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莫语睁开眼,眉头轻轻皱着,沉默不语。

    其余四人,也都是一副思考的模样。

    黄龙不敢追问莫语,心中却又焦急,沉声道:“诸位,这是怎么回事?

    金姓修士苦笑一声,连连摇头,“居然会这样……不愧是神灵岛地图,竟连此图,都沾染上了一份灵性。”

    他扫过众人,“诸位,如果金某猜测的没错,你们各自得到的,也是指向某处地方的路线吧。”

    美妇皱着眉头,“莫非金道友知道什么?”

    莫语心头微动,目光落到此人身上。

    金姓修士略一犹豫,还是点了点头,“此事本没有得到证实,所以之前,金某便没有多言,如今看来却是真的,倒要向几位道友说声抱歉。”

    露出几分歉意后,他话锋一转,继续道:“此图最终的目的地,是位于神灵岛中央的化神池,这点诸位都已知晓。但在传闻中,打开化神池,需要五件强大宝物作为钥匙。”

    “金道友的意思是,这五道线路,便是指向五件宝物所在?”美妇急声开口。

    “不出意外的话,应是如此……或许,只有取得五件宝物后,真正的路线,才会显露出来。”

    金姓修士语落,美妇等人的眼眸,顿时变得明亮。

    开启化神池,本就是他们的目标,如果能顺便获得一件宝物,自然是再好不过。

    况且,这件宝物的威能,也让人颇为期待!

    这般情形下,金姓修士的表现,洗脱了有意隐瞒的嫌疑,没有引来太多的不满……至少表面上是如此。

    独眼老者冷笑,“持地图者人人有份,倒也算公平!”

    他显然话中有话,黄龙本就阴沉的脸色,顿时变得更加难看。

    金姓修士轻咳一声,“地图只有五份,也只能如此。黄龙道友还请不要放在心上,等进入神灵岛,我等会酌情作出补偿。”

    黄龙冷着脸点头,眼下情形,也只能够如此。

    左右不过是一件宝物,以他的修为,未必能看在眼里。

    莫语突然开口,“金道友,你似乎可以确定,我们能够顺利进入神灵岛。但据莫某所知,进入神灵岛,需先要得到它的认可。”

    “呵呵,看来一时之间,黄道友还没来得及,告诉莫道友这些。”金姓修士微微一笑,“我等得到残图,便是与神灵岛有缘,自能登临其上。”

    说话之时,他看向莫语,却留有一丝余光,落在黄龙身上。

    “这……确实是黄某糊涂,忘了告诉莫道友。”黄龙露出一丝尴尬,随即苦笑着开口。

    金姓修士心头微凛,却看到了他故作平静中,眼底一闪而过的紧张。

    这莫语,果真有问题。

    但这一行几人中,又有哪个,是易于之辈!

    金姓修士心中多了一丝忌惮,却也没有太过放在心上,微笑道:“距离神灵岛问世不远,我们既已到齐,便商议一下进岛之后的安排吧。”

    他这份提议,让众人心中微松,毕竟独属于个人的线路、宝物,没有人想要与其他修士分享。更何况,线路的保密,在某种程度上也能暂时成为护身符,不至于担心来自身后的算计。

    当然,黄龙阴沉欲滴的脸色,被直接忽略。

    不过轻松之后,还有一个棘手的问题,摆在众人眼前。

    五条线路,虽然都要走一遭,关键是先走哪一条……此事有利有弊,先走可以先得到宝物,但同样有了被人夺走的可能。

    所以,众人皆是沉默。

    这一刻,变成了黄龙冷笑旁观,因为根本没有他的事……

    最终,还是金姓修士给出了选择,“抽签吧,大家不要动用修为,一切但凭运气。”

    取出一块玉石,切成五块,各自标注后,五人随手取走一枚。

    莫语低头扫了一眼,“四。”

    独眼老者第一,美妇第二,韩姓修士第三,金姓修士最后。

    这份结果有人欢喜有人皱眉,却都表示没有异议。

    “诸位,接下来你我便留在此处,等待神灵岛问世,如何?”金姓修士淡淡开口。

    几人尽皆点头,随即各自散开。

    为了避嫌,黄龙并未与莫语靠在一起,独自走向另一处。看着他的背影,莫语目光微闪,露出几分异色,不过很快,他便恢复平静,缓缓闭上双眼。

    六人齐聚黑石,虽然不好修炼,但闭目调息中,时间也过得极快。

    一转眼,就是大半月时间。期间,有数头先天之灵出现,但尚未靠近,便被六人散发气息吓退。

    就在这时,一声巨响自远方传来,便像是万钧巨石,重重砸入湖泊中,顿时激起无数巨浪。

    轰隆隆——

    巨响由远及近,转眼间,入目所及混沌雾气,便如万马奔腾般,剧烈沸腾起来。

    “神灵岛出现了!”金姓修士面露喜意,“我们走!”

