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没有人理会,兴财强颜欢笑下,那颗千疮百孔的心,以及悲惨无助的内心旁白。

    冥圣干脆利落的挥手,将三只神灵岛神灵头颅斩下,微凉却仍旧保持着活力的鲜血,顿时喷涌而出,染红了大地。下一瞬,无数血蚕丝钻出,挥舞着兴奋无比,如饥似渴的疯狂吸收!

    冥圣眼中露出凝重,反手自储物戒中,取出一块黑色的腐肉,且极为谨慎的,在掌心包裹了一层力量,没有直接与之接触。

    浓郁的香甜气息,自这腐肉中散发出来,轻而易举的,便能勾引出,心底深处的进食欲望。

    莫语神色微变。

    即便他,都受了一丝影响,看着这块极其恶心的腐肉,却没有半点反感的念头。

    冥圣手掌握紧,腐肉顿时破碎,化为无数汁液,融入三具无头尸体。与此同时,他双手捏起法决,快的带起一连串的虚影,数个呼吸间,不知打入了多少符文。

    使得腐肉汁液彻底化入血肉,再难以辨识出来。

    微微松了口气,冥圣松开手,三只神灵岛生灵的尸体,“轰隆”巨响中落到地面。

    只是一瞬间,便被无数血蚕丝包裹,如刀锋般撕开表皮,深深钻入到尸体之中,甚至可以听到,那清晰的吮吸吞咽声。

    咕咚——

    咕咚——

    冥圣沉默不语,任凭地底的神葬血蚕,将三只神灵岛生灵的尸体吸食一空。

    然后,他突然动了!

    缓缓伸出的手臂,似乎有万钧的重量,手掌一点一点的握紧,每一点动作,都让他面庞多一丝苍白,直至没有半点血色。

    当手掌握紧,冥圣周身毛孔瞬间张开,喷出无数汗水,将他身上长袍打湿。

    “好了。”

    虚弱的声音,方才落下,大地深处蓦地传来无数声痛苦嚎叫,崩碎狼藉的地面,瞬间变身成为,疾风骤雨中的汪洋,疯狂的翻滚震荡起来。

    莫语没有任何犹豫,脚下一点,混沌大龟低吼一声,身体直接冲入地面裂缝,分开碎裂的泥石,向地底杀去。

    无数血蚕丝,纵横密布封锁了每一寸前行的空间,不过此刻蛰伏的神葬血蚕,显然正在承受剧烈痛苦,根本没有做出半点防御,被大龟横冲直撞而过,撕开巨大的豁口。

    若非是这样,一旦进入地下,所需要面对的,就是无数神葬血蚕的疯狂攻击。

    亿万条血蚕丝自四面八方而来,谁能够冲破?任你再如何强大,都要葬身其中!

    莫语眼眸越发明亮,对钥匙藏在底线的把握,更大了几分。

    一路势如破竹,没有遇到半点抵御,直到一层横贯在地底,厚达丈余的血色大网,出现在眼前。

    这便是神葬血蚕王引导下,集合所有神葬血蚕的力量,编织而成的防御层,抵御上方的攻击,保护相对脆弱的本体。

    莫语长身而起,可怕的气息,将周边泥石直接炸开,震荡成无数漂浮的粉尘。

    他抬手,向前轰出。

    咚——

    低沉巨响,像是远古天神,擂动的战争之鼓,厚重沉闷的声音,自地底深处传来。

    方圆万里,无论地底还是地上,都可以听闻!

    无数条血蚕丝,在轻微的震颤中,承受不住灌注而来的可怕力量,悄无声息中直接崩断。

    一层又一层,像是无声的燃烧,洒落下无数的灰尘,最终形成一只巨大的裂缝,隐隐透明。

    轰——

    混沌大龟身体重重撞在上面,强悍的力量,在自重的恐怖惯性下,沿着滋生的裂缝,将大网直接贯穿,进入到一片,错综复杂的地下王国——属于神葬血蚕的国度!

