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巨大的谷地,笼罩在浓浓雾气之中,将其中的一切,全部遮掩。

    安静中,透着神秘气息。

    混沌大龟停在雾气边缘,莫语长身而起,目光在周边细细扫过,与脑海中的线路做着最后的对比。

    就是这里!

    开启化神池的一把钥匙,便在面前山谷中。

    莫语凝神看去,眉头轻轻皱起。

    这山谷,绝非寻常。

    一丝不安,此刻在他心头弥漫。

    “大人?”混沌大龟一脸迟疑,显然也有所察觉。

    莫语吸一口气,点点头,“进去吧。”

    已经来到这里,便没有,再退走的道理。

    混沌大龟点点头,对莫语的决定,没有任何异议。

    它身体一动,像是一座小山般,悄然划入浓雾之中。

    下一瞬,混沌大龟猛地一沉,闷哼一声,才勉强稳住身影。

    这充斥视界的迷雾,竟像是,有着万钧的重量!

    莫语眉头一皱,这份压力,同样作用在他身上。

    略一思索,他直接道:“下落到地面。”

    对抗这股压力,即便对混沌大龟而言,也是极大的损耗。

    嘭——

    嘭——

    巨响中,大龟身躯落地,四肢所在,地面同时龟裂。

    几乎在同一时间,一条条细小的血丝,自地面裂缝中生出,向它粗壮四肢上缠去。

    混沌大龟脸色微变,低吼一声,四肢向前迈动,将缠绕在四肢上的血丝,全部崩断。

    不过很快,又有血丝生出,继续缠绕而来。

    冥圣神色凝重,盯着地面崩断后,快速分解融入地面的断碎血丝,沉声道:“大人,是神葬血蚕!”

    “原来是这种东西!”混沌大龟心中一安,冷哼中扬起身体,重重砸到地面。

    轰——

    一声巨响,地面巨震,恐怖的力量,冲入大地深处。正常情况下,这股力量,足以将蛰伏在地底的神葬血蚕撕碎,这也正是混沌大龟之前,略感轻松的原因。

    不过很快,它脸色就是一变,彻底阴沉下去。

    因为大地深处,传来一声轰鸣,混沌大龟轰入地底的力量,竟被强行抵挡下来。

    地面血丝的衍生速度更快,显然蛰伏在地底的神葬血蚕,已被它的举动激怒。

    “神葬血蚕王!”混沌大龟惊怒咆哮。

    龟背上,冥圣眼底,也闪过一丝惊慌。

    莫语沉声开口,“是什么东西?”

    冥圣强压着心头惧意,“神葬血蚕,是一种远古凶兽遗种,生活在地底深处,身体与大地融合,能够源源不断产生血蚕丝捕猎。一旦进入其捕猎范围,除非将之抹杀,否则就要面对无始无终的捕杀。就算是再如何强大的存在,也会被一点点消磨尽力量,最终成为它们的食物。”

    “寻常情况下,可以撼动大地,将地底神葬血蚕挤压碾灭,但这支神葬血蚕,却出现了蚕王……有了蚕王的指挥,所有神葬血蚕会合力编织成一张保护族群的大网,足以承受来自地面的轰杀。而且,从产生了蚕王来看,这支神葬血蚕规模极大,只怕这整个谷地,都是他们的捕猎范围。”

    他说的详细无比,略显一些啰嗦,但正是这样,才能表明他的不安。能够让一位第三步强者如此,神葬血蚕的恐怖,不难想象!

    莫语神色,越来越凝重。

    他突然抬手,国度投影降临,一只巨兽虚影出现,张口一声咆哮。

    来自兽神的威严,铺天盖地横扫八方!

    地面血蚕丝顿时一滞。

    但下一瞬,一声尖叫,自地底深处传来,其声如小儿夜啼,无比尖锐刺耳。

    血蚕丝顿时疯狂滋生,速度比较之前更快!

