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庆南一族并非世家,亦无第三步大能为支撑,能够并列为混沌之域七大族之一,是因为浑厚的财力。除却四大圣地以外,若庆南自认财富第二,绝无哪一族敢居第一。

    即便是七大族中实力最强的东帝一脉,也不例外。

    作为存储族部七成以上财富的庆南库房,是由混沌之域三万年前最为优秀的阵法宗师不惜耗费布置所成,抛开其他宝物不提,单单混沌晶石,便是一笔天文数字!

    开启库房的钥匙,由族长及七名族老共同执掌,集合一主七辅八枚钥匙,才能开启库房。

    而今日,便是开启库房之期。

    莫语在庆南晨云等人引领下,来到地底深处,一座通体乌黑似石似铁的巨大门户,出现在面前。

    “大人,这里就是库房入口。”庆南晨云恭谨开口。

    莫语点点头,没有多言,对七名庆南族老的目光视若未见。

    庆南晨云转身,“各位族老,请与我一起,开启库房。”

    “是,家主。”七名族老行礼,或许他们心中,对年轻的家族执掌者并不信服,但莫语的支持及庆南晨云的功劳,让他们只能接受……当然,这两个原因孰轻孰重,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庆南晨云取出钥匙,插入大门正中钥匙孔内,七名族老依次上前,将执掌钥匙插入。

    随着最后一枚钥匙进入,大门内部,顿时传来“咔嚓”“咔嚓”的机械咬合声。

    紧闭的库房大门,向两侧缓缓打开,露出一只长长的通道。

    看似简单的开启,却是机关之术与阵法的弯眉融合,隔绝神念的库房大门,断绝了任何探查的可能,除非集齐八把钥匙,强行开启,整个库房就会启动自毁阵法。

    “大人,请随我来。”庆南晨云当先进入,七名族老却留在了外面,这是庆南家的规矩,除族长外,他们即便掌握开启库房的钥匙,却同样没有进入其中的资格。

    所以此刻,七名族老看向莫语的背影,目光不由变得极其复杂。

    “我庆南一族,居然沦落到为你奴仆,实在是可悲!”一名族老低声开口,满脸痛心疾首。

    其余族老脸色纷纷大变,有的惊怒,却也有人的露出悲愤。

    “慎言!若无莫大人出手,你我不知要落被关押到何时,族部也将危在旦夕。”另外一名族老开口,“能够保全族部,依附于莫大人,又有何不可?”

    “不管怎样,庆南一族为人奴仆之事都是事实,你我日后归墟,有何颜面去见为创建庆南基业,殚精竭虑甚至为之死去的列祖列宗!”开口族老低吼,脸上痛苦之意更重。

    “庆南元丰!此时此刻,你再这般开口,是想为我庆南一族,招惹弥天大祸吗?”反斥族老压低声音咆哮。

    库房之外,顿时陷入沉寂,只是几名族老的目光,比较之前已多了几分晦涩不明。

    ……

    踏入库房,便进入了另外一方空间,与外界所有联系,都被隔绝。长长的通道,每隔一段距离,便有一只巨大的入口,通往不同的物资放置之地。

    安静的空间,唯有两人的脚步声,在耳边不断响起。

    莫语突然开口,“本座可以出手,帮你理平庆南内部?”

    庆南晨云神色微滞,眼底露出一丝犹豫,但最终还是摇了摇头,“大人,他们终归是我的长辈,我希望能再给他们一些时间去适应……这一次,庆南家已经死了太多人。”

    察觉到她话中的哀伤,莫语微微皱眉,心肠不够狠辣,如何能替他执掌庆南一族。不过这同样能表明,她的重情重义,轻易不会反叛。

    思索了一下,他缓缓点头,只是嘴角,却有着淡淡嘲弄。庆南晨云顾及血脉之情,只怕有些人,却不会理会她的死活。

    这样一来也好,可以趁此机会,解决掉隐藏在暗中的威胁,也能让她再经一次历练。

    通道的尽头是死路,庆南晨云走到末端,咬破指尖按落在上面。

    血水泉涌而出,被通道尽头石壁吸收,随着时间流逝,竟有一只仅容一人通行的小门出现,通体猩红之色,正中有着一只小小的钥匙孔。

    庆南晨云收手退后,俏脸一片苍白,“此处族中从未有人进入,具体如何,还请大人小心。”

