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书房一片静寂。

    许久后,幕僚吞咽了一口吐沫,颤声道:“大人,您当真要与之站到一起,那可是圣地……”言及后来他声音愈低惧意愈重。

    河昊坐在椅子上,许久后缓缓开口,“你认为,我能够拒绝吗?”

    幕僚一滞,颓然叹了口气。

    第三步,这般存在,即便赫赫河家,也无法对其形成威慑。

    要杀他们,绝不会皱一下眉头。

    河昊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来,目光深邃看向自己这些年来,一直待之如友的帮手,轻声道:“介莆,我知道你是他们派来的人,从一开始就知道。但这些年,你从未背叛过我,我也一直视你为心腹……今日之后,我不想你我之间,再有隐瞒。”

    王介莆神色一僵,几息后露出笑容,“其实我也猜到了,以大人的心智,哪怕当年安排巧妙,又哪能瞒得过您。”他一收笑意,拱手肃然一拜,“王介莆,参见大人!”

    这一拜,经年种种悉数散去。

    河昊大笑一声,走近将他扶起,脸上露出神采,“即便没有变故,家中之辈也绝不会允许,我继续执掌一方,多则十年必会给我一个病隐的结局,然后于某一年,暴毙而亡。如此,何不放手一搏,于凶险绝地中,冲开一条生路。”

    “哪怕失败,也当死的轰轰烈烈,令河家诸人寝食难安。好让这些无能之辈晓得,我河昊,绝不是他们手中玩偶!”

    幕僚一叹,随即深深行礼,“愿追随大人!”

    河昊点头,沉声道:“愿追随大人!”

    ……

    庆南晨云低着头,余光看向面前背影,他身躯并不如何厚实伟岸,却有一股凌霄气势,似是能将这天,都给捅破!

    第三步……

    有大人相助,家族变故,必然可以平定,但如此来,势必会得罪第三圣地。庆南家终归是七大族之一,揭露此事后,应当可以自保无碍,可大人势必被其记恨。

    一念及此,心头浓浓感激中,便又生出了深深的愧疚。

    不过看向大人挺拔的身影,庆南晨云眼眸深处,有着一抹难以隐藏的光芒。

    圣地,又如何……能够说出这一句,或许最终,事情会有其他的变化。

    定了定心神,庆南晨云轻声开口,“大人,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

    莫语声音平静,“小湖岛。”

    ……

    庆南晨辉整理着身上的礼服,精美的做工,阳刚的面庞,将他无可挑剔的尊贵气息完美呈现。

    “公子,已经准备好了。”徐谦低声开口,他神色间,有着掩盖不住的担忧。

    庆南晨辉转身,:“徐老,我们没有选择。”

    徐谦思索少顷,叹息一声转身退到一侧。

    庆南晨辉大步走出。

    月牙岛分部正式经营,邀请岛上各方赴宴。

    当他出现在众人面前时,脸色带着淡淡笑容,平静的声音传遍整个大厅,“诸位,宴会开始前,我有一事告之。”

    他举起酒杯,向迈步走来的河昊致意,两人对视而笑,眼眸之中却是一片凝重。

    ……

    同一处大殿。

    金线道袍男子眉头皱起,平静的眼眸,厉芒翻涌,不过他的声音,却依旧沉稳,“刚收到的消息,河昊反水,与庆南晨辉一起,将圣地插手庆南家之事曝光。”

    “什么!”对面修士爆喝一声,恐怖气息爆发,“河昊……我要亲手撕碎了他!”

    道袍男子摇头,“现在,你我什么都不能做,不然圣地会更被动,各家的老不死,也会纷纷的跳出来。”

    “难道这口气,就这么忍了?”

    “当然不会。”道袍男子声音越发沉稳,但每一个音节中,都散发着森然的气息,“圣地不容背叛,河昊会受到应有的惩罚。但如今,你我所想做的,是尽快完成尊主的交代。”

    对面修士突然平静下去,一双眼眸阴冷如蛇,“已经十数日,还没有寻到尊主需要之物?”

    “庆南家终归传承悠久,族部宝库禁阵重重,庆南十三并未得到所有权限,怕是还需要一段时间。”道袍男子声音平静,“在这期间,绝不能让那两个小辈,前来捣乱。”

    对面修士眼眸微亮,“我亲自出手。”

    他起身,大步离去。

    道袍男子看着他背影,抬手揉了揉眉心,眼中露出一抹深深的忧虑。

    不过转眼间,便被他压入心底,再也察觉不到半点。

    “尊主放心,属下万死,亦会为您取回不死草!”

