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轰——

    地底中探出的血蚕丝,瞬间崩碎成无数。混沌大龟一声低吼,纹丝不动,身下大地却蓦地崩塌,形成一只巨大的深坑!这一刻,像是有百座大山,同时压到它身上。

    “告诉我傅星在哪里,老夫的承诺依旧有效!”寻道子沉声开口,每一个音节,都似滚雷,在空中不断炸响。

    莫语神色阴沉,眼中一片冰冷,“再说一次,莫某并不认识傅星。”

    寻道子眼角微微跳动,突然抬手,向前重重拍落。

    呼啸声中,磅礴力量在空中凝聚,转眼化为一只大手,自天而来,似神灵之手,碾灭一切。

    混沌大龟一声咆哮,冰冷的眼珠深处,是压抑不住的怒火。

    即便面前之修,确实是罕见的强大,却也没有无视它的资格!

    扬起身躯,露出锋利的前爪,呼啸划下,空间似乎都要被切破,生出一圈圈的波动扭曲。

    下一瞬,便是那惊天巨响,大龟与寻道子间的力量对碰,毫无花哨的彻底爆发!

    地面翻滚着破碎,大龟四肢同时发力,利爪深深插入地面,却被强行推动着向后滑去,在地面留下无数条深深的沟壑。

    一击之下,面对寻道子,这头君王级巅峰的先天之灵,竟还落到下风。

    莫语眼眸微微收缩,对此人的可怕,更多了几分忌惮,但他出手,却没有半点犹豫。

    再如何强大,只要不入第四步,他便不惧。

    轰——

    黑袍鼓荡,黑发转眼变为猩红血丝,面部花纹生长中,眼眸化为纯粹的黑色。冰冷邪异,带着无尽煞气,便似地狱中的君王,复仇而来。

    魔化与黄泉秘术,两大底牌完美的契合!

    此刻的他,可比第三步巅峰。

    抬手,国度之力波动不朽,在他头顶上,浮现出一头巨兽虚影。

    此刻睁开眼眸,冰冷目光,将寻道子锁定。

    向前一掌,头顶巨兽虚影,随之而动!

    这一掌,是莫语第三步巅峰战力,融合兽神本源之力爆发。

    其恐怖,可碎日月星辰,已能比拟,远古大能摘星探月的大神通!

    寻道子脸色一变,眼中露出震动,他虽感受到莫语的不凡,但他此刻爆发出的超强战力,仍旧出乎他的预料。

    不过仅是这样,尚且不足以,对他造成伤害。

    此刻周身气息一变,竟有明月高悬,普照天地万物,任你疾风骤雨,于我无半分干系的玄妙意境。

    “空……”

    一字出口,这意境气息陡然浓郁,寻道子的身影,甚至于他周边的空间,都多了一丝模糊不清,像是水中月雾中花,略显模糊。

    “明……”

    第二字落,寻道子身体瞬间透明,就像是一只薄薄的虚影,没有半点实质,自然也就不会受到伤害。

    莫语一掌之力,自他体内穿过,没有半点损耗,重重轰击到大地之上。

    地面剧烈震动,出现一只足有几百丈大小深不见底的巨坑,无数道裂纹自坑口向外蔓延。

    神葬血蚕王的愤怒尖叫,自地底深处爆发,紧随在后的是那铺天盖地的血蚕丝,如同活物般,向莫语和寻道子卷去,显然它已被两人视若无物、无所顾忌的厮杀彻底激怒!

    “老夫承认你很强,但你既然伤不了我,最终便只能被我击败。”寻道子声音平静,流露出强大自信。

    莫语眉头皱紧,神色极其凝重,闻言略一沉默,随即冷笑,“未必!”

    他吸一口气,突然抬手,在面前一划。

    “召,黄泉降临!”

    轰——

    一条巨河虚影骤然出现,跨越了无尽空间,降临到莫语面前。浩浩汤汤,自无尽中而来,没入无尽的终点,无数尸体沉浮其中,或老或少或男或女,无一不狰狞。

    “现,古道之身!”

    黄泉之中,所有尸体同时睁开眼,仰首一声凄厉嚎叫,水面顿时剧烈翻滚起来,一座尸体祭坛升起,祭坛之巅,古晨眼眸一颤,随即缓缓睁开。没有任何停顿,他抬起一手,点向寻道子,“古道之封……封尔,空明之力!”

