊尖叫。

    莫语眉头一皱,转向已被吓傻的幕僚,“他说的对不对?”

    “对……对,是圣地的命令……”

    两人神态,绝非是作伪,莫语转身看向神色由震撼瞬间惨白的庆南晨云,脸上略显阴沉。

    圣地……不出意外,井中那张面孔,应该就是圣地修士……

    这似乎是,混沌之域最强的势力啊。

    如果可以,短时间内,莫语真的不愿与他们发生纠缠,但如今双方已经结怨,难道还能退去不成……

    只是,圣地中若有第四步,又要如何?

    以他如今修为,面对第四步,依旧必死无疑!

    事情突然间,变得复杂起来。

    “大人!我已经说了,救救我!救救我!”河昊声音凄厉,看着越来越近,几乎触及到他的河中尸体,心神几乎崩溃。

    莫语吸一口气,暂时压下心思,拂袖一挥。

    眼前景象顿时扭曲,再度恢复时,几人身影仍在书房中,便似刚才的一切都未发生。

    河昊靠在椅子上,大口大口喘息,脸上一片煞白。

    他可不会认为,刚才一切都是幻觉,那种死亡的气息,绝不会是假的!

    突然间,他火烧屁股般从椅子上跳了来,快步上前,恭谨行礼,“河昊参见大人!”

    幕僚紧随在后。

    莫语尚未开口,庆南晨云已忍不住发问,“河昊叔叔,究竟是哪一家圣地?”

    河昊看了一眼莫语,见他没有阻拦之意,才道:“是第三圣地的命令。”

    庆南晨云像是松了口气,“还好,不是第四圣地……”

    她声音虽轻,却未瞒过莫语的耳朵。

    第二……第四……

    莫非混沌之域中,圣地有很多。

    莫语心中一定,若真的如此,这其中,也未必就有第四步大能!

    玄皇、圣魔两界不知,但阿鼻之中,应当只有修罗老祖一人是第四步。与阿鼻一界相比,混沌之域弹丸之地,即便因为混沌之力存在,也绝不可能产生大量第四步强者。

    要知道,对修罗老祖那一层次而言,进入混沌绝非难事,自可收取混沌之力,也不见其族中再诞生一名第四步。

    不过很快,莫语便知道,他还是想错了。

    混沌之域共有四大圣地,其中第一、第二两大圣地存在最为久远,具体年限已不可考据,最是神秘无比。

    第三圣地,出现在三十万年前,是混沌之域一名盖世强者创建。至于第四圣地,则只出现了短短不足五百年,不过实力却是极强,且行事风格狠辣至极。

    四大圣地,之所以超脱于外,凌驾混沌之域各方之上,便是因为其中都有第四步坐镇!

    四名天道第四步……哪怕莫语对混沌之域的力量有了充分的准备,也感到心神震动!

    高端修士对比,这一处,甚至可比玄皇、圣魔、阿鼻三界相加!

    好在听庆南晨云等人所言,第四步大能创建圣地之后,似乎受到了某种限制,从未现身世间。

    这点,让莫语稍稍平静,否则面对有四名第四步修士坐镇的混沌之域,他还是考虑尽早离开更加贴合实际。

    因为他的沉默,书房中交谈了一会,便渐渐安静下去。

    三人的目光,都汇聚到莫语身上。

    河昊、幕僚自然是苦涩,哪里想到,会撞上一位第三步大能!

    在圣地自封,第四步不出的混沌之域,这已是最巅峰强者。

    七大族中,便以庆南家为例,也是没有第三步坐镇的。

    从某些方面考虑,莫语一人,甚至就能与一方大族平起平坐!

    庆南晨云则是不安。

    第三步虽是混沌之域行走中的至强者,但庆南家如今面对的,可是第三圣地,拥有第四步坐镇的超然存在。

    哪怕无数年来,第四步从未现身世间,但以莫语的身份,完全没有必要因庆南家犯险。

    甚至于从心底里,在知晓第三圣地的存在后,庆南晨云已经绝望。

    圣地不可敌!

    这是混沌之域无数势力以覆灭为代价,取得的血腥淋漓的共识。

    不知过了多久,莫语突然抬头,扫了一眼庆南晨云,缓缓开口,“本座既然插手其中,便不会半途而废……圣地,又如何!”

    书房瞬间死寂。

    心神震骇无言的三人,自然不知莫语的心思。

    他已来到这里,既然不准备退走,与圣地的碰撞便不可避免。

    既如此,何必再畏惧……圣地,又如何!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