    混沌大龟怒吼连连,四肢不断摆动,令大地震颤破碎,将一层层血丝震断。

    即便它,面对神葬血蚕,也不敢有半点大意,否则血蚕丝数量积累到一定程度,再想挣脱便是千难万难。

    莫语脸色阴沉,这神葬血蚕王,竟无视兽神的压制……甚至于,他还感受到了,一股赤裸裸的觊觎、贪婪。

    好凶厉的东西!

    “传闻中,神葬血蚕非天地之灵,乃是特殊环境中,滋生出的天地凶物,以万物为吞噬对象,无所畏惧……如今看来,这传闻,应该是真的。”冥圣声音沉重,他犹豫一下,转身道:“大人,若我能恢复伤势,或许有办法,可以暂时遏制神葬血蚕。”

    莫语目光微闪,陡然变得锐利,似要将他整个看透。几息后,他点了点头,拂袖一挥,混沌莲台出现,“此物暂借与你,恢复伤势吧!”

    混沌莲台!

    冥圣眼珠猛地瞪大,作为第三圣地长老,他的眼界,自然认出了这件,诞生于混沌的至宝!

    莫语的身影,在他眼前,顿时蒙上了一层厚厚的迷雾。

    他手中,似乎有着无数的底牌,层出不觉。

    让人永远无法看清!

    不愧是让尊主看重的人啊……

    冥圣心神飞思,混沌莲台,这可是传说中,蕴着滔天气运之物。

    能够获得之人,皆大气运,有极大的机会,冲击踏入第四步中。

    成为三界至尊!

    他躬身行礼,盘膝到混沌莲台上,语态间,不觉流露出深深的敬畏。

    “至宝!至宝!至宝……”兴财此刻也是醉了,他眼珠瞪得大大,目光死死黏在冥圣身下混沌莲台上,口中不断重复着喃喃自语,心神已是一片空白。

    许久之后,他才回过神来,突然抬起手,捂住自己的心口,痛苦的几乎喘不过气来。

    这世上,还有看到至宝在前,却不能收入手中更大的痛苦吗?

    兴财好想哭,为什么混沌莲台是这煞星的东西,这是为什么!

    难道是上天,对他的折磨吗?

    啊啊啊啊啊啊!

    俺好想大哭一场!

    此刻最为平静的,反而是混沌大龟。

    它对莫语的“身份”,已是深信不疑,那般伫立天地之巅的存在,拥有混沌莲台这般至宝,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只有这样,才符合大人的地位嘛!

    转着念头,低头看了一眼,密密麻麻无数钻出的血蚕丝,混沌大龟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四肢用力身躯猛地跃起,强行挣断了血蚕丝的捆缚,身躯重重砸在地面。

    惊天巨响中,一圈肉眼可见的冲击波爆发,令地面翻卷出来,如同被反复犁了无数遍一样。

    以此发泄着心头的怒意!

    ……

    白衣老者抬头,目光似是穿透了无穷的雾气,露出几分讶然。

    这个地方,位于神灵岛深处,除非一路直行,正常情形下,应该没有人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抵达这里。

    难道说,地图的消息,泄露了?

    想到一直以来,心底的那份猜测,白衣老者眉头紧紧的皱起,短暂的思索后,他一步迈出,身影呼啸而去。

    他要去验证一下,自己心头那份萦绕了数千年的困惑。

    疾行中,老者的身体,散发着一层淡淡的白光,竟将自身的气息彻底隔绝,使得地底神葬血蚕不会发起攻击。

    片刻后,他停下身影,神色微微滞待后,随即露出一丝苦笑,喃喃道:“这几分因果,应的还真是快啊!”

    ……

    莫语自然也发现了,这位自雾气深处而来的修士,他眉头轻轻一皱,随即归于平静。

    但心底深处,却多了几分提防,提起十二分的警戒。

    此人,绝不好应对。

    “这位道友,咱们又见面了。”白衣老者微微一笑拱手,“老夫寻道子,一生探寻大道所在,行迹飘渺罕有能见两面以上之人,咱们之间倒算缘分。”

    莫语沉默一下,摇了摇头,“我倒宁愿,不与道友相见。”

    寻道子仍是微笑,似半点不以为意,“老夫已自报家门,道友莫非便吝啬于一个名字?”

