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联手诛杀莫语,他没有意见,但眼下局势,已超出了预计。

    再不阻拦,辛苦谋划的局面,就要付诸流水。

    莫语神色平淡,“只要三位道友不咄咄逼人,莫某无意生事。”

    对面,独眼老者、美妇及那韩姓修士,嘴角同时一抽。

    究——竟——是——谁——咄咄逼人!

    不过此刻,纵是恨得咬牙切齿,三人却不敢再轻举妄动。

    三对三,谁也不知道,对方隐藏了什么底牌。

    一个不慎,就是两败俱伤!

    金姓修士深吸一口气,神色冷然,“莫道友,在下要你以此物立下誓言,圣树之叶中的消息,确实涉及你之隐私。”

    他手上一翻,多出一只青色海螺,以此为誓,若有半点违背本心之处,海螺便会自动吹响。

    莫语没有半点犹豫,立誓之后,海螺静寂无声。

    他抬头,“这可能证明莫某所言?”

    金姓修士点头,转身道:“三位道友,青云海螺的作用你们应该清楚,无需在下多言了吧……既然冥圣道友确实与莫语道友有旧,你我今日,自是不能落井下石。”

    独眼老者三人脸色难看,皱紧着眉头,却未松口。

    莫语淡淡道:“莫某可以保证,冥圣道友日后,绝不会与诸位为难。”他目光一扫,“即便冥圣道友为第三步,但他如今的伤势,短时间内绝对无法恢复,难道诸位还怕他会成为,莫某在神灵岛域中的助力不成?”

    “好!既然如此,今日只是就此作罢。但冥圣道友不得归入我等六人之列,除非个人所得,一切收获皆与之无关。”独眼老者沉声开口。

    美妇及韩姓修士略微犹豫,也咬牙点头。

    哪怕揭过此事,三人开罪冥圣已成定局,既如此,也就不必再顾忌太多。

    “可以。”莫语直接答应。

    金姓修士心头微松,急忙道:“这样就好。各位都休息一下吧,接下来你我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独眼老者转身离去,美妇与韩姓修士跟上,三人余光交错,尽皆看到彼此心底森然杀机。被一名第三步记恨,没有任何人可以轻松,最好的办法,就是趁他伤重将这隐患连根拔起!

    还好是在神灵岛域,危机重重,这一路上,总可以想到办法。

    莫语盘膝而坐,“尽快恢复力量,一路上,我未必能保住你。”

    冥圣轻咳一声,神色平静,“我已完成使命,就算死,也没有太多遗憾……”

    说话间,他挣扎着盘膝坐下,吞下一枚丹药,开始恢复伤势。

    莫语看了一眼没有多言,他虽相信了第三圣地之主的遗命,但对冥圣,却还不能做到信任。

    毕竟,若他猜测没有错,第三圣地之主的殒落,与他应有着解不开的关系。

    所以他要再观察一下,才会决定,是否帮他恢复。

    黄龙神色犹豫,不过很快便摇摇头,既然已经站到莫语身边,也就不需要再多做遮掩。

    他略微离开一些距离,转身落座。

    冲突虽未爆发,但经过此事,队伍表面的平静已被撕裂,分裂成明显的两方。

    金姓修士冷眼旁观,表面上,他夹在两方中间,是最为弱势的一个,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哼!

    如果谁真的这么以为,他不介意出手,让这些人清醒一下!

    金姓修士转身,目光有着一瞬,变得极其深邃,看向神灵岛域深处,心头喃喃,“这一次,我一定会成功!”

    ……

    小湖岛。

    池塘中,青鱼突然睁开眼,尾巴一扫潜入底部,张口吐出一颗圆珠。

    此物表面流光晕晕,坠落到淤泥中,转眼不见。

    青鱼一脸痛苦之色,如果有一丁点的可能,它都会带着这颗圆珠远远逃走。

    只要将它吸收炼化,突破君王级又算什么,就是至高帝皇,他也有冲击一下的把握。

    可它犹豫良久,终归不敢……

    “啊啊啊啊!鱼爷就是这么一个值得信赖的伟君子!就是这么一个言出必践的大丈夫!就是这么的任性!”

