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推金山倒玉柱,数百里身躯拜服,震起大片混沌雾气,气势惊人。

    一声“小龟”,与眼前一幕相较,入耳便显得可笑。

    不过此时,却没有人能笑的出来。

    种宦三人,眼珠尽皆瞪圆,一副见了鬼的模样,身体瑟瑟颤抖。眼前突如其来的变故,或许他们一时还未理清,但那一声“帝皇”却似洪洞大钟,震得他们心神一片空白。

    庆南晨云嘴巴张大,一脸难以置信,不过很快她便为自己找到了证据……

    难怪,莫大人不将圣地放在眼中。

    原来竟是这样!

    虽然对他的身份变换有些难以适从,但庆南晨云的脸色,很快便恢复平静。

    不管莫大人是谁,他都是庆南家的贵人,是她与哥哥的恩主。

    这些,便已经足够!

    “帝皇……帝皇……”青鱼失魂落魄,“难怪鱼爷我什么心思,都瞒不过他的眼睛,原来竟是这天地间,最为拔尖的大人,以后这一辈子,怕是都不能翻身了。”

    不过很快,它精神便振奋起来,跟随一名帝皇级的大人,日后还有什么好怕的!稍加点拨,就能让自己突破君王级,甚至还有一丝机会,触及到帝皇的境界……

    青鱼的眼眸,顿时炙热起来。

    他们对莫语的身份,没有半点怀疑,混沌大龟的拜服就是最好的证据。

    而且,莫语身上的气息,也绝对做不得假。

    一位帝皇级啊……这可是天地之间,最为可怕的存在。

    即便第四步修士,都未必是其对手!

    莫语不动声色,目光越发淡漠,“你可知罪?”

    没有半点气势,便是这淡淡一问,便让混沌大龟身躯蓦地僵直,身体喷出一层冷汗。

    它连连叩首,一脸惶急,“小龟知罪!小龟知罪!”

    莫语眉头轻皱,露出沉吟模样,时间息息而过,每一秒都似乎无比的漫长,便如千年!

    就在混沌大龟内心恐惧达到巅峰时,耳边突然传来淡淡声音,“今日坏本皇大计,本应将你抹去,但接下来我要遮掩自身气机,便给你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你可愿意?”

    濒死还生,激动、狂喜之下,混沌大龟的声音有些尖锐破音,“小龟甘受帝皇驱使!”

    总算是保住一条命了……

    这一刻,混沌大龟心中,充斥着满满的幸福。

    低头看着面前岛屿般的大龟,莫语嘴角露出一丝隐晦的笑意。

    成了!

    小心驱使,这便是一大杀器。

    将之祭出,除非第四步亲至,否则谁都无法动他分毫。

    就在这时,混沌大龟抬起头,恭顺开口,“帝皇,那圣地之修隐藏在旁,怕是已知您的身份,是否要小龟出手将他留下?”

    莫语心头微凛,他根本没有察觉,苦厄退而未走,不过心思一转便也明白他的心思。

    是想亲眼看他与庆南晨云葬身大龟腹中吗?

    心中冷冷一笑,他额头微不可查一点,那份淡然自若的模样,显然一切尽皆在心。

    混沌大龟心中感叹,不愧是帝皇级的大人,哪怕只是一具分身,也能令一切尽在掌握。哪里像它,拥有天赋之力下,也只是模糊感应到了一点。

    神色间,不由更多了几分敬畏。

    它恭谨行礼,转过庞大的身躯,突然张开大口,向前狠狠一吞。

    只听得惊涛骇浪之声骤然响起,无尽混沌雾气如决堤江河,向它口中疯狂涌入。

    一道身影狼狈出现,正是那苦厄,他惊怒咆哮连连,一方国度虚影骤然降临,将他身影镇压。无数国度之灵虚影出现,将他围绕在内,不断大礼参拜,头顶皆有一丝白烟升起,融入到他体内,令他气息更强,国度更加坚固。

    “香火愿力……不过小道儿!”混沌大龟冷笑一声,抬起前爪,向前随意一拍。

    轰——

    国度虚影骤然震颤,随即生出无数裂纹,无数国度之灵随之湮灭。

    苦厄张口喷出鲜血,脸色变得惨白,露出深深的恐惧。

    大龟实力之恐怖,远远超出他的想象!

