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片璀璨的云霞,漂浮在苍穹上,随风律动,荡开五光十彩的斑斓,映照的整片空间,无比的夺目。

    在这云霞之中,一只大物趴伏着,它身体扁平,有着弧度软润的两侧肉翼,沉睡中口鼻喷吐,无色无形的气体与空气接触,就变成了耀眼无比的云霞。

    突然间,它闭合着的眼眸微微睁开一丝,目光带着一丝迷惑,看向远方接近的那颗黑点。

    因为浮岛问世,自己不胜其扰,都做出了这么明显的警告,怎么还有不知死活的家伙过来?

    不过这丝迷惑,随着一道声音传入耳中,就变成了无尽的暴怒,“看!看!我就说了,这里面肯定藏着一个大家伙,我说对了吧!把它宰了,我要预订它两只翅膀,看那弧度,看那厚度,看那光泽,烹制之后,绝对是肥美异常!哇哇哇,我都要流口水了,快快快啊!”

    大家伙……宰了……预订翅膀……肥美异常……

    呼——

    云厄猛地站起来,鼻孔中喷出两串火星,巨大的眼眸,死死盯住那开口的猥琐山羊胡,心里已经给他判了死刑!

    不过此刻,它却没有急于出手,目光在这头大龟及他背上其余人影上扫过,变得越来越凝重。

    这些外来者,似乎不太好对付,而且他们身上,还有着一丝熟悉的气息。

    是伴生的味道……这些外来者,已经杀死过一名伴生的伙伴了吗?

    云厄突然一拍双翅,围绕周身的璀璨云霞,顿时如滔滔骇浪般涌动起来,浩浩汤汤而来,气势惊天动地!

    莫语神色平静,“大龟。”

    他身下,混沌大龟一声咆哮,龟背上浮现出巨碑虚影,一道强大禁锢力量,顿时从中爆发。

    席卷而来的云霞,速度陡然降低,而且更多的禁锢之力,聚集到了云厄的身上,像是无形枷锁,将它捆缚!

    云厄心底,顿时生出极大的惊恐,它不知道对方哪来来的信心,却能感受到那份冰冷杀意。

    咆哮一声,它巨大的身躯,顿时激烈的挣扎起来,与此同时身上一颗颗亮点出现,彼此交织成一片强大的防御之阵,虚空激荡澎湃的力量,令巨碑虚影震颤起来,释放出一圈圈令人心悸的波动。

    莫语神色不变,脚下一步上前,体内气息以极其凶悍的方式,疯狂爆发!

    天道第二步为基,魔化、黄泉秘术叠加。

    抬手一点,第三步国度降临。

    他此刻气息之强,几可媲美第三步巅峰。

    恐怖的碾压力量,重重轰在云厄身上。

    它眼中惊怒更盛,正要不惜代价脱身,莫语召唤国度之中,突然浮现一只巨兽虚影,外形模糊,却有无尽威严,强大气息,自它体内爆发。

    吼——

    一声咆哮,便似天地初开第一道惊雷,煌煌之威,铺天盖地。

    云厄身体一僵,心神陷入短暂的空白,在这份威压下,竟难以生出半点反抗。

    下一瞬,莫语身影,已出现在它眉头,一拳轰出。

    噗——

    血浆迸溅,生死剧痛下,云厄眼中出现一丝清明、挣扎,却来不及做出半点反应,随即暗淡下去。

    莫语收手,面前漂浮着一块巨大的圆形结晶,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神灵岛衍生生灵极少,加上面前这一个,也不过是遇到的第四只。

    而且,这还是在出动了兴财的前提下,这货虽然看着猥琐且不靠谱,但在发现了神灵岛生灵血肉的大补功效后,便被调动了全部的热情,不知道他有什么手段,居然接连有所发现。

    连上面前这块圆形结晶,莫语手中已经有了三块,不需要太多的对比,就知道云厄体内的结晶蕴含的力量最强。

    短暂的思索,莫语做出了将之吸收的决定,不过这样来,最后的一块结晶,就要好好筛选。

    只有三次机会,自然要吸收最强的结晶!

    身后,混沌大龟收敛了所有的力量,怔怔的看着莫语的背影,渐渐流露出深沉的敬畏。

    国度中的那道巨兽虚影,应该就是大人的本体吧,那份气息,那种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霸道,给他的感觉甚至隐隐超越了帝皇级!