    青鱼扭头就走,不觉之间,已是泪流满面。

    ……

    三具棺木破空而来,其速快的难以想象,前方混沌雾气被直接撕裂,形成三条笔直的通道。

    一头象形强大先天之灵,惊恐转过身去,尚未来得及逃脱,便被三具棺木直接撞碎。

    漫天血肉,瞬息间被吸收一空,三具棺木没有半点停顿,转瞬消失不见。

    片刻后,邀星、邀月两岛,已然在望。

    三具棺木缓缓停下。

    前方曾繁华一时的两座浮岛,此刻已被彻底染成漆黑,无数修士尸体,痛苦扭曲着躺在大地之上。

    那无数对瞪大着的充血眼眸,足以表明,他们生前承受了怎样的痛苦!

    “上界仙罚!”一具棺木内,传出沙哑的声音。

    这话刚落,便有一道冷漠声音,骤然间响起,“不过是自身诅咒之力扩散,哪里来的仙罚。”

    火焰山山腹大殿中那中年男子迈步而来,冰冷的眼眸,露出淡淡嘲弄。

    “放肆!竟敢对上界之仙不敬!”棺木中,沙哑声音咆哮,一只漆黑骨爪出现,呼啸抓落。

    中年男子神色不变,一拳挥出,漆黑骨爪尚未逼近,便被凌空打爆。

    恐怖巨响中,可怕的力量冲击,自此处爆发,瞬间席卷开来。

    虚无之中,顿时响起呜呜风声,在这一片死亡绝域中,格外的阴森。

    中年男子抬头,琥珀色的眼眸,散发出诡异的光晕,一丝丝阴暗面的波动,自他身上爆发。

    无数灵魂,自邀星、邀月两岛上飞起,起初的浑噩后,眼珠快速变红,口中发出一声声凄厉咆哮。

    虚无中,风声更大!

    “第四声地,灵魂牧者!”

    三具棺木中,同时传来惊怒低吼,声音之中,有着浓浓的忌惮。

    中年男子扬起双手,“欢迎来到我的国度,灵魂疆域!”

    嗡——

    一方国度虚影降临,笼罩了广阔的天地,无数道灵魂出现,化为席卷一切的大潮,转眼间将三具棺木笼罩。

    恐怖的力量波动,这一瞬疯狂爆发。

    半个时辰后,随着三道愤怒咆哮,三具棺木冲出了灵魂疆域,射入神灵岛域。

    “该死的灵魂牧者,终有一日,老夫三人要将你挫骨扬灰!”

    中年修士身影出现,琥玻眼眸微微闪动,灵魂疆域连带着两岛上飞出的无数灵魂,一并消失不见。

    他一步迈出,身影呼啸而走,踏入神灵疆域。

    进入的瞬间,中年修士身躯微震,冷漠的面庞上,突然泛出一抹激动。

    他豁然抬头,看向神灵岛域深处,“莫语大人,您也在这里吗?”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晶石矿脉    神灵岛域中,增加到七人的队伍,在沉默中前行。

    莫语微微低头,掩盖住表情,眼眸深处,却有着一丝深深的不安。

    自从那日心血来潮有所感应之后,他便一直如芒在背,且随着时间流逝,这份不安越来越重。

    一定出现了,某些他尚未察觉的凶险!

    便在这时,莫语脸色蓦地大变,凄厉破空声同一时间响起。

    远处一座浮岛上,爆射出七根粗壮藤条,速度快的难以想象,猝不及防下将整个队伍全部捆缚,一股可怕力量随即爆发,将众人向岛上拉去。

    耳边一声爆喝,却是金姓修士最先反应过来,周身爆发刺目金光!

    但这金光切割向藤条,却发出刺耳的铁石摩擦之音,一时竟无法将其斩断。

    莫语目光一凝,抬手间玄皇剑出现,向前狠狠一斩!