    莫语点头,走到门前,细细感应没有察觉到不妥,取出钥匙插入孔中。

    嗡——

    一声低鸣,猩红门户爆发光晕,将他身影笼罩在内。

    “非庆南族人,当死!”冰冷声音突兀出现,随即那血光,便化为一道狰狞血影,一下钻入到莫语体内。

    庆南晨云大惊失色,“大人!”

    莫语摆了摆手,“无妨。”他神色不变,钻入体内的血影,似没有对他造成半点影响。

    庆南晨云心头微松,但很快,脸色就变得苍白起来,“大人……”

    “本座知道,此事与你无关。”莫语目光一扫,“你便在这里,等我出来。”

    他一步踏入,猩红石门随即关闭。

    庆南晨云轻轻喘息,眼中有着庆幸,好在莫大人明察,否则与今日之事牵扯上,庆南家难逃一场大劫。不过突然间,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眉头轻轻皱起,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大人要她在这里等他出来,这吩咐初听极为正常,但略往深处去想,便令她通体发寒……是因为有人,会对她不利,才要留在此处吗……想到莫语之前所言,事实已近在眼前。

    庆南晨云愤怒的握紧了拳头,不过很快便松开,俏脸露出苦涩。也罢,这是你们自己的选择,结果如何,便也不要怨恨他人……我终归,已给过你们机会啊!

    踏入门后,是一间长方各数丈的空间,被分割成了一个个不同功效的房间,赫然是一处修行洞府。

    而且,从洞府环境看来,此处一直有人进出……如果不出意外,应当是庆南家上任族长。

    至于自由进出其中的问题……

    莫语瞥了一眼洞府入口角落处,一座传送法阵完整无损,只要略作推算添加入一定的混沌晶石,就可以正常使用。

    以族长之尊,暗中改动库房阵法,加入私下进出的传送阵法,不私吞库房财物的前提下,要做到此事,也并非没有可能。越是如此郑重,越能表明庆南上任族长,对此事的看重。

    只是这样一来,接下的一些事情,就要简单许多。

    而有些人,怕是很快就会为自己的举动,而痛哭流涕了。

    摇摇头,将这些心思压下,莫语迈步进入洞府中,并不如何困难,便发现了秘密隐藏之处。

    一座宽阔的石室中,地面是精心翻整的金色泥土,每一颗土沙,都散发着浓郁生机。一株金色草株,便扎根于泥土之中,只有半尺高,散发着一股鼻不可闻却令人体内鲜血为之沸腾的幽香。

    国度世界,镇压大地的兽神雕像,此刻突然仰首,发出一声咆哮,传递出无比炽烈的渴望!它的举动,令整个国度为之震颤,天空波动扭曲,便似要崩裂一般。

    莫语脸色大变,心神降临国度之中,将兽神雕像强行压制下去,神色一片凝重!

    这金色草株究竟是何物,竟能引得兽神本源产生如此剧烈的波动。他目光,落到了兽神雕像下,被镇压的那一道血影上,抬手一点点落。

    “古道,授汝以灵……古道,摄灵之术……”

    血影剧烈颤动,模糊不清的面庞,竟突然睁开一双眼睛,茫然无措没有半点焦距。

    一份记忆,自血影中流转而出,烙印入莫语心神,他眼眸猛地瞪大,“不死草!”

    声线微颤,以莫语如今修为、心志,尚且这般表现,实是因为此物来头太大,只记载于一些遗失的古籍之中,不现于世,属于传说中的存在!

    天地初成,有灵盘踞阴阳之间,其体万万里,洒落阴影使得世间无光,永陷黑暗之中。是故天降神罚,逼此灵破天地而出,神罚之中,共有三滴灵血降世,落地为草,其性不死!