    手上灵光微闪,苦厄将圣令取出,没有任何犹豫,用力将其捏碎。

    嗡——

    一股力量,顿时将他裹住,便要直接遁走。

    混沌大龟眼中厉色一闪,它首次为帝皇办事,岂能半途而废。

    口中吸力猛地消散,随即有一磨盘大小的黑色元丹,呼啸飞出。

    苦厄瞪大眼珠,露出惊恐之意,来不及做出半点闪避,便被这内丹直接轰中。他周身力量并未崩溃,但在这恐怖一撞下,却也猛地扭曲,将其直接碾碎在内,化为一团血肉,即便灵魂,亦在这可怕扭曲下,轰然崩溃。

    圣令中蕴含的力量,似是发现了苦厄的死亡,顿时爆发出滔天怒意。随之而来的,是那可怕的第四步气息,虽然微弱,却让混沌大龟身体微微一僵。

    不过很快,它便感受到了,落在它背后的目光,平静中透出淡漠。

    大龟心头退意顿时消散,猛地咬牙,露出狠厉之意。它张口吞回内丹,脑袋、四肢、独尾同时缩回壳内,便像是一座真正的岛屿,与这股力量轰然对碰。

    一声惊天巨响,无穷混沌雾气向外席卷,恐怖劲气吹拂的众人,难以稳住脚步。

    混沌大龟身体向后抛飞,巨大的龟壳上,多了一道深深的斩痕。不过这“深深”二字,是对修士而言,想要破之伤及本体,还是差了许多。

    它伸出脑袋来,看着已经消散的第四步之力,狠狠吐了一口带血的吐沫,“不过区区一分力量,也敢在我族部帝皇大人面前放肆,不知死活!”

    咒骂之后,大龟转过身来,已是一副恭谨温顺的模样,“尽皆因为小龟的莽撞,才使帝皇身份暴露,幸得不负使命杀死此人,想来不会令帝皇身份泄露。”

    看着混沌大龟一副忠心、愧疚、如释重负的模样,青鱼心里暗暗凛然,不愧是活了不知多少年的老东西,这份脸皮,果真厚的可以!不过这样一来,岂不是要和鱼爷争宠!

    娘的!就算你是君王级巅峰,那也不行,煞星麾下第一宠臣的地位,一定是鱼爷!

    发现了“帝皇级”的身份后,青鱼的心思已彻底变了,靠稳身后的大靠山,才是最紧要的!

    一摇尾巴,它大头凑了上来,舔着脸道:“大哥放心,小鱼的日后一定努力修炼,好为大哥先锋,跟这圣地狠狠干一场!”

    混沌大龟眼角一挑,以它漫长岁月的积攒的智慧,哪里看不出这小鱼的争宠之念。区区霸主级,哈一口气就能灭了,不过听它和帝皇的称呼……还是先观察观察。

    这般想着,它脸上便露出了一副温和醇厚的长者笑容。

    青鱼点头回礼,一副谦恭有礼的模样,暗中却是满满的忌惮,“这老货笑的如此奸诈,定然不怀好意……它实力可怕,我日后还要谨慎小心,断不能给它半点机会!”

第九百九十五章 混沌法则    案几上,七盏油灯安静燃烧,平静的火苗,没有半点波动。

    突然间,左起第五位的油灯,火苗剧烈摇晃起来,下一瞬便已熄灭。

    一股死气,自油灯中散发出来。

    不远处蒲团上,负责照看七盏油灯的两名修士,面庞瞬间煞白。

    瞪大眼眸中,露出深深的恐惧,尖叫一声,两人连滚带爬向外冲去。

    粗壮的枝干,便像是一座山峰,无数枝桠编织成一方华冠,遮掩了整片苍穹。

    绿叶青翠覆有流光,宛若美玉,散发着难以想象的磅礴生机。

    只是如今,在这磅礴生机之下,却又有着一丝,难以遮掩的颓败。

    树下,一名少年盘膝而坐,面如冠玉俊美无比,看去只有十七八岁。

    此刻,他眼眸微微颤抖,缓缓睁开。

    深邃如海,似看尽了世间繁华,历经无数沧桑。

    这绝非一名少年能够拥有,而是漫长岁月的沉淀!

    一声轻叹,少年神色露出低沉,“苦厄已殒,莫非当真是命数……但如今,我还不能死。”

    他抬手,一指点在眉心处,指尖泛出浓郁绿光。

    一道虚影,便自这绿光中走出,向他拱手一拜,转身迈入虚无。放下手,少年露出一丝疲倦,但他体内生机越发澎湃,甚至样貌比较方才,又变得年轻了一些。

    “时间,不多了啊……”

    ……

    大殿中,金线道袍男子突然睁开眼,反手取出圣令,神色间一片恭谨。

    几息后,待圣令散发光晕消散,他向其中探入神念,面庞微微一僵。

    不过很快,他便恢复如初,看不出半点异常,“来人。”

    大殿外,一名青年快步走入,“大人有何吩咐?”

    “转告庆南十三,七日之内,寻到本座需要之物……否则,提头来见!”

    青年身体一僵,剧烈收缩的眼眸,露出深深的恐惧。

    他既被派到此处,对面前之人的身份,自然是清楚。

    定是发生了变故!

    这念头转过,青年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惊恐不安,“小人即刻通禀!”

    语落匆匆而去。

    待此人离开大殿,金线道袍男子闭上眼,缓缓松开袍袖中紧握的拳头,一滴滴鲜血顺着指尖滴落。

    “苦厄……”他低声喃喃,有着难以遮掩的悲伤,“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白白死去。”

    ……

    青鱼很忧伤……非常忧伤!