    ……

    混沌之中,一只黑影呼啸前行,速度快如闪电。

    青色鳞甲,青色麟角,身长如城,气势威严。

    这赫然是,一条青龙!

    不过在它腹下,还有一些尚未完全褪去的鱼鳞,再加上那双荡意重重的眼眸,就不难认出它是谁……青鱼。

    当日吃掉黑龙肉身,这憨货不知走了哪一辈的大运,居然激活了体内,一丝微弱无比的龙脉,一举完成蜕变。

    用它的话来说就是瞬间高大上,狂拽炫酷吊炸天,威武霸气无极限!

    混沌大船再好,也比不过一头霸主级巅峰的先天之灵,自然是前往小湖岛的最佳代步。

    庆南晨云又一次下意识的抚摸身下的鳞甲,看着面前身影,眼眸涌出深深的崇拜。

    先天之灵,一头霸主级的先天之灵,而且最重要的是,它是一条青龙!

    按照先天之灵的位阶划分,绝对属于巅峰层次,有极大的可能晋升为君王级。

    到时,可就是能够,压制第三步大能的恐怖存在!

    而它,居然是莫大人的坐骑……

    从未听说过,有人可以降服先天之灵,生命层次上的巨大差距,不可跨越。

    但此事却在莫大人身上呈现……

    庆南晨云心底,再一次对莫大人生出强大的自信。

    连先天之灵都能降服,还有什么不能做到!

    “还有多远?”莫语突然开口。

    庆南晨云取出玉简,仔细看了一眼,恭谨道:“回禀大人,以眼下速度,三日后便可抵达小湖岛。”

    霸主级先天之灵的速度,自然不是混沌大船可比。

    莫语点点头,对她的态度变化感受在心,却没有表露半点。

    有时候沉默,更能降服人心。

    他闭目修行,庆南晨云见怪不怪,这段时间来,她早已见识到了莫大人的勤苦。

    正要随他一起修炼,耳边却蓦地传来一声嚣张咆哮,“谁在前面,给鱼爷滚出来!”

    庆南晨云心头一惊,便见莫语眼眸缓缓睁开,寒光闪动。

    三名修士自混沌雾气中走出,一脸惊疑不定,看着面前这条青龙。

    但更多的目光,还是看向它背后盘坐两人。

第九百九十二章 恐怖大龟    先天之灵凶残暴虐,与修士不可共存,一旦相遇,便是不死不休的结局。

    这对所有混沌之域修士,都是最为基本的共识。

    可眼下……

    不由的,三名修士眼中,露出了深深的忌惮,甚至有些后悔,接下了这一笔交易。

    但此时此刻,却已没有了后退的可能!

    三人余光对视,察觉到彼此心中念头,居中之人上前一步,沉声开口,“这位道友,我等为庆南小姐而来,你若退出,此刻便能转身离开。”

    说话之际,三人气息同时爆发,尽皆为第二步巅峰层次,且彼此间隐隐相融,显然修习功法契合。无形大势就像是一只无形大手,搅动了混沌雾气,令之剧烈翻滚起来,浩荡威压辐射开来,第三步下莫可匹敌。

    这便是三人的底气!

    他们相信,哪怕莫语再强,此刻也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卧槽!你们三个小瘪二,居然敢打老大女人的主意,是可忍婶婶也不能忍!”青鱼一副怒不可遏的模样,“老大,请让小鱼的动手,帮您料理了这些个碍眼的东西。”

    庆南晨云俏脸一下变得通红,不知为何,芳心剧烈的跳动起来,余光瞥了一眼面前身影,紧紧低下头去。

    莫语神色平淡,没有因为它的胡言乱语,露出半点尴尬不适,抬手一敲它的脑袋,“废话少说,我们赶时间。”

    在混沌之域横行多年,丧命在手的天道修士,粗略一算也有十数个,其中不乏声名赫赫之辈,何曾被人如此小觑……

    对面三人的脸色,此刻彻底阴沉下去,眼中杀机闪动!

    既然事情难以善了,那自然是先下手为强!

    便在三人将要出手的一瞬,莫语突然抬头,目光扫来一眼。

    这一眼,令三人如遭重击,面庞瞬间苍白,再无半分血色。

    一股无形力量降临,令周边空间微微扭曲,竟隐隐的与外界变得不同。

    更重要的是,这其中蕴含着的,一丝上位压迫,令他们心神为之战栗。

    “第三步!”