    “古道之灵!”寻道子脸色大变,一脸难以置信,他虚幻的身影及周边空间,快速变得凝实。

    那份意境之力,被古道之封,尽数封印。

    莫语神色冷冽,没有理会他的震动,既然出手,不管是何缘由,双方都已成为敌人!

    对敌人,无需留情。

    他抬手,一拳轰出。

    兽神虚影咆哮!

    寻道子仓促抬手,只听得“嘭”一声巨响,他宽大双袖瞬间崩裂,变成无数碎片凄惨落地。面庞瞬间涨红,复又惨白,再度涨红,最终喷出一口逆血,才将轰入体内的恐怖力量化解。

    但他脚下,已退出了近百米,每退后一步踏落之处,都是一只浅浅的脚印。随着身影停下,被引道入这些脚印的恐怖力量,顿时疯狂爆发,将地面炸成粉碎,撕裂了无数的血蚕丝。

    就连空中,那浓浓的雾气,都被一下吹散,令此处出现了短暂的清明!

    莫语眼中杀机爆闪,一步上前便要继续轰杀,眉头却在此刻蓦地皱紧,体内恐怖的力量凝而不发。

    这一刻,毫无预兆,他从寻道子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剧烈的危机。继续追杀,似乎将会发生,某些极其恐怖的事情。

    对于自己的直觉,莫语选择了相信,他眼中杀机缓缓收敛,最终变成一片没有波动的冰寒。

    “莫某不愿与你不死不休,寻道子,你走吧。”

    寻道子脸色苍白,此刻闻言微微苦笑,他自认修为之强,第四步下当已没有对手。

    但今日,却在这里,败给了一个,从未听闻过的无名修士。

    不过经此一败,他躁动的内心,像是浇了一盆冷水,渐渐平复下去。

    寻道子手中,确实还有底牌,可一旦动用,所要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

    摇了摇头,他转身离开,背影仍旧,却多了几分颓然之气。

    走出几步,寻道子脚下突然一顿,转身拱手,“莫道友,老夫再问一遍,你真的不认识傅星吗?”

    他眼中,竟露出一股哀求。

    莫语面无表情,冷冷开口,“不认识!”

    此时此刻,他自然没有隐瞒的必要。

    寻道子眼中露出一抹深深的失望,苦涩一笑,拱了拱手,转身蹒跚行去。

    很快,身影隐没到浓雾中,消失不见。

    确定他已经离开,莫语眉头紧紧皱起,目光闪动中,露出思索之色。

    寻道子曾言,似乎只有那傅星,可以使得地图融合,出现五条线路。

    那么金姓修士,是如何做到的?是两人有着同样的血脉,还是其他原因?

    而且更重要的是,他所得到的神灵岛残图,似乎在很久之前,便已经出现过!

    莫语念头快速转动,虽然仍旧没能想通一切,却明显的感觉到了,一丝诡异。

    或许,残图的作用,并不是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既是如此的话,山谷中的这把钥匙,他更要收入手中,说不定便有超乎预料的收获。

    就在这时,莫语目光突然一闪,发现了狼藉的地面上,一闪而过的亮光。他抬手,一块几近完全透明的石头,顿时出现在他面前,此刻自行散发出一层白光,将他整个笼罩在内,一直蔓延到混沌大龟身上。

    地面,疯狂滋生攻击的血蚕丝,竟突然停了下来。

    影光石!

    寻道子离开前,居然将此物留了下来。

    莫语细细感应,确定没有被动了手脚,将它拿入手中。

    “我们走。”

    混沌大龟自行悬浮起来,破开浓雾呼啸而去,果然蛰伏在地底的神葬血蚕,已经不能发现他们。

    ……

    大半日后,混沌大龟停下。

    莫语沉默不语,脸色却有些阴沉。

    在这弥漫雾气的山谷中,除了泥土、石头外,没有任何东西。

    他已经细细的搜寻一遍,没有半点收获。

    钥匙,究竟藏在哪儿?

    “不在谷中,会不会,隐藏在地下?”混沌大龟随口嘀咕了一句。

    莫语眼眸一亮。

    为什么不行?