    尤其前方,那龟头上不时看来一眼中流露的淡淡得意,更是堵的他心头沉闷无比。

    随之而来的,便是一阵惊恐。

    它实力本就远远不比大龟,现今又失了宠,如何能在它面前直起腰来,日后说不得就要受其欺压,再难有出头之日。

    青鱼抬头,努力不让自己哭,却湿润了眼角。

    这操蛋的鱼生啊……

    庆南晨云落在青鱼背上,没有精力注意身下这憨货的状态,眸子中满满的都是前面龟壳上,那道盘膝而坐的身影。

    “大人是在修炼吗?”她心头喃喃,可很快就又推翻这点,莫语一直睁着眼睛,倒像是在审视着什么。只是龟壳上,又有什么?一连看了数日都没有停下。

    美丽的眸子中,露出几分困惑。

    “莫大人是在参悟龟背图……”种宦迟疑着传音。

    种臣、种戚一连惊讶,“大兄看得出来?”

    种宦脸上露出淡淡得意,“我曾听老师提及,世间有一修行名之为术,可称为术士。此类修行远迥寻常,便有一门神通,是借助于龟壳,且龟壳生长岁月越长越好,利用好了,可有惊天动地之威!”

    他抬头看了一眼,“大人这些时日,应是在参悟龟壳之秘,或许便是传闻中的术士之术……当然,这只是为兄的猜测,做不得真。”

    种臣、种戚一连恍然,对这一说法,却是信了大半。

    术士只说虽是前所未闻,但既然是来自于老师口中,便绝对可信。以大人的身份,存活岁月漫长不知几何,掌握有此类神通,倒也是正常。

    ……

    莫语确实是在参悟龟背图,当然,这与术士之说无关。

    混沌大龟的龟壳很不寻常,许是因为存活了无尽岁月,又或是吸收了无尽混沌之力,又或是它修为达到君王级巅峰……

    这龟壳纹理,看似杂乱无章纵横分布,却隐隐蕴含着一丝法则气息。

    这是,混沌法则!

    并非主观的判断,而是这数日不断观摩、印证之后,小心翼翼的出来的结论。

    莫语心神之中,充斥着狂喜!

    他吸收无数混沌之力,更借助诸多先天本源,使得自身蜕变为先天之灵,却半点都没能触及到混沌法则,本已将这念头淡去,谁想今日竟有此收获。

    一时间,混沌大龟在他眼中,便成了一座巨大的移动宝藏,与混沌法则相比,它自身的实力,根本便不算什么。

    甚至于,他都有了一种,即刻带混沌大龟远去,参悟混沌法则的念头。一旦成功,便可一法通万法,不仅实力大涨,日后修行大道,更是一片坦途!

    莫语深深吸气,费了极大的力气,才将这念头压下。

    龟壳蕴含混沌法则,只能算是让他隔着窗,感受到了一线光明。但还有一层窗户纸,挡在自己面前,要将这层纸捅破,需要机缘、契机,绝非闭门修行就可以做到。

    他试过了,将龟壳整个拓印下来,但这样来,那股法则的气息,便消失无踪。如此一来,参悟混沌法则,便缺少了不了混沌大龟。

    ……

    感受着背后炙热的目光,混沌大龟不自在的扭动了一下身体,眼眸有些惶惶。

    这热度,甚至能穿透它厚厚的背甲,直接灼烧到其体内,让它心脏不安的跳动。

    难道说,大人他竟有着那样的爱好?虽然也曾听闻过,大龟从来都是一笑置之,并不在意。

    但这一次,可是发生到了自己身上……这怎能不让它感到毛骨悚然!

    如果大人真的提出这种要求,它要怎么办?

    是拒绝还是顺从……

    想到那不堪的画面,混沌大龟激灵灵打了一个寒颤,不行,绝对不能顺从!

    宁愿死,亦不受辱!

    混沌大龟的眼中,充斥着悲愤中的坚定!

    ……

    三日后。

    庆南晨云起身,对照了一下玉简中的位置,恭谨道:“大人,前面就是小湖岛。”

    她眼中有些紧张,这些时间,不知道父亲、母亲他们怎样了?

    虽然三叔公不应该会对他们下手,但没有见面之前,她心始终悬在半空中。

    龟壳上,莫语点点头,抬手揉了揉发胀的眉心,即便以他的强大灵魂,如此不眠不休的参悟,也感到一丝疲倦。

    待眉心舒服一下,他放下手,长身而起,目光重新变得深邃而坚定。

    小湖岛,终于到了!

    第三圣地……不顾影响,悍然插手庆南家之事,甚至遣人截杀,其中必有所求。

    此番,他们岂会轻易罢手。

    小湖岛上,必然会有一场波折。

    不过,那又如何!

    莫语眼中,闪耀着强大的自信,不管是谁挡在前面,都要统统踩下!

    ####

    五个月的女儿近期一直拉肚子,晚上睡眠极浅易醒,夜起大概十几次,白日精神尚可,吃睡亦算正常,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经验,这是怎么回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