    噗——

    剑刃斩入青藤,此物猛地一颤,有大片粘稠绿液溅出,落到玄皇剑上,这把君王级神剑竟突然变得迟钝。

    莫语心头一惊,不敢有所迟疑,抬手将它收回到体内。确定绿液只是阻隔了与他之间的感应,并未受到损伤,心头稍稍安定。不过这一耽搁,他便被青藤,向那座浮岛,生生拉近了数百米。

    “好一株远古妖藤!”韩姓修士冷笑一声,手中多出一支银簪,重重刺入青藤中。

    不知者银簪是何物炼制而成,被他刺中的青藤突然枯萎下去,并且向本体快速蔓延。捆缚住几人的青藤同时松开,疯狂退缩回去,下一瞬在这浮岛上,响起一声痛苦的咆哮。

    轰隆隆——

    巨响中,浮岛大地破碎,一只由无数青藤彼此缠绕形成的巨大身影,从地底深处站起,张开了大手,向几人抓来。但在这时,一抹枯黄自它足底出现,随即快速向上蔓延,转眼间就已遍布全身。

    一声不甘低吼,远古妖藤仰面倒下,身体重重摔在地面,碎成无数节断肢枯藤。

    “韩墨道友好手段,若无道友出手,我等要杀掉这只妖藤,不知得浪费多少时间。”金姓修士一脸笑容。

    韩墨神色冷淡,没有半点得意,“在下手中,恰有一件对付此类妖物的宝物,只是适逢其会罢了。”他话锋一转,直接道:“不瞒诸位,远古妖藤汲取大地精华生长,需要极其恐怖的力量支撑,其植根之处必有混沌晶石矿脉。”

    “混沌晶石矿脉!”

    众人眼前同时一亮。

    混沌晶石,不仅是流通的货币,更对修行有极大的帮助,即便对天道修士而言,也是不可短缺之物。

    “哈哈!没想到这一次遇袭,倒是你我的好运道,诸位难道要在这里浪费时间?”独眼老者大笑,“老夫先行一步!”

    “独眼叟,等等妾身一起。”美妇丝毫不落其后。

    众人齐齐冲向浮岛,为一条储量未知的混沌晶石矿脉略作耽搁,没有人会不乐意。

    不过此刻,莫语却发现了一点不对的地方,金姓修士表面虽是一副欢喜模样,但他眼底却没有太多喜意,反而隐隐有些厌恶。

    看向此人背影,莫语皱起眉头,这一行中,他最为忌惮的便是此人!

    摇了摇头,按下心头念头,他一步迈出,身影呼啸落在浮岛上。

    “各位,你我分开探索,不管最终收获如何,最迟一个时辰后,我们再这里会合。”金姓修士沉声开口,“希望大家不要忘记,你我此次,最主要的目的是什么!”

    没有人反对,众人分开。

    莫语转身道:“你跟着我。”

    冥圣点头。

    远古妖藤扎根之所面积极大,莫语随意选了一处地方,脚下重重一踏出现一条深深的裂缝,他纵身跃入其中。

    落地后,避开了其余人视线,莫语一把拿起迷你小龟,“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是,大人。”迷你小龟开口,语态恭敬,并没有因为莫语的吩咐,而感到半点屈辱。它身躯恢复到丈余大小,转身向地底深处钻去,速度快的惊人,在身后留下一条宽整的通道。

    混沌晶石,莫语并不在乎,但顺手的财物,他也不会拒绝。很快,他便发现,用混沌大龟寻找矿脉,是一件无比正确的决定。

    随着一声崩塌式的巨响,一座巨大的混沌晶石石窟,出现在莫语面前,触目所及,尽是数之不尽的混沌晶石!

    不同于被切割后的一块块晶石,面前是整整一条晶石山脉!

    即便以莫语的心智,也忍不住微微一呆,随即暗暗感叹,从那远古妖藤的强大程度上,他便已猜测到此处若有矿脉,储藏必然不少,却也没有料到,会丰富到这般地步。如果全部采走,其数量,至少有数千万块之多!