    无数蛰伏的神葬血蚕,难道不是最好的守护。

    念头转动,越想越是如此。

    莫语眼中露出冷意,看来此次,还是免不了,要和地底沉睡的家伙打一番交道。

    不过这样一来,影光石的隐形效果,便要失效了。

    “大人如果要闯地下,我可以帮忙。”冥圣沉声开口,借助混沌莲台中,精纯至极的混沌之力,他体内本就稳定下去的伤势,得到了极大的缓解,此刻已有了几分出手的力量。

    思索了几息,他继续道:“我需要一些蕴含强大力量的鲜血。”

    莫语点点头,转身看来。

    兴财脸色大变。

    谁都知道,被杀死的几只神灵岛生灵,除了第一只浪费外,其余的都在他手里。不过,迎着莫语平淡的目光,他却不敢假装糊涂,硬着头皮忍着肉疼,颤声道:“你……你要多少?”

    “全部。”冥圣声音平淡。

    兴财身体一颤,瞬间面无血色。

    挨千刀的……

    这是要他的命啊!

    莫语眉头一皱,“兴财!”

    “啊!小的在,在呢……主子您放心,别说只是要这些尸体的鲜血,就是要我的血,小的也绝没有二话!”拍着干瘦胸脯,挤出一脸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兴财内心嚎叫着,将一具具哪怕死去,仍散发着慑人气息的巨大尸体,自储物戒中取出。

    他为了防止血肉中的力量流失,做了极其完备的封存措施,不过此刻显然只能让他更加痛苦。

    “我的命啊,怎么他就这么的坎坷!”

    ####

    最后一句,请用某些吊丧假哭人士的语气读出……

第1026章 杀入地底    没有人理会,兴财强颜欢笑下,那颗千疮百孔的心,以及悲惨无助的内心旁白。

    冥圣干脆利落的挥手,将三只神灵岛神灵头颅斩下,微凉却仍旧保持着活力的鲜血,顿时喷涌而出,染红了大地。下一瞬,无数血蚕丝钻出,挥舞着兴奋无比,如饥似渴的疯狂吸收!

    冥圣眼中露出凝重,反手自储物戒中,取出一块黑色的腐肉,且极为谨慎的,在掌心包裹了一层力量,没有直接与之接触。

    浓郁的香甜气息,自这腐肉中散发出来,轻而易举的,便能勾引出,心底深处的进食欲望。

    莫语神色微变。

    即便他,都受了一丝影响,看着这块极其恶心的腐肉,却没有半点反感的念头。

    冥圣手掌握紧,腐肉顿时破碎,化为无数汁液,融入三具无头尸体。与此同时,他双手捏起法决,快的带起一连串的虚影,数个呼吸间,不知打入了多少符文。

    使得腐肉汁液彻底化入血肉,再难以辨识出来。

    微微松了口气,冥圣松开手,三只神灵岛生灵的尸体,“轰隆”巨响中落到地面。

    只是一瞬间,便被无数血蚕丝包裹,如刀锋般撕开表皮,深深钻入到尸体之中,甚至可以听到,那清晰的吮吸吞咽声。

    咕咚——

    咕咚——

    冥圣沉默不语,任凭地底的神葬血蚕,将三只神灵岛生灵的尸体吸食一空。

    然后,他突然动了!

    缓缓伸出的手臂,似乎有万钧的重量,手掌一点一点的握紧,每一点动作,都让他面庞多一丝苍白,直至没有半点血色。

    当手掌握紧,冥圣周身毛孔瞬间张开,喷出无数汗水,将他身上长袍打湿。

    “好了。”

    虚弱的声音,方才落下,大地深处蓦地传来无数声痛苦嚎叫,崩碎狼藉的地面,瞬间变身成为,疾风骤雨中的汪洋,疯狂的翻滚震荡起来。

    莫语没有任何犹豫,脚下一点,混沌大龟低吼一声,身体直接冲入地面裂缝,分开碎裂的泥石,向地底杀去。

    无数血蚕丝,纵横密布封锁了每一寸前行的空间,不过此刻蛰伏的神葬血蚕,显然正在承受剧烈痛苦,根本没有做出半点防御,被大龟横冲直撞而过,撕开巨大的豁口。

    若非是这样,一旦进入地下,所需要面对的,就是无数神葬血蚕的疯狂攻击。

    亿万条血蚕丝自四面八方而来,谁能够冲破?任你再如何强大,都要葬身其中!