    “还是小心一些为好,这世间神通,实是防不慎防。”莫语神色冷淡,“当然,如果道友纠缠于此,也可以称我为寻道子。毕竟,你我修士,任何人都可以冠此称呼。”

    寻道子一怔,不过仍未有怒意,眼眸之中,反而露出淡淡的欣赏,“也罢,既然道友这般谨慎,老夫岂会不依不饶。”

    他神色一正,缓缓开口,“此刻前来相见,是有一事,要向道友求证,此事无论如何,还请道友如实相告。请问,道友你是自哪里,得到的此处地图。”

    莫语眼眸一缩,表情却强悍的没有半点变化,不过他这短暂的沉默,显然已经暴露了事实。

    寻道子眼底涌出一丝激动,“你果然有着地图?召集你们聚集到一起的,是不是一名为傅星的女子?她现在在哪里?”

    莫语心中念头快速转动,不动声色的摇头,“我确实得到了一块神灵岛残图。但召集之人,是一金姓修士,且是一男子,并非你口中所言之人。”

    “金姓男子?”白衣老者脸色一沉,“这不可能!除了她以外,绝没有任何人,可以融合地图,生出五条线路。”

    他抬头,沉声开口,“这位道友,老夫保证对傅星绝没有半点加害之意,只是想要知道她在哪里,并向她询问几个问题,还请道友如实相告!只要道友成全吗,老夫保证你我之间的因果,就此一笔勾销,而且我会赠送道友这颗影光石,它可以帮助道友遮掩全部气息,避开神葬血蚕的捕猎攻击。”

    白衣老者神色诚恳,显然口中所言,并不是作伪。

    莫语却皱紧了眉头,“在下并未欺瞒,确不认识,这名为傅星的女子。”

    白衣老者摇头,将影光石收起,脸上诚恳敛尽,渐渐变成森厉寒意,“既然道友执意不肯相告,老夫便只能自己取了。”

    他一步上前,恐怖气息,悍然破体而出。

    第三步巅峰!

第1025章 坎坷命运    轰——

    地底中探出的血蚕丝,瞬间崩碎成无数。混沌大龟一声低吼,纹丝不动,身下大地却蓦地崩塌,形成一只巨大的深坑!这一刻,像是有百座大山,同时压到它身上。

    “告诉我傅星在哪里,老夫的承诺依旧有效!”寻道子沉声开口,每一个音节,都似滚雷,在空中不断炸响。

    莫语神色阴沉,眼中一片冰冷,“再说一次,莫某并不认识傅星。”

    寻道子眼角微微跳动,突然抬手,向前重重拍落。

    呼啸声中,磅礴力量在空中凝聚,转眼化为一只大手,自天而来,似神灵之手,碾灭一切。

    混沌大龟一声咆哮,冰冷的眼珠深处,是压抑不住的怒火。

    即便面前之修,确实是罕见的强大,却也没有无视它的资格!

    扬起身躯,露出锋利的前爪,呼啸划下,空间似乎都要被切破,生出一圈圈的波动扭曲。

    下一瞬,便是那惊天巨响,大龟与寻道子间的力量对碰,毫无花哨的彻底爆发!

    地面翻滚着破碎,大龟四肢同时发力,利爪深深插入地面,却被强行推动着向后滑去,在地面留下无数条深深的沟壑。

    一击之下,面对寻道子,这头君王级巅峰的先天之灵,竟还落到下风。

    莫语眼眸微微收缩,对此人的可怕,更多了几分忌惮,但他出手,却没有半点犹豫。

    再如何强大,只要不入第四步,他便不惧。

    轰——

    黑袍鼓荡,黑发转眼变为猩红血丝,面部花纹生长中,眼眸化为纯粹的黑色。冰冷邪异,带着无尽煞气,便似地狱中的君王,复仇而来。

    魔化与黄泉秘术,两大底牌完美的契合!

    此刻的他,可比第三步巅峰。

    抬手,国度之力波动不朽,在他头顶上,浮现出一头巨兽虚影。

    此刻睁开眼眸,冰冷目光,将寻道子锁定。

    向前一掌,头顶巨兽虚影,随之而动!