    大人,究竟是何等的存在啊……

    混沌大龟想起了当初,吸收先祖气息时得到的提点,心底深处最后一丝隐藏的念头散去。

    它如今无比的肯定,只有跟随大人,才是最好的选择!

    ……

    金姓修士睁开眼眸,山洞狭小的空间中,充斥着浓郁刺鼻的血腥气息。

    鲁源为首,跟随着他的几名修士,此刻凄惨的倒在地面,干瘪的身躯因为失去了所有水分,像是在干燥沙漠中风干了几百年的干尸。

    但即便如此,仍旧能够从那扭曲的面孔中看出,他们死亡之前,承受了极其可怖的痛苦,一个个瞪大的眼眸中,充斥着绝望与难以置信……

    金姓修士目光扫过,神色平淡没有半点波动,他平视前方,眼眸深邃无比。

    “足够的献祭,可以打开化神池,也就有了,一分解开封印的机会。”

    “只要完成,我就能归入本体,掌握那一具,几乎超越了第四步的躯体。”

    “到时,逆转阴阳复活,这天地间,还有谁能阻拦我?”

    压抑住心头的激动,金姓修士缓缓闭上双眼,“这是最后的机会,我不能失败。等在这,等待杀戮的开始,等待鲜血的抛洒,等待最后的祭品到来。”

    “我不会失败,绝不会……”

    山洞归于平静,只是口鼻之间那份血腥气息,似乎变得更加浓重。

    ……

    黄龙突然睁开眼,露出一丝明显的震动,它没有任何犹豫,转身疯狂逃窜。

    它原本的想法,是在这里,做那安享收获的渔翁,但事情的进展,显然不如他预想中的顺利。

    地面上,瑟瑟颤抖的巨蜥一族抬起头来,纷纷露出劫后余生的激动。

    不过很快,这份激动欢喜,就变成了深深的恐惧。

    “我自天上来,屠灭地上仙,收尽大补药,回献我家仙……”

    苍凉的歌谣在空中回响,胸膛插三剑之尸,自远方迈步而来。

    下方,一头头巨蜥身体炸开,化为无数翻滚的血雾,在半空中,凝聚成一颗颗猩红血丹,落入此尸腰间的布袋。

    他脚下没有任何停顿,越过这座浮岛,继续前行。

    又过了片刻,一名中年修士出现在此处,琥珀色的眼眸,像是有着无形的魔力,吸引着无数巨蜥灵魂嚎叫着飞出,融入到他体内不见。

    “不愧是上界之仙……即便已经死去……”

    他迈步,呼啸跟上。

    ……

    黄龙脸色惨白,满眼都是恐惧!

    因为它发现,感应中的那个恐怖存在,已经将它锁定。

    就在后面!

    它就在后面!

    #####

    明日起恢复正常更新,向大家致歉……

第1024章 神葬血蚕    巨大的谷地,笼罩在浓浓雾气之中,将其中的一切,全部遮掩。

    安静中,透着神秘气息。

    混沌大龟停在雾气边缘,莫语长身而起,目光在周边细细扫过,与脑海中的线路做着最后的对比。

    就是这里!

    开启化神池的一把钥匙,便在面前山谷中。

    莫语凝神看去,眉头轻轻皱起。

    这山谷,绝非寻常。

    一丝不安,此刻在他心头弥漫。

    “大人?”混沌大龟一脸迟疑,显然也有所察觉。

    莫语吸一口气,点点头,“进去吧。”

    已经来到这里,便没有,再退走的道理。

    混沌大龟点点头,对莫语的决定,没有任何异议。

    它身体一动,像是一座小山般,悄然划入浓雾之中。

    下一瞬,混沌大龟猛地一沉,闷哼一声,才勉强稳住身影。

    这充斥视界的迷雾,竟像是,有着万钧的重量!

    莫语眉头一皱,这份压力,同样作用在他身上。

    略一思索,他直接道:“下落到地面。”

    对抗这股压力,即便对混沌大龟而言,也是极大的损耗。

    嘭——

    嘭——

    巨响中,大龟身躯落地,四肢所在,地面同时龟裂。

    几乎在同一时间,一条条细小的血丝,自地面裂缝中生出,向它粗壮四肢上缠去。

    混沌大龟脸色微变,低吼一声,四肢向前迈动,将缠绕在四肢上的血丝,全部崩断。

    不过很快,又有血丝生出,继续缠绕而来。

    冥圣神色凝重,盯着地面崩断后,快速分解融入地面的断碎血丝,沉声道:“大人,是神葬血蚕!”