    这一记载,是莫语知晓混沌之域存在后,刻意查询储物戒中堆积如山诸多玉简,自其中一枚偶然所得。甚至他有怀疑,这被天地逼出之灵,便是破碎天地使之演化三界的罪魁祸首。

    而混沌之域,乃天地破裂后诸多碎片所化,从最为直白的角度去想,此灵破天地时,所打碎的便是混沌之域所在,如此来,这里坠落灵血的可能性,也是最高。

    莫非,当真是这件至宝……

    莫语呼吸微微急促,许久后,才强自平复心绪,神色渐渐归于平静。

    是与不是,还需要确认一番,眼下激动、欢喜,尚且为时过早。

    眼中一阵阴晴不定,莫语略微咬牙,抬手向前一划。

    金色泥土上,被精心栽植、照料的草株,顿时被从中斩成两截。根部伫立于原地,上半截,则落在泥土上。

    莫语神色凝重,目光紧紧落在上面,只见那被斩落的半截草株,快速消散不见,然后自断口处生长出来,不过呼吸之间,便已恢复如初,与之前没有任何不同。

    果然是不死草!

    莫语呼吸陡然加重,哪怕之前已有了半数以上的把握,如今能够确定,仍旧让他心脏大力跳动起来。

    大造化!大机缘!大收获!

    只是这一株不死草,此行所有辛苦、凶险,哪怕再添十倍,也都是值得!只要将不死草炼化,便可获得不死之力,即便被轰为粉碎,亦可借此重生。

    这一点,便足以令世间修士疯狂。

    而且,一旦掌握不死之力,存放在莫语心中分裂本源的难题,便会迎刃而解。

    因为沾染了不死之力,分裂出去的本源,同样拥有着不死属性,哪怕本体因为意外殒落,重生之后的意识,在不死属性的作用下,也只会是莫语,而不是空拥有他所有记忆的陌生人。

    用力握紧拳头,莫语从失态中恢复过来,脸上露出淡淡自嘲。与那些活了无尽岁月的老不死相比,他的定力还是太差了……至少,第三圣地之主,知晓不死草的存在后,便从未表露出半点异常。

    不过眼下,却不是在乎这些的时候,将不死草炼入体内,才是关键。

    有关于这点,自血影中得到的记忆,似乎也有记载。

    莫语闭上眼,很快便寻找到相关的记忆,一点一点开始推敲。

    这应该是,上任庆南之主为炼化不死草,而苦心寻觅来的方法,无数次的尝试之后,眼下只差了最后一点。他迟迟无法炼化,是因为没有把握,压制住不死草的力量爆发,正想方设法,将不死草的力量反冲抵消到第二步修士可以承受的范围,只是不等他完成,便出现了庆南之变。

    如果再给他一些时间,或许真的可以,将不死草顺利炼化入体,到时便又是不同的际遇。

    可惜,这世上没有如果。

    庆南家上任族长机缘获得不死草,隐藏至今耗费无尽心血,寻找到的炼化之法,都一并归于莫语手中。而且仅剩的一点缺陷,对他而言,根本便不存在。

    媲美第三步大能的力量,让他足以承受住,不死草的力量反冲。

    唰——

    莫语眼眸睁开,转身大步离去,开启洞府,回到庆南一族库房。

    “参见大人。”庆南晨云行礼。

    “我需要在库房中,寻觅一些物品。”

    庆南晨云取出一只玉牒,不断捏出法决,几息后点头,“库房之禁已经打开,所有储藏空间为大人敞开,您可随意取用。”