    这一掌,是莫语第三步巅峰战力,融合兽神本源之力爆发。

    其恐怖,可碎日月星辰,已能比拟,远古大能摘星探月的大神通!

    寻道子脸色一变,眼中露出震动,他虽感受到莫语的不凡,但他此刻爆发出的超强战力,仍旧出乎他的预料。

    不过仅是这样,尚且不足以,对他造成伤害。

    此刻周身气息一变,竟有明月高悬,普照天地万物,任你疾风骤雨,于我无半分干系的玄妙意境。

    “空……”

    一字出口,这意境气息陡然浓郁,寻道子的身影,甚至于他周边的空间,都多了一丝模糊不清,像是水中月雾中花,略显模糊。

    “明……”

    第二字落,寻道子身体瞬间透明,就像是一只薄薄的虚影,没有半点实质,自然也就不会受到伤害。

    莫语一掌之力,自他体内穿过,没有半点损耗,重重轰击到大地之上。

    地面剧烈震动,出现一只足有几百丈大小深不见底的巨坑,无数道裂纹自坑口向外蔓延。

    神葬血蚕王的愤怒尖叫,自地底深处爆发,紧随在后的是那铺天盖地的血蚕丝,如同活物般,向莫语和寻道子卷去,显然它已被两人视若无物、无所顾忌的厮杀彻底激怒!

    “老夫承认你很强,但你既然伤不了我,最终便只能被我击败。”寻道子声音平静,流露出强大自信。

    莫语眉头皱紧,神色极其凝重,闻言略一沉默,随即冷笑,“未必!”

    他吸一口气,突然抬手,在面前一划。

    “召,黄泉降临!”

    轰——

    一条巨河虚影骤然出现,跨越了无尽空间,降临到莫语面前。浩浩汤汤,自无尽中而来,没入无尽的终点,无数尸体沉浮其中,或老或少或男或女,无一不狰狞。

    “现,古道之身!”

    黄泉之中,所有尸体同时睁开眼,仰首一声凄厉嚎叫,水面顿时剧烈翻滚起来,一座尸体祭坛升起,祭坛之巅,古晨眼眸一颤,随即缓缓睁开。没有任何停顿,他抬起一手,点向寻道子,“古道之封……封尔,空明之力!”

    “古道之灵!”寻道子脸色大变,一脸难以置信,他虚幻的身影及周边空间,快速变得凝实。

    那份意境之力,被古道之封,尽数封印。

    莫语神色冷冽,没有理会他的震动,既然出手,不管是何缘由,双方都已成为敌人!

    对敌人,无需留情。

    他抬手,一拳轰出。

    兽神虚影咆哮!

    寻道子仓促抬手,只听得“嘭”一声巨响,他宽大双袖瞬间崩裂,变成无数碎片凄惨落地。面庞瞬间涨红,复又惨白,再度涨红,最终喷出一口逆血,才将轰入体内的恐怖力量化解。

    但他脚下,已退出了近百米,每退后一步踏落之处,都是一只浅浅的脚印。随着身影停下,被引道入这些脚印的恐怖力量,顿时疯狂爆发,将地面炸成粉碎,撕裂了无数的血蚕丝。

    就连空中,那浓浓的雾气,都被一下吹散,令此处出现了短暂的清明!

    莫语眼中杀机爆闪,一步上前便要继续轰杀,眉头却在此刻蓦地皱紧,体内恐怖的力量凝而不发。

    这一刻,毫无预兆,他从寻道子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剧烈的危机。继续追杀,似乎将会发生,某些极其恐怖的事情。

    对于自己的直觉,莫语选择了相信,他眼中杀机缓缓收敛,最终变成一片没有波动的冰寒。

    “莫某不愿与你不死不休,寻道子,你走吧。”

    寻道子脸色苍白,此刻闻言微微苦笑,他自认修为之强,第四步下当已没有对手。

    但今日,却在这里,败给了一个,从未听闻过的无名修士。

    不过经此一败,他躁动的内心,像是浇了一盆冷水,渐渐平复下去。

    寻道子手中,确实还有底牌,可一旦动用,所要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

    摇了摇头,他转身离开,背影仍旧,却多了几分颓然之气。

    走出几步,寻道子脚下突然一顿,转身拱手,“莫道友,老夫再问一遍,你真的不认识傅星吗?”