    莫语长身而起,脚下一踏,与几人同时动身,直奔声音源头。

    不久后,神灵岛降临之处,出现在几人眼前,不过众人脸色,却是齐齐大变。

    只见一片由无数浮岛组成的神灵岛域,恰好出现在邀星、邀月两道之旁,之间那一声巨响,却是岛屿边缘,一座大岛重重砸在邀星岛上,小半个岛屿直接崩溃,无数名修士惊恐逃出。

    只是一瞬,便不知已有多少人,在这恐怖碰撞中,死于非命!

    金姓修士脸色阴沉,“神灵岛降临,便有滔天杀戮,大凶之兆!”

    身边几人,神色也变得极其难看。

    “哼!大凶之兆又如何,敢闯神灵岛,自是要将生死抛诸脑后,否则怎有资格去博取,其中的滔天造化!”独眼老者冷笑开口。

    美妇缓缓点头,“独目叟所言甚是。我辈修士,逆天改命探寻大道之巅,面临凶险何止千万。即便是凶兆,只要闯过去,必能有大收获!”

    “哈哈!好,既然诸位都有此自信,金某便不担心了。咱们走,去闯一闯,这神灵岛域!”

    金姓修士一挥手,当先飞出。

    黄龙袍袖中的手掌微微颤抖,眼底涌出一丝激动。

    时隔多年,他终于又回来了!

    莫语冷眼旁观,将所有人的反应,尽皆收入眼底。他肩头,迷你小龟似是察觉到什么,此刻抬起头,看向神灵岛域的目光,冷厉之中,又有着淡淡的困惑。

    这一刻,无数修士冲天而起,千军万马竞争帆,冲入神灵岛域,形成一幅极具震撼的画面!

    这便是修士,为大道而争,为崛起拼搏!或许其中有奸佞小人,有残酷屠夫,有穷凶恶极……但他们身上,都有一股不惜一切的拼劲、狠劲!为了强大,可以放手一搏,既知凶险,也会迎难而上!

    ……

    不愧是神灵岛域,几近自成一界之地。

    进入这里开始,莫语便感受到了一份压迫,虽然并不明显,却足以令人胸口微感沉闷。

    仅此一点,便足以证明神灵岛的不凡

    “神灵岛域边界,是修士闯入最多的地方,岛屿上的凶险,已被清理的差不多,我们趁此机会加快速度,争取最先上岛。”金姓修士沉声开口,得到所有人的赞同。

    他们需要收集五件开启化神池的宝物,势必会耽搁许多时间,只有最快,才能避免出现被人捷足先登的可能。

    要知道,只是方才,便有几十道强大气息出现,齐齐进入到神灵岛域。

    即便六人联手,也未必能万无一失。

    轰——

    六人修为全力爆发,本就惊人的速度再度暴涨,顿时发出凄厉爆空声。强横的气息,瞬间吸引来无数关注,或是震动,或是阴冷,但无一例外都选择了逼让。

    六名至少天道第二步的强者聚集,除非第三步修士,没有人愿意招惹。

    修为的差距,在这一刻得到了展现,莫语六人几乎是处于最尖端的位置,进入神灵岛域深处。

    很快,就消失在视线的尽头。

    ……

    邀星岛上,哀鸿遍野,无数修士为亡者哭嚎,好不凄惨。

    一时间,引得无数修士踌躇不已,看着降临而来的神灵岛域,却不知是否应该踏入其中。

    便在这时,一首古朴苍凉的歌谣,自遥远之外传来,“我自天上来,斩尽地上仙,收尽大补药,回献我家仙……”

    一股杀戮气息扑面而来,直要人,血液都要凝结。

    不过很快,这歌谣就变成了自语,“天上是哪里……何为地上仙……什么是大补药……谁是我家仙……”

    困惑的声音,传入到耳中,却更加让人感到恐惧。

    无数修士,惨白着面孔,看向远方。

    一道身影,出现在视线尽头,他披散着头发,根本看不清面孔,胸膛上插着三把长剑,剑剑贯穿了胸膛,剑尖透背而出,不断有乌黑的血液,自伤口中涌出,染红了他身上破烂的长袍,然后滴落下去。

    浓浓的死气,表明这个正在走来的人影,他是尸……

    胸插三剑,尸体有灵,自远方来。

    众人呆滞。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有一名修士回过神来,一脸的震撼与难以置信,“他……他胸口的剑,是宝物!”