    莫语身影一动,直接打开一方储藏空间,其面积之辽阔,怕有几百里大小,无数条长长的柜架上,放置着密密麻麻的宝物,璀璨神光照耀的几乎难以睁开眼。

    好在血影记忆中,对于放置辅助炼化不死草之物,都有着精准的位置描述,否则想要寻齐这些东西,至少也要数日时间。

    很快,莫语抬手,自柜架上取下一只玉盒,打开后其内安静躺着一株青色山参,四肢俱全五官可见。玉盒打开瞬间,山参双目猛地睁开,张口喷出一口参气,化为利剑直射莫语面门。

    目光一凝,化剑参气自行崩溃,莫语盖上玉盒,第一件物品到手。

    他转身离开,进入第二间储藏空间。

    庆南家难以想象的巨大财富,没能吸引莫语半点注意,他身影不断进出,只取所需之物。半个时辰后,最后一只上古冰蝉被取出,炼化不死草所需的辅助之物,便已齐聚。

    “大人?”庆南晨云一脸困惑不解。

    莫语摆手,没有解释的意思,身影再度进入洞府,将入口封死。没有急于炼化,他心思一动,国度虚影直接出现,将此片空间,与天地彻底隔绝。

    阵法隔绝在外,国度隔绝在内,如此应没有人,再能察觉到此处炼化不死草的动静。

    唰——

    莫语身影,出现在种植不死草的石室,深吸一口气,抬手将它连根拔起!

    这一场不死造化,他收下了。

第一千零三章 圣地之变    空中尚有厮杀波动未曾散去,只因库房重地阵法重重,才未曾散播出去。支持庆南晨云的三名族老,猝不及防被偷袭重伤,此刻封印了修为,一个个昏死过去。

    心头激愤下,出手之时觉得无比畅快,但等到真的得手,却又感到恐惧起来。想到行事失败后,将要面临的下场,四名族老的脸色,渐渐变得苍白。

    “三位,接下来如何行事?”一名族老开口,嘶哑的声音,让他自己吓了一跳,脸色不由更加难看。

    所有目光,都看向庆南元丰,毕竟今日之事,是他一手主导。只不过此刻,他们眼底都多了一丝怨怼,如果不是听了此人蛊惑,事情何至于此……

    好吧,他们还是感到后悔了,这也是人之常情,在做出决定后,往往就会如此。

    庆南元丰心头一抽,暗暗咒骂一群鼠辈,既然出手了,再后悔又有何用?不过如今,他却要好好安抚一番三人,以免他们翻脸不认人。

    “你我尽皆是因为不忍庆南一族,自此之后沦为他人奴仆,世世代代难以翻身,方才出此下策,日后族谱之上,自有你我的功绩供后世称颂,地下面见先祖,也能坦然无憾。更何况,庆南晨云等人与第三圣地结下深仇,眼下虽一时平静,却也深埋祸根。你我今日不出手,日后圣地降下劫罚,仍旧难逃大劫!”

    见三人神色略微舒缓,庆南元丰心头微松,趁机道:“如今,你我只要稳住留在外面的两头先天之灵,再将此间消息传递给第三圣地,其余之事便无需你我费心,只需静待一切落幕即可。到时,你我拨乱反正,庆南一应事务,还要我等去执掌。”

    最后一句,已是赤裸的诱惑。

    三名族老对视一眼,尽皆看出彼此心底的贪婪,咬牙点头,“一切便如元丰所言!”

    ……

    事情有些不对!

    青鱼瞪大了眼,一脸严峻,同时眼底又有诸多讥诮。庆南家的蠢货,还想蒙骗了鱼爷,也不悄悄咱这一对火眼金睛!

    瞥了一眼似无所觉的混沌大龟,青鱼心底一丝骄傲油然而生,真是白瞎了这身修为。它清咳一声,故作不经意道:“事情有些不对。”说话间眼睛斜向上四十五度角度,将自身风范展露无遗。

    可令它失望的是,混沌大龟依旧闭目养神,便似没有听闻,眉头一皱暗暗恼火,不由重重咳了一声,“事情有些不对!”

    大龟终于睁开眼,冰冷目光将它锁定,青鱼激灵灵打了一个寒颤,却强忍着没有低头。它如今看得分明,有煞星在上面压制,大龟不敢拿他如何。

    果然,这一次还是它先收回了目光,可不等青鱼嘴角一丝得意绽开,耳边便传来大龟冷淡的声音,“那又如何?”