    莫语眼眸越发明亮,对钥匙藏在底线的把握,更大了几分。

    一路势如破竹,没有遇到半点抵御,直到一层横贯在地底,厚达丈余的血色大网,出现在眼前。

    这便是神葬血蚕王引导下,集合所有神葬血蚕的力量,编织而成的防御层,抵御上方的攻击,保护相对脆弱的本体。

    莫语长身而起,可怕的气息,将周边泥石直接炸开,震荡成无数漂浮的粉尘。

    他抬手,向前轰出。

    咚——

    低沉巨响,像是远古天神,擂动的战争之鼓,厚重沉闷的声音,自地底深处传来。

    方圆万里,无论地底还是地上,都可以听闻!

    无数条血蚕丝,在轻微的震颤中,承受不住灌注而来的可怕力量,悄无声息中直接崩断。

    一层又一层,像是无声的燃烧,洒落下无数的灰尘,最终形成一只巨大的裂缝,隐隐透明。

    轰——

    混沌大龟身体重重撞在上面,强悍的力量,在自重的恐怖惯性下,沿着滋生的裂缝,将大网直接贯穿,进入到一片,错综复杂的地下王国——属于神葬血蚕的国度!

    无数甬道四通八达,不时可以看到,一条条翻滚挣扎着的神葬血蚕,赤红的身体抽搐着,唯一的口器中,向外喷吐着微黑色,却诡异散发出香甜味的粘液。对于入侵者,已没有任何抵抗之力。

    混沌大龟身躯一动,只听得“噼啪”乱响,只是一瞬间,便不知道碾死了多少神葬血蚕。

    “找到蚕王。”莫语吩咐下去,早已对神葬血蚕“恨之入骨”的混沌大龟,低吼一声窜了出去。

    爆发的身躯,将相对狭小的甬道直接撑破,冷漠的将所有看到的神葬血蚕,全部践踏成肉泥。

    它突然停下,低低嗅了几口,在充斥血腥几浓郁香甜的空气中,分辨出了那一丝不同的气息。

    身影一转,强行撞开通道厚厚的石壁,像是一头恐怖的穿山甲,一路横冲了过去。十数个呼吸后,便逼近了一座,隐藏在无数甬道及蚕室之中的宫殿,

    一声尖叫,蓦地从中传来,可怕的穿透力,像是一把无形长刀,狠狠插入人的脑海之中。

    混沌大龟低沉咆哮,身躯猛地停下,巨大的眼眸中,露出痛苦之色。

    但即便如此,它仍旧抬起了前爪,将面前的宫殿石壁,一把拍成粉碎!

    巨响中乱石横飞,将宫殿地面,十几头明显强壮的神葬血蚕砸倒,鲜血沿着缝隙流淌出来。

    神葬血蚕王,便在这大殿深处,冰冷目光扫来,显得极其平静。

    突然间,它腹部一阵蠕动,排出一颗一人高的巨卵,颤动着“咔嚓”一声碎裂,走出一名冷酷修士,湿漉漉的头发,紧贴在额头上,手中提着一把乌黑长刀,眼眸冷漠死寂,没有半点波动。

    唰——

    这修士抬手,黑刀直接斩开空间,形成一道狭长的裂缝,身影直接闪入其中。

    莫语心脏一缩,突然间偏头,乌黑刀尖贴着他的耳朵穿过,森寒的气息,令他背后寒毛根根乍起。

    一击不中,黑刀直接收回,消失不见。

    莫语脸色极其难看,刚才那一瞬,如非他有着强大的危险直觉,提前一丝做出闪避,只怕头颅已被洞穿!而且,那黑色长刀,给他极其凶厉之感,一旦被刺中,结果绝对会很糟。

    后心微麻,莫语脚下一踏,身影爆射而出,堪堪避开身后,那冰冷刺出的黑刀。

    身体像是一块大石,带着狂暴无匹的气势,直冲大殿深处!

    神葬血蚕王眼眸一缩,随即露出一丝嘲弄,它尾部蠕动中,第二颗巨卵已经出现,此刻裂开,走出来一名老者,干瘦的身躯,散发着无尽的阴寒气息,狭小的眼眸中尽是混白,竟没有眼珠的存在。

    他抬手,向前一点。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