    他眼中,竟露出一股哀求。

    莫语面无表情,冷冷开口,“不认识!”

    此时此刻,他自然没有隐瞒的必要。

    寻道子眼中露出一抹深深的失望,苦涩一笑,拱了拱手,转身蹒跚行去。

    很快,身影隐没到浓雾中,消失不见。

    确定他已经离开,莫语眉头紧紧皱起,目光闪动中,露出思索之色。

    寻道子曾言,似乎只有那傅星,可以使得地图融合,出现五条线路。

    那么金姓修士,是如何做到的?是两人有着同样的血脉,还是其他原因?

    而且更重要的是,他所得到的神灵岛残图,似乎在很久之前,便已经出现过!

    莫语念头快速转动,虽然仍旧没能想通一切,却明显的感觉到了,一丝诡异。

    或许,残图的作用,并不是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既是如此的话,山谷中的这把钥匙,他更要收入手中,说不定便有超乎预料的收获。

    就在这时,莫语目光突然一闪,发现了狼藉的地面上,一闪而过的亮光。他抬手,一块几近完全透明的石头,顿时出现在他面前,此刻自行散发出一层白光,将他整个笼罩在内,一直蔓延到混沌大龟身上。

    地面,疯狂滋生攻击的血蚕丝,竟突然停了下来。

    影光石!

    寻道子离开前,居然将此物留了下来。

    莫语细细感应,确定没有被动了手脚,将它拿入手中。

    “我们走。”

    混沌大龟自行悬浮起来,破开浓雾呼啸而去,果然蛰伏在地底的神葬血蚕,已经不能发现他们。

    ……

    大半日后,混沌大龟停下。

    莫语沉默不语,脸色却有些阴沉。

    在这弥漫雾气的山谷中,除了泥土、石头外,没有任何东西。

    他已经细细的搜寻一遍,没有半点收获。

    钥匙,究竟藏在哪儿?

    “不在谷中,会不会,隐藏在地下?”混沌大龟随口嘀咕了一句。

    莫语眼眸一亮。

    为什么不行?

    无数蛰伏的神葬血蚕,难道不是最好的守护。

    念头转动,越想越是如此。

    莫语眼中露出冷意,看来此次,还是免不了,要和地底沉睡的家伙打一番交道。

    不过这样一来,影光石的隐形效果,便要失效了。

    “大人如果要闯地下,我可以帮忙。”冥圣沉声开口,借助混沌莲台中,精纯至极的混沌之力,他体内本就稳定下去的伤势,得到了极大的缓解,此刻已有了几分出手的力量。

    思索了几息,他继续道:“我需要一些蕴含强大力量的鲜血。”

    莫语点点头,转身看来。

    兴财脸色大变。

    谁都知道,被杀死的几只神灵岛生灵,除了第一只浪费外,其余的都在他手里。不过,迎着莫语平淡的目光,他却不敢假装糊涂,硬着头皮忍着肉疼,颤声道:“你……你要多少?”

    “全部。”冥圣声音平淡。

    兴财身体一颤,瞬间面无血色。

    挨千刀的……

    这是要他的命啊!

    莫语眉头一皱,“兴财!”

    “啊!小的在,在呢……主子您放心,别说只是要这些尸体的鲜血,就是要我的血,小的也绝没有二话!”拍着干瘦胸脯,挤出一脸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兴财内心嚎叫着,将一具具哪怕死去,仍散发着慑人气息的巨大尸体,自储物戒中取出。

    他为了防止血肉中的力量流失,做了极其完备的封存措施,不过此刻显然只能让他更加痛苦。

    “我的命啊,怎么他就这么的坎坷!”

    ####

    最后一句,请用某些吊丧假哭人士的语气读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