    它再度闭上眼,伏下头颅,换了一个舒适的姿势。

    青鱼脸色僵硬,许久后低哼了一声,但看向大龟的目光,却变得更加忌惮。

    没想到这老货,居然看得这么清楚,反倒它之前的举动,显得幼稚而可笑。

    以煞星的实力,庆南家的蠢货真有异动,不过是自寻死路而已,何需他们担忧!

    ……

    长青古木喷吐着炽烈的神光,整个圣地,所有修士都能感受到,其中蕴含着的蓬勃生机。

    圣主突破桎梏,生机即将恢复,这表明笼罩在圣地上的灭顶灾难,已是烟消云散。

    无数修士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举止间少了几分惶惶之气,多了一些属于圣地的傲然。

    宾客稀疏了一段时间的樊楼上,又恢复了往昔的热闹,经历了一场持续百年的虚惊之后,一时间竟突破了往昔最高客流的记录。

    做着这笔生意的圣地元音长老家,自是赚的盆满钵满,主持此间事物的大掌柜,也是笑的合不拢嘴,不过怎么说,一笔奖赏是跑不掉的了,自家儿子参选圣地名额的事情,也能多出几分眉目。

    不过很快,属下传来的消息,将大掌柜的心情破坏殆尽,但他却不敢有半点不满,转身小跑着冲了出去。

    元音长老的大公子,在樊楼醉倒了……十七瓶最上等的百花酿,就算是天道之修,也难以承受,这下可是真的醉了。

    难道是太过兴奋的缘由?不过就算是这样,一旦被外人知晓,以元音长老的身份,都算是一桩丑闻。

    所以大掌柜才急着去给大公子收拾手尾,通过这么一件小事,说不定就能得到大公子的赏识,真是难得的机会啊!

    不过很快,大掌柜站在酒气冲天的厢房中,目送被几名属下捂住嘴巴抬出去时仍哭嚎不止大公子,身体就像是坠入冰窟一般,心底一个劲的向外泛着冷气。

    他下意识转身,透过打开的窗户一角,看向远方天际,那喷吐着炽烈绿色神光的长青古木,嘴唇动了动没有说话,脸色却变得越来越苍白。

    ……

    苦厄殒落,七大长老只余其六,如今尽皆在列。

    密室之中,一片诡异的安静。

    许久,大长老低沉的声音,将这片安静打破,“已过去数日时间,尊主坐化的消息,不可能隐藏太久,你我争议之事,也当有一个结论。”他神色平淡,稳重的眼眸中,没有太多对权势的追求,有的只是淡淡的哀伤。

    追随尊主超过三十万年的大长老,一向忠诚,如今尊主殒落,若非担心尊主创立基业毁于一旦,只怕早已追随离去。

    所以其余长老对他都极为放心,任凭资质普通,修为尚在水准以下的他,继续担任大长老一职。

    “我反对!”一名长老开口,斩钉截铁没有半点回转余地,“尊主之位,岂能交给这般仇敌!”他目光一扫,“你等不要忘记,圣主之所以会提前坐化,失去最后一线生机,便是拜此人所赐。”

    几名长老脸色一沉,不论怎样,这都是不争的事实,也是让人无法辩驳的地方。

    即便对尊主最为忠诚的大长老,也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密室再度陷入安静。

    冥圣突然抬头,“这是圣主的遗命。”

    众人脸色再变,如非是这样,他们岂会陷入不休的争论之中。

    但这份遗命,无论感情上还是利益上,都无法让人接受。

    大长老皱了皱眉,眼底露出无奈,尊主坐化不过数日,局势便已至此了吗?几名长老的争斗,他如何看不出,但要迎此人入主圣地……即便是他也不甘心啊!

    “投票吧。”

    没有人表示异议。

    三票反对,一票弃权。

    大长老暗暗一叹,他已经没有表态的必要。

    冥圣长身而起,“今日的结果,我不会承认。”不理会脸色骤然阴沉的几名长老,他转身离去。

    ####

    凌晨后还有一章,略晚一些,大家可以明天再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