    “原来是这种东西!”混沌大龟心中一安,冷哼中扬起身体,重重砸到地面。

    轰——

    一声巨响,地面巨震,恐怖的力量,冲入大地深处。正常情况下,这股力量,足以将蛰伏在地底的神葬血蚕撕碎,这也正是混沌大龟之前,略感轻松的原因。

    不过很快,它脸色就是一变,彻底阴沉下去。

    因为大地深处,传来一声轰鸣,混沌大龟轰入地底的力量,竟被强行抵挡下来。

    地面血丝的衍生速度更快,显然蛰伏在地底的神葬血蚕,已被它的举动激怒。

    “神葬血蚕王!”混沌大龟惊怒咆哮。

    龟背上,冥圣眼底,也闪过一丝惊慌。

    莫语沉声开口,“是什么东西?”

    冥圣强压着心头惧意,“神葬血蚕,是一种远古凶兽遗种,生活在地底深处,身体与大地融合,能够源源不断产生血蚕丝捕猎。一旦进入其捕猎范围,除非将之抹杀,否则就要面对无始无终的捕杀。就算是再如何强大的存在,也会被一点点消磨尽力量,最终成为它们的食物。”

    “寻常情况下,可以撼动大地,将地底神葬血蚕挤压碾灭,但这支神葬血蚕,却出现了蚕王……有了蚕王的指挥,所有神葬血蚕会合力编织成一张保护族群的大网,足以承受来自地面的轰杀。而且,从产生了蚕王来看,这支神葬血蚕规模极大,只怕这整个谷地,都是他们的捕猎范围。”

    他说的详细无比,略显一些啰嗦,但正是这样,才能表明他的不安。能够让一位第三步强者如此,神葬血蚕的恐怖,不难想象!

    莫语神色,越来越凝重。

    他突然抬手,国度投影降临,一只巨兽虚影出现,张口一声咆哮。

    来自兽神的威严,铺天盖地横扫八方!

    地面血蚕丝顿时一滞。

    但下一瞬,一声尖叫,自地底深处传来,其声如小儿夜啼,无比尖锐刺耳。

    血蚕丝顿时疯狂滋生,速度比较之前更快!

    混沌大龟怒吼连连,四肢不断摆动,令大地震颤破碎,将一层层血丝震断。

    即便它,面对神葬血蚕,也不敢有半点大意,否则血蚕丝数量积累到一定程度,再想挣脱便是千难万难。

    莫语脸色阴沉,这神葬血蚕王,竟无视兽神的压制……甚至于,他还感受到了,一股赤裸裸的觊觎、贪婪。

    好凶厉的东西!

    “传闻中,神葬血蚕非天地之灵,乃是特殊环境中,滋生出的天地凶物,以万物为吞噬对象,无所畏惧……如今看来,这传闻,应该是真的。”冥圣声音沉重,他犹豫一下,转身道:“大人,若我能恢复伤势,或许有办法,可以暂时遏制神葬血蚕。”

    莫语目光微闪,陡然变得锐利,似要将他整个看透。几息后,他点了点头,拂袖一挥,混沌莲台出现,“此物暂借与你,恢复伤势吧!”

    混沌莲台!

    冥圣眼珠猛地瞪大,作为第三圣地长老,他的眼界,自然认出了这件,诞生于混沌的至宝!

    莫语的身影,在他眼前,顿时蒙上了一层厚厚的迷雾。

    他手中,似乎有着无数的底牌,层出不觉。

    让人永远无法看清!

    不愧是让尊主看重的人啊……

    冥圣心神飞思,混沌莲台,这可是传说中,蕴着滔天气运之物。

    能够获得之人,皆大气运,有极大的机会,冲击踏入第四步中。

    成为三界至尊!

    他躬身行礼,盘膝到混沌莲台上,语态间,不觉流露出深深的敬畏。

    “至宝!至宝!至宝……”兴财此刻也是醉了,他眼珠瞪得大大,目光死死黏在冥圣身下混沌莲台上,口中不断重复着喃喃自语,心神已是一片空白。

    许久之后,他才回过神来,突然抬起手,捂住自己的心口,痛苦的几乎喘不过气来。

    这世上,还有看到至宝在前,却不能收入手中更大的痛苦吗?