    最先开口之人面露绝望。

    虽然师兄弟三人联手,战力暴涨,于外界传闻中,能够硬撼第三步大能。

    但他心中清楚,双方的实力,根本不在一个层次。

    真要灭杀他们,不过反手之间……

    “大人饶命!”他声音惶急,“我等不知大人在此,否则纵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前来冒犯!”

    青鱼身体僵直,不知有意无意,这股第三步气息,同样作用到它身上。

    额头,顿时生出一层细密汗珠,心里面阵阵叫苦。

    这煞星,莫不是看出了什么,鱼爷我明明伪装的天衣无缝……

    可现今,已经是明明白白的警告,要不要主动坦白请求原谅,它可只是动了一点心思,根本没来得及做出半点啊!

    青鱼欲哭无泪。

    庆南晨云美眸露出崇拜,举手投足,震慑三名天道第二步,这般威势如何不令人心神为之倾倒。不过很快,她便低下头,眼眸微微黯淡中,压下了自己的心思。

    修为达到莫大人这般境界,已是一心向道,所追求的为力量之巅,纵横天地之间,岂会再眷恋于男女之情……

    既然明知没有可能,何必自囚其中!

    莫语察觉不到身后女子的心思变化,他神色平静,淡淡开口,“本座出关之后,座下尚缺几名侍从。”

    对面三人神色微变,自然明白他的意思,眼中不由露出迟疑。

    不过很快,那开口修士,便单膝跪下,“种宦,愿追随大人!”

    另外两人见状,心中一叹,跟随下跪,“钟臣(种戚)参见大人。”

    莫语拂袖一挥,将国度之力收回,可正是这般随意的态度,越能表现出他的强大自信。

    “起来吧。”

    “是。”

    种宦三人神色拘禁,可见莫语没有设下操控之法的意思,心神便是微微一松。作为第二步大能,沦为他人座下,自然会有不甘,可依附于一名第三步大能,同样有了靠山,日后除四大圣地之外,便可不惧任何一方。

    再加上,自鬼门关外捡回了一条性命,三人心中倒是很快平静下去。

    就在这时,莫语突然长身而起,淡淡道:“在下若不开口,阁下准备藏匿到何时?”

    种宦三人凛然一惊。

    一道身影,突兀出现在不远处,正皱紧眉头看来。

    他周身并无半点强大气势,仅仅是站在那里,便给人以极大压迫。

    种宦冷汗津津……又一名第三步!

    这般平日难得一见的巅峰至强者,如今竟一并出现,还让不让人活了。

    “不是第三步,却开启了自身国度,看来你身上,有着不少的秘密。没关系,将你擒住,一切都能解开。”此人缓缓开口,阴冷声音中,流露出强大自信。

    莫语眼眸微缩,随即变得冰寒“是你!”

    这声音,他还记得。

    “记起来了?很好!”苦厄语气透着冷酷,“当初伤及本座井中投影,你当死。”

    声音在空中回荡,引起混沌雾气震颤,一方国度骤然降临!

    未入第三步,便已开启国度,莫语身上迷雾重重。

    苦厄虽有着绝对的自信,却不会有半点大意。

    出手,便是倾尽全力!

    以第三步修为,直接将他碾杀。

    轰——

    莫语黑袍无风自动,长发于身后激扬,属于他的国度力量,轰然爆发!

    两股不同的国度之力,悍然对碰到一起,顿时令空间剧烈扭曲。

    恐怖的气息,将庆南晨云、青鱼及种宦三人彻底压制,根本无法动弹半点。

    苦厄眼眸微缩,国度的碰撞,他竟没有占据半点上风。

    面前之人的强悍程度,再度出他的意料。

    不过今日,胜的仍旧会是他!

    第三步……不入其中,永远不会知道它的强大。

    莫语神色凝重,却无半点惧意,吸一口气,便要彻底爆发。

    不过就在此时,他脸色突然微变,随即彻底阴沉下去。

    对面,苦厄脸上,亦露出惊怒之意。

    毫无预兆,两人同时收手,转身向后看去。

    一只黑影,如山岳一般,分开混沌雾气钻出,露出一只巨大无比的龟头。历经岁月沧桑的眼眸冰冷无情,没有半分情绪波动,森然目光将场中众人笼罩。

    “胆敢在我之领域厮杀,你们好大的胆子!”低喝如雷,恐怖的气息,将此处所有混沌雾气尽数驱散,露出它隐藏在内的巨大身影,竟足有数百里大小,厚厚的龟甲,便像是一座移动的岛屿!

    这赫然是一头,君王级巅峰先天之灵!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