    无数目光,顿时变得炙热。

    三把长剑,表面内敛无光,但只是目光落下,便有阵阵刺痛之感。

    修为越强,这刺痛之感,便越是强烈。

    好宝贝!

    可惜如今,却插在这死尸上,岂不是暴殄天物!

    “你这尸,还是老老实实躺到地下,这三把剑,老夫要了!”一名须发皆白老者冲天而起,周身剑鸣惊天,强大气息赫然是天道第一步。他显然没敢大意,此刻出手,已倾尽全力。

    一剑,向这插剑之尸斩落!

    突然间,插剑之尸抬头,披散的长发中,露出一只眼洞,空荡荡黑乎乎。

    嘭——

    第一步剑修身体轰然爆裂,化为一片血雾,随即快速收缩,转眼化为一只血丹,被此尸拿住,反手放入腰上一只布袋内,口中喃喃,“收尽大补药,回献我家仙……”

    空间死寂中,他抬起头,独眼在周边扫过。

    一瞬间,超过百名修士,身体毫无预兆爆裂,随即以同样的方式,变成一颗颗猩红的血丹,被插剑之尸放入布袋。

    无数修士恐惧尖叫,转身疯狂逃窜。

    插剑之尸没有追杀,他又低下头,不断唱着那首古朴苍凉的歌谣,一步一步,进入神灵岛域,最终消失在众人的尽头。

    “我自天上来,斩尽地上仙,收尽大补药,回献我家仙……”

    歌谣余音在天地间不断回响。

    所有看向插剑之尸的恐惧修士,此刻齐齐松了口气。

    这具尸体,实在是可怕,没有任何人,想要面对他。

    突然间,一声尖叫响起,“快看地面!”

    一滴滴自插剑之尸身上落下的黑血,像是滴入水中的浓墨,在大地上快速扩散蔓延,转眼间,便占据了大片的地域!

    一只只狰狞的黑影,自地面飞出,嚎叫着冲向了人群。一旦靠近,便直接钻入体内,留下一名五官扭曲的修士,痛苦哀嚎中死去。

    黑影铺天盖地,邀星、邀月两岛所在,一片绝域……绝望之域!

    ####

    本来是要两章一起,女儿夜哭了一阵,陪老婆一起手忙脚乱。明还要上班,只能先这些,抱歉抱歉!另外,昨日未更新,是因在济宁附院附近出了车祸,不大的磨蹭,却也耽搁了不少时间,折腾一天实在身心疲惫,早早的睡了……在此向大家一并致歉。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上界之仙    疾行中,莫语身体一震,豁然转首,眼底闪过一丝阴沉。

    没有任何预兆,他心底,生出极为不妙的预感……便似将有对他极其不利的事情发生。

    虽然只是一闪而过,却在他心中,埋下了一颗不安的种子。

    “莫道友,可是哪里不对?”金姓修士沉声开口,神色谨慎在周边扫过。

    其余几人,目光中同样透着不解。

    莫语摇摇头,“只是一时心绪不宁,想来是太过紧张了,诸位不必在意。”

    他随口敷衍过去,不管几人是否相信,没有了再解释的意思。

    一行进入前进。

    只不过,随着进入到神灵岛域深处,开始有危险出现,众人的神色越来越凝重。

    金姓修士微微低头,遮掩住眼底,那一抹阴沉之色。

    因为此刻,感受到来自后方威胁的,并不只有莫语一个……

    他能感受到,这股可怕气息自然正常,可莫语,又是凭的什么?

    金姓修士眉头皱起,凝出一丝阴寒气息。

    ……

    金色的大殿,没有半点杂色,气势恢宏,散发着磅礴威压。

    巨大金色王座上,一名男子闭目而坐,虽一动未动,笼罩在金色长袍下的身躯,却散发着令人心悸的气息。

    突然间,他眼眸猛地睁开,金色的眼睛,冰冷没有半点温度,就像是九天之上的神灵,俯瞰着地面的卑微生灵。

    “消失了十万年,你终于再度出现,所有一切因果,都将在不久后,烟消云散!”