    兴财好想哭,为什么混沌莲台是这煞星的东西,这是为什么!

    难道是上天,对他的折磨吗?

    啊啊啊啊啊啊!

    俺好想大哭一场!

    此刻最为平静的,反而是混沌大龟。

    它对莫语的“身份”,已是深信不疑,那般伫立天地之巅的存在,拥有混沌莲台这般至宝,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只有这样,才符合大人的地位嘛!

    转着念头,低头看了一眼,密密麻麻无数钻出的血蚕丝,混沌大龟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四肢用力身躯猛地跃起,强行挣断了血蚕丝的捆缚,身躯重重砸在地面。

    惊天巨响中,一圈肉眼可见的冲击波爆发,令地面翻卷出来,如同被反复犁了无数遍一样。

    以此发泄着心头的怒意!

    ……

    白衣老者抬头,目光似是穿透了无穷的雾气,露出几分讶然。

    这个地方,位于神灵岛深处,除非一路直行,正常情形下,应该没有人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抵达这里。

    难道说,地图的消息,泄露了?

    想到一直以来,心底的那份猜测,白衣老者眉头紧紧的皱起,短暂的思索后,他一步迈出,身影呼啸而去。

    他要去验证一下,自己心头那份萦绕了数千年的困惑。

    疾行中,老者的身体,散发着一层淡淡的白光,竟将自身的气息彻底隔绝,使得地底神葬血蚕不会发起攻击。

    片刻后,他停下身影,神色微微滞待后,随即露出一丝苦笑,喃喃道:“这几分因果,应的还真是快啊!”

    ……

    莫语自然也发现了,这位自雾气深处而来的修士,他眉头轻轻一皱,随即归于平静。

    但心底深处,却多了几分提防,提起十二分的警戒。

    此人,绝不好应对。

    “这位道友,咱们又见面了。”白衣老者微微一笑拱手,“老夫寻道子,一生探寻大道所在,行迹飘渺罕有能见两面以上之人,咱们之间倒算缘分。”

    莫语沉默一下,摇了摇头,“我倒宁愿,不与道友相见。”

    寻道子仍是微笑,似半点不以为意,“老夫已自报家门,道友莫非便吝啬于一个名字?”

    “还是小心一些为好,这世间神通,实是防不慎防。”莫语神色冷淡,“当然,如果道友纠缠于此,也可以称我为寻道子。毕竟,你我修士,任何人都可以冠此称呼。”

    寻道子一怔,不过仍未有怒意,眼眸之中,反而露出淡淡的欣赏,“也罢,既然道友这般谨慎,老夫岂会不依不饶。”

    他神色一正,缓缓开口,“此刻前来相见,是有一事,要向道友求证,此事无论如何,还请道友如实相告。请问,道友你是自哪里,得到的此处地图。”

    莫语眼眸一缩,表情却强悍的没有半点变化,不过他这短暂的沉默,显然已经暴露了事实。

    寻道子眼底涌出一丝激动,“你果然有着地图?召集你们聚集到一起的,是不是一名为傅星的女子?她现在在哪里?”

    莫语心中念头快速转动,不动声色的摇头,“我确实得到了一块神灵岛残图。但召集之人,是一金姓修士,且是一男子,并非你口中所言之人。”

    “金姓男子?”白衣老者脸色一沉,“这不可能!除了她以外,绝没有任何人,可以融合地图,生出五条线路。”

    他抬头,沉声开口,“这位道友,老夫保证对傅星绝没有半点加害之意,只是想要知道她在哪里,并向她询问几个问题,还请道友如实相告!只要道友成全吗,老夫保证你我之间的因果,就此一笔勾销,而且我会赠送道友这颗影光石,它可以帮助道友遮掩全部气息,避开神葬血蚕的捕猎攻击。”

    白衣老者神色诚恳,显然口中所言,并不是作伪。

    莫语却皱紧了眉头,“在下并未欺瞒,确不认识,这名为傅星的女子。”

    白衣老者摇头,将影光石收起,脸上诚恳敛尽,渐渐变成森厉寒意,“既然道友执意不肯相告,老夫便只能自己取了。”

    他一步上前,恐怖气息,悍然破体而出。

    第三步巅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