    难怪神灵岛域如此凶险,还有这么多修士,前仆后继闯入其中,就算最终登不上神灵岛,这一路上,也有着太多的宝物。

    冥圣吸一口气,神色恢复平静,他身为圣地第三长老,更多的混沌晶石都曾在库房中见过。但一座晶石山,还是大到这般地步的,却还是第一次看到。

    目光落到莫语背上,冥圣神色露出一丝复杂,他不认为所有人都能有眼前的发现,这显然是矿脉主脉所在。

    只从这一点,就能看出莫语身上,有着常人所不具备的强大气运。

    或许圣地在他手中,真的可以保全下来。

    进入混沌晶石石窟,混沌大龟便停了下来,它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神色渐渐露出哀伤。

    莫语发现了它的异样,眉头轻轻皱起,却没有开口催促。

    半晌后,混沌大龟转身,四肢匍匐在地,“感谢大人,是您的指引让我寻到了,一丝先祖的痕迹。”

    莫语眼中闪过一道光芒,再看面前石窟,便从中感受到了,一丝亡去的气息,“你是说,这条矿脉……”

    “正如大人猜测,整条矿脉是我先祖一块肋骨所化。”说到这里,混沌大龟脸上悲伤更重,“矿脉中,蕴含着先祖一份残留的气息,我希望大人可以允许,我将其吸收……不过,一旦吸收掉这股气息,矿脉也将不复存在。”

    莫语没有犹豫,与一头不知是何等级的大龟遗留气息相比,区区混沌晶石根本不值一提。

    “多谢大人!”混沌大龟一脸感激,转过身来,张口一声咆哮。

    滚滚声浪,在石窟中回响,使得那晶石山,也随之震颤起来。

    一丝丝烟气从中飞出,竟渐渐凝聚成一头巨龟的虚影,随着烟气不断融入,渐渐变得清晰。

    突然间,巨龟睁开了眼眸,尽管只是微弱的一线,却让整片空间骤然静寂。

    所有的一切,在这一刻,陷入了停滞。

    莫语身体一僵,他明显感觉到,这头巨龟虚影的目光,在他身上做过停顿。

    并且在一瞬间,有过恐怖杀机,却又再下一瞬,直接消失不见。

    他身体绷紧,没有为此感到后悔的时间,心头已作出了最坏的打算!

    好在,巨龟眼眸很快闭合,随即飞出,不断缩小没入到混沌大龟体内。

    它颤抖着身体,恭谨的匍匐下去,深深埋首。

    几息后,空气中的恐怖压迫消失不见,便似一切都没有出现。

    混沌大龟起身,向莫语恭谨拜下,“先祖有训,命我侍奉大人,永不背叛!”

    莫语眼眸虚眯,“我接受。”

    “多谢大人!”混沌大龟一脸狂喜,显然先祖留下的讯息中,并不只是这些。

    但莫语没有深究的意思,他抬头,看着面前的晶石山上,突然间爬上了无数裂纹。

    随即倒塌,像是泡沫般,变成粉碎。

    这一下,想来整条矿脉,都已经毁了,不知其余几人此刻,脸上会是何种表情。

    不过很快,莫语便没有心情,再去思考这点,他眉头一皱,看向因为晶石山崩溃,而形成的漆黑孔道尽头。

    嗡——

    密集的声音越来越多,就像是……扇动翅膀的声音……

    “大人,我们快走!”混沌大龟低吼,声音中,有着一丝罕见的惊恐。

    莫语眼眸猛地收缩,没有任何犹豫,拂袖带起冥圣,转身疯狂退后。

    后方,“嗡”“嗡”的声音越来越重,传入耳中,令人一阵头皮发麻!

    咻——

    莫语冲天而起,近乎在同一时刻,钻入大地之下的金姓修士等人,各自破开大地飞出。

    “究竟发生了何事?”独眼老者愤怒咆哮,他颤抖的手掌,正抓着一把粉末,而在不久之前,它还是一块巨大的混沌晶石。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莫语身上,因为自他飞出的坑洞中,那刺耳的声音已经越来越近。

    “此事缘由莫某也不知晓,但我想眼下最主要的,是你我即刻离开!”

    金姓修士重重点头,“莫道友说的不错,我们走!”

    “姓莫的,此事你必然要给老夫一个解释!”怒吼一声,独眼老者冲天而起。

    美妇、韩墨两人,脸色也是极其难看,甚至于黄龙,眼中都有一些恼火。

    这可是一座触手可及的晶石山脉啊!

    泼天的财富,居然眼睁睁的,看着它毁于一旦。

    谁能无动于衷!谁能够不愤怒!

    但这一切,都不在莫语的考虑之中,急速飞行中,他低头看去一眼,面庞顿时一僵。

    这次,真的要有大麻烦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