    无数甬道四通八达,不时可以看到,一条条翻滚挣扎着的神葬血蚕,赤红的身体抽搐着,唯一的口器中,向外喷吐着微黑色,却诡异散发出香甜味的粘液。对于入侵者,已没有任何抵抗之力。

    混沌大龟身躯一动,只听得“噼啪”乱响,只是一瞬间,便不知道碾死了多少神葬血蚕。

    “找到蚕王。”莫语吩咐下去,早已对神葬血蚕“恨之入骨”的混沌大龟,低吼一声窜了出去。

    爆发的身躯,将相对狭小的甬道直接撑破,冷漠的将所有看到的神葬血蚕,全部践踏成肉泥。

    它突然停下,低低嗅了几口,在充斥血腥几浓郁香甜的空气中,分辨出了那一丝不同的气息。

    身影一转,强行撞开通道厚厚的石壁,像是一头恐怖的穿山甲,一路横冲了过去。十数个呼吸后,便逼近了一座,隐藏在无数甬道及蚕室之中的宫殿,

    一声尖叫,蓦地从中传来,可怕的穿透力,像是一把无形长刀,狠狠插入人的脑海之中。

    混沌大龟低沉咆哮,身躯猛地停下,巨大的眼眸中,露出痛苦之色。

    但即便如此,它仍旧抬起了前爪,将面前的宫殿石壁,一把拍成粉碎!

    巨响中乱石横飞,将宫殿地面,十几头明显强壮的神葬血蚕砸倒,鲜血沿着缝隙流淌出来。

    神葬血蚕王,便在这大殿深处,冰冷目光扫来,显得极其平静。

    突然间,它腹部一阵蠕动,排出一颗一人高的巨卵,颤动着“咔嚓”一声碎裂,走出一名冷酷修士,湿漉漉的头发,紧贴在额头上,手中提着一把乌黑长刀,眼眸冷漠死寂,没有半点波动。

    唰——

    这修士抬手,黑刀直接斩开空间,形成一道狭长的裂缝,身影直接闪入其中。

    莫语心脏一缩,突然间偏头,乌黑刀尖贴着他的耳朵穿过,森寒的气息,令他背后寒毛根根乍起。

    一击不中,黑刀直接收回,消失不见。

    莫语脸色极其难看,刚才那一瞬,如非他有着强大的危险直觉,提前一丝做出闪避,只怕头颅已被洞穿!而且,那黑色长刀,给他极其凶厉之感,一旦被刺中,结果绝对会很糟。

    后心微麻,莫语脚下一踏,身影爆射而出,堪堪避开身后,那冰冷刺出的黑刀。

    身体像是一块大石,带着狂暴无匹的气势,直冲大殿深处!

    神葬血蚕王眼眸一缩,随即露出一丝嘲弄,它尾部蠕动中,第二颗巨卵已经出现,此刻裂开,走出来一名老者,干瘦的身躯,散发着无尽的阴寒气息,狭小的眼眸中尽是混白,竟没有眼珠的存在。

    他抬手,向前一点。

第1027章 时空大恐怖    莫语神色大变,因为此刻,他明显的发现,自己周身的时间流速,突然间变得极其缓慢。

    所有一切,都像是被慢放了无数倍,大殿深处的神葬血蚕王,顿时变得遥不可及。

    它巨大的眼眸中,冰冷之意更重,带着无尽嘲弄。

    生死一线,恐怖的大凶险,将莫语心神笼罩。

    处于时间缓慢之中,面对突破空间的刺杀,根本无力抵挡!

    他甚至能够感受到,后脑处那丝微微鼓胀,所滋生的微麻。

    在时间减缓的时刻,这份对危险的直觉,竟变得无比清晰!

    如果没有其他干预,下一瞬,死亡便会降临。

    混沌大龟突然咆哮,怒吼声,如惊雷般炸响。

    它龟背上,巨碑虚影出现,其模糊的表面上,竟隐隐然,浮现出一枚古朴的上古先民文字。

    翻译过来,便是一枚“封”字!

    时、空之力,在这“封”字出现瞬间,同时受到压制,虽然只是极其微弱的一丝,却让黑刀速度骤降,封锁莫语所在的时间流速,出现了刹那的停滞。

    莫语低吼,体内所有力量,此刻尽数爆发。

    因为这是他,唯一生机所在!

    轰——

    璀璨神光,在他头顶爆发,一头饕餮之影,从中浮现。

    此兽凝实无比,一眼看去,竟如实体一般。

    此刻张开口,露出其中,黑洞洞的空间。

    远古饕餮,传闻可吞天地,其体内自成空间,万物皆可吞噬!

    莫语身后空间,黑刀刀尖刚刚出来,便被一股大力笼罩,强行拉动着撕裂空间,卷出其中那冷酷修士,直接包裹住他,飞向饕餮之口。

    呼吸之间,冷酷修士几次斩破空间,但身影都是一隐即现……面对饕餮,甚至于连空间,都无法逃出!