    低沉的声音,像是神灵的呢喃,在金色大殿中,不断回响。

    “传令,唤醒三大使臣,前往神灵岛域,迎回上界之仙……”

    ……

    巨大的祭坛,修建在大地上,高耸入云,无数阶梯与符文,将它的浩荡表现的淋漓尽致。

    无数名修士,跪伏在祭坛下,不断膜拜,将一丝丝信仰之力,注入到祭坛中,被他们的供奉者吸收。

    祭坛表面,散发着一层古青色的灵光,遮掩了所有的目光,同时将一股股力量,反馈给它的信徒,增强着他们的力量。

    这一刻,祭坛下一脸虔诚的修士中,没有人知道,他们无数年来,一直敬畏、叩拜的,竟是一方青色的古砖。

    它就像是一块寻常的城砖,安静的躺在祭坛之上,将一丝丝信仰之力融入,恢复着消退的力量。

    突然间,祭坛上的青砖略微一颤,整个祭坛,随即爆发出冲天而起的青光,一道蕴含着无尽威严的声音,在这片天地响起。

    “上界之仙死,其身仍在,其魂残缺……遣汝等,去往神灵岛域,将上界之仙带回,即刻……”

    祭坛下,一名青色道袍老者满脸激动,带领身后无数修士跪倒膜拜,“我等谨遵大人之命!”

    ……

    重重珠帘后,传来略带困惑的声音,“神灵岛域中,出现了与我有关的气息,如没有错,应是来自于本体。”

    柔媚的女声,如今仍旧具有着挑动人心的邪魅力量,却有着遮掩不住的担忧,“我有不好的预感,小文文,你亲自走一趟,将这件事情查明。”

    殿下,中年修士神色凝重,他对陛下极其了解,能够让她如此慎重以对,此事绝对非同小可。

    “是!”

    没有多问半句,他转身快步离去。

    片刻后,珠帘后的声音再度响起,“你跟随过去,如果遇到一名叫做莫语的修士,无论如何,保证他不受伤害。”

    大殿角落,阴暗翻滚着,凝聚为成一道黑影,躬身一拜随即消失不见。

    ……

    一群火鸦自浮岛上冲出,密密麻麻怕是不下万只,赤红的眼眸,充斥着冰冷杀机,燃烧着烈焰的身躯,令整片空间的温度,此刻疯狂上涨。

    金姓修士大手一挥,无数光影出现,冲来上的大片火鸦,被直接绞成粉碎,“不要与它们纠缠,我们突围出去!”

    莫语周身,万道剑影浮现,将他重重护卫在内,火鸦的自杀式攻击,根本无法对他造成半点损伤。是以此刻,他更多的注意,落到了身边几人身上。

    金姓修士攻击凌厉杀戮深重,举手投足间光影闪动,便能收割大片的火鸦。

    独眼老者,唯一的眼眸中,闪动着诡异的光晕,一只只火鸦在他面前,凄厉嚎叫着彼此厮杀。

    美妇身边,一条丝带上下翻飞,释放出七彩之光,能够轻易洞穿火鸦的身体。

    最后的韩姓修士,是几人中最为轻松的一个,只见他召唤出一只食指大小的冰蚕,散发出的极致严寒气息,令所有火鸦避之不及,根本不敢靠近。

    虽然此刻几人都有所隐藏,不会爆发出真正的实力,但通过一场场的战斗,也能有一个大概了解。至于黄龙,知晓了他的身份及修为后,自然不需要再去看他,有意隐藏的表现。

    片刻后,六人合力,自火鸦群中杀出。

    这群暴虐之物,不甘追杀了一阵,最终像是受到某种限制,不甘尖叫中归返了盘踞的岛屿。

    解决了这场麻烦,队伍中几人,脸色却并不好看……神灵岛域的危险程度,似乎还要在他们预料之上。

    金姓修士似是看破了这点,淡淡道:“神灵岛域,在下已经闯过两次,多少有一些心得。遇到这群火鸦,只能算是你我运气不好。”

    眼下之意,自是这种凶险,并不是太多。

    独眼老者嘿嘿一笑,舔了舔嘴角,“话可不能这么说。这群火鸦确实难缠,但比较那些,遇到上古凶兽遗种王者,逃都逃不出来的同道,你我还是要幸运许多的。”

    “何必说这些话吓人,我等既然敢加入此事中,难道还会畏惧小小的凶险。”黄龙冷漠开口。

    两人目光交错,寒光四溢!

    “好了,两位道友都少说两句。”美妇皱了皱眉,转身道:“赶路这么久,又接连厮杀几场,我们还是先寻一处地方,恢复一下力量损耗。”

    金姓修士点头,“秦道友所言甚是。”他目光一扫,锁定前方一座小岛,“我们便去那里休息一下。”

    按照一般的情形,这种规模的岛屿上,大都没有凶险。

    没有人反对,很快几人,便登上了这座浮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