    干瘦老者混白色的眼眸,其中的异物,突然间转动起来,强大的时间封锁,将饕餮之影笼罩。

    但这,却不能够改变,操控空间的冷酷修士的下场,他就像是一颗石头,缓慢却坚定的,消失在饕餮口中。

    突然间,饕餮转身,冰冷的眼眸,将干瘦老者锁定。

    口中,一声低沉咆哮!

    作为远古凶兽,可吞天地的强悍存在,即便只是显化之影,也有着不容挑衅的尊严。

    更何况,它此刻的根基,是莫语本身,强大至极的力量。

    恐怖的吞吸,直接作用在干瘦老者身上,几乎在同一时间,莫语抬手向前一点。

    一丝混沌法则的波动,从中爆发。

    哪怕只是初步参悟,但一法通玩法,时间法则虽号称世间最强法则,却仍旧包含于混沌中。

    干瘦老者的时间法则,突然出现一丝停滞,完美无缺中,被生生撕开一道豁口!

    饕餮的吞噬力量,亦在此刻,爆发至最强!

    只是一瞬间,吞噬之力与时间法则的对碰,便落下帷幕,干瘦老者口鼻中鲜血狂喷,干瘪的身躯越发瘦小,直接落入饕餮张开的大口。

    兔起鹘落,疯狂的厮杀,出现了逆转性的结果。

    莫语脚下重重一踏,在周身时间流速恢复的瞬间,便已暴烈无比的突进到大殿深处,在神葬血蚕王错愕恐惧却又难以置信的的目光中,一腿重重轰落到它头颅上!

    就像是一颗熟透的果实,受到了外界的撞击,此刻凌空爆裂,喷溅出无数的猩红。

    一颗拳头大小的结晶飞出,不是普通的圆形,而是精致璀璨的对称多面体,折射着光线,散发出美丽至极的光晕。

    莫语抬手,将这结晶拿到手中,便能够感受到,其中那澎湃到难以想象的力量。似乎,神葬血蚕王根本不能发挥出这结晶中的力量,又或者它还有没彻底爆发,便被轰杀当场。

    否则,今日之战的结果,很难说……

    莫语轻轻吐出口气,这才感受到一丝疲倦,背后黑袍,已被冷汗彻底打湿,此刻黏黏的粘在身上。

    时、空力量的结合,是这世间最为恐怖的存在,猝不及防下,他在那一瞬间,几乎是必死。

    好在有混沌大龟出手,将这时、空之力,强行压制了一瞬,才给了他反击、翻身的机会。

    一念及此,莫语目光多了几分温和,却没有多言。

    有些事情,记住了比说出来,要有用的多!

    就在这时,兴财突然窜了进来,在一切危险都被抹灭后,他重新恢复了活跃。

    此刻目光紧紧盯着莫语手中,那块璀璨的结晶上,忍不住重重的吞咽了一口吐沫。

    这煞星的运气……他真的是无力吐槽了……

    强忍着锥心之痛,把目光一点点硬生生收了回去,兴财看向神葬血蚕王的尸体,几息后突然轻“咦”了一声,脸上露出一丝迟疑。

    他快速上前几步,围绕着神葬血蚕王的尸体转了几圈,脸上那份迟疑渐渐变成震动,以及一丝足以燃烧天地的炙热!

    兴财突然一挥手,将神葬血蚕王的尸体丢开,这种粗蛮的举动,顿时吸引来混沌大龟惊奇的目光。

    同行虽然不久,但它对这个猥琐老家伙的脾性,可是看得清楚。

    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视宝物如粪土了?

    要知道,前面几次,他可都是恨不得直接趴到,被斩杀的神灵岛生灵尸体上!

    况且,神葬血蚕王的尸体,比之前几只,明显要高级许多。

    莫语目光微闪,突然道:“兴财,发现了什么?”

    混沌大龟眼珠一亮,暗骂糊涂,怎么忘了这厮眼力之狠毒。

    难道说,他找到了,钥匙所在?

    “主子,我发现神葬血蚕王尸体下面,就是这块地方。”兴财比划了一下,兴奋吐沫横飞,“下面,似乎藏着某个东西。不过想要打开,需要一把钥匙,就是您手里的这块结晶……咳咳,而且一旦使用,就不能再回收了……”

    混沌大龟忍不住缩了缩脑袋,这个老东西,还真是敢开口!

    大人手里的这块结晶,明显是了不得的宝物,冒着殒落凶险才斩获到手,万一动用了,却没有什么收获,岂不赔大了!

    不过莫语的反应,却出乎了他的预料,只是略一沉吟,便将手中结晶抛出,干脆道:“动手,把它给我挖出来!”

Comments are closed.